第一百一十八回(1/2)

加入书签

  正文内容庶色可餐118,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回开始喽↓↓↓

  若溪去给侯夫人请安,她正和身边的栗妈妈说老太君过生辰的事情庶色可餐。。每年都要请几桌庆祝,再请有名的戏班进府唱一台戏,年年如此未免没有新意。

  “二奶奶来得正是时候,您的主意最多快帮太太想个好辄。”栗妈妈见了她笑着说道。

  侯夫人听了眼前一亮,忙抓住她的手,“我怎么把你这个鬼精灵给忘了?你这小脑袋瓜里有不少新奇玩意儿,赶紧想想,老太君的生日宴怎么样才能出新呢?”

  “我年轻少不更事哪里会有什么好主意?”若溪赶忙推辞,“马上到了给老太君请安的时辰,咱们还是快点去安福居吧庶色可餐。”

  “好!你一边走一边想,一定要想出个好点子来。”侯夫人不管她愿不愿意,反正就是一副赖上她的样子。

  若溪心里无奈,不明白婆婆非要起幺蛾子做什么。每年怎么办今年照旧不就好了,墨守成规总不会出错!可等到了安福居,她这才明白其中的缘故。

  原来上个月王大人给老母亲做寿,竟然从南边请了豫剧班子进京来。不仅唱得好听,中间还有喷火、变脸等绝技,看得众人是连连叫好热闹非凡。眼看老太君就要过生日,若是再像往年那般办就未免太敷衍了事了。

  “侄媳妇成亲没到一个月不能串门,真是可惜!这京都大户人家的生日宴我去的多了,只有王大人家办得最热闹。京都一般都请徽班,听豫剧还是头一遭。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弄得,对着火把猛吹一口气,竟然就把火把点燃。”二太太津津乐道的说着,一脸回味的样子,“大嫂,不然咱们也请个豫剧班子进府,让老太君乐呵乐呵。”

  “说到唱念做打能经得住推敲,还要数徽班,不过是咱们听多了觉得腻歪罢了。豫剧看着热闹,细细想来却与那街头杂耍有些相像,终归是少了雅致格调。”旁边的房贵妾慢悠悠的说着,“况且王家已经请过,咱们再请岂不成了跟她们家学?”

  “我却没有小弟妹那般高雅,只是见老太君那日看得很开心,想要然她老人家再高兴高兴罢了!”

  “你们都想着孝敬我,我这心里就高兴开心了。不过只是个生日罢了,怎么办都成就是不要铺张浪费。”老太君喝了一口茶说着,“我就不明白什么时候兴起这过生日的风气,家家都赶风似的操办,若是不热闹不排场便像丢了面子一般。要依着我说,这风气该刹刹,银子花在什么地方不好?”

  “谁的生日都能马虎,唯有老太君的生日不能从简。”侯夫人听了笑着说道,“宫里的娘娘头一个不依庶色可餐!每年到了老太君生日,娘娘都会赏赐一大堆东西,还会派人过来看望。娘娘常常叮嘱媳妇,好生替她孝敬祖母,也好弥补她不能承欢膝下的遗憾!”

  老太君听见侯夫人提及德妃娘娘不由得面色一暗,“唉,上次娘娘被册封为德妃,我们这些身上有诰命的内命妇才得以觐见一次,算起来是五年前的事了。宫里过年设宴远远的根本就瞧不真切脸,我心里着实想念娘娘。”

  别人听了倒还尚可,唯有侯夫人不禁红了眼圈。把女儿送进宫,好几年见不到一面,即便见了也要三叩九拜连句体己话都说不上,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怎么能好受?

