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身的新婚少妇(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第一章失身的新婚少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和每个人的幸福,谁能说自己的不幸不会是幸福呢。女人的幸福是找一个好男人,好男人会不会是自己的丈夫呢。

  女人是有性欲的,而且是比男人还要强的,一旦暴露出来,女人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女人要小心,漂亮的女人更要小心,漂亮的少妇更要小心,因为少妇弄了就弄了,也不会有什幺后患,一个少妇去告别人强奸的很少,反而会弄得自己身败名裂。

  生活中的女人有几个一生只被一个男人玩过,结婚的女人有几个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一夜激情不被老公发现,哪个女人不想这个。

  白洁,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一所地方师范学院,在中国北方一所小镇中学教语文,这是一个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学校,高中有宿舍,也有一部分学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学校的升学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乱。

  白洁这几天正为了评职称的事闹心,白洁毕业才只有两年,虽说学历够了,可资历太浅,但如果学校的先进生产者能选她,那就有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长的推荐了。

  刚结婚两个月的白洁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分,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朦,仿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162米的个头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新婚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高义从窗口看见白洁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高义是个色鬼,以前在镇政府作教育助理。这天有一个女人来找他,原来这个女人以前当过老师,后来拿下来了,这次又聘用民办教师,她就通过一个亲戚找到高义。

  这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挺不错的,这天穿了一套黑色的套裙,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高义的眼睛盯着女人薄薄的套装下明显隆起的胸部,嘴里支支吾吾的说这件事情不好作。那女人到也不是省油的灯,看着高义的眼睛瞪着自己的乳房,就明白了高义的心思,心里慌慌的,又说了几句话,高义一再说要研究研究。

  女人出了高义的办公室,在办公楼外边转了好几圈,想想天天劳累的日子,再说自己以前当老师的时候,和学校的好几个人都干过,虽然那是自己愿意的,可弄起来还不都是一回事儿,一狠心,在公共电话亭给高义打了个电话,“高助理,我是刚才找你的王芬,你出来咱们再研究研究啊。”高义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很快就下楼。王芬看见高义,心里蹦蹦的跳。高义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是不好意思,就和女人说:“走啊,去你家看看。”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女人的家里,进屋高义就搂住了女人肉乎乎的身子,女人也没有反抗,只是嘴里说着:“快点吧,高助理。”高义让那女人把裙子撩起来,趴在床上。女人穿的是一双长筒袜,大腿根一截白肉里面是一条蓝色的内裤,高义把女人的内裤拽下来,两人衣服也没脱,从后边就插了进去。女人的屁股很大,很显然生过孩子,阴道很松的,弄几下水就很多了,高义双手把着女人的腰,“咕唧……咕唧……”地干得过瘾,女人跪趴在那里,不断的哼哼着,高跟鞋也掉到了地上一只。

  正干得火热,女人的老公回来了,一敲门,高义一紧张,一边往外拔一边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阴道里,阴毛上、屁股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精液。两人慌乱地弄好衣服打开门。

  男人进来一看,两人神色慌张,女人的脸红扑扑的,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赤着一只脚,腿上和脚上的丝袜都已经松脱了,裙子也都褶皱了。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转身,看见床上扔着一条女人的蓝色内裤。

  沉着脸叫女人和他进了屋里,一进屋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一看女人没有穿内裤,当时就急了,手在女人湿乎乎的阴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闻,“我……妈!”男人捅到了镇里,高义只好调到了中学当校长。到学校里来了之后,也已经搞了六七个女老师了,学校里的男老师都知道高义的风流好色,一看哪个女老师经常被高义叫到办公室,或者单独谈话,男老师们就互相传闻:“谁谁又被扒裤子了。”************白洁刚毕业到学校的时候,高义就惦记上了,可一直没有机会,两个月前白洁结婚的时候,高义上火了好几天,他一直怀疑白洁结婚之前是处女,没在结婚之前弄上她,结婚之后,看白洁一天天的从一个少女的清纯变成少妇熟透了的感觉,让高义心里急得要命。今天见到白洁,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向白洁身上套来。

  白洁这几天正为职称的事情发愁,晚上回到家,白洁吃饭的时候把单位的事和丈夫说了,可她丈夫根本没当回事。白洁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个中学教数学的老师,人瘦瘦的,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也有知识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这个职称,不屑一顾的说了几句话,让白洁很不舒服。

  两人闷闷不乐地上床了,过了一会儿,王深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白洁身上,一边揉搓着白洁的乳房,嘴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