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醉花雕(1/2)

加入书签

  钱义看着沈石,眼中满是讥诮,冷笑道:“一个炼气境的废物,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么?”说着,他目光扫过倒在一旁的老白猴与石猪的尸体,哈的一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惊讶道,“啊,你是为这些妖族余孽在发作吗,啧啧,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杀他们的时候,不知道你是他们的朋友呢。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不然的话……”钱义盯着沈石,眼神中渐渐透出一股凶狠杀气,道,“我会将他们带到你的面前,亲手杀给你看,让你也知道那种亲人被杀时你只能目睹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沈石紧咬着牙,死死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双手缓缓垂下,悄无声息中,已是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了两张兽皮所制的巫符。

  生死关头,大战之前,虽然他此刻心中愤怒欲狂,但仍是咬牙强忍着,最后的理智提醒着他,眼前这个钱义只怕是他修道以来将要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

  一个凝元境的修士。

  一个开辟了丹田玉府,真正突破了修仙门槛的人族修士,对于一个仍然还在起步阶段炼气境的人来说,过往无数的例子都早已说明,这是拥有几乎压倒性优势的强敌。人族的修真界中,每差了一个大境界,其中的实力落差都极其巨大,正常情况下几乎根本没有跨境取胜的可能,除非势弱的那一方有了天大的机缘或匪夷所思的际遇造化,拥有了某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材地宝又或是绝世仙兵,这才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取胜之机。

  只是这样的大造化,人间会有几人?

  而最重要的是,所有的绝世仙兵灵器法宝,都需要足够充沛的基本灵力去驱动,而这个基本,便是凝元境这道门槛。不达凝元境,哪怕你有天大的造化得到绝世的仙兵法宝,也只是坐拥宝山不能用,只能等死而已。

  而现在沈石就面对着这样一个如此恶劣的死局,这已是不死不休的战局,但他却比敌人低了一个大境界,而自己因为妖界那三年的耽误,至今却依然停滞于凝元境的门槛之外,哪怕他明明只差一步,就能跨越过去。

  一步,微微的一小步,而已。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至今依然还在凝元境门外徘徊,而前方的那个钱义,表情看起来凶狠中满是轻蔑,神态轻松,看向沈石的目光充满了嘲讽与居高临下的味道。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钱义都看不出自己有失手的可能,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森林里,将这个莫名其妙竟然胆敢与妖族余孽交好的人族败类杀了,不但要杀,还要让他在死前受尽痛苦,最后自己再施施然抽身而退,当做从未来过这里就是了。

  他狞笑了一声,抬脚向沈石走来。

  天空里一道闪电亮起,雷声隆隆,第一滴雨珠从天而落。

  ※※※

  沈石的眼中隐隐有血丝浮现,盯着钱义走过来的身影,隐藏在袖袍中的双手,指缝间夹着两张巫符,面无表情但心中却仿佛正是惊涛骇浪,在那片刻之间,已是转过了无数念头。

  怎么办?

  一个凝元境的修士,该如何才能打败他?

  一阶的五行术法威力太小,当初修习的时候就被无数人告知,根本不能对凝元境修士那强悍的肉身造成伤害,可是除了这个,自己还有什么?

  “沙、沙……”那是忽然掉落的雨水落在枝叶上的声音,森林之中,越发昏暗,虽在白昼,如临深夜。

  “沙、沙……”那是钱义狞笑着走来的脚步声,他如嗜杀凶残的野兽,盯着前方的猎物,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残留在嘴角边的血珠。

  恍惚中,沈石竟像是从此人身上看到了当初那个妖将血狼的影子。

  血狼!

  忽然间,沈石的心脏像是突然收缩了一下,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当日在那个山腹密室的通道中,自己与血狼那电光火石般仓促而急迫的斗法,回想起了当自己施展出沉土术时,血狼的身形竟然至少有三息时间的迟滞,而在自己的火球术与水箭术下,血狼那强悍的肉身也曾有过焦黑冰冻乃至血肉绽开的迹象。

  那是拥有绿血神通天赋的妖将,那是至少也修炼到洪妖境界的血狼,虽然人妖两族不同,但是按照古老的那种说法,或许、至少、可能也近似于……人族的凝元境?

