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修炼(1/2)

加入书签

  孙友与沈石都是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王亘的思路,过了一会之后,王亘微微点头,道:“沈师弟,这种事我确实从未听说过,但依你所言,应该还是修炼太急所致,应无大碍。你今日开始,每日只尝试修炼一次,看肉身反噬之痛可会减退,若果然如此,则一切无碍;如果痛苦再度加剧,明日再来找我。”

  沈石点点头,得了这位明显道行高明的凌霄宗师兄的话,他心里也是安定不少,当下连忙道谢。王亘点点头,并不作答,两人正要告退,王亘却忽然看了孙友一眼,道:

  “孙师弟,你留下片刻,我有话对你说。”

  沈石与孙友对望一眼,轻声:“那我先回去了。”

  孙友点点头。待沈石出去带上房门,脚步声逐渐远去后,静室里便只剩下王亘与孙友二人,这个时候只听王亘淡淡地对他说道:

  “以后不要再随便往我这里带人了。”

  孙友怔了一下,抬头看向王亘,王亘却是微微闭上双眼,没有再说什么。

  孙友忽然冷笑了一声,道:“王师兄,若是我大哥带人至此,想必你就不会这般说话了罢。”

  王亘眉头一皱,眼睛缓缓再度睁开,但此刻孙友却是直视于他,丝毫没有畏惧之色,王亘漠然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便是你大哥孙恒来此,我也是如此。”说着顿了一下,又淡淡道,“门中每十个新人弟子,便帮你们配上一位督导师兄,便是给你们解惑帮忙的,若是人人如此无视他们,直接过来找我,那要他们督导何用,便是我,也要整日被你们忙死了。”

  孙友哼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对王亘这番话不以为然,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是一拱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王亘坐在蒲团上看着孙友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过了好半晌才叹息一声,脸上略显萧索之色,再度缓缓闭上了眼睛。

  ※※※

  沈石离开轩日堂后,自然是不晓得后来孙友与王亘之间居然发生了小小的口角,在他看来,王亘既然出身于那位孙长老门下,自然与孙友这样孙家的嫡系子孙关系是好得不行,说粗俗一些便是穿一条裤子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对如今这名门大派私下里种种世家势力的庞大又有了几分更深的认识,不过这对他来说并非是什么问题,难道怨天尤人埋怨自己老爹老娘没投个好胎就可以让自己好过些么?

  他自问还没懦弱到那种地步。

  这一路走回白鱼湾洞府,眼看天色又是暗了下来,这一天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又悄然过去,似乎在这个青鱼岛上,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充实的样子啊。

  他最后看了一眼即将落山染红了最后一片天际晚霞的夕阳,转身走进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洞府。

  云符举起,星辉珠闪烁着温和的光芒再度亮了起来,照亮了这间石室。屋里的一切都保持着原样,和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区别,沈石走到床榻边上,闭上双眼,沉心静神了一会,自觉精神还不错,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从旁边拿起那颗灵晶,深吸了一口气后,准备开始修炼。

  说起来,他来这凌霄宗修炼,这一路走到如今,吃的苦头还真是不少,颇多曲折反复,有时候还真是让人无奈,不过想想当日王亘师兄说过的话,仙路漫漫,艰险无数,心性怯弱者岂可胜任?

  他把手中的灵晶又握紧了几分,咬咬牙,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的修炼,开始的时候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先去感触灵晶中的灵力微光,然后在一片黑暗中竭力捕捉,最后尝试着将这微弱的一丝灵力引入体内气脉之中。

  没有了晨星殿里法阵的帮忙,和昨晚一样,沈石仍然花费了很大力气才做到这几步,不过完全沉浸在修炼中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他今晚花费的时间比昨天晚上其实要少了一小会。

  当灵力即将入体的那一刻,他的心情也同时紧张起来,而正如他所预期的那样,肉身反噬的征兆同时出现了。

  强烈的痛楚再度从全身各处传来,同样也是如同从身体内各处撕裂般的难过,令他额生冷汗,面容扭曲,一时间再也支撑不住,很快倒在了床上,而修炼引气入体这一步,也顿时为之中断。

  只不过,躺倒在床榻上身子微微颤抖的沈石,神情间在最初的扭曲痛苦后,却很快露出了一丝兴奋与欣慰,这一次的痛苦果然比昨日要轻了不少,看来正如王亘师兄所言,自己昨日还是操之过急了,如果按照正常的修炼进程,肉身反噬的苦痛确实是应该像今日这样,缓缓减退的。

  有了这个指望,未来似乎顿时光明了许多,沈石的心情也顿时好了起来,甚至就连此刻仍然在肉身上肆虐的反噬痛苦都觉得不算什么了。

  星辉珠光芒柔和,无声地落在微微颤抖的那个少年身体上,凝视着他,直到他就这样悄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