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1/2)

加入书签

  庶色可餐172第一页

  宜宣跟着父亲和两位叔父在外书房商议了一整日,晚饭时候才进了二门。

  碍于孩子在场若溪没有多问,等到天黑屋子里只剩下二人,宜宣这才主动开了口。

  “父亲已经派人去惠妃娘家打听,怎么着都不能输给他们。大致是不能变动,不过娘娘来了势必要进园子,里面的假山亭台轩榭要稍微动一下。过几天会有人进来施工,你约束下丫头、婆子,别让她们四处乱跑省得出乱子。

  娘娘没进宫之前在园子里的望月阁住过,父亲的意思是把那里当做娘娘休憩之所,估计要日夜装饰。父亲还跟几个西宾商量娘娘行走立窝的路线,这一路的两边估计要设些景观。

  这个季节开花的树木在京都很少见,只有梅花一种过于单调。父亲和两位叔父正为这事愁,全是看青的松柏太过严肃了。”

  “不就是为了营造缤纷的色彩,春暖花开的气氛吗?其实不需要用真花也能做到!”若溪随口说着,她想到了《红楼梦》里贾元春回府省亲时,大观园里用各色绢布堆叠的假花。

  宜宣听了一怔,看见若溪拿起饰盒里堆纱的假花,突然灵光一现。

  “我去找父亲,一会儿便回来!”他迫不及待的出去,直奔外书房。

  等了半晌也不见他回来,若溪便一个人上床睡觉。迷迷糊糊中,感觉进来个略带寒意的身子,闻到熟悉的味道不用睁眼睛就知道是宜宣。她蹭进宜宣怀里,感觉他的身子冷冷的。

  “刚从外面进来哪都凉,等我把手捂热乎了再搂着你。”他轻声说着,双手不住的摩擦起来。

  等到双手热,这才搂住若溪的身子。他俯下头,叼住若溪的耳垂轻轻噬咬起来,“溪儿,你睡着了吗?”

  本来若溪还没睡着,可缩进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便困倦起来。她不耐烦的轻哼了两声,用手拨开宜宣的头。

  宜宣不依,脑袋钻进被子去撩拨,直到把若溪挑逗的睡意全无。被搅了觉头的若溪满脸的郁闷,这男人为什么就没有生理期呢?一个月到头就来葵水能消停个三四日,过后宜宣又饿狼似的狠要好几晚。

  不过若是宜宣稍微直到些进退,把握一下力道,其实做这种事还是蛮舒服的。特别是被他送上高峰的时候,若溪感觉自己快要上天。这种快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宝贝,想什么呢?脸都红了!”宜宣打被窝里钻出来,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若溪被他问得越害臊,瞪了他一眼笑骂着:“我笑话你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一到晚上就变成色狼!”

  “越是见识过女人就越知道你的好处,你的味道让人不能自抑,我恨不得化在你这里。”他极尽挑逗之能,手还顺着若溪平坦光滑的小腹滑了下去,在芳草萋萋之处捏了一下。

  若溪臊得连耳朵都烧起来,她咬着嘴唇撅着嘴骂道:“谁让你拿别的女人跟我比?你有过女人是光荣事?哼,谁不知道你林二爷风流潇洒,女人怕不得上赶着爬上床?你别碰我,天底下比我妙的人有的是!”说罢别扭的挣脱起来。

  “我说错了,我该打!”宜宣见惹恼了若溪,忙做小伏低的百般哄捧起来。

  他甜言蜜语说了一箩筐,见若溪还是撅着小嘴不笑,只好动用绝招。炙热的嘴唇欺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