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一边倒的谈判(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边倒的谈判

  “敬礼!”

  在军乐队的齐响中,柳畅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在门口欢迎富马尔领事,而富马尔领事也为自己在柳畅这边获得的待遇而感动。

  军乐队、托举步枪的卫兵、柳畅在门口的迎接,代表着柳畅是以迎接国宾的待遇来迎接自己,即便富马尔清楚得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时,他仍然有不同的感动。

  只有在这里,富马尔才能找回自己是一个大人物的感觉,他也向柳畅伸出了自己的手:“柳将军阁下,非常高兴能见到!”

  “我也非常高兴能见到你!”柳畅告诉富马尔:“我非常高兴地听到,某些人企图破坏上海的安定,而英国政府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甚至没有给出错误的信号,我始终是英国政府在远东的良好合作伙伴!”

  这样的表白让富马尔有点难堪起来,他不得不告诉柳畅:“将军阁下,我非常遗憾地告诉您,我不是以政府正式代表的名义访问杭州,而是以您的私人朋友前来访问!”

  但是柳畅并不介意,他反而笑了:“我不仅仅是朋友,而且还是合作者,我们在许多地方都拥有同样的共同利益。”

  这说的没错,宁波港的中立化给富马尔领事带来了不计其数的利益,有些是名誉上的利益,有些则是让富马尔这辈子都没想到的巨额财富与荣耀。

  现在整个中国的外交官之中,就数富马尔的宁波领事这个头衔最为荣耀,也最为显赫,如果论收入的话,甚至超过了包令这位英国驻华全权代表。

  因此富马尔比较倾向于虹军,他如实地表述了自己的来意:“没错,我们不仅仅是朋友,而且还是同盟者,我是受了英国政府驻华全权代表兼香港总督包令阁下的嘱托,前来访问杭州,并表述包令阁下的个人意见。”

  “不是英国政府的官方意见?”柳畅询问道:“我原来以为能和英国政府达成一项同盟协议。”

  富马尔听到这句话,也更为倾向于柳畅,他摆脱了英国外交官的中立形象,告诉柳畅:“我也是这样在包令阁下面前争取,但是包令阁下说,某些鸦片商人在其中起了很坏的作用,而且列强必须保持一致!”

  “是俄国人?”柳畅毫不客气地骂道:“让俄国人滚出远东去!”

  “我喜欢这样的语言!”富马尔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们进去谈,我将尽我的一切力量帮助您与您的军队!”

  他的立场完全站在柳畅这边来,而现在他们已经在开始谈论着细节问题了:“包令阁下对于我的建议有什么回复吗?现在战争已经开始,我必须着手准备占领江苏地区!”

  富马尔笑道:“对于虹军占领江苏地区,我个人是乐见其成的,但问题是包令阁下保持瑾慎态度,他对虹军了解太少,而且对您也了解太少。”

  柳畅的回答太巧妙:“不管局面如何变化,上海始终只是我的次要目标,宁波才是我们虹军最重要的港口。”

  “您的意见太正确了!”富马尔这个宁波领事当然希望听到这样的回答,何况现在他实际上还是宁波港的三巨头,他告诉柳畅:“事实上包令阁下也是倾向您的,但是法国人对您有所不满,加上他们联合了俄国人。”

  这次出动的洋枪队,也恰恰是由法国人与俄罗斯人组成,外加大量的菲律宾人,因此柳畅就询问道:“为什么法国人对我抱有敌意?”

  “那当然是传教士的缘故!”富马尔毫不顾忌地说道:“让传教士都见鬼去吧!”

  这和历史上一样,法国人对于在中国传播天主教总是抱有太过的热情,事实上他们更想是把中国发展成一个天主教国家,甚至还闹出了保教权的纠纷。

  柳畅对于传教士的活动是有局限性,但是容许他们拥有更多的自由,但是法国传教士很快就象历史那样介入一切,甚至破坏了中国传统农村社会的基础。

  宗族、行会、长老、司法……法国传教士完全无视这一切,他们包揽了一切事务,甚至还包揽了农村的司法事务,对地方行政指手划脚。

  在历史上,这固然吸引了许多因为利益而来的教徒,但是也引发了一系列的教案,而在本时空,这样的冲突更加此起彼伏,特别虹军的乡一级政府本来就是加深地方控制的工具,自然会同法国传教士起了直接冲突。

  在过去的几个月,已经有不少法国传教士因为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