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第二百七十五

  三老爷终于如愿以偿的摸着三太太的味道,一连三天晚上都宿在上房,还给三太太买了不少的贵重饰。|纯文字||房贵妾见状气得压根痒痒,可不能给三老爷脸子瞧,碍于三太太是正室眼下又成了老爷的心尖,不好明着拿捏。她便拿雯儿出气,整日的挑她的刺,说她没个眼力见连老爷的喜好都摸不清。

  雯儿哪里敢回嘴,只默默的忍着,心里却恨得紧。若不是房贵妾想要借她的身子讨好拉拢老爷,她怎么会和表哥分开?表哥知道她成了三老爷的通房丫头,以为她是个贪图富贵的人,一气之下病倒在床,也不知道眼下好没好。

  房贵妾自己没本事讨不了老爷的欢心,就拿自个撒气。雯儿在心里暗暗的诅咒房贵妾,一辈子得不到想要的地位宠爱!

  三太太的身子骨到底孱弱,连着被折腾了三个晚上终于病倒了。这场病来势汹汹,三太太连床都下不来,精神好的时候才能坐起来待一会儿。除夕晚上的年夜饭都没能参加,四下无人时老太君骂了老儿子一顿。

  “你知道她身子不禁折腾,却非要接连去她房里。这么多年你们都不亲近,你这是犯哪路混?好歹她是你的夫人,被你折腾的下不了床下人们都会笑话!你那几个妾室样貌都整齐,单是房氏就出挑的很,又给你生养了三个孩子,大过年的别冷落她寒了她的心。”

  三老爷听了赶忙答应下,当天晚上就去了房贵妾屋里。房贵妾见了他自然使出浑身的解数,接连换了几个姿势,淫荡的样子比外面的鸡还风骚。

  这般媚态横生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三老爷得意的想,要是她和三太太一起在床上侍候,恐怕要美上天去!不过三太太到底是正室,他还不敢如此轻贱侮辱,便吩咐房贵妾把雯儿唤了进来。

  东厢房满屋的春色,萎靡之音不绝于耳。一直到了下半夜才停歇,第二天日上三竿三老爷才起来。他常年在房事上不知道节制,身子已经被掏空。昨夜以一敌二,让他费劲体力和心血,眼下还觉得后腰有些酸疼。

  好在正月里没什么事做,朝廷都放了五天的假,初六才开始恢复早朝。

  侯夫人体谅若溪要照顾两个孩子,今年走亲戚、拜年就没带着她前往。若溪倒是落了个安逸,整日窝在临风居逗弄孩子,宜宣也什么事,一家人和和美美过了几天消停日子。

  初六一大早,宜宣便跟着侯爷去了宫里。走之前告诉若溪会晚些回来,让她不用惦记。

  皇上有意削减地方军需,可这话又不好由朝廷提出来。湖北总督田守敬年前就主动上了奏折,却被皇上驳了回去。不是皇上不想削减,是时机不成熟,田大人此举是皇上的投石问路。

  这份奏折在朝廷里引起了惊涛骇浪,众人摸不清皇上的心思不敢妄言。不过涉及到谁的切身利益,谁都有些不情愿。几个地方总督随后就提出异议,田大人并着几个文官武将跟他们争辩的面红耳赤。

  到了年根底下,皇上一说停止早朝都过个轻松年,这事便轻轻撂下了。看似热热闹闹的过年,可这底下却暗潮涌动。侯爷一直没得闲,总是有同僚过来拜访,大多是过来打探些动向,免得到时候站错了队伍耽误官运。

  侯爷是官场的老油条,自然是不能说出留下把柄的话出来。不过他却暗示了几个机灵主,想来他们应该明白如何抉择。

  果然,初六的早朝上,田守敬再次提出削减军需开支,朝堂之上虽然还有反对之声却微弱的很。

  皇上和众臣共议,最后同意了田大人的提议。不过把削减五成变为三成,还提出了一项耳目一新的服军役的办法。地方驻军多是当地人,平时可以让他们回家务农劳作,每月逢三六九回军营报到训练,不按时到者一律按逃兵处置。若是有紧急任务,必须随传随到。根据各个地方情况不同,可留下几千的常驻军,这些人的军饷不削减。

  几个地方总督听了这话都安下心来,有心思来得快的主偷偷算了一笔账,觉得这样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皇上还真是厉害,竟然想出这样的好办法。这些年天朝国泰民安,地方上养着那些军队除了训练无事可做,白白的拿着朝廷的俸禄。

  眼下实行新的兵役,他们生产训练两不误,等到有战事又能马上投入战场。

  本来几个极力反对的大臣也都纷纷赞同,皇上吩咐内侍拟旨昭告天下。

  各地百姓陆续听说这个消息,都高兴的拥护,尤其是家里有服兵役的更是喜极而泣。家里的轻壮劳动力去当兵,一走就没个回来的时候。家人不仅想念,而且也影响家里的劳作生产。如今这道圣旨一下,天下百姓欢欣鼓舞,甚至有百姓朝着京都的方向跪拜,高呼皇上是千古明君。

  这些消息传到皇上耳朵里,皇上自然是非常高兴。不过高兴的事不止这一件,大食国进贡送过来八名舞姬,个个貌美性感舞姿优美勾人。

  皇上心情好,邀了些重臣一起饮酒赏舞,侯爷和宜宣都在其中。

  这些舞姬都带着薄薄的面纱,上身穿着抹胸腰腹部全都露在外面,肚脐眼上还带着类似于耳环的东西。下面穿得裤子也很奇怪,臀部和大腿部分紧紧裹着,从膝盖处成喇叭状,上面坠着五彩的闪亮的圆片。

  伤风败俗!两个上了年纪的御史见状直皱眉,若不是碍于两国邦交,说什么都要奏上一本。

  大食民风开放,所处之地常年炎热如夏,她们的舞蹈也是热情奔放极具挑逗的味道。

  音乐一响,八名舞姬便跳了起来。看着她们卖力的扭腰晃臀,两个御史低头喝酒老脸胀得通红。还有几个武将喝了几杯酒显出粗鲁的性子,眼睛盯着几个舞姬不动弹,不时还低声的交谈轻笑几句。

  定伯侯和宜宣倒是满脸淡定,看不出喜怒。皇上端坐在高位之上,把下面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那几个舞姬腰肢纤细,小腹稍微有些肉肉,瞧起来倒特别的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