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往事(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三章往事

  微光中,这个诡异的骷髅就在这个老人身前三尺处坐了下来,然后看似随意地用骨臂往地上一抓,沈石只觉得脚下地面忽然一颤,一阵低沉闷响,随着那骨臂抬升,一座方形石台从地下霍然升起,几许烟尘顿时飘荡在空中,待尘土沉淀平静下来后,沈石便看到这两尺见方的石台上线条纵横,黑白棋子遍布其上,两边正是厮杀的难解难分。

  而在棋盘左右两侧,各有一个粗糙向下凹陷的石窝,里面似乎是放置棋子的地方,只是此刻大部分棋子都已经放在了棋盘上,两个石窝里的黑白棋子都已经寥寥无几。

  这骷髅瞄了一眼这局棋,下颌骨微微张开,虽无血肉,但竟然还是能让感觉到一种快活般的情绪,嘿嘿一笑,道:“到我下了吧?”

  背靠巨龙残躯的老人默默地看了它一眼,没有说话。

  骷髅也不生气,看去心情真是很不错,虽然面貌狰狞了些,却见它伸手到了自己右手边的石窝里,那里放着的都是白色棋子,白森森的骨节屈动,很快它捡起了一枚白棋,举在手上却并没有立刻放下,而是凝视了片刻,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一步落子千百年,这一局棋真是下的好久啊,不过……”它抬眼向那老人看去,道,“我已然看透棋局,这一子落下去,我就必胜无疑了。老龙老龙,你是怕也不怕?”

  被它叫做“老龙”的这个老人,昏浊的目光里没有丝毫异样神色,仿佛这一双眼睛早就已经看尽了人间沧桑,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它去动容变色。

  看着那老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这骷髅眼中鬼火一闪,似有讥讽之意,然后手臂抬起,眼看就要落子于棋盘上。只是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老人忽然又开口道:

  “这一子是不是你想得最久的一次?”

  骷髅手臂一顿,随即呵呵一笑,那温和悦耳的女子声音带着几分回忆的味道,道:“看来你还真是老糊涂了啊,什么都忘记了么?如今落这一子我想了一千零三十三年,虽然不短,却不是我想得最长的一次。我记得很清楚啊,最长的一次落子时间花了五千一百七十七年,最短的一次是六十八年,咱们两个在这‘镇魂渊’下,不就是靠这局棋解闷的么?”

  “不过,到了最后,终究还是我要赢了啊。”说到后面,骷髅又笑着补了一句,看着它反复如此地说着这句话,似乎确实对这一局棋的胜负看得很重第七十三章往事

  老龙看去并没有对棋局的胜负表露出什么态度意外,他此刻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个身形似乎有些偏小的骷髅,过了片刻,忽然淡淡地道:“你把每一次落子的时间都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这么多年来,你一定快憋疯了吧。”

  “轰”,一声突如其来的低沉闷响,忽然从那骷髅身边传了过来,沈石吓了一跳,从刚才他就感觉得出那个老人与这个诡异的骷髅都绝非凡俗,只怕都是自己望尘莫及的强大人物,所以一直都老老实实地站在远处窥视着。只是这一声闷响有些突然,但他转眼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心里正奇怪处,沈石却忽然发现那个有些瘦小的骷髅似乎看过去,又稍微矮了一些。

  沈石心中惊讶,仔细观望了一番,片刻后忽然看到在那骷髅坐着的地面上,数尺见方的坚硬石面上忽然是整块岩石都碎裂开去,整整齐齐地向下沉降了几寸的模样。

  两团鬼火在这个骷髅眼中缓缓燃烧着,看去它似乎沉默了下来,只是之前那种轻松快活的情绪已然在这个诡异的骷髅身上荡然无存,似乎那老头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正好刺到了这骷髅的痛处。

  就像是一层伪装伤疤被冷酷地掀开,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伤口。

  骷髅忽然笑了起来,冷笑。

  它定定地看着这个老人,笑过之后,忽然道:“那你呢,你又怎样?”

  老人脸上的皱纹纹丝不动。

  幽寂的石洞中,似乎突然一下子沉静了下来,什么声息都忽然消失了,只有那个骷髅带着浓浓讥讽之意的话语声,在这片黑暗中幽幽回荡着:

  “咱们这地方叫什么来着,‘镇魂渊’是吧,好霸气的名字,是你当年硬生生将我拖入这里,想着将我镇灭于此,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对吧?”它森白的骨节轻轻玩弄着那颗白色棋子,淡淡地道,“可是如今呢,谁还记得我,天下人但有知道这一处地方的,都以为此地镇压的乃是一只阴龙呢。”

  阴龙,果然是阴龙!

  沈石在一旁听得心中波澜起伏,终于证实了他心里早先的猜想,只是这突然出现的骷髅究竟又是何等身份,看去非但能与太古阴龙对峙,甚至还隐隐占了上风。

  骷髅凝视着手中那枚棋子,眼中讥讽之色更重,道:“好好的逍遥龙族你不做,非要跟我作对,干这第七十三章往事

  吃力不讨好的事,你为的是什么?哦,我想起来了,是‘神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