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会师(1/2)

加入书签

  虽然时不时有红巾军将士倒下,但是一架又一架梯子被架到了寨墙上,红巾军源源不断地登上寨墙,好几面黄旗已经在磐石寨的寨墙上飘扬。

  至少绿营兵的绿旗,现在已经看不到几面,只是看到这么多子弟兵损伤,瞿振汉真是心痛极了,旁边葛孟晋低声劝慰道:“还好还好,若是从江面攻击,恐怕损伤更大。”

  晚清的这些防御营垒,都只注重海面防御,对背后的6上攻击十分突视,这次红巾军毕竟是从后路抄袭,磐石寨内的五千斤大炮根本没派上用场。

  瞿振汉总算好受些了:“还好还好,幸亏左营先收拾了四百清妖,不然这局面真不堪设想。”

  城虽坚固,但是磐石寨守军的士气很低,而且兵力太少,这么宽广的防御正面根本不够分配,红巾军利用兵力上的优势展开全面攻击,当即被突破多处。

  一想到如果寨上多了四百兵勇的局面,瞿振汉觉得头皮麻,那样的话中营只能把血流干了。

  徐凤飞也是松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对柳畅说道:“还好,幸好我们不用上去压阵。”

  如果中营攻不动了,只能轮到压阵的左营和柳畅部攻寨了,柳畅也点点头:“幸好幸好,一举破寨,江北已定。”

  只是徐凤飞看了看战场,还是心有余悸:“检点,若是换我们去攻寨,可有象藤牌大枪那样锐利的战法没有?”

  柳畅也是头痛,答道:“哪有这般轻松,我们天国攻城,若不能象今天这样一举而克,只能慢慢磨了。”

  在这个时代,以城市为核心构成的防线是很难被攻克,除非攻击一方拥有大量的西洋火炮,否则攻城将是一个耗日持久的痛苦过程,典型就是长沙、天京、安庆、苏州等诸多城市的守备战斗。

  双方都有使用地道进行攻坚的战法,只是对于温州这样的沿海地区来说,地道掘进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且消耗的人力物力甚至时间都不是红巾军所能承受的。

  徐凤飞就叹了一口气:“那怎么办好?府城加上瑞安、平阳两个县城都是坚城,守兵比这磐石寨多得多了,又能临战招募壮勇,不好打啊!”

  “想得这么多远干什么。”柳畅回答他:“真到打到府城的时候,总会想出些办法来。”

  正说着,磐石寨内已经多了好些火头,接着从寨墙上传来消息:“石得功已经毙命,磐石寨拿下了。”

  石都司事先把细软和家属都送过了江,因此现在特别顽固,几次督促着退入内寨的兵勇反扑,结果几个胆战心惊的乡勇在万般无奈之下,一刀就砍了他的脑袋向红巾军投降。

  他一死,整个磐石寨就正式易手了,瞿振山已经在寨内清理战利品和俘虏。

  只是这一仗对于中营来说,实在太过于伤亡掺重了,初步的统计很快传到了柳畅和徐凤飞的耳朵中去:“死伤将近两百人。”

  徐凤飞小吃了一惊:“那岂不是比打池建功的伤亡还要大。”

  打池建功的七百清军,红巾军虽然反反复复冲了好多次,但事后统计不过伤亡了一百七八十人,而现在攻磐石寨的伤亡竟有近两百人,要知道里面只有两百绿营兵和两百多乡勇,外加一些被强征来的老弱而已。

  来报讯的红巾军答道:“是啊,今天瞿家可是要哭一场,光是姓瞿的就死伤了十几个。”

  瞿振山今天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光是瞿氏子弟就死伤了十几个,如果算上与瞿氏有亲戚关系的,那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