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波兰(1/2)

加入书签

  德蒙斯一想到这些琐事,越想越是心烦,他在意的并不仅仅是一两万银圆的经济损失,而更在意这背后的意义。

  在上海西方商人之中,就以他与虹军结合最深,利益也最最息息相关,虹军只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这边就有地震的感觉,何况现在又是他发展到了**颈期的时候,总想找出点突破的办法。

  是不是该到公债交易所露个脸,然后收点公债回来,再散布点利好的消息,德蒙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决定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他的房门,接着有人说道:“胡雪岩先生来了!”

  “请他进来!”

  对于在上海华界混得很开的胡雪岩,德蒙斯倒是一肚子火气,这小子不地道,而且关健时侯总是靠不住,刚想训上几句,却发现胡雪岩的脸上一脸羡慕神色。

  这是有好事了,德蒙斯当即问道:“今天收了多少公债?”

  “陛下要见您!”胡雪岩下一句话差点把德蒙斯震晕过去。

  “陛下?检点?”

  德蒙斯还是习惯称呼柳畅的旧职,胡雪岩点了点头:“那边派我通知一声,让你马上出租界,那边有安排!”

  “陛下来了上海?”

  这下德蒙斯更加震惊了,他知道柳畅虽然是整个中国最知晓西方情况的一人,但是他却不愿意太受到西方影响,也没有信仰基督教的想法。因此才定都杭州,以免受到西人的过度影响。

  因此这位陛下从来没有离开杭州城的迹象,可是今天的情况却把他震出来。他心中不由有些慌张起来。

  这俄罗斯人入侵,果然就象泰山压顶,任是柳绝户也坐不住。

  只是想归想。他脸上还是平静得很:“陛下在哪里?”

  胡雪岩脸上还是一脸羡慕,这个荷兰人比自己更亲近柳畅一些:“你出了租界就会有安排,到时候不要忘记了替我说上几句好话!”

  “甚好,甚好!”德蒙斯连扯下来的领带都没打好,就直接跟着胡雪岩出了租界。

  平时他这样的大人物出租界,至少要安排十几个随从,今天他可是一个随从也没带,出了租界之后。更是上了一辆马车,直接被蒙上头,在上海城内绕了几圈,终于到了地点,两个卫士把他头上的蒙头巾撕去:“德蒙斯先生,请往里面走!”

  德蒙斯到了这处大宅子,才确认果然是柳畅在不知不觉到了上海。因为外围的安全由武装警卫来负责,可是内圈的安全却是一群女内卫:“陛下在哪里!”

  他才想起来自己的仪表不怎么样,也不多收拾,就直接脱了西装,收在手里。穿了一件白衬衫任由警卫检查了一番,然后在一名女官的引领下走进去了:“陛下的身体怎么样?”

  “我好着!”柳畅与德蒙斯已经好些日子没见面了,更不要说这样的私下见面,柳畅直接地就握住了德蒙斯的手:“你们都出去,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德蒙斯心情也很愉快,之前的悲观失望一下都尽数消失,在上海的外国人之中,除了他之外,谁还有这样的资格,要知道这不是见个面那么简单,而是柳畅准备与他长谈一番。

  现在哪怕是督军级别的高级干部,很多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方便:“陛下是为了公债市场的事情来找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几十万银圆,如果不够的话,再向英国借上几十万银圆,一定要把公债的行情托起来!”

  柳畅招呼他坐下,两个人就坐在靠椅上,促膝长谈:“公债的事不着急,行情也不是太差,只要打了胜仗,自然就会回暖,现在有一件紧要的事情找你来办!”

  “陛下请吩咐,只要我德蒙斯能办得到,一定万死不辞!”德蒙斯现在说中国话已经是流利已极:“可是钱粮上的问题?”

  “不是!”柳畅告诉德蒙斯:“这次找你来,是让你重操一次老行当!”

  “军火?”德蒙斯有点不好的预感:“现在您需要什么样的军火?”

  “是军火走私!”柳畅告诉德蒙斯:“在俄属波兰,可有什么方便的路子?”

  德蒙斯这可是全捉瞎:“波兰?波兰?”

  虽然做走军火走私,但是对于德蒙斯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要走私什么样的军火?是长枪还是短枪?有没有火药?一次要走多少货物!”

  柳畅也毫无顾忌地告诉他的实情:“俄罗斯虽然想给我放一把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