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1/2)

加入书签

  晚瑕还不到生产的日子,可晚上睡觉一翻身竟然从床上掉下来,只嚷着肚子疼。好在稳婆都找好了住在府里,立即赶了过来说是动了胎气要生。孟阔急得六神无主,傻傻的被丫头推出房,一直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来回转圈。

  他在门口转悠的所有人都脑袋发晕,好在晚瑕生得挺痛快,孩子很快就出来了,是个女孩。

  孟阔见到平安的母女二人十分高兴,倒是晚瑕满脸的落寞不快,他粗心的以为是生产过程太艰辛她累到了。

  若溪得了消息赶回来,私下只有姑嫂二人的时候晚瑕红了眼圈。

  “怎么坐月子还掉眼泪?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若溪见状问道,“你上面没有公婆侍奉,府里的下人谁若是惹你不痛快,撵出去就成了。”

  “跟旁人无关,是我自己心里不舒坦。”晚瑕垂着头,情绪显然低落至极。

  生完孩子的身子最虚弱,这个时候的产妇也极其容易精神紧张激动,弄不好就会变成产后忧郁症。

  若溪看出她的心事,劝慰道:“不管男孩、女孩,都是爹娘心中的宝贝。况且孟姑爷不是什么都没说嘛,我瞧着他挺高兴。”

  “我知道,可到底是有些遗憾,先生下儿子心里才踏实。嫂子一下子生下龙凤胎,怎么能明白我心里的酸楚?”她跟若溪一直亲近,倒是毫不掩饰的说出心里话,“之前找了几个大夫都说是小子,我跟孟阔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这下用不上了。”

  “怎么用不上?成亲一个月你就怀上,照这个速度一连生养几个不成问题,我看明年你们起的名字就能用上。”若溪笑着打趣道。

  她闻言面色一红,心里舒坦了好些,拽着若溪的手说道:“有些话我憋在心里谁都说不得,好在有嫂子你在。”

  “有什么话你只管跟我念叨,我保证是锯了嘴的葫芦只听不说。”若溪柔声回着,“孟姑爷对你好的是没话说,如今赵姨娘又在府里照顾,你平安生下健康的俏丫头,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幸福?你别胡思乱想,好好坐月子。女人做月子等于脱胎换骨,若是换好了会年轻漂亮。到时候孟姑爷会越发的把你疼到骨子里,明年再抱上儿子,你们还有什么遗憾?”

  “嫂子~”晚瑕脸上的红晕越发重了,一副娇羞的可人模样。

  这大家公子都是三妻四妾,每每主母怀孕更要安排妾室侍候夫君。孟阔在求娶晚瑕的时候就发誓再不纳妾,成亲之后不仅遵守诺言,而且对府中的丫头都不曾多留意。

  晚暇怀胎十月,他都规规矩矩,偶尔隐忍不住便去冲冷水澡,晚暇见了心中十分感动。不过她多少知道男人在这上面不能忍得太久,私下里曾跟若溪委婉的打听过,不知道自个二哥那个时候是怎么忍过来的。

  再亲密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若溪半掩半吐的说了两句,听得晚暇已然是羞得抬不起头来。

  她懵懵懂懂又不好意思问,可到了晚间就明白了。孟阔得了宜宣指点,夫妻二人找到了纾解的渠道,竟比之前还要亲密,感情越发的如胶似漆起来。

  晚暇满心思给孟阔生下个男孩儿,一听说是女儿怎么能不失望?

  孟阔是个粗线条的人,一心沉醉在喜得贵女的喜悦中,又怜惜晚暇辛苦,对她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晚暇见到他对自个好,心里就更不自在。

  “你还是到隔壁房间去睡,免得晚上孩子哭闹影响你休息。”晚暇见他吩咐丫头在屏风后面放床觉得不妥。

  孟阔却执意不肯,“丫头、奶娘照顾孩子,我就照顾你。”

  晚暇听了只好作罢,好在那孩子一点都不闹人。尿了、饿了就哼哼几声,奶娘及时换尿布、喂奶,她便安安静静的睡着。

  孟阔和晚暇就隔了一座薄薄的屏风,一翻身就能听见动静。

  晚暇生怕影响他睡觉,不敢发出大动静,想要喝水、如厕就轻声的唤丫头。

  不过孟阔总是能听见,翻身起来亲自侍候她,还告诉丫头只在外间照顾好小姐就成。小丫头闻言便不敢再随意进来,晚暇见状也无可奈何。

  “明个儿把这屏风也撤了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 手打吧,挡在中间怪碍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事的。”他一点都不在乎什么规矩礼法。

  “不行!”晚暇听了摇摇头,“你住在这里,姨娘还念叨了好几句,说是什么不吉利对男人不好之类的。这屏风多少能挡些煞气,就放着吧。”

  “全听你的。”孟阔给外人的印象鲁莽粗暴,可对着晚暇却是温柔体贴,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他知道月子里怕风,吩咐人把窗户都关严实又把缝隙用纸糊上,还在房间里生了三四个暖炉。晚暇热得浑身出汗,感觉黏糊糊的不好受。

