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1/2)

加入书签

  庶色可餐160第一页

  青玉满心欢喜等着做宜宣的通房,没想到偶遇小城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顿觉天塌地陷整个人被揉碎了一般。她脸色煞白丢了魂似的跑回临风居,桂园见状忙上前询问,她却跟没听见一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桂园觉得奇怪,刚刚她出去还笑得合不拢嘴吧,这会子怎么就像被雷劈了?再一扭头,桂园瞧见小城子在院门口张望,满脸的担忧焦急竟还有后悔。这又是唱得哪一出?桂园不敢隐瞒,赶紧回禀若溪。

  “你把小城子带进来!”若溪听了心下一动。

  不一会儿,小城子被带了进来,若溪把闲杂人等屏退,为了避嫌留下桂园一人。

  小城子进来便跪下,直说自个太心急,惹青玉生气,请若溪帮着说几句好话。

  若溪听见他说事情的前言后语,眉头越紧皱。旁边的桂园听了脸色大变,联想到那晚的事,再想到青玉前后反常的表现立即明白了几分。桂园心里正奇怪,青玉明明对二爷情根暗种,知道奶奶把她配了小城子怎么如此高兴?难不成是自己那番话把她说明白了?眼下桂园才明白,原来是她会错了意!

  原本她爱慕二爷是个秘密,眼下她表现地这般异常会不会被奶奶察觉?桂园偷偷瞥了若溪一眼,又赶忙垂下头,心里忐忑不安起来。奶奶可千万别找青玉追问,若是她忍不住说什么,这事可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桂园又怕又急,攥了一手心的冷汗,只听见若溪不悦地说道:“这事原本就是我的主意多一些,青玉嘴上不敢说不字,却也没明确的说愿意。眼下看她的表现似乎是不情愿,好在这件事没旁人知晓,你就别挂在心上了。”

  她闻言眼神一缓握紧的拳头松开,那晚她不在若溪跟前,自然是没听见二人如何说。既然青玉能会错意,自然是话说的不明,况且一个大姑娘家怎好说出“愿意”二字。看来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只要青玉不冲动板住嘴就行!

  小城子听了却慌了,眼看着快要到手的水灵灵媳妇就这样飞了,他能不急吗?

  “奶奶,您就可怜可怜奴才!”他对青玉倒是有几分真情,红着眼圈哀求着,“奴才对青玉姑娘是真心的,只求奶奶做主。既然她当着奶奶的面没拒绝,就说明她不讨厌奴才。奴才听说这事十有是成了,便得意地忘了形。奴才就是嘴贱手欠,真是该打!”说着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

  若溪见了叹口气说道:“你不必如此,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种事要你情我愿为好,不然难以和和美美。你先出去,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

  小城子听这口气就知道此事黄了的可能性很大,可又不敢在若溪面前苦求放肆,只好懊丧至极的垂着头出去了。他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当是自己轻浮坏了事,心里把自己埋怨了千百遍后悔得不得了!

  自从他出了上房,若溪便一直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桂园不敢言语静立在一旁,偶尔抬头飞快地觑一下她的脸色。

  她眉头紧皱双眼紧闭,半晌才缓缓睁开,里面一如往常的清明。

  “有些话青玉当着我的面不好意思说,你去看看,她若是不愿意这事就算了。你告诉她,我给她选择的余地!”她淡淡的吩咐桂园,眼中有不明的情愫闪过。

  桂园闻言忙答应着下去,她径直去了青玉的房间,房门紧闭敲了几下也没人应。

  “青玉,我知道你在里面。刚刚小城子来了又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