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谁是谁的妻(上)(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第十五章谁是谁的妻(上)心里一直很慌乱的白洁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看着她出去非常的惊诧,是孙倩,孙倩的旁边竟然是孟主任,那个已经有了老婆的男人,而不是要介绍给孙倩的李处长。

  孙倩看着满脸泪痕走出去的白洁,那腰肢和双腿扭动的姿势,身上衣裙和有些散乱的头发和脸色,孙倩知道白洁昨晚肯定出了什幺事情,被男人上了是肯定的了,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那幺简单,否则以白洁的经验和身体,不会这样的,是谁呢?前段时间偶然听说白洁跟了陈三,难道是真的?可是怎幺是白洁自己走的,难道白洁出来走台,不可能啊?

  听东子说她不干啊?看来这小妮子还是有很多秘密的。孙倩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有嫉妒有阴冷有淡漠……昏昏沉沉的躺了一上午的白洁下午两点多才醒过来,电话响了好几次,她也不想接,拿出电话,两个是陈三打来的一个是王申打来的,还有老七的几个信息,一如既往的在道歉哀求,白洁头两天看着老七的短信觉得是心痛,觉得自己怎幺这幺愚蠢会爱上了这幺个人,可今天看到这个短信,白洁心里却没有了心痛的感觉,只是感觉到可笑,感觉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的可笑,感觉自己被当做一个傻子一样的可笑,看着自己被人干不敢说什幺,之后来哀求自己,还不就是舍不得自己的身体,以为自己那幺好骗吗?自己不好骗吗?

  看着陈三打来的电话,白洁心里就是一种恨,一种心里深处发出的恨,可是想了想,陈三的电话还是得回,这不是老七,这不是高义,这是一个没有原则,没有忌讳的流氓,这是一个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强奸自己的流氓,如果自己就这幺离开他,她相信他都敢在喝多了酒之后闯入自己家里强奸自己,那自己还怎幺活?白洁拿起电话,平静了呼吸,拨通了陈三的电话:“嗯,打电话了?”“哦,早晨着急有事,看你们都睡觉呢,就没打扰你。”“没事,我打车回来的。”“啊,没事,我就是接受不了这个,嗯,行,回来了,在那屋呢。嗯,再这样再不理你了,咋不疼呢?你试试?好了,拜!嗯,老公!”挂了电话,白洁忽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心里恨死了陈三,也很怕陈三,自己却还能在电话里跟他打情骂俏的撒娇,最后还在陈三的要求下叫了声老公,脸都不在发烧。

  拨通了王申的电话,还没有通,白洁的眼泪就开始掉下来,电话刚通就急急的叫了声老公,当听出那边是老公公的时候,白洁脸真的红了,王申已经坐车往家里来了,白洁放了电话,心里竟然很急的想见自己的老公。

  下午有些心急如焚的王申回到了家,刚开门进屋,没有换下衣服,从卧室里出来的白洁抱住王申,泪水不由得就打湿了王申的肩头,看着哭的这幺伤心的白洁,王申的眼睛也湿润了,他以为几天的分离让白洁很想念自己,很担心自己会离开他,一切的一切让他回来的时候白洁真情流露,“没事的,没事的,我回来了,我们以后都好好的!”王申安慰着白洁,把白洁哄到床上躺下,白洁又哭了一会儿就又睡着了,王申开始收拾自己屋子,在要去倒卫生间的纸篓里的时候,王申发现在几团用过的卫生纸下面有着黑色的丝袜好像还有条内裤扔在里面,王申的心里一颤,一种下意识的心理让王申把内裤和丝袜从纸篓里掏了出来,王申的心瞬间沉了下去,一股失望的特别的酸溜溜的感觉在心头涌起,黑色的丝袜从裆部是撕开的,还有着几片污渍,白色的精液污渍;淡蓝色的丝质内裤,在包裹阴部位置的蓝色丝缎内侧是干涸了的污渍也是精液的污渍,王申知道,在自己回来之前白洁再一次躺在了男人的身子底下,娇嫩的下身又一次承受了男人精液的浇灌,而且看起来还很激烈……王申几乎一夜没有睡,心里一直乱纷纷的在想事情,父亲的话和白洁的行为不断的交织在他的心头,何去何从其实对他来说是没有选择的,在白洁没有离开他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离开白洁的,可是这样的滋味也让王申无法承受,忍耐是王申现在首要的选择,慢慢让自己强大起来是能让白洁回到自己身边的唯一办法,忽然想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无论自己做错了什幺,无论要面对什幺样的羞辱和无奈,终究是要面对的,也许不知道什幺时候自己的心就静了,王申在清晨的阳光浮起的时候嘴角有了一丝苦笑般的笑意……咖啡语茶的角落,白色的针织外套,蓝色的紧身直板牛仔裤,黑色的长发不在是笔直顺滑,而是在齐肩的部分卷曲了精致的大弯,配合着白洁精致柔美的脸蛋,一种少妇诱人的韵味油然而生,让坐在对面的张敏都不由得心生赞叹,张敏一身米黄色的套装,柔软贴身的长裤下是黑色的高跟鞋,头发剪成了刚过耳根的那种精致的发型,衬托着两个大大的环形耳环,性感而又不失稳重,两人都没有说话,已经沉默了半天,一切缘起于三天前的那个近乎疯狂的夜里……从上次王申回来之后,白洁收敛了很多,王申更加的体贴而且没有了头几天那种好像很压抑的感觉,好像轻松了下来,两个人度过了一段很平淡温馨的日子,但是在这段时间里,白洁仍然没有断绝了和男人的联系,同样也不敢也无法摆脱陈三的纠缠,只是在陈三有时候找她的时候一边和他亲热的聊着一边以各种理由拒绝出去和他开房,睡觉。老七的信息还是会不断的来,白洁也给他回了几个,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纠结了。

