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寻子(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寻子

  差了三个小境界的道行,居然会是未来不如那个人?

  相同年纪的修士,境界相差如此巨大的两个人,放到任何人的眼里,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本站新域名的字母,最大的免費中文網站,趕緊來吧。可是就在不久之前的刚才,孙友却分明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句话。

  而且是从他的爷爷孙明阳口中听到的。

  孙明阳是孙家能有今日盛景最强大的根基,在孙氏家族中的地位便如同神明一般,孙友自小明里暗里与孙恒争斗不休,勾心斗角,所为的说到底其实也只不过是为了在孙明阳眼前争````小说`夺几分好印象,进而去博取那个孙家年青一代接班人的位子而已。

  因为在孙家里,孙明阳便是那个一九鼎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就在不久前刚刚明确确认了他未来接班人的位置后,忽然又告诉他,他不如那个道行低于自己很多的沈石远甚。

  孙友一路走回自己的屋子里时,脑海中都是混乱的,既有对自己境遇的欢喜,对爷爷承认自己天资的高兴,也有想到沈石时,那种奇怪而莫名的绪。

  与此同时,沈石当然不会知道自己那个好朋友孙友会突然陷入了那种奇怪复杂的绪里,此刻的他坐在屋中,多少有几分无聊,正好想到了自己腰间如意袋上又一坛孙恒送来的桑落酒时,便饶有兴趣地拿了出来。

  酒坛看去普普通通,并无什么出奇的地方,看来这桑落酒并非以奢华奇异的外表而闻名。沈石并不好酒,不过认识的人中倒有好几个喜欢美酒的,师父蒲老头当然算一个,当年那位已经去世的老白猴,其实也是个向往人族美酒多年的朋友。

  “桑落,桑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沈石轻轻抚摸酒坛的外表,自自语道,“莫非是桑子掉落时,取而酿造的美酒?以前还真没听说过。”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忍不住好奇,反正师父蒲老头那边已经送过美酒了,干脆便自己一掌排开了酒塞,准备尝尝味道。

  酒塞一开,一股酒气顿时弥漫而出,沈石闻嗅了两下,眉头微皱,这酒香与普通酒水似乎有所不同,不似花雕的醇厚,亦不同于竹叶青的清雅,反倒是带着几分风尘平淡,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那种身在异乡偶过乡野酒家,在那种地方所喝道的属于俗世凡人乡野村夫间的浊酒香气。

  并不是特别甘醇清香,却有种仿佛来源于厚土大地的淳朴气息。

  沈石犹豫了一下,从旁边去过一只茶杯,倒了一杯酒,随后注视片刻后,一饮而尽。

  入口果然有绵香之味,缠绕舌间,沈石虽不善饮酒,对这酒香也颇为喜欢,然而片刻之后,酒水入喉,忽然却是在香气之下,隐隐泛起了一层微酸,将那口舌尖的美味登时冲淡不少,酸香交杂间,形成了一股独特的味道,还真有几分像是乡野间的浊酒滋味。

  沈石皱了皱眉,放下茶杯,这桑落酒一开始的滋味是不错的,但是随后的这一层酸味却未免令人不喜,虽说最后酸香混杂后成为一种独特的滋味,但是没习惯的人便未必会喜欢。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桑落酒在名气上才默默无闻,远不如花雕酒这般盛名,而且前头听孙恒说的意思,这种酒应该就只是在贺小梅的家乡苍州那边一州之地里才有的吧。

  他啧啧了两声,心想自己果然还是不会饮酒,也体会不到这种桑落酒的个中滋味吧。

  笑了一下,他摇了摇头,重新将酒塞盖到了酒坛上。

  ※※※

  “咝……”

  一声如倒吸凉气般的声音,从天鸿城中某个僻静街头的小酒馆中响了起来,片刻之后,只听见一个男子声音似乎是带了几分恼火,喃喃地道:“这什么鬼酒,好酸!”

  不大的小酒馆外,来往行人不算太多,但是此刻站在门外的人却不少,而且看起来明显地分为了两拨,一左一右隔开了一段距离,几乎全部都是道行不低的修士,彼此之间气氛冷淡,却是隐隐有几分对峙之意。

  而与酒馆外头平静中略带紧张的气氛不同,这个小酒馆里的气氛看起来便缓和多了。这时候并非饭点,酒馆里并没有什么客人,不大的屋子里只有一桌客人,而在座的也仅仅只有两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一个是妩媚美丽的女子,一个是看去很是肥胖的胖子。

  此刻正在抱怨的便是那个胖子,他把手中的酒杯往桌上一丢,胖胖的脸上肌肉看起来都有几分扭曲,嘴里吧唧吧唧地响了一会,看起来对这酒水的味道大为不适,好一会而才平静下来,然后看向那微笑着的美丽女子,带着一些恼火,道:

  “顾掌柜啊,这什么破酒,怎么味道这么差?”

  那女子正是顾灵云,虽然身在这有些破旧的小酒馆里,但她依然风姿清雅,看去别有一番妩媚,闻并没有马上答话,反而是轻轻拿起自己面前的那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