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回(1/2)

加入书签

  正文内容庶色可餐102,正文 第一百零二回开始喽↓↓↓

  绿萼把这几日韩府生的大事回禀给若溪,她听了若溪的分析吓了一大跳庶色可餐。|纯文字||原本她跟众人一样,以为撞头而死的婆子是二太太身边的人,二太太总是洗脱不了嫌疑。虽然大奶奶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这件事又被压制下,不过还是有些谣言。

  “姑娘,用不用提醒一下大奶奶?”绿萼知道自个主子跟大奶奶关系很好,便轻声请示。

  若溪抿了一口茶,回道:“短短一天的功夫她便能把动手之人揪出来,可见手腕有多厉害!她不是蠢人,一会儿你只把那本佛书送过去,多余的话不要说。”

  绿萼答应下,瞧见外面小丫头收拾好了便命她们抬到二门,另外找了两个小厮搬到门口的马车里。

  若溪并未在清风阁多坐,等到她带着绿萼回到荣善堂的时候看见林宜宣坐在里面,老太太正笑着跟他说些什么。

  刘焕晨也在,见了她进来微微点了一下头,出于礼貌她淡淡的笑了一下。突然感觉到一股犀利的目光,她扭头寻过去,却只看见林宜宣低头喝茶。

  若溪暗笑自己敏感过了头,见过老太太等人坐下。不一会儿,韩暐和韩晹打外面进来。如今尚在学里念书的韩家子孙只有他们二人。身后还跟着韩昱,虽说他高中进士可名次不靠前,大老爷帮着活动了个外任他又不情愿,只好再等机会。

  他知道今个是若溪回门的日子,打听着知道林宜宣跟着回来便忙不迭来了。

  三人见过老太太等人,又和宜宣相见。韩暐和韩昱都比若溪年长,借光做了大舅哥,不过在宜宣跟前却不敢造次庶色可餐。尤其是韩昱,说话行事明显带着奉承巴结的味道,听得若溪暗自皱眉。

  之前她与这个二房的四哥并无深交,只是见他稳重念书很用功,也不和哪个丫头嬉皮笑脸,便觉得他是个好样的。眼下见了,才觉得他太过功利了!

  林宜宣走南闯北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不过几句话便知道韩昱的秉性,再看韩暐柔弱不谙世事的模样,不由得暗自摇头。倒是韩晹打从进屋,一直稳稳当当坐着,不问到头上不说话,一张嘴便很有条理很从容。他见状分外留了点儿心,毕竟是若溪的亲弟弟。

  大老爷命人进来请宜宣出去用饭,几个哥儿也跟了去。老太太等女眷就在荣善堂坐了一大桌,饭毕上了茶,若溪张罗着陪老太太打上几圈马吊。

  老太太听了自然是很高兴,若溪只在她旁边帮着把眼,二奶奶坐在她对家,—大奶奶婆媳二人面对面坐着。

  “你们可要替我看好了,别让她们婆子偷偷递眼色打手势。”老太太笑着打趣道,“若是论牌技我可是谁都不服!”

  “瞧瞧,到底姜是老的辣!我刚在心里想着只要我们婆媳一条心,还怕不能赢钱?没想到老太太一下子就看到我心里去了,唉,今个儿恐怕又要输银子喽。”大奶奶故意苦着一张脸回道。

  “泼猴,我就知道你心里打坏主意呢!好在你婆婆是实诚人,她可不敢算计我这个婆婆。”老太太闻言笑起来,众人也都捂着嘴巴。

  旁边坐着的二太太应景似的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意,见到众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心里是有苦说不出。眼下众人都以为想要害灵芝肚子里孩子的人是她,虽说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却也有嘴说不清了。本来她依附大房跟三房不对付,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倒被其他二房都孤立起来,成了里外不是人了!

  倘若是她做的她不敢委屈,可事情确实不是自己主使,她被人陷害了庶色可餐!但是陷害自己的人是谁呢?二太太瞧瞧大奶奶笑颜如花的模样,心里打了一个冷战。莫非是大奶奶不想让灵芝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使出的毒计?她觉得大奶奶那张脸变得可怕起来!

  大了四圈,老太太有些乏了便让柠檬替自己摸。

  “祖母可是累了?我扶您进去稍微躺一下吧。”若溪体贴的说着。

  老太太一直没得机会跟她说些体己话,便任由她扶着进了内室。

  “在侯府过得可还习惯?”老太太倚在榻上关切地问着。

  若溪听了点点头,“祖母不用担心,老太君和太太对我都很和善。”

  “二少爷呢?他对你怎么样?”老太太追问着。

  “也很好!”若溪听了有些心虚,生怕老太太瞧出什么异样。圆不圆房不会像书上写的那般,从走路姿势便能看出来吧?

