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亲近(1/2)

加入书签

  钟青竹缓缓抬头,向她看去,只见凌春泥脸上并无异色,神情平静似乎只是随口问了一个普通的问题一般。\ \她沉默了一会,随后嘴唇微动正要开口回答时,忽然凌春泥一仰头,脸上神情露出几分懊恼之色,摇了摇头带了几分歉意,对钟青竹笑道:

  “哎呀,真是对不住,我又说错话了。”说着她叹了口气,道,“青竹姑娘你别在意,我这个人有时候脑子很笨的,所以会说一些傻话。昨日若不是你在场救了我几次,我早就落在猛兽盟的手里了,又还能问什么死不死的话?”

  钟青竹深深地看了身前这个女子一眼,默然片刻后轻声道:“无妨的。”

  凌春泥笑着伸过手来,拉住了钟青竹的手掌,微笑着道:“总之呢,咱们两个也算是机缘巧合共度了一场生死患难,却不知你肯不肯赏脸跟我做个朋友呢?”说着她看去眼光里似乎有些期盼,轻声道,“其实我一直都没什么要好的朋友的,有时也特别想有一个平时能说说话聊聊天的好姐妹,可是……嗯,可以吗?”

  钟青竹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凌春泥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只是她这时望向凌春泥,只见这女子身段丰腴,容颜娇媚,一言一笑一举一动间,一股仿佛出自天然的柔媚之美便自然而然地流露而出,莫说是男子,便是身为女子的钟青竹,在此刻竟然都有几分为之心动。

  她心底忽地一阵没来由的心痛,有那么片刻,她在心中茫然地想着:难怪、难怪他会喜欢这个女子,又或许,他喜欢的便是这样的女子么……

  她一时间有些怔怔出神,没有说话,凌春泥却有些误会,带了几分惭愧与失望,微微低头,低声道:“呃,对不住,是我唐突了。青竹姑娘你出身大家,又是凌霄宗的亲传弟子,前程似锦,我、我真是……你别生气啊,就当我没说……”

  最后一个“过”字还没说出口,钟青竹已经回过神来,摇摇头打断了凌春泥的话,道:“不是那回事,我们……可以做朋友的。”说着她笑了笑,笑容里似乎也有几分无奈,道,“什么家世,什么地位,其实我小时候的出身,也未必便比你好到哪里去了。”

  凌春泥顿时喜笑颜开,显然对能和钟青竹成为朋友十分欢喜,与她说话间顿时便多了几分亲密,而钟青竹虽然一开始也并不是很适应凌春泥的亲切,但是一阵闲聊谈话下来,渐渐的却是对凌春泥的印象有了少许改观,发现这个姑娘似乎与自己之前所想的并不是完全一样,也而且谈吐言辞里,居然和自己也颇为谈得来。

  又或许,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多少真正知心的朋友么?

  就这样,凌春泥坐在钟青竹的床边,陪她说了一阵子的话,两人对彼此的认识也渐渐深入了些,只是过了一会,钟青竹忽然若有所感,微微低头,发现凌春泥的一只手掌还握着自己的右手,而那丝异样也正是从她手上传来的。

  钟青竹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凌春泥,道:“春泥,你的手好凉啊。”

  凌春泥一怔,连忙从钟青竹的手掌里抽回自己的手,带了几分歉意笑道:“哎呀,我都忘了这回事了,没冷着你吧?”

  钟青竹摇摇头,看向凌春泥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疑问,道:“我记得昨天晚上那时,就觉得你身子和手掌很是冰凉,那时还以为是受了惊吓,怎地到了现在还是这般?”她打量了一下凌春泥身上衣物,道,“是不是天冷受凉了?”

  凌春泥笑着把双手手掌放在一起搓了搓,然后放到嘴边哈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没,我挺好的啊,身上没病没痛的,就是天生这样吧。”说着又把手伸给钟青竹,笑道,“你现在摸摸,是不是又热一点啦?”

  钟青竹伸手轻轻握住凌春泥的手掌,只觉得她掌间肌肤上确实比刚才温暖了少许,只是那一丝暖意如此脆弱,分明还是掩不住更深处的那一层寒意,如水,如冰。

  钟青竹握着她的手停顿了片刻后,然后微笑着说道:“嗯,感觉确实好多了。”

  凌春泥嘿嘿一笑,脸上带了几分温柔狡黠的得意,正想开口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从她们这间屋外的那处庭院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带了几分急切与焦灼,大声地叫道:

  “春泥,春泥,你在这里吗?”

  床榻内外,两个女子竟是同时身子一震。

  凌春泥一下子跳了起来,那一刻仿佛有一道光彩从她脸上绽放一样,整个人都亮了几分,那一份欢喜那一份笑容,似花儿猛然绽放。

  她猛地回身,快步地向着房门跑去,一把拉开了门扉,屋外的光亮洒落下来,只见屋外院中,青石路上,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