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1/2)

加入书签

  庶色可餐129第一页

  若溪在韩府一直待到用罢午饭,还不等喝完一盏茶,就听见外面有小丫头回禀,说是林宜宣来接她了。。

  “妹夫就这般的黏着你?”若婷听罢打趣的说着,“这才出来半日便急火火来接人,难不成怕自个儿媳妇不回去了?”

  若溪听了脸色微红,回道:“二爷去铺子打这里路过,刚好把我捎回去罢了。”

  老太太已经吩咐人把林宜宣请了进来,这屋子里除了大姨姐就是新嫂子,倒也不需要回避。

  不一会儿,就见他打外面进来,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一块碧绿的玉牌挂在腰间。玉佩转圈是用黑金丝线打得梅花络子,看起来典雅大气,不过手工稍微差了些。

  他先见过老太太,随后朝着几个人稍微点点头,眼睛便始终徘徊在若溪身上了。

  旁边的若婷见了心里别扭,这个九妹夫长相自不用说,英俊中带着沉稳,还有一种特别的魅力。纵然是在千万人之中,似乎总是能跳脱出来抓住人的眼球。偏生他又是定伯侯的公子,打理府上的产业对若溪又宠爱。这好事怎么都让她碰见?若婷想到了自己那个长相平平,还总往姨娘房里钻的夫君,嫉妒再次袭上心头!

  这里毕竟是内院,宜宣不易多留,只简单的请安便说道:“我还要去铺子里,就顺便带若溪回去,等有机会再来给老太太请安。”说罢起身告辞。

  老太太也不多留,若溪便跟着他出府去了。

  “你怎会来?”上了马车若溪笑着问道。

  他握住若溪的手笑着回道:“中午回府吃饭,听见你回了娘家便有些惦记。上次在刘府的事情让我心有余悸,刚刚见了你那位七姐姐的眼神,就知道又是一个不善的茬。”

  “我在娘家过了十三年,难不成是活在狼群里了?”若溪闻言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在你看来我娘家姐妹都是心怀不轨,都在惦记我的好处。可我有什么好处能给她们?虽说公公是定伯侯,可即便是你都不问朝事,更何况我一个小小的妇道人家?她们的如意算盘打的也太不靠谱!”

  “你总拿自己不当一回事,这侯府二奶奶的名号在外面好使呢!”宜宣听了轻哼了一声回着,“有一件事我今个才知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若溪听见他这话里有事,忙追问起来。

  原来这韩府三姑娘若妍,嫁给了礼部员外郎之子何守正。这何守正读书读了个半吊子,便仗着父亲捐了个有名无实的小官混日子,整日的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酒赌钱。

  那日喝了些酒在赌坊输了银子,跟赌坊里的伙计争执起来一冲动便砸了人家的场子。能到京都地面开赌坊,背后岂能没有势力?赌坊背后的大老板是当今正一品大员殿阁大学士夫人的堂弟,听说此事当时就恼了,意欲告他一个打人闹事、毁坏财物。

  何大人忙走门路出银子想要摆平,可人家哪里理会他的情面?无奈之下只好抬出定伯侯的名号,说两家是实在亲戚,对方的态度才稍好些没有立即派官差拿人。何大人知道这事还没彻底解决完,便硬着头皮求到侯府头上。递了拜帖被侯爷拒了,今个早上竟找到铺子里见林宜宣。

  他觉得此事无关朝政,少不得看在若溪的面子应承下来。刚好他跟殿阁大学士家的公子是朋友,打烂的东西照价赔偿,想解决这件事还不算难!

  “看来他们是算准了你会答应。”若溪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心里不舒坦起来,“出了这样的事情三姐姐也不先知会一声,先是冒失的报出侯府的名号,又唐突的找上门来。每日想要拜见老爷的人不少,不知道什么事自然要婉拒,他们倒想到找上你了。我知道你应承下来完全是为了全我的面子,可应承下这一件,我就怕还有第二件,第三件……”

  “那何大人能做到从五品也不是白痴,自然明白这事办得不漂亮。我话里下不为例的意思他听得出来,不会再有下次!但凡为人父母一碰到子女的事就会慌乱,那边嚷着告官府拿人,他是实在急了。”宜宣朝着她笑了,“你放心不是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