  她瞥了老太太一眼,没觉出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老太太拉住她的手,叮嘱道:“当年在庙里摇卦,便说你是富贵命。之前要把你送到侯府做贵妾,我还说那卦不准。如今看来一切天定,你的造化或许还在后面。

  说句心里话,咱们家虽然吃穿不愁也称得上是官宦世家,可是跟侯府一比就算不上什么了。这女人在婆家靠的只有两样,一是娘家的支持,二是夫君、婆婆的疼爱。家里是帮衬不上你什么忙,不给你添麻烦就不错了。所以你一定要抓住夫君的心,孝敬公婆不要懈怠。

  三奶奶的父亲是湖北总督,那可相当于一方诸侯,在朝廷里有些分量。你身为二嫂却生生被她压了一大头,在她面前想要硬气都难。府上的老太君是太妃娘娘的贴身宫女,心思、手腕岂是一般厉害?你婆婆被压制了多少年才能出头?

  老太君最看重门第,虽说你是填房,可若不是阴阳巧合还进不得侯府的大门庶色可餐!所以你心里要有分寸,想要得到老太君和你婆婆真正的认可还早呢。况且宫里面还有德妃娘娘,第一个弟媳妇就是她亲自挑选的。这样一想,我还真是担心你在侯府的处境啊!”

  “祖母不用担心,您刚刚不是说一切天定吗?既然我命里有富贵,怎么样都跑不掉。”若溪笑着宽慰道。

  老太太听了点点头,又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快点怀上孩子,一切自然迎刃而解!若是让三奶奶抢了先,你在侯府就越的没有地位了。”

  呃!若溪听了脸一红,想到跟林宜宣大被同眠的情景就心跳加。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喜欢上一个古人,可是她需要确定林宜宣能否为她守身如玉。她可不想跟其他女人公用一个男人,这样太恶心!

  老太太见了却以为她不好意思,笑着说道:“在祖母面前还害羞什么?我这辈子生养了两个,可成亲前三年却没动静。大夫瞧了没看出毛病,补药吃了无数没有效果。后来还是有个有经验的稳婆交了我一个法子,这才怀上了。”说罢俯在若溪耳边轻语起来。

  若溪听得面红耳赤,其实不过是行房时在后腰处垫个枕头罢了。不过她脑海里出现和宜宣翻云覆雨的场景,竟让她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这边老太太还想要再叮嘱几句,外面传来小丫头的声音,说是林宜宣催促若溪出去呢。若溪听了立即站起身,红着脸跟老太太告辞。

  老太太拉着她出去,当着众人的面又叮嘱了些场面话,三太太到底是嫡母少不得也说上两句。

  若溪带着绿萼、桂园出了二门,瞧见宜宣就背着手站着等候。

  还不等她走到近前,宜宣竟扭头往大门去了。若溪见状一怔,纳闷的追过去,却见他大步流星一会儿就拐弯不见庶色可餐。

  那么着急做什么?难道是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等到她到了府门,见到宜宣已经上了马车坐好。

  “二奶奶请上车。”小城子笑着说道,春凳早已经放在车下面。刚刚他还撅着屁股猫腰,没想到二爷竟吩咐拿春凳来。从跟着二爷第一天开始,他便习惯了做人梯,冷不丁不用他还真有些不适应。聪明滑头的他感觉到主子的改变,隐约觉得是跟二奶奶有关,眼下见了若溪就越的殷勤起来了。

  若溪被绿萼、桂园搀扶上车,还不等坐稳就听见他吩咐车夫出。身子一趔趄朝着宜宣倒过去,整个人撞进他的怀里。

  “怎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他冷冷的瞧着若溪,眼中有阴霾在闪烁。

  若溪听了一皱眉,扶着车窗棂子坐稳,想要说些什么却忍住。她不知道宜宣哪里来的邪火,不过她可不想在马车里就跟他吵架。桂园和绿萼还坐在车沿上,车夫离得也不远,她少不得忍住扭过脸去。

  他见了脸色越的难看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今个儿回门你一定很高兴,见了想念的‘亲人’,笑得像鲜花似的娇艳!”

  听见他咬着牙说“亲人”二字,若溪的火气腾地一下上来了。她扭过头盯着宜宣,冷冷的回道:“二爷若是不待见我娘家人大可别走这一遭,何必说出这么侮辱人的话?我娘家门槛低,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今个儿让您受委屈了!”说罢把脸扭过去,忍住眼中打转的泪水。

  虽说若溪不轻易火,也不想跟谁吵架,可是她也有底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