  若溪见气氛变得沉重起来,忙轻咳了一声浅笑着说道:“说到生日,我倒是想起了一个笑话。”

  她见老太君感兴趣的瞧过来,赶紧接着说道:“过去有个读书人,家徒四壁全靠媳妇帮人家浆洗衣服为生。媳妇每天要做饭菜、打扫房间还要缝缝补补,得空还得浆洗衣服养家。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心疼,每日里除了读书就是睡觉。一日,这媳妇过生日。读书人没有银子买什么礼物,吃完晚饭便告诉媳妇不用洗碗了。媳妇听了激动地都要掉下泪来,能帮她做一点点家事,比什么礼物都要强!”说罢停住。

  众人等了片刻不见她继续讲,刚想要追问,却听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料读书人却接着说道‘今天你生日,放着明天再洗吧’,媳妇顿时哭了,那读书人还让她不用太激动,说一年只有过生日这天特殊。”

  “噗嗤~”二太太正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差一点没笑喷出来。

  老太君也笑起来,指着若溪说道:“好个刻薄的丫头,一下子把天下所有穷酸的读书人全都得罪了!”

  “不过是个笑话,能博老太君一笑就好,哪里是我心里的想法?”若溪笑着回道。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又活络起来,二太太见老太君精神很好便提议打马吊庶色可餐。最近宜浩又是去郊县购买种子,又是去分铺处理生意,她这个做母亲的见了心里很安慰。

  若溪最不擅长打马吊,侯夫人便拉着她回了潋滟阁,让她帮着参谋老太君过生日的事。

  “老太君不喜欢铺张,可又不能太寒暄。咱们家怎么说都是侯府,若是太简单惹人说闲话不说,就连宫里面的娘娘面子上也不好看。”若溪轻声说着,“也请个豫剧班子吧,又走了人家的老路。要热闹还要有新意,还真是有些难度。”

  侯夫人听了越的犯愁,她揉揉太阳穴,显然是有些不舒服。若溪在家里时便常帮祖母按摩,手法不是一般的好。她忙贴心的过去轻轻按起来,侯夫人顿时觉得胀痛的头松快了好些。

  “我听宜宣说要在你那块地上种芝麻?”侯夫人闭着眼睛说道,“虽说你们现在是夫妻,不过陪嫁的东西还是自己留着稳妥。我知道你是个贤惠的,宜宣又是个霸道说一不二的主,若是他敢委屈你就告诉我。”

  怎么众人眼中的林宜宣跟她看见的一点都不一样呢?他从不在自己面前霸道,偶尔脾气见到她生气便掉头哄了。种芝麻的事情本是她张罗的,他却生怕旁人说自己的闲话,愣是全都揽在自个身上。这样的男人,确实值得她托付终身!

  “二爷怎么会贪图我那块薄田?那块地本就是沙土,种庄稼不高产,年年除去庄上的供给赚得终归有限。眼下改成做芝麻,二爷答应会全部用高价收购,怎么看都是我占便宜!”若溪忙笑着回道,心中一暖。哪个做母亲的不心疼自己儿子?侯夫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不管是不是场面话,都让若溪觉得温暖感动。

  侯夫人拍拍她的胳膊,笑着回道:“你们二人没意见就成,我这个做长辈不多管!当时我给你们合八字,大师说你的八字最旺夫,眼下看来确实如此。你才进门一个多月,宜宣就接连弄了两个作坊。下个月老太君过生日,必然会有不少达官贵妇前来,他叮嘱我要帮着介绍介绍新式的洗浴用物庶色可餐。我这正犯愁,不知道要怎么才好呢!你快帮我想想,这可是关乎你夫君生意的大事!”

  “太太容我好好想想。”若溪听了只好把这件事接下来。

  回到临风居,她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琢磨起来,要有新意要有格调,还要植入广告!不过这难不倒她,公司的年会哪一次不是她策划的?

  说做就做,她忙活了一个下午,终于把活动策划书做了出来。不过她可不敢这样拿给侯夫人瞧,在封建死板的长辈面前,还是规矩老实些才讨人喜欢。只好等晚上宜宣回来跟他商量,就说里面有一大半想法是他的!

  “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瞧着我?”若溪把自己的主意跟宜宣说了,就看见他满脸的惊讶直勾勾瞧着自己。

  他突然紧紧抱住她说道:“我怀疑自己是董永转世,你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来了却尘缘。会不会有一天你突然就会消失,被王母娘娘抓回去?”

