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青蛇故里(1/2)

加入书签

  第四百一十四章青蛇故里

  沈石做了一个很长也很奇怪的梦,起初他梦到了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孩童时的点点滴滴都重新展现,后来突然梦到了一个奇怪的事,那是在阴州西芦城中自己家中的那个大花园里,忽然出现了一棵很大很茂密的大桑树,树叶青青,亭亭如盖。

  老爹沈泰就坐在树下的一个石桌上,笑着叫他过去。沈石高兴地跑到他的身边,然后发现那桌上有酒,父亲正在一人独饮。沈石问他这是什么酒,沈泰笑了起来,正在这时忽然桑叶飘落,一串桑子掉落下来,沈泰便笑着对他说道:桑落时候,便是桑落酒了啊。

  后来这画面忽然如风吹过烟消云散,然后沈石开始看到那个孩子慢慢长大,历经波折,沉默而安静地走着自己的路。他就像是一个冷冷地旁观者,看着自己的前半生。

  有好几次他看到那些危险时刻生死关头,竟也会有些紧张有些后怕,平日里不觉得,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经历过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艰难许多。

  时间漫长而又平缓地掠过,一幕幕人生悲喜剧此起彼伏,忽然间已看到了最后,然后他便望见在那妖界里新起的城池,在无数鬼物如潮水般的攻势下巍然屹立,这熟悉的画面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然后渐渐的,鬼物狂潮退去了。

  强大的人族占据了这里,源源不断的修士开始趁胜追击,战斗在妖界里任何一个地方似乎都可能展开,然而在最强势的时候没有攻打下平妖城后,鬼族已经渐渐的有后劲不足的迹象。一个激昂的时代似乎正在展开,这个对人族来说全新的界土似乎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所有人都扑了上去。

  沈石的目光忽然像是拔高到极远的天空上,俯览着这片广袤世界,那感觉高高在上就像是一个神祗,只是他心中并非冷漠一片,他仍然记挂的人。只是奇怪的是无论如何,他也看不到他想看的人影,只能看见无数生灵如蝼蚁一般凶狠拼命地厮杀着。

  到了最后,终究还是人族胜了吧,无数的白骨鬼物←style_txt;成为了渣滓粉身碎骨灰飞烟灭,而奇怪的是,在这一场惨烈而漫长的战争里,从头到尾,沈石并没有看到几个妖族的身影。

  这片土地原本的主人,曾经强盛一时的妖族,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弱化到了无人关心的地步。

  便在这时,突然在沈石眼前所有的画面猛地一顿,一切都停滞下来,紧接着所有的东西全部挤在一起,光亮人影都扭曲起来最终变作一个亮点飞驰而去,最后没入远方无尽的黑暗中,如同流星般在视野里留下最后一道残痕。

  一切重新归于寂静,黑暗蜂拥而来,沈石安静地躺在黑暗阴影中,耳边突然听到从莫名的黑暗深处,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心跳声。

  他有些想看那是什么,却太过疲倦,然后很快再度睡去。

  &&&

  当沈石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几乎无一处不疼痛,这对于修炼多年肉身已然十分强韧的他来说,是相当罕见的事,也可想而知在他昏迷之前这具身躯所受到的压力有多么沉重。

  周围有树木枝叶迎风摇摆晃动的声音,几分草木泥土的气息萦绕在周围,沈石慢慢地从地上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