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年轻即正义(1/2)

加入书签

  “呵呵呵呵……”

  忽地,一阵打破了这暂时的沉寂,却是在那头的宋丕怒极反笑,看起来他手下宋文宋武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即落败的事并没有让他有所畏惧,反而是脸上带着几分愤怒之色,正是冷冷盯着沈石,冷笑道:

  “好手段,好手段,阁下从来都是对一见面的人便下如此重手的么?”

  沈石看了他一眼,连与他分辨的话都懒得去说,再怎样的重手,哪里又能比得上刚才那肆无忌惮地下死手。

  相比起宋丕,伍成的神情便谨慎许多,同时看向沈石的眼神里也有几分忌惮,不过也仅仅只是忌惮罢了,身为一个元始门正经出身的亲传弟子,与宋文宋武这两个只是宋丕随从的半吊子家伙还是有所区别的。在他的脸上,同样并没有什么畏惧之意,此刻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沈石,沉声道:

  “阁下,你可知刚才你所伤的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

  沈石眉头一挑,道:“看你的意思,莫非是想说这两个废物有一个了不起的身份在,我便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任凭他们打我骂我伤我,甚至抢掠了我的女人去,我也不能做什么了么?”

  他神情冷峻,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说不出的讥讽之意,冷笑道:“若当真如此,我是要请教一下,诸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伍成一窒,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刚才他在一旁将那点事也是看得清楚,从头到尾确实是宋丕等三人启衅动手,包括宋文宋武那有了杀心的挥剑,他也是看在眼底。若是在往日里,包括是在中州元始门中,伍成向来是对这些身份贵重的公子哥敬而远之,反正他们就算平日欺负些人也多有眼色,不可能会对门中弟子胡来。

  只是这一次他被派遣出来,多少有些请托照顾的缘由,如今这麻烦上门,便不能装作视而不见,一时间心里也是烦躁,正想着如何回复的时候,却听到身旁的宋丕冷笑一声,道:“满口胡言,装腔作势,分明是你这贼子见财起意,妄想窃我财务,被我下人发现又狼子野心,暴起伤人,如今竟然还敢出言反诬么!”

  沈石与伍成两人同时转眼看去,眼中都有一份惊愕之色,与此同时,只听那宋丕袖袍一挥,身形潇洒,举步向前,长笑一声,道:

  “诛不尽奸邪恶徒,杀不尽豺狼凶人。你且听清了,我宋丕身为元始门亲传弟子,六圣文德公之后人,今日便要为民除害,弘扬我天地正气!”

  “哐啷……”一声轻响,犹似龙吟之声,一柄寒光宝剑出匣,长四尺宽三寸,如一泓碧波横过这片夜色,毫光四射,竟有几分灿烂夺目之威势。

  这显然不是一柄普通的法宝兵刃,不过沈石目光在那宝剑上瞄过一眼之后,随即又是看了看宋丕,然后最后扫过伍成,随后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嗤笑一声之后,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再说什么。

  而站在一旁的伍成却猛然间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燥热,特别是看到对面沈石那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嘲讽之意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伍成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掩面而走的冲动。平日里他与门中那三大世家的公子哥接触不多,偶有一两个交好的,往日看起来似乎也是温和谨慎,哪里有像今日宋丕这般,瞎话张嘴就来的模样。

  眼看那宋丕马上就要动手,伍成心念一动,忽地踏前一步,一把拉住了他,宋丕霍然回首,脸上涌起一股怒意,冷笑道:“伍师兄,我敬你年长,又是三叔公派来的人,所以这一路上才给你几分面子,你可不要自误!”

  伍成心底气往上冲,看着眼前宋丕那一张年轻却跋扈的脸真有种也要一个耳光甩过去的感觉,只是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性子,他都不可能这么做,只能是强忍心头不快,皱眉道:“宋师弟莫急,先问清楚此人来历再说。”

  宋丕一挑眉,似乎不甚在意,但伍成已经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沈石,沉声道:“阁下,刚才我们已经表明身份,乃是中州元始门门下弟子,此间事是非对错暂且不论,但你打伤我门中弟子,是不是该给一个交代?还请阁下示下名号师门。”

  元始门这三字,当真是赫赫威名,过往日子里每有类似冲突,一旦报出这师门来历,宋丕几乎都会看到对方眼中先是震惊继而犹豫再而退缩的反应,能够坦然不惧的人当然也不是没有,他在中州时也遇到过两次,不过事后大家却都是发现,那两位原来都是自己门中不常露面并且凑巧路过的前辈宿老……

  元始门历史悠久人多势众,又与凌霄宗甘家不同,三大圣人世家元、宋、古三家,历代都有人出任元始门掌门真人,等同于轮流坐庄上台,其中元家实力最强势力最大,在历代元始门掌门人数中占了六成,宋古两家出色弟子又占了三成,而非这三大世家出身的掌门在历史上仅仅只有一成之数。如此年深月久下来,家族势力盘根交错,元宋古三家实力如日中天,便是门中一些长老前辈,也多有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