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分(1/2)

加入书签

  替嫁丫嬛h之终章

  终章

  大雨过後也隔了一夜,树林里的浓雾也渐渐散去。因为一夜大雨的洗礼让树林增添了一层唯美,几道光芒透进林木之间景色跳脱人间彷佛来到仙境,只是在这片树林里穿越的几人全无兴致於这美丽的景象里。

  许文强带领著上官昂等人一步步的走往溪边,每走一步大夥的心情就跟著沉了一些,直到听见水流声越来越近,所有人加快了脚步甚至已经奔跑了起来。

  冲出树林,映入眼帘的景象令他们震愕,地面上分散的尸体已经有些溃烂,沈振益与颜龙扬上前去仔细探看,许文强虽然浑身冷汗直冒但也是跟著他们那些尸体,梅儿脸色难看得退了几步险些跌坐在地,幸好上官昂伸出了手扶著了她

  「少夫人会不会……」她颤抖著身子,脑子里全是柳楚芸遭遇不测的画面。

  「别太早下定论,毕竟还没有见到她的人。」上官昂拍了拍她的肩,要她先别多想。

  此时,沈振益和颜龙扬走到他面前「怎麽样?」上官昂问著。

  「从尸体上的痕迹来看,是严风没错。」沈振益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著。

  「而且在那树下有著被剑砍断的绳子,看来真的发生了些事。」颜龙扬望向了一旁的树木。

  「那些是官府在追缉的山贼!」许文强皱著眉头也走回他们身旁,断了手掌的那个是山贼的头子,他在镇上有看过画像可以相当的肯定。

  「那麽严风肯定是救走了楚芸,昨夜的雨下的大…想来应该是找个地方避雨了!」沈振益轻笑,那两人在一块就用不著他们几个了吧!

  「可是这树林里应该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才是啊!」许文强摇了摇头,他在这可是土生土长,这树林里能避雨的真的是少之又少,他们能上哪去呢?

  「不!有一处可以!」梅儿突然想起刚和柳楚芸来这没几日所发现的洞窟。

  「你知道?!」他们瞪了双眼看著她。

  「在那上头有一个颇深的洞窟,我和少夫人在那里头放了些东西,如果少夫人带著小王爷去那……」梅儿绕过他们走出去些,面向溪流的上源头处、抬起手指著,话未说完就见远处有著两抹身影渐渐的朝他们而来。

  沈振益和颜龙扬、上官昂互视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梅儿的泪水向断了线的珍珠狂掉,见他们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由得迫使她拔腿就朝她奔去,紧紧的抱住她大哭「少夫人~~呜……」

  「梅、梅儿?」柳楚芸愣愣的看著梅儿掉著眼泪,怎麽她会在这?

  「你快吓死梅儿了…呜…」她向她抱怨著,这一夜她心急如焚深怕她有个什麽万一回去不知道该怎麽向天香香交代,幸好她平安无事!老天爷有保佑!

  「好、好、好!你别哭……」柳楚芸无奈的笑了笑,将她微微拉开伸手替她抹去泪水「你瞧!我不是没事吗?」

  「少夫人…」梅儿用著自己的衣袖将泪水擦乾,仔细的看著眼前的柳楚芸震惊的大呼「你的脸怎麽了!?还有嘴角!怎麽会这样?!」她伸手轻碰著柳楚芸微肿起的脸颊,两眼仔细的看著她嘴角上的瘀血。

  「没事、没事!过些天就会退的。」柳楚芸抓住她的手淡笑著,不愿再去回想起昨夜的事。

  「还说没事!你……」才想继续念的梅儿又看见她手腕上的痕迹,再次大吼「手腕!?这痕迹……」瞪大眼珠子的她又快掉下眼泪了!怎麽会这样?这下可好!回去怎麽交代?!

  「梅儿,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这只是些小伤,用不著这样大呼小叫的吧?」她皱眉,似笑非笑的看著梅儿,有这麽严重吗?瞧她脸色一下青一下白的。

  「她是担心回去会被府里的那位骂吧!」沈振益来到梅儿身旁,替她感到无奈。

  「府里的那位?」她不解,是说天香香吗?

