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妄灾(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二章无妄灾

  “哒哒、哒哒……”

  又是一阵轻细却清晰的敲门声,从紧闭的房门那边传来,凌春泥慢慢走到了院子里,在距离房门丈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盯着那扇大门,一言不发,只是微微发白和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像是显露出几分她心底莫名的紧张。

  院子里,依然还是一片寂静,静的仿佛连心跳声都能听见。

  小黑站在凌春泥的身旁,一动不动,同样是凝视着那扇门。

  敲门声片刻后沉寂了下去,然后好一会儿都没有想起,门里门外一片安静,一墙之隔,仿佛是各自分开的两个世界。

  或许,只是走错了门的过路人?

  或许,在敲门没有回应之后,门外的人就会离开?

  凌春泥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可是就在她在这片安静中渐渐平静下来以为外头的人已经走掉的时候,突然,那“哒哒”的敲门声,第三次响起了。

  敲响了门扉,回荡在耳边和庭院中。

  凌春泥咬了咬牙,忽然大声道:

  “是谁?”

  敲门声随着她的声音瞬间沉寂,似乎门外的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后也是有片刻的迟疑,停下了敲门的动作,然而凌春泥等待了一会后,门外的人却并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反而是在片刻后,再度响起了敲门声。

  凌春泥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仿佛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然而这里终究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木门白墙,只是看着像样而已,真要是此刻在门外的是一群前来寻仇的修士,这门墙决然是挡不住人的。

  是猛兽盟吗?

  是那些凶狠可怕的恶人终于追来了吗?

  在这一刻,凌春泥从未如此地想念沈石,仿佛只有那个男人才能给她这世上最后的安全感,可是在片刻之后,她忽然又惨然一笑,微微垂首,如果真是猛兽盟大举追索而来,那么沈石就算在这里,不也就是白白多死一个人么?

  忽然间,她心底不知那儿涌起的一股勇气,在心里念叨着死就死吧的话语,虽然身子还是有些紧张的颤抖,可是她突然就冲了过去,大步跑到那一扇从未如此脆弱的大门边,拔开门栓,双手猛地用力一拉,将这门扉一下子奋然拉开。

  “吱呀……”

  伴随着那一声略显急促的怪响,两扇门扉被霍然拉开,门外的人影瞬间映入了她的眼帘。

  那里只有一个人,身影苗条容貌清丽,却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仿佛是被凌春泥这突如其来地冲出开门微微吓了一跳,她原本平静却隐隐有几分异样神色的脸上,却是掠过了一丝细微的惊讶,清亮的眼眸随即落在凌春泥那妩媚丰腴的身影上,看见了她的容颜。

  门里门外,隔着一条门槛,两个女人忽然间就是那样沉默地站着,彼此对视。

  没有人开口说话,又或是有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就这样诡异沉寂地站着,望着,过了好一会之后,凌春泥才突然醒悟一般,愕然道:“你是?”

  门外的女子默默地看着她,不知为何,她的脸色似乎也有些苍白,在听到凌春泥的问话后,她先是默然片刻,然后缓缓抬起了头,一双眼眸中的眼光似乎开始缓缓亮了起来,甚至于隐隐开始有些刺眼,看着凌春泥,道:

  “我叫钟青竹。”顿了一下后,她静静地看着凌春泥,又道,“你呢?”

  凌春泥一时之间,心神仿佛竟被这个女子的目光所慑,下意识地说道:“我叫凌春泥。”但是话才出口,她立刻便察觉不对,立刻后退了一步,脸上带了几分警惕之意,看着钟青竹,道,“姑娘,你来这里是所为何事?”

  钟青竹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一阵低沉的咆哮声却是从凌春泥身后院子里的草地上传了过来,两个女子都是一怔,齐齐向那边看去,只见绿草地上,一只生有獠牙的小黑猪正站在那儿,似乎严阵以待,并慢慢露出利齿做凶恶状,对着门扉这里虎视眈眈。

  “小黑?”钟青竹一眼便认了出来,随即身子微微一震,脸色却是又苍白了几分,原来、原来他真的已经……就连小黑他都留在这里了。更有甚者,看着那只做出愤怒凶恶状的小黑猪,钟青竹忽然间只觉得心中一阵茫然,怔怔地看着它,低声道:

  “小黑,原来连你也看我不……”

  话音未落,钟青竹忽然又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皱眉,而凌春泥也是同时发现,小黑虽然正在对着大门方向咆哮低吼,但是那目标似乎意外的不是对着站在门口的这个美丽女子,一双猪眼愤怒盯着的,却是在那钟青竹背后的街道。

  “呼!”

  蓦地,一声厉啸从外面的街道上陡然响起,伴随着几声呵斥怒骂,还有突然出现的纷乱冲来的脚步声,钟青竹霍然回头,但身子却猛然直接前跃,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已经进了大门,而就在这片刻间,两个女人从敞开的门扉中看到了外面原本僻静的街道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多了数十个人影,都是面容狰狞凶恶的修士,正大步向这间屋子冲来。

  “猛兽盟!”

  凌春泥失声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