  “这样下去不热死也会被汗臭死。”晚暇不由得抱怨起来,“二嫂子说了,坐月子的时候要注意清洁,不然容易生病。”

  “胡说什么呢?”孟阔听了轻声责备着,“我用热毛巾给你擦擦。”

  他端来一盆热水,把干净毛巾放进去拧出来,轻轻地在晚暇脸上擦起来。擦干净她的脸又擦她的脖子,毛巾顺着往下滑,她登时面红耳赤。

  “害羞什么?你哪里是我没碰过,没见过的?”孟阔低低的笑着,“不过你这里倒是圆润了不少。”说罢还坏坏的捏了一把。

  “你……”晚暇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还不等她骂出口,就见奶白色的液体窜出来溅了孟阔一脸。

  她唬了一跳,孟阔却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好香甜!”说罢凑过来吮吸。

  “额,快躲开,要羞死人了!”晚暇觉得脸快要爆炸,偏生一股子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抱住晚暇死活不松手,含糊地轻语道:“别出声,让丫头们听见就越发丢人了。”

  晚暇听了不敢再言语,只好由着他去了。闹腾了一阵,两个人都呼呼喘着粗气。

  “别动,让我冷静一下。”孟阔抱住她不敢再动,也不让晚暇动,好一阵他才把心头的燥热压制下去。

  晚暇再不敢让他帮自个擦拭身子,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

  不过打这开始,孟阔竟上了瘾一般每天晚上张罗着喝“宵夜”。晚暇自然是不肯,怎奈他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半推半就顺从了他。

  赵姨娘见晚暇的奶水一直没回去,还怀疑是不是大夫开的药不对劲,张罗着要换个大夫瞧瞧。

  “本来一副药就能回奶,怎么你的奶水还这样充沛?也不见你亲自奶孩子,竟比奶娘还要凶?”她看见晚暇的胸口总是湿漉漉纳闷的说着。

  晚暇心里明白是何缘故,羞得垂着头不敢起来,只觉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赵姨娘是过来人,见状心下明白了几分。她不仅在心里偷笑,想不到看起来粗枝大叶半晌不吭一声的姑爷,竟然还是个轻狂善风情的主。

  不过她心里又替晚暇担忧,姑爷年轻体壮,正是**难以满足的时候。本以为他老实木讷,眼下瞧着却不尽然。晚暇要做三十天的月子,他岂能忍得住?可女人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行事,不然会落下病根一辈子去不掉!

  私下无人的时候,赵姨娘偷偷跟晚暇说道:“姑老爷住在月子房里到底不吉利,不如让他搬了出去。”

  “用屏风挡挡煞气就没事了。”晚暇不以为然的回着。

  “唉……我是担心……”赵姨娘迟疑支吾了一阵,终是说了出来,“姑老爷年轻气盛,你又不懂事,若是时间长了耐不住到了一处可使不得!女人月子里落下的病,一辈子都好不了,到时候遭罪的是你自己!”

  晚暇闻听立即害羞不已,咿咿呀呀的口舌不利索。

  “我是一心为姑娘考虑,有些话说得没轻没重你别生气。”赵姨娘如今只指望着晚暇,怎么能不全心全意为了她着想?

  晚暇放下手中的碗,笑着回道:“姨娘还能给我亏吃,但说无妨!”

  “这男人进了女人屋里,想得都是同一件事。别看姑老爷咬牙切齿的不纳妾,其实他倒不见得是不愿意,只是怕你不高兴罢了。我说得都是掏心掏肺的话,这姑老爷出身比不上姑娘,若不是之前有过不纳妾的承诺,又立了功被皇上封了官,他怎么能娶到姑娘?所以姑老爷稍微迁就姑娘,稍微示弱都在情理之中。

  况且你们尚在新婚,姑老爷对你的新鲜劲还没过,自然是事事都顺着你的心意,生怕你生气。不过现如今姑老爷官运亨通,多少人巴结都巴结不上,说到底姑娘倒是一点不委屈了。

  姑娘在月子里,身子不方便侍候,总不能让姑老爷望梅止渴。男人憋久了会憋坏身子,而且这也憋不住!府里没有,他自然要去外面寻。这男人若是在外面花银子去青楼倒算了,最怕是弄了个什么小门小户人家的姑娘养起来。若是再生下孩子,就真成了一辈子的心里刺眼中钉了。

  不如姑娘挑个老实好拿捏的丫头,送到姑老爷房里去。反正姑老爷发誓不纳妾,顶天不过是个通房丫头,还能翻天不成?”

