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回(1/2)

加入书签

  若溪让人砸开房门,吩咐众人在外面等着,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151%看书^网>?只见逸浚小小的身子就缩在角落里,苍白的脸上满是木然的表情。

  她的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这个可怜的孩子被打击的支离破碎,他的心里一定非常难受!

  “逸浚,姨母来了。”她轻轻走过去,却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

  若溪挨着他席地而坐,跟他一样用双臂抱住弯曲的双腿,把头缩进自己怀里。

  “想当年我妈……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也这样坐在角落里整整一天,不吃不喝。紧紧抱住自己,就好像在母亲怀里,让我感觉到母亲并未离开。那个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不再有色彩,不再有欢乐。小小年纪的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扔下我走了?难道是因为我不乖,惹她生气了吗?等到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当时自己的想法有多愚蠢。”说到这里她瞧了逸浚一眼,见到他无神的眼珠转动了一下。

  其实若溪在现代的母亲并没有去世,死的人是她的奶奶。因为她打小是被奶奶带大,所以亲人在年幼的时候突然离开,那种感觉她很清楚。为了引起逸浚的共鸣,她只好把奶奶改成母亲,好在众人会以为她说得是赵姨娘。

  看逸浚的表现似乎是有作用,若溪接着问道:“你知道美人鱼为什么宁愿自己变成泡沫,也不去杀了王子吗?”

  逸浚不说话,脸上却明显有了表情。

  “爱一个人不是为了相守,而是为了让他更幸福!”若溪淡淡的说着,“美人鱼变成泡沫却并没有完全消失,她变成了天上的云彩,看着王子的喜怒哀乐。他哭便跟着哭,所以天上就下雨;他笑就跟着笑,所以才有了彩虹。”

  半晌,他方怯生生又满含期待地问道:“母亲也变成天上的云彩了吗?”

  “不,姐姐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她一直在看着你。”若溪起来推开窗户,天边升起的星星出现在二人眼前,“孩子是母亲心头永远的宝贝,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放在心坎上。你若是难过,母亲的心就会滴血!”

  “我不是母亲的宝贝!”他小小的脸揪成一团,满是痛苦之色,“如果不是我母亲就不会死掉!”他终是大哭起来,几天以来憋在心里的委屈、伤痛全部宣泄出来。

  她走过去,怜爱的抱住逸浚小小的身子,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呢?”

  “因为我的腿,父亲不能做世子,母亲也不开心。我是个不吉利的孩子,如今又克死了母亲!”这些话一直埋藏在他心里好久,今个儿全都说了出来。

  看着他嚎啕大哭,听着他的话,若溪的心针扎一般痛起来。这个孩子太让人心疼,他的心里都承载了什么?他到底从哪听说了这些混账话?生下来不健全已经够悲惨,他偏生又给自己按上这些罪名。这个平日里看着沉默内向的孩子,心里到底有多卑微!

  “不,你不是不吉利的孩子,所有的事情都和你无关!”若溪轻轻拂去他脸上的泪水,轻声说着,“美人鱼没有双腿,可她是那么的善良、勇敢,没有人嫌弃她,讨厌她。你也有一颗善良勇敢的心,我们都喜欢你!”

  “真的吗?”他仰起头,满脸的泪水让人心疼极了。

  “嗯。”若溪用力的点点头,“如果你一直不吃东西就会生病,你若是生了病你父亲就会担心难过。还有祖母、祖父、太祖母、太祖母……她们担心难过也会生病,你希望这样吗?”

  逸浚闻言摇摇头,若溪把他抱起来,“那好,现在跟我出去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说罢抱着他出了房门。

  外面等着的黎妈妈见状长出了一口气,抹一把眼泪一溜烟跑到厨房拿吃的。二奶奶去世,一句话都没有留给她,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在侯府该如何自处。可是眼下她没有空想自己的事情,把小少爷照顾好才能对得起主子在天之灵。

  主子果然没有看错人,九姑娘是真心待小少爷好,只有她能安抚小少爷!她吩咐丫头把一直煨在炉子上的粥端过去,又让厨娘炒了几个简单的清淡小菜。逸浚两日没有进食,还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若溪陪着逸浚吃了小半碗,不时加些菜给他,屋子里没有人说话只是有轻微的碗筷碰撞声。看着他吃芹菜嚼得很久,若溪便贴心的把芹菜拨弄到一旁。逸浚见了瞧了她一眼,里面有晶莹在闪烁。

  他正在换牙嚼不好芹菜,可是她却帮他夹了所以只好吃下去。没想到她如此细心竟现了,逸浚心中莫名的一阵酸楚,咬了一下嘴唇才没掉眼泪,忙扒了一口饭。

  若溪见状心紧缩了一下,逸浚是男孩子看起来比菲虹坚强,可是他的内心却非常敏感。这个孩子太需要呵护和鼓励,他极度缺乏爱和自信。虽然父母亲对他是自内心的喜爱,可他也感到了她们对自己的怜悯和心疼。

  这份怜悯是把利剑,在他幼小的心上划下深深的伤痕。他从众人的目光和态度上感觉到自己的特殊,为了装作坚强他逐渐包裹住内心的真实想法,那份孤独和痛苦他是如何承受的?他不过是个才六岁的孩子啊!一向最宠爱他的母亲撒手西去,他的伪装就变得不堪一击。

  “嘴角脏了。”她看见逸浚的嘴边黏住一颗饭粒,便拿出锦帕轻轻拭去。

  逸浚顿时怔住,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母亲虽然疼爱,可他吃饭都有丫头、婆子在旁边侍候。布菜、擦嘴这样的小事都不用母亲亲自动手,丫头们伶俐自然是侍候的妥当。

  可如今若溪做起这些琐碎事,却带给逸浚不同的感觉。她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动作是那样的轻柔,跟丫头们的忠心侍主完全不同。原来只要有了爱,一切才都会变得不同!

  若是母亲能这样跟自己一起吃一顿饭该有多好啊,逸浚的眼泪终是掉了下来。他到底是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还不能像大人一般控制自己的情绪,小声的抽泣变成嚎啕大哭。

  若溪忙把他拥进怀里轻抚着他小小的后背,哭吧,总比憋在心里要好得多。哭痛快了,接受母亲已经去世的现实,慢慢的他便会释然。

  她吩咐丫头打清水过来,亲自给逸浚洗手洗脸。抱他进到内室,脱掉他身上的外衣和鞋子,若溪把他的小脚放进脸盆里。

  逸浚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道:“姨母,还是让丫头洗吧。”

  “姨母想帮逸浚洗脚!”若溪朝着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低下头轻柔的洗起来。

  逸浚的眼泪又涌出来,噼里啪啦的掉进洗脚盆里。若溪见了抬起头,轻声说道:“你忘了刚刚姨母说的话了?不要哭,你母亲在天上看着呢。你一掉泪她会心疼!”

  他听了使劲吸了一下鼻子,紧抿着小嘴忍住泪水。若溪拿来干净毛巾擦干他的小脚丫,把他抱到床上。

  “好好睡一觉。”若溪把被子盖在他身上,扭身放下床前的幔帐。

  “姨母。”逸浚见到她转身忙喊起来,“你……你能看我睡着再走吗?”说到最后声音低不可闻。

  若溪转过来坐在床边,轻轻拍着他说道:“睡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嗯。”逸浚闭上眼睛,半晌,若溪见他没有动静便停下,岂料他立即睁开眼睛。

  若溪见他睡不着,就给他讲起睡前故事,从白雪公主到灰姑娘。好容易见他呼吸均匀起来,浓密的睫毛偶尔微微闪动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