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践约(1/2)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一百九十一章践约

  沈石看着孙恒的脸色,怔了一下,随即带了几分自嘲苦笑了一下,道:“对不住,是我多嘴了。最近事情有点多,脑子都不太好使了。”

  孙恒摇摇头,看起来倒是并不在意,事实上孙家如今的声势如日中天,虽然他在前些日子里的争夺中输给了堂弟孙友,但毕竟还是孙家的长房嫡子,身份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对于他日后的道侣妻子,孙家必定不会让他随意选人,当然贺小梅据说家世也不差就是了,沈石隐约记得以前好像她说过父亲是苍州那里的大豪。

  不过这些事都是后话了,而且和自己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沈石便也不再多问,只是看着孙恒与贺小梅两人站在一起神态欢喜,一副两情相悦的样子,终究还是让人为他们高兴,不过细想一会,他自己心里却也有一丝阴霾掠过。

  当下沈石便没有了什么聊天的心情,与他们两人随口又说了两句后,便要转身离开,不过这时孙恒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沈石,却是又拿出一坛酒交给沈石,微笑着道:

  “这是小梅她家乡的美酒,名叫桑落,酒味酸甜甘美,是她最喜欢的呢。而且在海州这里等闲也找不到,听说令师蒲长老最喜美酒,这坛酒就送给你吧。”

  /沈石想了想,也不推辞,便接了下来,笑着道了谢,孙恒与贺小梅便走开了。从背后看着他们两人亲密的身影,说说笑笑,看起来正是情浓时候,沈石不由得一阵默然,过了一会后轻轻摇了摇头,却是将桑落酒装进了自己的如意袋中。

  蒲老头已经喝过了他带回来的桑落酒,不过似乎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微酸的口味,他老人家最喜欢的还是花雕或是竹叶青酒那样的美酒,所以到了后来,那些桑落酒大部分还是沈石喝了。

  那一种甘美中泛着微酸的奇异滋味,此刻仿佛从记忆中浮了起来,恰如他这些日子来的心情。

  在观海台上呆了一会后,沈石思量片刻,还是转身走下了台阶,却是向孙友所住的洞府那边走去。这三个月来他闭门不出,其中大部分原因当然是因为心中难过,不过不开石门不等于耳聋眼瞎,在这期间孙友在他门外来了多次,包括还几次被钟青竹、钟青露堵到逼问半天、狼狈万状的情形,沈石还是心里有数的。

  虽然凌春泥是在许家的时候失踪的,但这事现在看起来,似乎更多的原因很可能还是在凌春泥身上,是她自己离开的,确实和孙友没有太大关系。沈石并不是一个随意迁怒的人,而且和孙友这么多年好朋友了,一旦心绪平静下来,虽然心里仍然还有几分记挂和难过,但还是想到孙友那边,是要好好跟他道一声谢的。

  孙友的洞府他以前曾经来过,位置地段都比他那个偏僻冷清的幽谷洞府要好得多了,很容易便找到了。只是正当他准备上前叫门的时候,却忽然看到旁边走过来一个苗条身影,容貌美丽神色却清冷,眉头微皱,看起来有些心事,正是钟青竹。

  钟青竹看起来似乎也是来找孙友的,而且满怀心事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沈石,直到她走到洞府门口,刚想举手叫门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沈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