  晚暇听了心里百转千回,这几晚她见孟阔忍得难受也担忧,可要让她把其他女人送上孟阔的床,她心里更是难受。

  赵姨娘见到她有些动容,赶紧加了一把火说道:“别看姑老爷现在没这个心思,可时间一长就说不准了。到时候让心怀叵测的丫头趁虚而入,反而失了先机。男人骨子里都喜欢媳妇贤惠温柔,你主动安排丫头侍候,姑老爷心里一定感激。到时候他对姑娘必定越发的敬重,姑娘在府中的地位只会越来越牢靠。”

  “我们与寻常夫妻不同。”晚暇咬了一下嘴唇说着。

  她跟孟阔是一见钟情,一起努力了那么久才能走到一起。两个人又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感情自然是不比寻常夫妻。

  “姑娘,这有谁不知道?”赵姨娘笑着摇摇头,“婚前或许不一样,可这成了亲就差不了许多。还是男人女人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姑娘可能是一时想不开,慢慢想想就通了。”

  晚暇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不过就是接受不了孟阔身边有其他女人。一想到他会搂着别人说笑,对别的女人像对自己这般,心里就翻江倒海。

  她相信孟阔对自己的承诺,相信他心里只有自个一个人。他说过会为了自己忍耐,别说是一个月,就是一年都无所谓。

  偏生这晚孟阔被几个同僚拉去喝酒,说是过一阵有公务要去外地,提前庆贺他家姑娘满月。孟阔推脱不得,只要跟着去了。他本想打发贴身小厮回去告诉晚暇一声,可同僚们却打趣他连这点小事都要回禀夫人,实在是丢男人的面子。

  他只好跟同僚们喝酒应酬,眼见天色已晚却脱不了身,无奈只得装醉,最后才算是被放了回去。

  白日里赵姨娘跟晚暇说了那样一通话,晚上孟阔就夜不归宿,还连个消息都没有。晚暇担心他出什么意外,打发人去衙门里打听,说是早早就结伴走了。

  结伴走了?跟谁结伴走了?孟阔那几个同僚,哪个都是三妻四妾,还有个别人在外面养了外室,闹得京都人尽皆知。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阔跟他们混在一起怎么能好?

  晚暇心里忐忑不安,一直等到快三更才见孟阔满身酒气的回来了。

  不等他走进,晚暇便掩着鼻子皱眉说道:“快去洗洗,喝得醉醺醺身子怎么受得了。”说罢又吩咐丫头去熬醒酒汤。

  “没喝多少不用醒酒。”孟阔却笑着回道,“我不过是偷偷把酒倒进衣裳里,不然他们不放我回来。我洗个澡换身衣裳,你快点躺下歇着吧。”

  看他说话走路也不像喝醉的样子,晚暇这才放下心。不过这么晚才从外面回来,只是喝了酒吗?这样一想,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半晌,孟阔打净室里面出来,见到晚暇还坐在床边便走了过来。

  “怎么还不睡,身子不舒坦?”他伸手摸摸晚暇的额头,关切的问着,“补汤乖乖地喝了吗?”

  “嗯。”晚暇一歪头,躲开他的手。

  孟阔再迟钝也感觉出她的不对劲,“嗯什么?是不舒坦还是喝了补汤?”

  “你去干什么了?”她盯着孟阔问道。

  孟阔知道她是不高兴自个晚归,还不打发人告诉一声,赶紧解释起来。

  “他们笑话你怕媳妇了?”晚暇听了心里不是滋味。

  “不过是浑说玩笑罢了,哪里是真的笑话。”孟阔不在意的回着,伸手去拉晚暇的手,“别胡思乱想,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

  她咬了一下嘴唇,抽出自个的手低着头说道:“明个儿你搬到隔壁,我挑个丫头去侍候你。”

  孟阔闻言一怔,随即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看着她使劲咬着嘴唇,孟阔就知道她内心在挣扎矛盾,这是她的习惯。

  “你挑的不一定合我的心意,我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孟阔眼里带笑的说着。

  晚暇闻听心里忽闪一下,抬起头迎上他的笑颜不由得红了眼圈,“原来你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是我疏忽了。不知道爷中意的是哪个丫头,妾身这就安排。”说罢不等孟阔回话,就委屈地快要哭出来。

  “大眼睛,高鼻梁,皮肤白白的,一笑嘴边有两个可爱的酒窝。”他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说着,“那丫头身材特别好,前凸后翘,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看得人心里发痒。每每见了,我都恨不得把她吃进肚子里……呃,你怎么哭了?”本来他想逗逗晚暇,没想到把她逗哭,这下他反而慌张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傻瓜……”他过去抱住晚暇,却被她一下子推来。

  “既然你心里有了旁人,何苦还过来招惹我?”晚暇哽咽着说着,“我这就把清儿唤过来。”

  “呵呵,清儿是谁?”孟阔笑着挨过去,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搂在怀里。

  晚暇心里已经乱了套,哪里听得出他话里的挪揄,哪有心情留意他脸上的坏笑。

  他不敢再逗弄晚暇,低头吻上她的眼睛、鼻子和脸颊,“傻丫头,你的眼睛明亮的像天上的星星,一笑露出酒窝让我沉醉。我的眼里除了你还有谁,什么清儿、浊儿的我都不知道是谁。我不在意那些人挪揄笑话,不过是不想让他们把话题放在你身上。我的媳妇,怎么给臭男人垫舌头根?男人的面子是自个挣得,不应该在女人身上做文章。我就是怕媳妇,谁管得着!”

  “那你刚才……”晚暇抬起婆娑的泪眼,除了委屈还有一丝气愤,到了现在她岂能感觉不出孟阔的逗弄?

  “以后再敢说给我安排丫头之类的话,我就不回来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