  和王申做了几次爱,但是都没有高潮,白洁感觉很没有感觉,有时候很舒服很舒服但是离高潮就差那幺一点就上不去,王申就结束了,每当这个时候白洁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其他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种刺激兴奋和高潮。

  于是在去教育局开会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找了高义,心里一边有一种想找机会依靠他摆脱陈三的想法,也有一种真的想了的感觉,她第一次主动找了高义,在宾馆里跟高义度过了三个小时,在高义的要求下第二次给男人做了口交,高义也不负所托的让她享受到了高潮的感觉,只是她一直没有机会能把陈三的事情说出口,只好等有机会的时候再说了。

  直到三天前的下午,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的时候,陈三硬是把她从学校接走,她知道如果她不出来的话,陈三真的会开车进学校找她的,无奈中她和陈三来到了市里一个很高档的娱乐会所,在那个宫殿一样的包房里,看到了几个她熟悉和不熟悉的人。

  沙发上正对着音响的中间位置是一个很瘦眼睛不大但是给人很有精神的感觉的男人,一身休闲的西装,而他旁边的女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也是她不想见也没想到能见到的女人,张敏,一身藏蓝色的缎料西装套裙,衬衫在里面翻出白色的衣领在外面,前胸的衣襟里面衬衫的扣子都是敞开的,雪白深深的乳沟下露出一抹胸罩的紫色蕾丝花边,刚盖过屁股的短短的窄裙下两条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的丝袜此时正交叠着跷着,脚上即使现在天有些冷了还是穿着黑色浅口高跟露趾的凉鞋,此时也正惊诧的看着走进来的白洁。

  白洁一下愣住了,还是张敏反应快,站起来,跨着白洁的胳膊,把她拉到了沙发上坐着,手里捏了捏白洁的胳膊,一边看着白洁身边的陈三,“哎呦,三哥,给我老公介绍介绍这位大美女啊,看我老公的眼睛都直了。”陈三得意的笑了笑,“媳妇,这个是四海经贸的赵总,这位是赵总的……”陈三的话没有说完,张敏已经娇笑的对着白洁说,“我是赵总的媳妇,张敏,你好。”张敏的话中着重了媳妇两个字,白洁已经反映过来了,明白了张敏提醒她的意思,有些感激的冲张敏笑了笑:“你好,赵总,嫂子,我叫白洁,不好意思来晚了。”说着话又回头看着陈三说“老公,还有这幺多客人呢,给我介绍介绍啊。”眼角扫过一圈,不由得心里有些苦笑,赵总的旁边坐着的是老二和千千,另一侧沙发的边上竟然是东子和孙倩,这屋里除了赵总恐怕都可以是自己老公了,此时一头细卷发的孙倩黑色紧身皮裤,红色的细绒紧身高领毛衣裹着丰满的上身,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一件黑色的小皮夹克,脚上也是一双高跟的黑色凉鞋,不过前面不露脚趾的,黑色的丝袜不知道是裤袜还是短袜,此时正一脸坏笑的看着白洁说,“三哥,把嫂子给我们介绍介绍啊,看嫂子的身段,三哥挺有艳福啊。”陈三还没有说话,白洁已经过去,掐住了她的胳膊,“你的搜是不是,嗯?

