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巷尾(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日午时时分,春天里的流云城正是最喧嚣繁华的时候,南宝坊等商铺云集的街道上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本文最新章节爪机书屋已更新。不过相比起南城这边的喧闹,众多世家大族老宅祖屋所在的东城就显得安静了许多,宽阔平坦的大路上虽然行人也是不少,但在一幢幢威严肃穆的老宅前,并没有太多的杂音。

  钟青竹从钟家老宅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在她身后一些钟家仆人对着她的背影都是露出几分羡慕之色,如今谁不知道,钟家两位小姐在凌霄宗里可是风云人物,很是为曾经家道中落的钟家挣回了几分面子,连带着在钟家也再无人胆敢小觑她们。

  不过真要说到过往有小觑轻看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单指钟青竹一个人,她出身不是很好,自小与母亲孤苦伶仃地前来投奔钟家时,与钟家普通的下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谁能想到日后这个安静内敛的小姑娘,居然会有今日这样的成就?至于钟青露,那可是家主钟连城的嫡亲女儿,自小在钟家可是掌上明珠一般的,哪个仆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轻看她。

  如今时移世易,一切都与以往不同,因为钟青竹的缘故,她娘亲在钟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钟青竹对钟家其他人感情一般,但自小与娘亲?却是相依为命地长大的,这份感情无论何时也是割舍不下,所以今日一旦有空下山回城,第一时间还是回到钟家看望了一下娘亲。

  只是看望过后,她的心情却不是很好,或许是她娘亲柳氏性子软弱,耳根子也同样很软,平日里不知是不是被钟家的人几次三番地说服,在与女儿见面后,时不时地便叮嘱钟青竹要敬重钟家,回报钟家,老是将钟家乃是对我们母女二人有大恩的话语挂在嘴边。

  钟青竹在心中喟叹,但并没有与娘亲去起争执,多数时候都是默然,只是说到后来,柳氏却又跟她提起了婚嫁之事,话里言间的意思大概就是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家主那边找到了十分合适的青年才俊,青竹你应该考虑考虑云云。

  这样的话语却是触动了钟青竹几分忌讳,对娘亲之事托词还不想这些事情,心底却对钟连城又多了几分气愤。谈到这里,她也无心久留,否则的话只怕钟连城又会自己跑了过来说些有的没的,平白又生闷气。所以在陪了娘亲一会之后,她便从钟家走了出来。

  只是走到东城这里的街道上,钟青竹心情已是糟糕了不少,一想到娘亲那些话语,而且她还对钟家始终满心感激,硬是要住在钟家不肯搬走,钟青竹也是觉得十分头疼。如此满怀心思,走着走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一抬头,忽然看到前方一座大宅,却正是许家的祖屋。

  钟青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许家看门的门房迎了上来,这等世家大族的门房下人,眼光都最是宽阔,一眼便认出了这位是以前来过的那位钟家小姐,如今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哪里敢怠慢,一叠声地便问好笑着,接了进去。

  到了客厅,没过多久,却是许雪影跑了过来见她,钟青竹本意也并非想要拜见许家几位大人,看到许雪影也有几分高兴,然后顺便便打算与她顺道过凌春泥。

  当初有那一场同生共死的遭遇,或许也有了几分情谊吧?

  又或者,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或有几分可能会见到某个人么?

  他平日里向来十分机智,如果告诉他自己正被家中长辈逼婚劝嫁的事,他也许会有什么法子吧,又或者,他听到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心情呢?

  钟青竹有些怔神,只是当她回过神来刚想前去西苑的时候,却看到许雪影并没有迈步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古怪。

  “怎么了?”钟青竹奇怪地问道。

  许雪影迟疑了一下,道:“青竹姐,春泥姐姐她今日一早,已经离开我们许家了。”

  钟青竹吃了一惊,道:“她走了。”

  许雪影叹了口气,道:“是啊,我也劝过她,让她不必离开,就这样住下去就好了。可是她执意要走,我也没法子。”

  钟青竹默然片刻,道:“雪影妹妹,你知道她如今是去哪儿了吗?”

  许雪影摇头道:“不晓得啊,听说她是要离开这里,去城中另外找一处地方住着。哦,对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纸递给钟青竹,随后又道,“这是春泥姐姐留下的,说是日后沈大哥过来的时候,就叫他去那儿找她。”

  钟青竹眉头微挑,目光在那纸上一扫,只见那纸上一行娟秀字迹,看起来写的是流云城中某街某巷某个屋子的地址,当下点了点头,还给许雪影,道:“原来如此,那你先收好吧,以后等沈石过来了你再给他。”

  说着,她转过身子,便向外走去,许雪影在她背后叫了一声,问道:“青竹姐,你这是要去找春泥姐姐么?”

  钟青竹的脚步顿了一下,却是无可无不可地道:“看情况罢,若是我有空,或许会过。”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去了,剩下许雪影在客厅里站了片刻,然后摇摇头将这张白纸重新收回到怀中,不过过了片刻,她看起来又高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