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关健时刻(1/2)

加入书签

  赣江之上,一号巨船飞驰而来,数十号战船紧随其前后,这就是湘军水师大将彭玉麟的座船。

  彭玉麟的座船虽然是整只内湖水师的旗舰,但是彭玉麟座船之上的私人空间却是简朴到了极点。

  除了悬挂几张梅花图之外,彭玉麟只有一张书案与几封书信而已,这位湘军水师名将在身后有着完美的名声,一段凄凉的爱情故事,立下了无数功勋,与世无争,最知进退,甚至被列入了中兴四名臣之一。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彭雪琴是一件极难共事的同事,从他的谥号“刚直”就可以知道,他与朱可夫一样,绝不是一位好同僚,且不说他另一个时空要与淮系的张树声闹得不可开交,就是湘军体系之内,他同样不是一位好同事与好上司。

  幸亏湘军水师自成一系,但即便如此,他依然与另一位水师统领杨载福也就是杨岳斌闹得形同水火,彭玉麟甚至与曾国藩在信中哭诉过,有一次彭玉麟自己不慎落水,而杨载福的座船刚好经过,一看到老同事落水,杨载福不但没停下来,反而加速离去,纯心想把彭玉麟淹死或是落到太平军手上弄死。

  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一个谥号“刚直”,被称为杀人名将的人是多么不合适作为同事,但是现在李续宾与鲍超在无可奈何之下,却不得不求到了彭玉麟这边来了。

  “李续宾不是一直与杨载福合作愉快吗?”彭玉麟也不客气,他干脆地说了一句:“怎么现在想到和我彭玉麟共事了?那也简单,他们出陆师,我们出水师,但是一切都听我的,李续宾与鲍春霆不得多嘴……”

  他霸气之极的回复让李续宾的使者感到难办之极,这位彭玉麟真是不给李续宾面子。

  而是几百米外的岸上,杨雄清与杨辅清正拿着望远镜看着这一队鱼贯而出的湘军战船恨得咬牙切齿:“果然是彭妖头的座船,我手上若有几十门大炮。保证把彭妖头轰成碎片!”

  杨辅清的怨恨并不能变出几十门大炮出来,恰恰相反,这几十号湘军战船上的洋炮正在朝着赣江两岸一切可能潜伏着的军事目标开炮轰击,虽然速度不快。但这也让杨辅清与杨雄清越发感到威胁。

  杨雄清团前两天刚刚吃了彭玉麟水师一个小亏,虽然已经补齐了兵马,却还是骂道:“如今打下江西,别的都不缺了,就欠收拾这彭妖头了!”

  算起来,湘军有坚城堡垒,杨雄清都不惧。唯独这水师纵横于赣江与鄱阳湖,却确实是虹军的大敌,而且现在杨雄清心热得很,他心底还想再升一级。

  江西这么大的地方,怎么也要几万将兵镇守,现在他杨雄清只是一个团长,但是打下了江西之后,第一师肯定是要调走的。那么就是他的机会来了。

  虽然他杨雄清只是东王杨秀清认的干亲而已,但是有杨长妹这一层关系,他现在也以燕王嫡系自居。而一旁杨辅清则说道:“能不能借几百杆米尼步枪来?我们狠狠收拾一回彭妖头!”

  杨雄清当即答道:“这个法子第一师用过,彭妖头当时无备,紧邻江岸,结果打死打伤了二三十清妖,可是自那之后就学聪明了,行舟都至中流,再说了,米尼步枪只能打死打伤些清妖而已,只要清妖战船不失,咱们在岸上行动。还是太受局限……”

  “这样的话!”杨辅清已经想清楚了:“瞿军长是引蛇出洞。”

  在过去两年里,他们与湘军水师作战不知多少次,也不知吃了多少亏,从湘潭到半壁山,太平军损失战船万余艘,光是半壁山一役。一次性就损失船只四千余艘,最后一直退到九江-湖口~~-,全仗着石达开山寨了湘军的大小战船才把战局稳定下来,只是这样一来,太平军也积累了无数对抗湘军水师的战法,特别是以木楼水寨与铁链锁江最为典型。

  只是到现在为止,瞿杰都只是相对消积地对抗湘军水师的袭扰,到现在还没使用过杀手锏,而杨雄清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别看瞿军长素有庸才之称,但是人家是深藏不露,我觉得到他真出手的时候,彭妖头非得痛碎心不可!”

  杨辅清对于这次攻打南昌城很是看好:“没错!虹军多少将才,偏偏让瞿军长独居首位,这样的人物岂能简单视之,我看瞿军长现在的布置用意颇深……”

  “不但是水路如此,陆路也是如此!”杨雄清同意杨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