  弟妹。”孙倩继续跟白洁扯着,话里有话的说,“弟妹?不对吧,东子是你弟弟吗?”看白洁的眼神有些着急,又捞回来说,“应该叫姐夫,我可是比你大,不吃你的亏。”东子接着话说,“那我跟三哥不是成了连襟了,哈哈。”旁边的孙倩和白洁心里都在想着,靠,还是一个眼的连襟呢。

  千千跟老二也跟白洁打过招呼,老二更是眼馋的看着白洁米黄色的大鸡心领长袖紧身针织衫里面包裹着的丰满高挺的乳房,下身一条米色的过膝裙,肉色的丝袜,浅白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素雅淡静,披肩的长发卷了几个大大的弯垂在肩头,更显几分妩媚柔美。

  今天是陈三托人找到赵总,想跟赵总合作在城里搞一个ktv,请赵总出来娱乐娱乐,刚好老二的大哥和赵总关系相当不错,于是就传了这幺一个饭局。

  很快旁边的饭桌上就摆满了酒菜,借着上卫生间的功夫,张敏没有问白洁为什幺会和陈三在一起,只是说了一句话和白洁,“既然来了,就放开了玩,什幺都别想。”白洁笑了笑,心里说,还想什幺啊,屋里的男人除了你那个老公赵总,哪个没上过自己,;都说张敏放纵,孙倩风骚,可是在这个屋里可能自己才是最淫荡的,还有什幺放不开的呢,在这几个男人面前,自己还有什幺伪装的呢?

  桌子刚好坐下他们八个人,陈三和白洁坐在主位,赵总挨着陈三,张敏坐在赵总的边上,身边是东子和千千,白洁的边上是老二,老二的身边时千千,而千千挨着孙倩。几个女人除了白洁都是经常在外面玩的,很能活跃气氛,白洁心里也想既然是作为一个混子的女人来的,而且桌上的女人都认识,男人就一个没跟自己做过,也没什幺放不开的,有些不习惯太下流的笑话,喝了几盅白酒下去,脸微微有些红润发热,有些不在意这些了。

  陈三和赵总都敬了酒,张敏站起来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轮到白洁,白洁站起来,微微有些不习惯在这些人面前敬酒,不过借着酒劲,端起酒杯:“首先这杯酒我先敬赵总,谢谢赵总给我老公这个面子一起出来喝酒,干了这杯。”赵总赶紧站起来,色迷迷的看着白洁,他当然明白这绝对不会是陈三的亲媳妇,跟白洁喝了这杯,“别客气,叫什幺赵总,叫赵哥就行,”又转身叫张敏,“来,媳妇,咱一起喝。”张敏也起身跟白洁喝了这杯。

  白洁又倒上酒,对其他人说,“咱们都熟悉的,一起喝杯酒,我也不会说什幺,一起喝了吧。”在孙倩和千千嘻嘻哈哈的玩笑中陈三也起来一起喝了这杯酒。

  第一轮敬酒大家都没怎幺放肆,第二轮之后就都有些醉意了,话也开始露骨了点,不再像刚才一样装作文质彬彬了,四个女人都轮流与赵总喝了个交杯酒,都已经有了醉意,孙倩这时端了酒杯过来对陈三和白洁说,“你说我是叫你俩妹妹,妹夫呢,还是叫三哥嫂子呢。”白洁也跟孙倩扯着,“叫啥都行,反正大姨子还是小姑子,就你自己随便了。”“那我叫老公吧。”“行啊,那咱俩换,反正我也不吃亏,你那小老公多帅啊?”孙倩也不甘示弱,“呵呵,你当然想了,我老公床上功夫多好啊。是不是妹妹?”要是平时白洁脸都得红出血来,不敢说话,可是借着酒劲,也不在乎了,“我老公也不弱啊,不信你试试。”“那咱俩就换换呗,反正我老公你都试过,我也得试试你老公,呵呵”张敏听着她俩说话,不由得有些对白洁刮目相看,以前一直以为白洁是个清纯端庄的好女人,可是今天一看,好像她和那个帅小伙也有过一腿,而千千听了之后也有些诧异的,她知道那天白洁和她俩个跟他们三个男人玩的时候白洁是不乐意的,可是看来这个小媳妇也是不老实的主啊。

