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

  来不及!

  闻德烈原本想给小敏一个风光的婚礼,但是明年正值孤鸾年,所以很多人想赶在年底前结婚。

  而秋天更是最后的旺季,不只礼服赶不出来,也找不到适合的场地,最后终于找到一处合适的教堂,红色或陶瓦红绿相间,显得格外的浪漫。

  闻德烈喜欢这里,心想,小敏应该也会喜欢。

  但钟情于这里,跟他有一样念头,想在这里结婚的人很多,神父说最近几天都没有空。

  于是闻德烈跟小敏商量着,“能不能下个月再举行结婚?”

  到那时候,他不只能给小敏一个浪漫的婚礼,还能给她美美的结婚礼服,那是女孩子一辈子的梦想不是吗?

  “为什么要下个月?”

  “因为……因为湛婷……她刚到我们家,人生地不熟的,我们若是举行婚礼,一下子来了太多宾客,我怕她会适应不良。”

  又是湛婷!

  怎么都到这时候了,他心里想的、念的、牵挂的都只有湛婷!他心里难道没有她的存在吗?

  他知道—个女孩子家要鼓起勇气跟他求婚,要他娶她,有多么难为情、不好意思吗?

  “我并没有要一个盛大的婚礼,我只需要去公证。如果你担心湛婷一下子要面对太多陌生人,那么亲友的观礼也不用了,我们就找两个公证人证婚就行了,好不好?好不好?”小敏拉着闻德烈的手求他。

  她都已经如此委曲求全、低声下气了,他没有理由不答应的是不是?他如果真的想娶她,他会答应的对不对?

  他不会将婚期一延再延,徒让她不安是不是?

  “我……我想我们还是等下个月再结婚好了。”

  “是因为湛婷?”

  “嗯!”闻德烈口拙,想不出个好理由,只能把所有的推托之词全往湛婷身上推,谁教她是病人,病人容易情绪不稳,总是比较好的藉口。

  闻德烈是这么觉得,但听在小敏耳中,只觉得自己好努力、好认真,却比不上他大嫂—个不适应。

  到底在他心目中,她丁小敏算什么?

  只是—个替身吗?

  因为正主儿回来了,所以他决定再痴恋下去,因为正主儿回来,所以她这个替身就变得不再重要……

  “如果我硬是要这几天就结婚呢?”

  “小敏,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急吧?”

  “我就是觉得得这么急才行。”

  他大嫂才回来两天,他就已经魂不守舍,她打电话给他时,他言词闪烁、支支吾吾,像是瞒着她什么事。

  这两天的猜疑,都快让她发疯了,而他还要将婚礼延到下个月!

  她怕到那个时候,她的爱便已将她逼疯。

  她怕她对湛婷再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忍耐。

  她真想问他,如果她跟他大嫂,他只能选一个,他会选谁?

  但,她没勇气问,因为怕听了他的答案,她会伤心、会难过,会想去死,所以她闭嘴,默默承受。

  “既然婚礼要延到下个月,那么我想我没有理由再跟公司请假下去,我……明天就去上班。”

  听到小敏不再坚持己见,闻德烈松了一口气,连忙点头说:“好。”

  “我明天就搬出去。”

  “为什么要搬出去?’

  “因为这里离公司太远。”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每天再看着他跟他大嫂朝夕相处,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弄疯,所以她想要从这个环境中抽离,一个人冷静冷静,待她想清楚了,或许她就不会这么折磨自己。

  “我可以每天送你去上班。”

  “那太麻烦你了。”

  “小敏,你怎么了?”闻德烈不是傻子,他听得出来小敏的口气冷淡而生疏,“你是在生气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累了,或许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她说的是她的爱情,与对他的爱,但他却以为小敏是在说她的身体。

  昨晚他们做爱做得激烈,今天又忙着跟湛婷培养感情,偏偏湛婷文静,不喜欢跟陌生人攀谈,或许就是这样,小敏才觉得累吧!

  “既然累了,那你今天就多休息,我待会儿要出去,会晚一点回来。”他想再去跟那间小教堂的神父商量一下,能不能帮他们挪一下时间,他看得出来当小敏听到他要将婚礼延期时,她有多失望。对了,礼服那边,也要请设计师赶工,不管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想到婚礼那天,小敏看到他所筹备的一切,脸上露出的惊喜,他就感到幸福。

  而他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那抹笑,让小敏看了好心酸。

  他想到了什么?

  是什么让他流露出那样的笑来?

  是湛婷吗?

  是因为湛婷回到他身边,所以他感到幸福,觉得快乐,因此不顾她人就在他身边,他仍忍不住地笑了是吗?

  小敏落寞地回房。

  或许她真的该冷静的想一下,她到底还要不要再坚持下去?要不要再守着这段感情,苦恋下去?

  找不到!该死的。

  闻德烈连着好几天都找不到小敏的人,他这才知道大事不妙,才惊觉小敏那天的累是另有隐情。

  她到底怎么了?

  好不容易,他四处请托,神父看在他的诚意上。愿意为他举行夜间婚礼。而礼服也赶制出来了,新娘子却找不到!

  他去她家找她,她母亲说她请了长假去旅行。

  小敏去旅行,为什么没告诉他?

  好不容易等到小敏回来了,他去她家,她母亲又说小敏不见他。

  该死的!

  “她为什么不见我?”

  “她说你不爱她。”

  “我不爱她!我不爱她又怎么会想娶她!”闻德烈气炸了。

  他没想到谈一段感情会这么烦人、这么累,但偏偏他又舍不得就这样放弃,所以他只好放下身段,好声好气地求小敏。

  “出来跟我谈谈好不好?”他在她门口喊话,“如果今天我没见到你,就不回去。”

  “呃!闻先生。我们家小敏不在家耶!你对着门吼是没用的。”

  “她不在家!那你刚刚说小敏不见我?”

  “那是小敏出门前交代的,她说你要是再来找她,便说她不愿意见你。”她只是照着女儿的话做,又没多添话。

  闻德烈实在会被这个准丈母娘给气死。

  “那小敏呢?她去哪了?又出去旅行了?”

  “没,小敏怀孕了。医生说她不能太累,所以她才没继续环岛……”

  丁妈妈还在罗哩巴唆地讲一堆,但闻德烈早在她说小敏怀孕的第一时间,便没有心神听其他的。

  “小敏怀孕了?”

  “咦?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闻德烈咬牙切齿地说。

  小敏怎么可以怀了他的孩子后,又企图想离开他?她那个脑袋瓜子到底在想什么?

  闻德烈气得差点吐血。

  “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