  「是呀!」颜龙扬也是一脸替她无奈「现在谁也不敢轻易招惹呢!」

  「小王爷……」梅儿的泪珠滚落,哀怨的盯著断严风向他求助。

  「我想你找昂挡挡吧!」他也爱莫能助的将责任丢给了上官昂。

  「……」梅儿无奈的看了上官昂一眼,虽然他面色不变但她心里清楚就算上官昂出面也没有用!

  「怎麽回事?」柳楚芸仍是一脸不解,偏头看上断严风问。

  「这说来话长,先回你的住处吧!」他搂著她的腰,无奈的给她一笑。

  「嗯。」她微红小脸的点头,才上前走没几步就望见了许文强「许大哥?!」

  「楚芸姑娘,能看见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他苦笑了一下,昨夜自梅儿口中得知一切除了震惊以外也多了失望,既然知道她早已心有所属那他也该收心了!

  「对不起,让你忧心了。」她不好意思的向他致歉意,才要弯腰鞠躬之时便让他给阻止了。「别这样!都相识一年了还这麽客气做什麽?」

  「可是我……」给他们添麻烦她真的感到万分的抱歉呀!

  「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走吧!村里的人都还在等著呢!」他拍了拍她的肩,笑了笑。

  「好!」她点了点头回他一笑。

  一群人回到了村落就迎上了替柳楚芸忧心的村民,一人说一句的听的她头昏脑盪不过她还是很开心这里的人对她都如此用心,既使听到耳子长茧都没有关系了!林大婶还特地准备了火炉跟猪脚面线让她过过霉运,当然她也很乐意的接受林大婶的美意。

  折腾了一天,入夜他们几人才松了口气的坐在桌前同时叹气,柳楚芸准备茶水分给了他们「村里的人就是这样,习惯了就好。」她笑语,一年前她来到这的前几天也和他们一样,不过日子久了便也惯了。

  「总算可以说正事了……」断严风揉了揉还在发疼的脑袋,耳旁似乎还听的见那些杂乱的声音。

  「正事?什麽正事?」她将手中的茶递给了他,不免好奇的问。

  「就是你要跟我回断王府的事。」他接过茶吮了一口,平淡的看著她回答。

  「回…断王府?!」她愣了愣,退了几步立即摇头「不!我不能跟你回去!」

  「芸儿……」他皱眉,难道昨夜他所说的话她全忘了?还是他说的不够明白?

  「我可以待在这村里等你来,不论是一天、两天还是五天但就是不能跟你回去!」她坚持自己的想法,坐落在梅儿身旁,心里打定了谁来劝说都一样!

  「那好!给我一个理由,若理由不够好、你就得跟我回去!」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这次怎麽说也由不得她来决定!

  「你为何要强人所难?」她瞪了他一眼,不用想也知道他不论听见什麽理由都会说不够好,哪有人赌稳赢的!

  「好!我不强人所难。」这个学不乖的傻丫头,拌嘴那麽多次了还不知道他总是赢家吗?

  「真的?!」她喜悦的一笑,他答应了?

  「既然你不跟我回断王府,那我就只好将整个断王府移到这来!」他一副理所当然的靠著椅背,怡然自得的神情盯著脸色瞬变的她,浅浅一笑。

  「你疯啦!?」她气的自椅上跳起,她没听错吧!?整个断王府都移到这小村落,是打算将这里铲平了吗?!

  他点头,双手环於前「为你而疯,有何不可?」这麽一句甜死人的话令她胀红了脸,顿时无言以对的只能板著脸色死瞪著他不放。

  「所以你是同意罗?」他笑,笑的很贼、很诈!

  「什麽?」她又是一愣,她同意什麽了?

  「振益、龙扬你们帮我带口信回去,就说断王府要搬家了。」他刻意将眼神绕上不断在一旁偷笑的两位好友,不仅神情认真就连说话的语气也相当的有魄力,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是。」他们两人应声,才一起身就让柳楚芸给压坐了回去。转身怒视著断严风

  「我哪有同意这事?!」

  「既然你没有同意这事那就表示你要跟我回去罗?」他耸肩,反正他是不会退让的。

  「我……」可恶!可恶!好可恶!不强人所难的他竟然要她左右为难,本就是要她不乖乖答应跟他回去也不行嘛!