  沈石的呼吸有一些急促起来,不知是因为狂怒还是心底的紧张,而钱义仍是狞笑着走了过来,杀气满溢,在这片黑暗而落雨的林中,如同勾魂夺命的恶鬼。

  转眼之间,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两丈,钱义见那沈石像是吓傻了一般,仍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中讥诮之意更重,抬起跨步,就要将这只蝼蚁废物打倒在地,然后再想着怎么虐杀他,可不能让他死得太容易了。

  只是就在这时,突然,沈石猛地向旁边扑去,竟是一下子窜到了密林中的一棵大树之后,而在他身形甫动时,钱义已然发现不动,立刻脚下发力冲了过去。

  他道行已是凝元境,肉身无论强韧还是敏捷速度都远非常人可比,比眼前的沈石同样也要强过不少。但是眼前在这片森林中,林木无处不在,又兼突然天降大雨让林中湿漉昏暗,视线比平日又差了不少,这仓促间哪怕他速度极快,转眼就掠到沈石刚才所站之地,却差了一点没抓到沈石,被他冲进了那片黑暗的森林中,转眼身影看去就将要消失。

  只是凝元境的修士道行,毕竟与炼气境不同,除了肉身强过太多之外,诸感灵觉同样也远胜凡人,钱义扑了一个空之后,立刻向沈石逃窜的方向追去,同时灵觉散开,很快便感到前方那个仓皇逃窜的身影,狞笑一声之后,便追了过去。

  风越吹越急,树梢枝头枝叶摆动不休,似呼啸的鬼影在昏暗中冷冷地注视着这人世间。

  雨,渐渐大了起来。

  ※※※

  昏暗的树林里,树影瞳瞳如无数黑暗中的恶魔,在风雨中呼啸摇摆,雨水从天而降,狂暴地冲洗着这座充满血腥的森林。

  钱义紧紧锁定着前方那个逃跑的身影,虽然因为树影的遮挡和昏暗的光线,包括从天而降的雨水,让他只能偶然地看到前方那正在逃窜着的模糊身影,但是他的感知告诉他,前面那家伙逃不了,不消一时半会,定是他手底亡魂。

  甚至他还有些兴致,高声狞笑道:“跑吧,跑吧,跑得快一些,就看你能不能从我手中逃掉。”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苍穹,如利剑刺破厚重云层,将地面这座林中也映的亮了一下。

  借着这片刻微光,钱义看见正在前头逃窜的那个身影忽地踉跄了一下,像是仓皇逃窜里被某个石块绊到。钱义忍不住哈哈大笑,神色轻蔑而透着一股残忍,不知为何,看着那沈石拼命逃跑的模样,他心中竟是说不出的痛快,就像是猫戏老鼠,任我宰割的那种心情。

  “跑啊,跑啊,跑快点……哈哈哈哈……”他的笑意带了几分令人心寒的疯狂,在黑暗的林中回荡,但脚步依然紧追着沈石,没有片刻的放松。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钱义突然觉得前方某一处的黑暗瞬间浓烈了许多,在他心里涌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但一个凝元境修士对着一个炼气境的废物,有什么需要好顾忌的呢?

  他心中掠过这个念头,身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停顿,依然向前冲去。

  那一团阴影中的黑暗,迎上了他的身子,似乎化作一团黑气,落在了他的左边胸口。

  巫术??蚀肤术。

  胸口处的衣衫瞬间破裂开了一个小洞,同时钱义也感觉到皮肉肌肤上,仿佛突然有一种空荡麻痒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皱了皱眉,脚下微微一顿,但转眼之间,这种异样的感觉便烟消云散,从头到尾似乎存在的时间才不过两三息时间。

  “五行术法?”钱义哈哈大笑,说不出的轻蔑之意,想想也是,这些炼气境的修士玉府未开丹田未成,根本不能修行任何神通道术,也无法运用各种灵器法宝,除了这些威力小得可怜的一阶五行术法之外,他们还能有什么护身之技?

  但是在一个凝元境修士面前,一阶的五行术法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前方的那个身影,慌乱而拼命地跑着,借着昏暗的光线与密集的树木,似乎想竭力拉开一些距离,但在钱义看来,那注定是徒劳的,他甚至连自己的灵剑都懒得祭出,对上这样一个废物,用师门传下的灵剑,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灵力。

  虽然,刚才那个不知名的术法是钱义以往从未见过的,似乎带了几分诡异,或许是一种比较偏门的五行术法吧,毕竟这种雕虫小道流传了几千年,总会有些东西自己不知道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这种低阶的法术对自己这个凝元境修士根本就没有用处,那点麻痒又算什么呢?

