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1/2)

加入书签

  庶色可餐194第一页

  孟阔是个粗人,生平没读过多少书,见了朝思暮想的晚瑕有一肚子话却说不出来。|纯文字||

  他盯着坐在床上的晚瑕,只觉得她更比往日明艳动人,张了半天的嘴憋出一句“时候不早,安歇了吧。”随后便挪过去拉扯晚瑕。

  “急什么,我还能跑了不成?”晚瑕虽然也害羞,不过有些话她必须得说出来才能心甘情愿地成为孟阔的媳妇儿。

  她轻咬着嘴唇甩开孟阔的手,自个把头上的凤冠摘了下来,带着些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好重,累得我的脖子快要断了。”

  孟阔见状无措的搓搓双手,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说些什么才好。

  晚瑕看见想起若溪的话,果然,孟阔就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是个粗线条,若是指望他能细心体贴还得时日调教才行。她想到自个二哥对二嫂的关怀备至,不由得对若溪的手段越的敬畏起来。二哥这样的冰山都能变成一盆火,还有什么性子的人是不能改变的?

  看着晚瑕娇柔微蹙眉头的样子,孟阔心里是怜惜的。可是他又不敢太轻狂,只挨着她坐下说道:“把霞帔也脱了吧。”

  “呃?”她都说自己脖子快断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想什么洞房?晚瑕心里有些不舒服,委屈的直想要掉眼泪。

  “你怎么了?”孟阔见状纳闷地问着,“你不是说戴凤冠累吗?那就赶紧把这霞帔也除了,我瞧着也不轻巧呢。”

  晚瑕闻言心情立即阴转晴,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脱掉了外面的霞帔,露出里面裹得严严实实的常服。

  两个人并排坐着,孟阔清晰的闻到一股子幽香飘散过来,顿时心猿意马面露拘谨。他飞快地瞥了一眼晚瑕,壮着胆子抓住她放在腿上的手。

  晚瑕似乎吓了一跳,想要把手抽出来却挣脱不开,又想到眼下二人已经成亲便由着他了。

  孟阔的手掌粗糙厚实,长满了老茧,晚瑕心下一阵微痛。她掰开孟阔的手指摊开瞧他的掌心,轻轻地抚摸上面的老茧,问道:“磨破的时候一定很疼吧?”

  “早忘了是什么感觉,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得。是不是我的手太粗,摸着你不舒服?”孟阔忙松开她的手,使劲搓了搓手心的硬茧,“这茧子年头太长,一层摞着一层,怎么都去不掉了。”

  她闻言眼睛一热,抓住孟阔的手回道:“我怎么会嫌弃你的手粗,只是想到你这么多年吃过的苦,心里……心里不好受罢了。”

  “我……我……我会好好待你的!”本来孟阔想说一大段感性的话,可他的手被晚瑕握住,眼前是晚瑕如花的脸,耳边就是她的轻语,周围都是她幽香的气味,他如何能说得出话来?

  “说得好听!”晚瑕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偏生想要逼着他说点什么,“我倒是想听听你打算怎么好好待我?”说罢就歪着头盯着他的眼睛。

  “我……我……”孟阔第一次觉得晚瑕是如此的伶牙俐齿,他笨嘴拙舌的有些招架不住了。

  晚瑕听见他支吾着说不出来,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扭过身子去,好像是生气了。

  孟阔印象中的晚瑕一直是知书达理,温柔体贴,这样子小脾气的样子倒是破天荒第一次见。

  他瞧了一眼晚瑕的侧脸,白皙细嫩的脖颈让他的心狂跳了一下。

  “你别气!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他说了一半突然停住,因为他觉晚瑕开始抽泣起来。

  “怎么哭了?这大喜的日子。”他忙扳过晚瑕的身子,见到她眼泪汪汪立即心疼起来。自从他亲人全都死了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看见晚瑕的眼泪,就觉得心像被刀子搅一样。

  晚瑕用力吸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