  「嗯?」看著她气的脸红脖子,他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等著听她答案,就算不用听也知道她不得不对他再次折服。

  「哼!」所幸,她坐回梅儿身旁不再望向他,已经默默的答应要跟他回断王府。

  「很好!明早起程。」

  沈振益、颜龙扬、上官昂及梅儿互视了一眼,都无奈的笑了笑。其实柳楚芸待的村落离断王府只有两个城镇之远就算是即刻起程也没有关系,想来也明白他对她的体贴温柔,昨夜再加上今日的折腾她能不累吗?

  断王府的前厅弥漫著沉重的气息甚至有些许的火药味,断尚世与李菱雯沉默的喝著刚泡好的洛神花茶,杨紫苑站在白耀堂的身旁两眼紧盯著前方站立於中间的人,突然那人大吼摆手的坐回椅子上,吓的杨紫苑微微挪动身子躲在白耀堂的身後,两手抓著他的衣袖不放。

  「不管了!就这样决定了!!」天香香翘著二郎腿,端起一旁的茶喝了几口。

  「什麽叫不管了?就这样决定了?嗄?」天傅恒气的发抖,怎麽他天傅恒教出来的女儿会这样胡来?

  「香儿,你这样太过分了!」方媚娘感到头疼的开口「断王爷和断夫人都在,你做这决定要断王府的颜面往哪搁?」

  「娘,你和爹爹都会顾及断王府的颜面那天承府的呢?」她不以为意的放下茶反问方媚娘,怎麽?她天香香的颜面就好处理了吗?

  「你给我捅这麽大一个蒌子,还敢说这话呀你!」天傅恒快吐出几斤血来的起身大吼。

  「呃…亲家…」断尚世苦笑的想出面劝劝,可是天傅恒直接面向他双手抱拳、鞠躬

  「老夫惭愧,绝对不会让小女做出有害断王府之事,所以请王爷您就别管此事。老夫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话说完,他又看向一派悠哉的天香香「你别想我会答应你这荒唐的决定!」

  「爹爹,我这决定哪里荒唐了?」她不服气的反驳。

  「休夫这种事还不够荒唐?!你是这个意思吗?!」他瞪大双眼看著她,代嫁的事他都还来不及和她算算了!居然还说要休夫这等事不荒唐?!

  「我国王法律条里有明文规定只准休妻、不准休夫的吗?」说什麽她天香香绝不吃闷亏!

  「什麽!?」天傅恒火冒三丈的嘶吼「皇上下的圣旨、赐婚岂容於你这样胡来?!」拳头重重的搥在一旁的桌面上。

  「爹爹,当时我就说我不嫁!是你和娘逼著我嫁,嫁人就算了!这桩婚事的背後竟然是为了那帮什麽狗屁叛军,皇上和爹爹你们都问过我了吗?」她的终生大事成了牺牲品,能有不讨公道的道理吗?

  「问你、你就会嫁了吗?」方媚娘无奈的看著她,就算真的问了这丫头她也不会嫁,问了也是白搭呀!

  「我会考虑嫁与不嫁!」她很认真的回答,但没有人会相信她这番话。

  「那也由不得你决定!」天傅恒坐回椅上,生怕自己会气晕在地上「不管你答应不答应都得嫁!」

  「我是嫁啦!」她耸肩,她爹是气恼忘了吗?

  「嫁过来的是楚芸,不是你!」好一个野丫头!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嫁了!她这个子究竟是遗传自他还是她娘呀?!

  「没法子!那也是被逼的。」她甩了甩手,事不关己「我是皇上为了百姓的牺牲品,那楚芸就是无辜牵连的被牺牲品!」

  「你!!」说来说去,她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有错然後尽是说一些歪理!

  所有人再次陷入沉默,对天香香感到相当的没辄就罢了!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她那张嘴说出来的话,听来头头是道但实际上本就是她推卸责任的幌子。

  *    *    *     *     *    *    *

  就在天香香快沉不住气时,外头的下人快速奔进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