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礼重情意轻(1/2)

加入书签

  钟青露怔了一下,抬头向沈石看了一眼,只见沈石微笑着看向自己,她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沈石颔首,道:“行,那咱们就晚上见,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灵药殿,小黑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摆摆地跟了上去。望着他从灵药殿里离开的背影,钟青露明眸之中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离开了灵药殿,沈石便没有再去其他地方,而是径直下了观海台,顺着山道一路走回了位于那座僻静幽谷之中的自家洞府。多日没有回来,山谷里的景色看去仍然一如往日,树荫森森绿意盎然,古藤老树交错之间,远处那条瀑布的水花声远远飘来,几许鸟鸣,几许冷风,似乎置身于此总让人有一种时光停滞的感觉,就像是这座幽谷里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变化,一直都是这般。

  沈石走过青苔满布的山道,空气里一如平日般的带有几分潮湿,最先看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洞府,而是在他印象中已经闭门很久从未有过动静的那一座隔壁邻居。

  这座陌生而从无变化一直紧闭的洞府,与沈石自己的洞府是这座幽谷中仅有的两座洞府,或许是因为这个山谷阴暗潮湿,确实不被大多数凌霄宗弟子喜欢,所以在这里开辟出来的洞府也少得可怜。沈石在这里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未见到这座隔壁洞府里有人迹出没,包括今天也同样是石门紧闭。

  也许这里根本就没有人住着吧。

  沈石心里转动着这个念头,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绕过山道拐角,听着前方水花声渐渐响亮起来,很快便看到了那座属于自己的“家”。

  洞府门前已经掉落了许多落叶,看去让石门外表略显的有几分颓败,洞府主人不在,这山上可没什么人会过来帮他打扫门庭的。

  不过沈石倒也不是很在意,大步走了过去,心里泛起几分亲切感觉,随手袖袍挥舞几下,几道劲风从袖底吹拂而出,便轻轻松松地大部分落叶枯叶吹到了路旁,顿时让门前石径看起来整齐干净了不少。

  取出云符开启石门,伴随着隆隆之声,石门缓缓移动而开,不过沈石并没有立刻进门,而是脚步微顿了一下后,却是低头对小黑笑道:“小黑,都回来了,你也随便出去玩玩吧,记得别处这山谷就好。”

  小黑猪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对这个提议无可无不可,不过过了片刻后,它转头看了一眼瀑布那边的方向,似乎提起了几分兴趣,然后掉头就往瀑布那儿的幽谷深处跑去了。

  沈石看了那边一眼,这座幽谷深处有一条瀑布垂流而下,他在这里居住时间不短,当然也曾经过去看过两次,不过看起来应该只是一条普通平凡的半山小瀑布而已,流下的水汇聚成溪,蜿蜒流过山谷底部。不过小黑猪平日里呆在这山谷里的时候,有事没事倒是都很喜欢溜到那瀑布附近玩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回转过身进入洞府,沈石反手却是先关上了石门,有仙家道法辟尘的洞府,看去几乎没有什么灰尘遗落,一切都和他上次离开时一样干净整洁。沈石左右看了看,随即向洞府深处走去,但这一次他并不是如同往日一般走到日常起居的卧室,而是走进了卧室隔壁另一间占地甚至更宽大一些的空房间。

  这间石室里两侧石壁上都被挖出了数道长而整齐的石槽,还有石架两座,看着规制便是凌霄宗宗门里标准的为门下弟子准备的库房之处。沈石站在石室中央环顾四周看了一会,似乎在观察估算着什么,过了一会之后,他点了点头,随即却是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如意袋来。

  这个如意袋看着平凡普通,但却不是他平日悬挂于腰间常用的那一个,而是数日之前在流云城外某处小树林边,他与已经沦为半人半鬼怪物的候胜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易之后,候胜赠予他的东西。

  沈石看了手中如意袋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后,忽地手腕一翻,倒转袋口同时灵力神念沉入其中,开始翻动取物,片刻之后,但只见微光从那如意袋上一闪而过,开始有一只只一件件东西从这只如意袋中被倾倒而出。

  那赫然是一只只的灵草,种类繁多形状各异,数量更是令人惊讶的众多,只是沈石的脸色始终平静,只是看着那一只只一把把一捆捆的灵草不断地从那如意袋中倾泻而下,很快就在这间石室中堆积起来,并且不断地加高膨胀。

  一股灵草特有的清香药味,也在石室中弥漫开来。

  此时此刻,若是嗜食灵草的小黑在此,只怕早就忍不住口水直流眼冒精光地扑上前去了,幸好沈石早有预见,一早就将那吃货支开。而这个惊人的如意袋是候胜给他的,算是答谢他帮候胜找到父亲的谢礼,这一笔交易却是他在蜈蚣山游历探险时,无意中遇到候胜时,两人私下达成的。

  这其中当然不可能会是一帆风顺般的顺利,但不管怎么说,或许是共同经历过镇魂渊下那可怖的一幕,又或是毕竟说起来昔日也曾有同门之谊,沈石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