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老太太暗含警告(1/2)

加入书签

  鸀萼进净室里面侍候若溪洗漱,见到她似乎有心事问道:“姑娘去刘府不顺利吗?”

  “出了些状况。〖〗”若溪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她身边能完全信任的人只有鸀萼和青玉。可青玉性子鲁莽容易冲动,所以有什么事情她都是先跟鸀萼商量。

  鸀萼听了脸色大变,忙压低声音问道:“老太太真会让八姑娘出家不成?”

  “会!”她擦了一把脸认真地回着,“若是林家不娶若影进门,她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祖母是不会留下一个辱没韩家门楣的孙女在府上,她出家才能堵住悠悠之口,才能保住韩家的名声!”

  “八姑娘太可怜了!好好的过去听戏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事了?”鸀萼闻言叹口气。〖〗

  她闻言眼神一闪,“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自己选择的路怨不得旁人!记住,这件事先不要对任何人说,包括青玉。倘若有人在背后舀这件事嚼舌头,祖母第一个不会善罢甘休!知道事情详细情形的除了太太就是我,若是府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祖母第一个便怀疑我。千万不能在这上面出事,不然往后我在府里就难以立足!”

  鸀萼听不太懂什么“自己选择的路”的话,不过她还是用力的点点头,“姑娘放心,奴婢一定会守口如**,不会对任何人说得!”

  “姑娘。〖〗”外面传来青玉的声音,紧接着她挑着帘子进来,“老太太请姑娘过去一趟呢。”

  “快给我更衣。”若溪听了忙吩咐道,鸀萼眼神一闪心里有些忐忑起来。

  若溪带着桂园往荣善堂去,到了外面瞧见莲蓉和柠檬在廊下站着,就知道三太太在里面了。她让桂园在外面候着,孤身一人走了进去。

  果然,屋子里面只有老太太、三太太两个人。若溪走到中央跪了下来,说道:“请祖母、太太责罚!”

  三太太一怔,老太太盯着她问道:“为什么要责罚你?”

  “我们姐妹四人一同去刘府,可八姐姐却出了那样的事情。〖〗倘若当时我在八姐姐身边,她有个可以商量的人,或许就不会那般轻信于人。一笔写不出两个‘韩’字,八姐姐没脸我们也不好看!外面谁能分出什么八姑娘、九姑娘的,只说韩家的姑娘没礼教。所以今日八姐姐的过失就是我的过失,因此才请祖母、太太责罚。”她垂着眼帘回着,一脸的坦诚、悲痛,半点儿虚伪、幸灾乐祸的模样都没有。

  片刻,老太太方叹口气说道:“好孩子,起来吧!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能说出这番话,若是人人都能像你这般想就不会出今日之事!”

  她命若溪坐下,转头又对三太太说道:“难得你有这样明事理的女儿,遇事又够冷静,竟比那两个嫡出的还出息。〖〗”

  若溪听见忙惶恐的站起来,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好。

  “你且坐着吧,这里就咱们娘仨儿。”老太太瞧了她一眼说着。

  三太太勉强笑了一下回着,“六丫头是个不经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