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有无杀意(1/2)

加入书签

  在山上耽搁了半天,又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男女吵架,虽说对贺小梅突然的夜不归宿也有几分好奇猜想,不过沈石与孙友都没那个多管闲事的意思。~~~~一路离开之后,前往金虹山下渡海仙舟的码头,看看天色,差不多也快过了辰时。

  孙友陪着沈石一路下山,路上与他谈笑闲扯,展望即将到来的百山界选拔大会,看去心情大好,沈石当然也能理解这个好朋友此刻的心情,也是从心里为他高兴。至于这一场事关孙家内斗的另一个孙恒,他们两个都是不约而同如有默契地没有提起。

  走到山下,看到那渡海仙舟的时候,沈石便与孙友道别,孙友笑道:“你早去早回,接下来可是大事连连,一直都半年后四正大会这一段时间,可算是咱们修道一途中最紧要的时候之一了。”

  沈石点了点头,道:“我晓得。”说着正准备转身上船的时候,忽然从前头那渡海仙舟上急匆匆跑过来一个人,看去像是在仙舟上的一个水手,快步来到两人身旁。

  沈石正疑惑处,却听到旁边孙友呆了几分讶异,愕然开口道:“许三,你怎么来了?”

  那个名叫许三的男子默不作声,却是示意孙友跟着他走到一旁,然后在无人僻静处一阵低声话语后,他便又面无表情地走回了那艘高大的渡海仙舟之上。

  孙友走了回来,沈石看了他一眼,不由得怔了一下,却是发现孙友的脸色似乎有几分凝重与难看,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人是谁,这是有什么事吗?”

  孙友犹豫了一下,沉声道:“许三是我外祖母许家那边的人,刚才是过来对我说了一个消息,流云城那边那处宅子,就是春泥姑娘所住的地方出事了,像是被猛兽盟的人发现然后被人围攻。”

  沈石身子猛然一震,失声道:“什么?”

  孙友看他脸色震惊难看,连忙急声道:“你别急,虽说中间有些危险,不过最后还是我舅舅他们带人过去救下了,春泥姑娘应无大碍,如今正安置在许家大宅里。所以你要过去看她的话,就直接去许家吧。”

  沈石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也隐隐有几分后怕,当下点了点头,道:“好,那我这就过去,同时也要当面多谢许家主救命之恩。”

  说着便转身大步向前走去,孙友多少能体会他的心情急切,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沈石走出了几步,忽然身子一顿,过了一会忽然又转过身来,看着孙友,道:“孙友,刚才那人有没有说,猛兽盟是如何发现那处宅子的?”

  孙友摇了摇头,道:“并未提及此事。”说着他沉吟片刻,又道,“不过猛兽盟那些人算是流云城这里的地头蛇,对城中情况十分熟悉,说不定是从哪些城狐社鼠之类的地方打听到的也说不准。”

  沈石默然片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对孙友打了个招呼,便自去了。

  流云城中,许家大宅。

  偌大的家宅楼阁层叠,雕饰精美,而随处可见超过百年时间的一些楼台亭阁,又像是静静诉说着这里曾经经历的风雨岁月,透着一丝厚重沧桑。花园小湖点缀其中,又有几分典雅景色,落叶残花早被扫净,整座大宅都透着一丝干净齐整的气息,仿佛有一股勃勃生机,从这宅院里散发出来。

  大宅西苑一处庭院里,有三间屋子,平日都是安排当做客房,昨夜忙乱之中,却是有人被安置到了这里,除了中间靠北的那间没有人住之外,东厢房西厢房两处,都有人住了进去。

  凌春泥,就是被许家安排住在西厢房这里的客人。

  昨日那一场突如其来的争斗,一直持续到夜深时分,算起来当真是去鬼门关上走了一回,虽然到最后凌春泥自己身体上倒是没受到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所受惊吓也是不小。在被许家救下之后,带回许家大宅并安置到西苑这里,凌春泥本以为自己会惊惶而彻夜难眠,事实上,在刚刚安置睡下的开始时候,她确实也是辗转反侧,心里也是格外思念沈石,但是也不知什么时候,她躺着躺着就这样睡了过去,进入了梦乡。

  她做梦了,而且不止一个梦,是好多好多复杂艰涩而又模糊含义不清的怪梦,每个梦的时间似乎总是很短,一个梦持续一会便会忽然破灭然后又身陷另外一个梦境,就这样仿佛无穷尽一般地梦着,在光怪陆离的虚幻中茫然漂浮。

  有人说梦如朝露水泡,轻而易举地破灭便消失无踪,而凌春泥在一个又一个的梦境里穿行时,哪怕她偶然想记住些什么,却往往发现自己在梦境破灭的时候便会忘掉其中绝大多数的东西。

  她只是隐约记得,这许多梦中,噩梦居多,但也有一些让她欢喜高兴的美梦,她所记得的温暖和唯一还记得的人,是沈石。

  后来,她醒了。

  醒来已是天亮时分,竟是沉睡了一整夜,凌春泥躺在床榻被褥间,有些许的恍惚与茫然,心想最近这段时日以来,自己不知怎么似乎总有些贪睡慵懒,或许是因为关在家中太久而倦怠了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没来由地心中痛了一下,刚才那念头里,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将那一处小屋当做“家”了么?

  可惜现在却已经没有了罢?

  她心中有几分黯然,轻叹一声,坐了起来。目光扫过这间屋子,昨夜到的匆忙,加上人在疲惫惊吓后也实在没有多余闲心,几乎都没好好打量过这里,现在认真一看,便发现这屋里十分宽敞,无论桌椅柜台都是古香古色,透出一股厚重久远的气息,尽显这许氏大户人家的底蕴。

  屋子里到处都显得十分干净,显然是时常有人打扫,并没有因为突然住进人而显露出任何忙乱污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