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手段(1/2)

加入书签

  孙胡子当即跪在地上给柳畅磕头:“检点开恩,检点开恩,还望检点开恩!”

  即便他经历过许多场面,可是哪有现在这般手上直接握着几十条人命,只要一句话就能定了别人生死,他又惊又怕,只能磕头不止。

  柳畅这事做得太过逾越,只是手段太过凌厉,全场皆惊,只有孙胡子磕头的声音,好一会倪廷模才赞道:“痛快!痛快,检点杀得痛快,我早看这狗官不顺眼,杀得甚好!”

  他又补充了一句:“检点何必太过慈悲,我看不必这般麻烦,只要是参与乱事的绿营兵,一律拉出去杀了便是。”

  金佩铨一听这话,不由一皱眉头,今夜被杀的十余人当中有倪副帅的一个堂弟,也难怪他对此恨得入骨,可这件事由瞿帅来下定论才是。

  只是下一刻却是满堂的赞好声:“柳检点杀得好,倪副帅说得好!只要参与乱事,一律拉出去杀了便是。”

  “杀得好!杀得好!杀得痛快!”

  “检点这一刀,真是干脆利落!痛快啊!”

  “倪副帅说得在理,我们已经饶了他们一回,可是却害死了这么多弟兄,难道还要再死一批弟兄们!”

  孙胡子仍是头磕得呯呯作响:“请检点开恩,请检点开恩,请检点开恩!”

  二十多个清兵俘虏都是面色苍白,就长跪在地上,他们稍稍有个动静,红巾军就一顿拳打脚踢,有时候甚至把刀子抽出来,就想当场格杀。

  看到将士都是这般激愤,瞿振汉这才反应过来:“倪副帅说得是,但凡是今夜参与乱事的清妖,一律杀了便是!”

  柳畅和倪廷模虽然是逾越了,但却是代表着整个红巾军上上下下一致的情绪,现今这个人吃人的世界,容不得对敌人的半点温情。

  柳畅说得没错,乱世宜用重典,自己就是太心慈手软了,才铸成今天的错事。那可是十几名红巾军将士的生命,自己若是再迟疑犹豫,说不定这个大元帅的位置都保不住。

  “检点开恩!检点开恩!检点开恩!”

  “杀了!杀了!杀了!”

  柳畅看着头还呯呯作响的孙胡子,手一扬:“起来吧!”

  “谢检点!”

  柳畅已经有了主意:“瞿帅,还有诸位兄弟,给我与孙胡子一个面子,今天参与乱事的绿营将兵,凡有官身者一律正法,凡有伤害我军将士者也一律正法,余下被裹胁者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一律编入敢死队严加管束。”

  有好几个绿营军官一听这话整个人就软在地上,还有人吓得尿流不止,又有愤怒shubaojie的红巾军将士将杀伤过红巾军的绿营兵都指认出来。

  这二十多名绿营兵只剩下**名属于裹胁者,柳畅又令人把自己抓来的十七名俘虏领来,又从中指认出五人杀伤过红巾军将士,理应就地正法。

  柳畅算了一下数目,朝着这十来名名义上被裹胁参与乱事的绿营兵瞪了过去:“尔等知罪?”

  谁敢不知罪!就看着柳畅手起刀落斩了张都司,又在电石之间定了二十多人死罪,这些绿营兵一面庆幸,一面连声说道:“我等知罪!我等知罪!请大人开恩!”

  他们觉得瞿振汉好糊弄,可是这位柳检点却是真正的狠人,杀人不眨眼,谈笑定生死,谁敢开罪:“大人开恩,大人有什么事要给我等交办,我等一定尽办去办!”

  柳畅手一拍:“那好,孙胡子,你投效我红巾军的时候,是不是递了一份投名状?”

  孙胡子虽然老于世故,但是现在柳畅随口一言,却是低下头来:“检点说得甚是!”

  “那好,明日清晨就在小校场处刑,你来监斩,他们既然要洗心革面,那么每人递上一份投名状便是!”

  这些绿营兵知道“投名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畅是要他们杀自己昔日的上司、同僚,这手段也太毒了!

  到时候红巾军肯定会把县城的民众赶到法场来,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