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潜入(1/2)

加入书签

  “张国梁要跑?”

  一想到这个可能,符闻道就觉得浑身发烫,这或许是自己这辈子最好的机会之一,如果收拾了张国梁,接下去山东或是河南这两个大省,怎么也应当轮到自己了吧?

  只是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去,他不能不冷静下去,现在江北战局的形势很奇特,虽然虹军只有一万多名正规军和兵力稍少的非正规军、民兵,却压得张国梁、僧王、胜保、和春这些残兵败将动弹不得,屡战屡败。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清军还是有一些战斗力,而且兵力庞大,如果自己在判断上犯了致命的问题,那么就有阴沟里翻船的可能,因此符闻道小心翼翼地考虑着具体的细节:“我们必须获得更多的情报,还有向江宁请求支援!至少要给一个加强营吧!”

  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柳畅的手上已经拿到了前线的最新战报,还有符闻道从扬州经江宁转发而来的电文:“张国梁似乎有北窜迹象,很好,很好……”

  柳畅笑吟吟地看着这份情报,他朝着对面的许月桂说道:“看来你们还是作出了一点成绩啊!”

  “何止是成绩!”许月桂微笑地说道:“我们可是按照殿下的法子来,现在只要张国梁一撤,徐州就可以落入我们的手里了!”

  对于不战而获取这样的名城,柳畅也是颇为得意:“可惜就是要按住符闻道,让他不能太着急,省得把张国梁打跨了!”

  许月桂身边的许香桂插了一句:“殿下为什么不把张国梁彻底打掉,这毕竟是清妖中的劲旅!”

  “劲旅又能怎么样!”柳畅答道:“不过是残兵败将而已,现在据徐州坚城,数万之众,尚且不敢与我一战,更何况是仓促北窜之后,我看中还是他在北方惹出事来的能力!”

  对于张国梁、僧王、胜保、和春这么一个庞大的军事集团北撤以后的后继反应。以及北京可能做出的决断,以后这个军事集团可能退往的方向,现在柳畅也不能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

  那就是张国梁集团肯定是穿进了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在北方能掀起无数风雨来,这将大大有利于虹军的新春攻势。

  他现在担心的倒是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俄罗斯人与西班牙人。

  西班牙人在广东搞的志愿军运动先天不足,虽然能给叶名琛他们以很大支援,但还是不足为患,俄罗斯人才是真正的大患,自从他们夏季南侵黑龙江以后。到处都是清军失利的消息,似乎有拿下整个关外直接进取关内的意图。

  在这样的双重夹击之下,咸丰帝与军机处已经是手忙脚乱,许多决策都搞得一塌糊涂,东北沦陷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但柳畅不允许这样的历史上演,那么虹军就必须在东北与华北大平原上演与俄罗斯军队的决战。

  根据德蒙斯等许多虹军友人传来的情报,这一次俄罗斯军队是下了血本。他们在远东、外蒙动员的兵力即使没有十万人,也有五六万人的规模,其中有百战百胜的哥萨克部队。有俄罗斯人素以骄傲的边防军,还有他们素为战争之神的炮兵部队,而且还从内陆动员起兵力来,只是现在的冬季影响了他们的攻势。

  一旦天气转好,那么双头鹰旗帜的部队将席卷整个远东,可是最令柳畅警惕的不是别的,而是沙皇和圣彼得堡又重新起用了前任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约维夫,这才是整个中国最值得警惕的对手。

  在历史上,就是这个人以区区数千人的兵力,不战而胜。硬是从中国夺走了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他可以说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关健的一位人物,有些时候,柳畅甚至怀疑这个人胜过数万吃苦耐劳的俄罗斯步兵。

  现在是加强情报工作的时侯了,因此柳畅朝着许香桂说了一句:“除了徐州以外,雉河集的工作也要加紧了!”

  ---------------------------------------------------------------

  雉河集。

  这个涡河畔的大集镇现在已经处于狂风暴雪之中。一场大雪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清净起来。

  只是今天雉河集的捻子没有往年过年的气氛,他们谈论的不再是哪家的姑娘标致,或是谁家多打了三五斗粮食,怎么是怎么筑圩的问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