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第二百八十九

  桂园三天回门,自然是回临风居。@151%看书^网>?绿萼见她面色如常精神很好,便知道林总管对她不错。其实想来也错不了,林总管对桂园有感觉,他又是个重情义的男人,不会亏待自己的妻子。

  另外,林总管家里没有父母兄弟,两个孩子对桂园熟悉喜欢。以桂园的能力手段,打理林府不过是小意思。

  若溪却细细打量桂园,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心虚比害羞的成分要多很多。若溪多精明,感觉出她不对劲也猜到几分,不过却没有点明。毕竟那是人家夫妻间的私事,她这个外人不好干涉。

  “嫁为人妇的感觉怎么样?”若溪笑着打趣地问道。

  桂园的脸一红,低垂着头回道:“奶奶放心,长山是个好人。”

  “是个好人跟对人好是两码事。”若溪闻言回着,“如今你嫁了人,凡事不能全都依着自个的性子行事,不过也不能太过委屈自己。这对男人就好像是放风筝,要松松紧紧,始终把线攥在手中才好。有时候太放纵男人,等到想要收的时候会收不回来。”

  桂园听着赞同的点点头,她可是看着奶奶把二爷归置的服服帖帖,自然对她的这些个理论不怀疑。不过人家为了纪念亡妻,想要守身如玉几日,她没理由不同意。她欣赏林长山重情义的一面,只是不得不承认心底有那么一丝不舒坦。

  若溪带着桂园去给侯夫人、老太君等人磕头。当日她成亲,老太君等人虽然没去喝喜酒却都有赏赐。

  她们主仆去了安福居,众人全都在那里,唯独不见房贵妾。原来,那廖家弄了一个什么游园会,邀请了不少人家的姑娘。三房的彩瑕也被邀请,一大早房贵妾就把女儿打扮的颦颦婷婷的去了。

  桂园私下来问若溪,“按理说这廖家是京都的上流人家,老太爷曾是礼部尚书,廖老爷眼下是翎侍卫大臣。皇后娘娘虽然不问世事,可到底是皇后!她们家选媳妇儿,自然在出身上很看重。虽说七姑娘模样、心机都属上成,可毕竟是……”

  “这你就不知道了,廖家的小儿子出身不光彩。听说是廖老爷喝多了宠了个丫头,那丫头生下孩子就死了。这孩子就被廖太太养在屋子里,可并未在族谱上真正过继过去。加上马上宫里要进行小选,不少人家都想着把姑娘送进宫去。这个时候办游园会,肯去参加的人家不多。”若溪耐心地解释着,“不过皇后娘娘倒是挺喜欢这个弟弟,每逢过年过节就会有单独的赏赐下来。不然以他的出身,怎么都不至于兴师动众的选媳妇儿。”

  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桂园闻听点点头。绿萼抱着逸然进来,后面是奶娘带着菲怡,小丫头和婆子端着托盘紧随其后。自从逸然吃了绿萼的奶水,对她倒是比旁人亲近几分。平日里逸然除了腻歪母亲,就只黏着她了。

  桂园见她们进来赶忙站起身,伸手就接过小丫头手里的碗,打算喂逸然兄妹吃东西。这菲怡吃东西挑拣很大,还总是吃一点就厌烦。若是有逸然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吃,她还能多吃一口。

  “还是让她们喂吧,今个是你回门的日子不该干活。”若溪笑着说道,旁边的小丫头立即把碗拿过去了。

  绿萼也笑着说道:“往后有你侍候的时候,不在这一时。倘若一会儿妹夫进来瞧见,还以为我们虐待你,还不得心疼啊。”

  “你胡说什么?”桂园有些害羞,“以为谁都像你们家姐夫那般轻狂?你成亲头一个月,每天都差人过来催你出去,还接到府门口。”

  “那时候你没少笑话打趣我,眼下到了我报仇的时候了。”绿萼笑呵呵的回着。

  若溪见到她们相互掐架忍不住笑起来,又见逸然吃得满头满脸的模样越的乐了。

  逸然已经能稳稳当当的坐着了,她们兄妹就并排坐在罗汉床上,菲怡靠在他身上有些不稳当。

  他很有哥哥的样子,拉着妹妹的小手呵呵地笑着,半点不反感菲怡把重量放在他身上。

  若溪见逸然吃得脏兮兮,吩咐绿萼带进去洗洗。这边刚洗干净换了件衣裳抱出来,就见逸竣打外面进来。

  “今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宫里有事?”若溪眉头轻皱的问道。

  “没什么事,大皇子去探望太妃娘娘了。”逸竣忙规矩的回着,“太妃娘娘糊涂了几日,今个突然明白过来喊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名字,说什么要见见说说话,到了下面好跟先皇交代什么的。皇上知道了很担心,连身子不好的皇后娘娘都过去了。”

  若溪闻言点点头,心里明白太妃娘娘也就这几日了的事了。有些事情她要开始实施,决不能给房贵妾喘息的机会。她嘱咐逸竣帮着带弟弟妹妹,把桂园唤到小书房里去了。

  主仆二人一直在里面密谈,中间要了一次茶点进去,等到出来已经到了晚饭时候。

  小丫头见了桂园笑着说道:“林总管打人过来一次,听说姐姐正在跟奶奶说话就没让打扰。林总管说先回去了,若是奶奶这边有事忙不开不回去,让人知会一声就行。”

  “都怪我,拉着你说个没完没了。这饭也不能留你吃,快点回去吧。”若溪听见开始撵人了,“这林总管嘴上说你可以住下来,心里指不定多懊恼呢。我若是真把你留下来,就成了不懂事的主子!”

  桂园听见有些难为情,故意又磨蹭了一会儿这才告退。二月多的天黑的早,太阳一落山天色就暗下来。她没出二门,直接进园子到东南角,那里有个小小的侧门,出去就是她家那条胡同。

  这个时候没人在园子里走动,四下里静悄悄,看哪里都有种阴森的感觉。桂园突然有些后悔,不如出二门走大路回去了。若溪说要打婆子送送她,还被她拒绝了。

  一阵风刮过来,桂园冷得一缩脖子,不远处的树枝乱摆有些狰狞。她低下头紧走了几步,到了后门看见看门的婆子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这是要回家?怎么不带个小丫头?”那婆子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