  钱义再无顾忌,大步追去。

  前方的那个身影,仿佛手臂又挥动了一下,昏暗的森林里,风雨交加中,黑暗扑面而来。

  钱义昂然直进,根本无视这区区小术,一团比刚才更浓的黑气在他身前撞上,随即消散开去,飘散于风雨之中。

  那是一点点的细微的痛楚,从他胸口处传了过来,不过与之前一样,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只是那痛感,好像比之前深了一点点。

  钱义嗤之以鼻,看都不看,径直追去,眼看与前方逃跑的沈石距离越来越近,而这一会功夫,沈石连续施放了五六个类似的诡异术法,都被钱义若无其事地直接以肉身挡了过去,凝元境修士的肉身强悍,果然是名不虚传。

  只是追着追着,当两人的距离被钱义拉到不到一丈,眼看就要手到擒来捉住这个油滑的小子的时候,钱义突然只觉得胸口一阵沉闷,同时有一丝颇为剧烈的痛苦传了过来。

  钱义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胸口那处肌肤皮肉,看去竟然有些发黑甚至带了点诡异如发霉般的幽绿之色,而周围几处地方,皮肉同样开始腐烂,竟是慢慢地渗出血来。这一次,钱义勃然大怒,抬头怒喝道:“不知死活的臭小子,竟敢用毒!”

  巫术??腐烂术。

  巫术??血毒术。

  就在钱义怒吼出声同时心生戾气准备对沈石不再客气的时候,前方昏暗的森林里,忽然亮起了一道火光,一个火球迎面冲来。

  风雨之中,那火球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明亮的光线,在它周围,风萧萧雨淋淋,瞬间成为了黑暗里最显眼的存在

  这一次的术法钱义却是认了出来,这显然是一个五行术法中流传最广的火球术,修真界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这样一个一阶五行术法,对他这样的凝元境修士又有什么用处呢?虽然那个飞来的火球似乎隐约比往日他见过的火球术好像大了一点点。

  “会的法术还不少嘛。”带着讥讽之意,钱义冷笑着一挥手,像是拨开讨厌的东西或是驱赶烦人的小虫一般,打算将那火球挡到一旁。

  “砰!”

  一声闷响,那个冲来的火球撞上了他的手臂。

  钱义身子一震,只觉得这火球中竟有一股大力冲涌而来,竟是身不由己地退后了一步,同时手臂上一阵灼痛。

  这一次,钱义终于脸上变色,心中隐隐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了,猛一低头,却只见手臂上衣袖破烂,露出的皮肉上,赫然竟是出现了一片焦黑。

  钱义心中大震,同时也是一阵难以置信地骇然,什么时候,这些普普通通的一阶五行术法,竟然能够对凝元境修士造成伤害了?

  这过往几千上万年来,境界压制下的五行术法根本无用,难道不是一个修真界里人人知晓的常识么?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猛地抬头,盯着前方,却发现那个一直奔跑的身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是停住了脚步,在这片风雨中,在这片黑暗里,如隐匿最深最恶毒的那个阴灵,冷冷地看着他。

  然后,沈石挥起了双手。

  风雨呼啸,黑暗狂舞,苍穹之上,又是一道惊雷炸响!

  ※※※

  “当!”一声清鸣,一道清亮光芒亮起,挡在钱义的身前,赫然正是他的灵剑,此刻的他,脸上终于多了几分凝重之色,眼前那个年轻人实在有些诡异,特别是他施放出的那些术法,竟然能够对自己这个凝元境的修士造成伤害,这实在是闻所未闻之事。

  一道火光,忽然再度亮起,又是一个火球术冲了过来。

  钱义剑诀一引,灵剑闪过一道亮光直斩而下,瞬间将那火球打灭,在凝元境修士法宝灵器的面前,区区一阶五行术法,哪怕威力古怪地稍大了一些,但仍然如螳臂挡车一般,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钱义轻而易举地击飞了这个火球,顿时心中大定,心想说到底一个炼气境的废物终究也就是这样了,而且这些家伙施放五行术法,因为气海丹田未成的缘故,灵力不聚,每一次施法间隔都是很久,施法速度也是颇慢,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当下更不迟疑,狞笑一声,揉身而上,就要将这个给自己搞了不少麻烦的家伙斩于剑下。

  只是在这一刻,或许连他自己也没察觉,他已经莫名地放弃了虐杀沈石的念头,而是下意识地想要迅速杀掉这个炼气境的修士。

  然而就在他刚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突然,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瞬间落下,钱义只觉得身子猛地一顿,脚步瞬间迟滞,竟像是有万斤巨石压在身上一般,步履维艰。

  沉土术!

  这同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阶五行术法,甚至这个术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