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悟真岩(1/2)

加入书签

  第八章悟真岩

  石阶平整向上,一级一级在山道两旁的苍翠老树簇拥下,没入了视线前方的薄雾云气之中,显得带了几分神秘。不同于来时走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山路,这条通往山顶悟真岩的石阶一直都是笔直的。

  而在石阶附近山道左右,沈石也没有看到任何的禁行标志或是文字木牌,似乎在这摘星峰上,元始门并无意将这个重要的地方圈禁,这也让沈石心里有几分庆幸。左右无人,山中一片寂静,并且随着他走上石阶,就连背后听风堂那里的风声,都渐渐减弱安静了下来。

  云雾飘渺如仙境,轻轻浮动。

  沈石慢慢走了上来,然后一脚踏入了云雾之中。

  云气轻柔,悄然从他身畔流过,视线被这片云雾遮挡,忽然可见范围小了许多,沈石发现自己暂时只能看到身子周围大约六七步远之外的地方了。他微微皱了皱眉,心想这里的云气似乎比摘星峰上其他的地方要浓密不少啊。

  不过除此之外,这条通往悟真岩的石阶山道上并没有其他任何异样,所以沈石依然还是继续向上走着。从听风堂那条山路上向上看去的时候,只觉得这条石阶山道大概有个三四十丈高远,然后视线就被飘渺的云气所遮住了,可是当沈石独自一人走上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条石阶竟然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高得多。

  他一直在往上走着,周围的云气也一直那般飘渺随身,可是在沈石心中估算着自己大概已经向上走了百丈之后,却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似乎仍然还是和刚才踏入云气时几乎没什么两样。

  还是那样只能看到六七步远外的距离,还是云气飘渺如纱飘荡在身旁周围,并且在这云雾中走得久了,渐渐的会莫名的有种心虚起来,不知道前方是什么,甚至会有些担心在这万丈高峰之上,下一步踏出会不会就看到的是突然出现的一处万丈悬崖。

  幸好的是,这条石阶并不如何宽广,沈石在视线所及的地方还能看到石阶山道两侧的老树林木,那些树影让他在这片朦胧的云气中多了几分安心,所以最后还是坚持走了下去。

  如此又走了好一会儿,沈石估摸着自己怕是有往上走了差不多两百余丈之高的时候,突然一片光亮猛地在他眼前闪烁亮起,天光大盛,眼前陡然一片明亮。

  眼前的云气猛然消散,他竟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一下子走出了那片缠绕山间的云雾,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蔚蓝一片的青天重新展现在自己眼前,一片山体雄伟挺立,怪石突兀,远处云海茫茫,似漫延至无边无际。天地苍穹在这一刻,仿佛尽收眼底,罡风吹过,云海波涛翻滚,蒸腾起伏,又有彩虹悬挂天边,炫目光彩,正是天地间壮丽美景。

  走到了石阶的尽头,面前赫然便是一道从山体上突出横亘半空的悬崖,如一柄利剑刺向这处虚空,几棵矮小青翠的老松从岩缝间顽强地伸展出来,坚硬的石块地面灰暗如铁石,有一种冰冷坚韧的光泽。

  最后,在这一处突出的悬崖最前方,在那云海之上,仿佛踏出一步就是无底深渊的断崖边,有一块石头。

  约莫两人高的大石,石面崎岖不平,除了最上面看着稍微平整些外,其他地方坑坑洼洼的缝隙裂痕随处可见。远远看去,这块石头就像是一个已经满身伤痕的老兵,却依然孤独地站在这悬崖边,沉默地看着这片天地苍穹,任凭风吹雨打,任凭风雨侵蚀,千万年间从不动摇。

  没有任何的提示指点,沈石只是望着那悬崖上的大石,忽然间就觉得,那块沉默座立在断崖之侧、傲视天地世间的岩石,必定就是悟真岩。

  因为哪怕先圣已逝,岁月流淌,但是那股睥睨人世间的气势,却仿佛仍是留在了这里,就连那块石头,看起来仿佛都带了几分傲气,仿佛雄立在雄峰危崖之侧,连着天地苍穹也并不放在眼中。

  沈石的呼吸忽然有些急促起来,连心跳也有快了几分,万年之下,几乎每一个人族对昔日六圣的威名都是崇仰有加,更不用说真的目睹了这个对人族历史有着决定性重要的地方。

  他慢慢地走了过去,那方岩石在他眼前慢慢变大,而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山风从那危崖之外吹过,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尖啸声。

  终于,他走到了悟真岩边,伸出手,沈石轻轻地摸了一下这块岩石。触手处冰冷而坚硬,还带着几分粗粝,想必是在这危崖便历经风雨的缘故。沈石轻轻呼出一口气,脑海中缓缓想象着万年之前,曾有个男子端坐在这大石之上,眺望天地云海,日晒风吹,风雨侵蚀,或许还有电闪雷鸣天穹怒吼。然后在某一日,他突然领悟大道,霍然而起,那一刻天地震动,日月轮转,有电芒撕裂长空,云海掀起巨浪,排山倒海轰然而至……

  下一刻,沈石忽然悚然而惊,身子震颤后退一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