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船团(1/2)

加入书签

  对于富马尔的问题,德蒙斯只觉得郁气如潮,他喝了一口不算正宗的绍兴黄酒,然后才答道:“领事阁下,您要知道,这次法国人无视列强一致的原则,让我损失大了……”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对此碎碎念,确确实实,这位上海与远东都首屈一指的军火商人在不久之前的冒险之中,他从柳绝户那里获得了湖州-杭州铁路特许状已经不值一文,许多上海中西商人已经公开要求退股。

  这是公开摆在那里的事实,到现在为止,德蒙斯已经为了这条只存在纸面上的铁路投入了几十万西班牙洋圆,他不但派出勘探队,找来了设计师,甚至连购买了大量的铁路材料。

  但是这场战争的爆发却让他的投资变成了泡影,至少在与法国人与俄罗斯的战争结束之前,虹军这只叛乱武装是不可能集中人力物力来建设这么一条铁路,因此德蒙斯的铁路公司在第一时间之内闹起退股风潮。

  面对上海租界内外的逼债风潮,德蒙斯不得不转身来宁波,但是他身在宁波,心在上海,现在仍在操纵着上海的大宗军火贸易,而且某种方面,他的份量反而加重了。

  法国人与俄罗斯人都希望他能停止与柳绝户的军火贸易,因此德蒙斯的避居宁波,未尝没有躲避回应的因素在内。

  而现在这位海上闻人迷恋上了绍兴黄酒,当然按照他个人的说法是在远东找不到正宗的香槟,因此他不得不找一样替代品来抚慰地自己的心灵,但是富马尔清楚得知道,这位德蒙斯一点都没有醉。

  他再次想在德蒙斯这边打开缺口:“德蒙斯伯爵,我知道您损失很大,但是风雨过后,大家才会想到您非凡的智慧,对于现在的局面。您有什么看法没有?”

  德蒙斯灌了一口黄酒,而旁边的另一位大军火商安瑞阁下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心情:“公平、〖自〗由是国际贸易的基本准则,现在法国人与俄罗斯人这是在公然践踏国际公约,这是对不列颠宣战。我们必须作出反应……”

  对于安瑞阁下的激昂陈词,富马尔不敢做出明确的答复,他毕竟还代表着英国官方,在这种场合每一句话都必须小心再小心,不然毁掉就是他富马尔的政治前途与一切。

  而现在德蒙斯终于放开了他手里那个据说是威尼斯制造的古董玻璃高脚杯,作出堂堂正正的回复:“这些该死的法国佬,还有那些俄罗斯狗。他们让我损失了几十万西班牙银币不说,还让我损失了几千万银圆的商业机会,这样的仇恨在你们英国人眼里,绝对进行九次宣战了,您应当不明白我的损失,除了铁路公司上的投资,我还投资了大量公债,虹军的公债……”

  德蒙斯以为富马尔不明白自己的感受。但是富马尔却能清清楚楚得明白德蒙斯的感受,因为他也身为同感。

  他在财政上同样有巨额的损失,正如德蒙斯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宁波港的政府首脑,他同样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许多外人无法知晓的内情,而投资公债就成了富马尔自然而然的选择。

  他不但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投入到公债中去,甚至还从上海贷了一笔款子追加投资,那时候三年期虹军公债的折扣虽然达到了七五折,但是大家都一致看好,认为绝对冲破票额。

  但是该死的法国人来了,富马尔阁下的八万七千西班牙洋圆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如果他割肉出局的话,那么富马尔阁下将立即宣布破产。

  因此富马尔与德蒙斯有着同样的感受。他甚至每个晚上都梦到了自己不但身败名裂,而且还背负了上万英镑的巨额债务,最后只能冻死在街头上:“因此我们必须保护欧洲商人的合法利益,至少宁波港的合法贸易不能停止!”

  合法贸易,自然包括那些可以间接用于战争的物资,比方说军装之类都属于绝对的合格贸易。只有军火与军工材料属于严格控制范围,当然这只是作为保护宁波港的安宁与中立考虑。

  而德蒙斯这个大军火商居然也严格控制宁波的军火贸易:“是的,合法贸易绝不能停止,这是宁波这座港口的生命,当然不合法的非法军事贸易我们将一致建议领事阁下加以严格的管制,绝不允许一发子弹、一把步枪、一门火炮流入交战双方的手里……”

  这表面看起来非常奇怪,但是在场的瑞安、露丝雅以及其它军火商居然都赞同德蒙斯的建议:“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