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甬道(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二章甬道

  “啊……”

  蓦地,一声满含痛苦的尖叫声,突然从沈石的身旁传来,沈石大惊,转头看去,却只见钟青竹像是在一瞬间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刺激,整个身子猛地剧烈颤抖起来,双手更是直接抱住头部,牙关紧咬面容苍白甚至有些扭曲,仿佛正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片刻之后,她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身子踉踉跄跄向旁边倒了下去,沈石一个健步跳过去抱住了她的身子,触手处哪怕隔着衣裳,他却也是忍不住在瞬间打了个寒战。因为钟青竹的身上在此刻异常的寒冷,甚至比这个山洞外头的风雪都更加冰冷几分,险些就将他的手掌都冻僵了,特别是在这股冰寒中,还隐约有一丝古怪的阴冷气息,让沈石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熟悉。

  只是这电光火石间,沈石当然没心思去想那么多,急之下他还是不顾这股阴寒将钟青竹抱在怀里,而钟青竹在他手间状似极痛苦,不停地呻吟低喊着,双手按住头颅更是用力无比,仿佛是她的脑袋中正有毒虫啃噬一般恐怖。

  就在这慌乱之中,沈石甚至忘记了不远处洞外那个神秘的老龙和更加可怕的那个巨人,眼中只有钟青竹拼命地想要安慰她,让她平静下来,因为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很可能下一刻她就会伤到自己。然而在这个时候,在钟青竹呻吟痛苦挣扎中,沈石目光扫过,猛然一凝,却是看到了钟青竹的一双明眸里,在原本痛苦的神色中,突然眼瞳猛地生了变化,从原本黑色清澈圆形的眼瞳,猛地拉长,竟是瞬间变成了如同毒蛇一般细长的眼睛。

  在那刹那之间,沈石身躯大震,然而接下来事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去反应,钟青竹的况越来越糟糕,那股突然降临的痛苦仿佛正在侵蚀着她全部的神智,她甚至已经无法再站立,一声痛哼中,她的身躯猛地向后倒了下去,同时双眼随之闭上,竟是无法抵抗这种痛苦,就此昏厥了过去。

  沈石在惊骇之中,一把抱住她的身躯,将她放在地上,同时刚想大声告警,却现那个山洞里竟然诡异地仍然是处于一片寂静之中,还在睡觉休息的那四个人,仿佛和自己隔开成了两个世界,对外头这惊天动地般的响动一无所觉,仍是在安然睡着。

  一动一静,一里一外,看着近在咫尺,却仿佛给人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原本到了嘴边的呼喊声,沈石硬生生地忍了下来,随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回头,一步踏前挡在钟青竹的身前,面对着洞口之外那个顶天立地恐怖无比的无头巨人,还有那只神秘诡异地趴在巨人肩头的老龙。

  风雪越狂暴,哪怕是坚硬如山峰石壁,也被那天地的狂暴风雪打得砰砰作响,在这股无与伦比的威势下,沈石当真便如同一只渺小的蝼蚁一般。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龙收回了看着钟青竹的视线,目光落在了沈石的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沈石只觉得全身一片冰凉,甚至下意识地绷紧了全身肌肉,那种古老而苍凉、带着几分冷漠的目光,洒落下来,如同神祗俯视着芸芸众生。

  那痛苦仿佛近在咫尺,似乎下一刻生在钟青竹身上的事就要在他的身上重复。

  然而在呼吸之间,风雪虽然凄厉,痛苦却不见踪影。

  老龙凝视着他,淡漠的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