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术(1/2)

加入书签

  众妖将中一片哗然,脸上多有惊诧之色,这种事当真是闻所未闻,但看黑狐的言辞神情,却也不像是在说谎,两下对比,最后终究还是只能感叹这世上神奇诡异之事实在太多,令人难以琢磨。

  过了片刻,一位妖将忍耐不住,抢先向那黑狐开口问道:“黑狐,可知这传送法阵的目的地,是传到哪一界吗?”

  黑狐默然片刻,摇头道:“先前说过了,这座法阵自发现以来,数十年间都不能启动一次,怕是坏掉的,所以到底这法阵传送往哪一届,我们至今也未知晓,不过如今的局势诸位都是知道的,若是这法阵果然可用……”他的声音很明显地顿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异色,随后才继续说道,“有很大的可能,会传送到人界的某处。”

  密室之中,顿时一片寂静。

  对于鸿蒙世界的妖族来说,人族对待他们意味着什么,那简直是众所周知的,哪怕是万年之后,哪怕如今的妖族内斗不休战火纷飞,但真要说起举族公敌,所有的妖族肯定第一选择都会是人族。

  人族,那个卑劣、无耻、凶恶的下贱种族,那个颠覆了统治鸿蒙世界十数万年曾经拥有无上荣光天妖王庭的人族,那个令妖族仓惶逃窜被迫自毁神器阴冥塔送给他们前所未有奇耻大辱的人族!

  又有哪一个妖族能忘记这刻骨铭心的仇恨呢?

  然而自从自毁阴冥塔封禁飞虹界后,妖族便自困于妖界之中,与人界那边彻底断掉了往来,至今已过去了一万多年,哪怕如今的妖族想要复仇,也无路可走。

  但是今天,这个在众人面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奇异的小小传送法阵,却似乎在隐约中为这种仇恨开启了一道极其微弱的窗口。

  “好了!”在一片窃窃私语声中,却是玉霖眼见黑狐已经将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便神情清冷地开口说道,“这法阵看着诡秘,究其根源又一时难以解决,我们也只能将其严加看管起来。要知道鸿蒙诸界其他传送法阵都是双向的,搞不好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什么人正想传送过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敌人便要现身于我们腹心之处,隐患极大。”

  众妖将纷纷点头,显然也都明白了玉霖的顾虑,只听玉霖接着说道:“此事不宜外传太广,但也不能置之不理,从即日起,便调派妖将守卫此处,三日一轮,”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目光微闪,却是看向那只黑狐妖,道,“黑狐,此事由你来负责,可好?”

  旁边至少有十几道目光视线,在这一刻同时扫了过来,但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那只黑狐却是讪笑一声,神态恭谨但面色却十分坚决地向玉霖推辞道:“娘娘恕罪,小妖初入旗下,连诸位妖将大人的脸面都不甚熟,如何能做好这等调派守卫的大事。还请娘娘收回成命,另谴高明。”

  几声若有若无的冷哼声,从妖将人群里轻轻飘了起来,也不知都是谁发出的,但听着声音却是都带了几分轻松,连带着那些看过来的目光似乎也柔和了几分。

  玉霖深深看了这只黑狐一眼,一双奇异蛇瞳中异光闪过,沉默片刻之后,淡淡道:“那也好,老白猴,这事就由你来做罢。”

  说着,也不再等待老白猴的反应,径直便向密室之外走去了。她这里身形一动,玉珑和一众青蛇卫也随即跟上,那些个趾高气扬个个眼高于到此处,沈石已是推无可推,只能点头答应下来,老白猴看着也像是松了一口气,先是笑了一声,随后又忍不住用拐杖在沈石背后敲了一下,没好气地道:“你这家伙,平日看你一副老实模样,真要用你一回就推三阻四的。”

  沈石干笑一声,但随即脸色微微郑重了些,却是看着老白猴道:“老猴,我能帮你这不是大事,但此事玉霖娘娘分派下来,连那位新入的黑狐妖都看得清楚,乃是一件大大得罪人的事,所以一力推辞了。我看娘娘平日很是器重你的样子,为何到了这关头却将此事丢给你了,莫非是娘娘一时疏忽没想到这些牵扯么?”

  老白猴默然片刻,脸上笑容渐渐淡了,道:“玉霖娘娘思虑周详,最是算无遗策,这才能于昔日绝境之中带领天青蛇妖一族重新崛起,如此小小关节,你以为她看不清楚?”

  沈石脸色微变,道:“那为何她还故意要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