  若溪闻言嗤嗤的笑起来,挣脱开他的怀抱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你瞧见没有?”她神秘的说着,“我的尾巴就藏在裙子下面,其实我是一只九尾狐!千年以前,我还是一只没有得道的小狐狸,你就是个读书人。有一次你在路边瞧见猎人抓了我要杀掉,便用身上所有的银子买了我放生。千年后我修炼化作人形,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你,便嫁给你报恩了!”说罢捂着嘴巴笑起来。

  “好啊,你变着法的打趣我!”宜宣刚开始还被她的样子唬得一愣一愣,听到后来越觉得荒唐。他拦腰把若溪抱起来,俯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道:“让我来找找你的尾巴在哪里!嗯,宝贝!”

  “不要了!人家在跟你说正经事,明天你要帮我!”若溪娇声喊起来。

  “那要看我的心情怎么样了。”他坏坏的说着,“昨晚上我不过是想要变了个法,你就死活不依……”

  “下流……”

  第二天,二人去给侯夫人请安,宜宣果然笑着说道:“母亲怎么把给祖母过生日的事交给她了?昨个她就想了一白天,晚上还琢磨着不肯睡觉庶色可餐。我见她快魔道了,便帮着拿了些主意,母亲听听看能不能用。”

  “有主意了?快点说说!”侯夫人听了很高兴。

  若溪这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侯夫人听得一知半解,又让她说得详细些。

  “二爷跟我说起,我可是想了一宿才稍微明白些。早上又追着问了半天,刚刚一路上还问呢,二爷都有些不耐烦了。”若溪自然是往宜宣身上推,侯夫人自然是料想不到这全部是她的想法。

  “自助餐这玩意儿我从来没听说过,还搞什么抽奖活动,真是稀奇极了!”侯夫人连连称奇,扭头问儿子,“你打哪里听说这些?难不成是你去其他地方见到的?”

  宜宣忙回道:“儿子走南闯北见的稀奇事多了去了。”说罢趁着侯夫人不注意瞪了若溪一眼。

  “为了给老太君一个惊喜,这事还是秘密进行的好。”若溪又提醒道。

  侯夫人听了点点头,喊来林总管安排下去不提。她们婆媳二人见了老太君闭口不提办生日宴的事,其他两房难免好奇,旁敲侧击拐弯抹角的打听起来。

  每一年老太君过生日,众人都要在送礼上明争暗斗,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她们都打听着其他人准备送什么,想要在这上面压旁人一头。

  田氏知道林宜宣在京都最有名的萃华楼订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饰,便知是打算送给老太君的礼物。她马上就开始翻嫁妆,心里又埋怨宜浩这个时候出门,不能帮她拿个主意。不过这次宜浩出门匆忙的有些奇怪,走了两三日没个消息传回来,常跟在他身边的笛生也没带庶色可餐。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忙吩咐人把笛生唤了进来。听见三奶奶找,笛生这心里就开始忐忑不安。

  “三爷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你没跟着去?”她盯着跪在门外面的笛生,板着脸问道。

  笛生忙回道:“回奶奶的话,奴才不过是个小厮不敢过问三爷的事情。只是听二爷说三爷去了下面的分铺处理生意上的事,走得匆忙只带走铺子里的一个伙计。”

  这个说辞田氏早就听说了,她想了想,觉得林宜宣没理由扯谎,不过为何感觉这般奇怪呢?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呢?

  “你陪着三爷去郊县到底出了什么事?”她突然厉声问着。

  笛生吓了一跳,脸色微变忙磕头,“奴才已经回禀过奶奶,什么事都没有。三爷和林伯一起采购种子,住在熟识的老王头家里,办完事便回来了。”

  “老王头家里就没个孙女、外孙女之类的小美女?这一路就没上演什么卖身葬父,英雄救美的戏码?”她逼问着,“眼下三爷不在府里,你说得话我会保密!若是你如实回禀,我会重赏;不然就别怪奶奶我心狠手辣,三爷可是救不了你的小命!”

  他听见“卖身葬父”几个字顿觉脑袋轰的一声,趴在地上脸色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