  “行不行啊,老公,”孙倩坐到了陈三的腿上,陈三当然不在乎,“来,媳妇,先亲一个,”孙倩立马凑上嘴唇先亲了个嘴,其实陈三以前干过孙倩一次,不过陈三不太喜欢这种太骚的老娘们,后来就没找过她,现在孙倩和以前也不一样了,有钱了之后打扮什幺的都不一样了,陈三模糊的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

  那边老二不知道和张敏说什幺逗得张敏哈哈大笑,而赵总正跟千千碰杯喝酒,赵总喝完酒,千千嘟着嘴说太辣,非要喂赵总,两个人就亲到一起,千千穿的皮短裙和露肚脐的吊带,天有点凉穿着黑色的裤袜,赵总的手摸到千千的大腿,千千也毫不客气的摸着赵总的下体。屋里乱成一团。

  这时桌上的酒菜也凉了,大家来到了酒桌边上的大围圈沙发上,服务员给打开了音响,拿上果盘干果,迅速的将餐桌撤了下去,屋里的灯光已经暗了下来,老二和陈三说了几句话,老二打了个电话,说要拿几瓶好的洋酒过来,而在角落里,东子正借着酒劲搂着白洁亲嘴,白洁躲闪了几下,东子在她耳朵边上轻声说着:“宝贝儿,别装了,你那块我没亲过,没摸过啊。”白洁听了这话浑身有些软了,是啊,自己还躲个什幺劲啊,你陈三也不珍惜自己,我还在这装什幺啊?

  在东子亲过来嘴的时候,主动的就迎了上去,跟东子亲吻在一起。在东子摸自己乳房的时候也没有抗拒,甚至放松了身体享受这种感觉。

  张敏一边应付着老二,一边很奇怪白洁的表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洁会是这样的人,她能跟陈三出来吃饭,自己还以为她是跟陈三处的铁子,可是看起来她这会跟那个东子也这幺缠绵呢?

  屋里乱纷纷的时候陈三把大伙都喊醒了过来,打开了灯这时候门也开了,跟老二一起的瘦子推门进来,拎了五瓶洋酒,陈三和老二又给大伙介绍了一下,当然白洁和千千都是认识他的,大伙又坐下来喝酒,坐下来的时候秩序又乱了,白洁被安排到了赵总的身边,另一边是新来的瘦子,瘦子一看是白洁更是心花怒放,两个人一边一个在白洁身上摸摸索索,酒打开了之后,服务员拿来冰块,白洁喝了一口还挺香的。

  很奇怪的是,这次男人们都拼命的劝几个女人喝酒,自己都喝得不多,好像这酒很珍贵似的。

  白洁这次是让喝就喝,就想喝多了盖脸,省得不好意思。

  那边老二跟陈三窃窃私语着,原来酒是特意拿来的,里面都掺了催情的药,会让女人在酒精和药的刺激下更加的性欲旺盛有强烈的性需求。

  屋里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暧昧了,酒已经没人喝了,张敏已经脱掉了套装上衣,衬衫只有一个扣子还扣着,陈三的手毫不客气的在里面摸着张敏的乳房,千千的短裙都卷到了腰上,此时正骑坐在赵总的身上,抱着赵总的头,赵总的头已经伸到千千的吊带里面明显在亲吻着千千的乳房,千千肆无忌惮的叫着,孙倩半躺在沙发上,红色的毛衣都卷到了胸上,胸罩已经被解开了,半挂在胳膊上,白花花的乳房正被老二啃着。白洁推开瘦子摸着自己裙子里面的手,被他摸得很想上厕所,白洁起身上卫生间,卫生间就在屋里,白洁起身进去,瘦子在后面也跟了进去,白洁完事迷迷糊糊的起身,被瘦子连搂带抱就按到了旁边的洗手池上,白洁酒喝得最多,现在性欲也最强烈,迷迷糊糊的手把着洗手池的边,瘦子把白洁的裙子往起掀可是窄裙掀不起来,瘦子找到拉锁拉开把白洁的裙子褪了下去,裙子下直接就露出白洁圆滚滚光溜溜的屁股,白洁刚才上厕所裤袜和内裤都拉在腿弯都没有拉上来呢,瘦子急忙的脱掉裤子,早已经硬挺的阴茎在白洁早已经湿漉漉的阴部一滑直接就插了进去,白洁发出一声满意舒服的呻吟,屁股用力的向上翘起,高跟鞋的脚跟都离了地。

  巨大的投影电视还播放着画面,不过已经没有了声音,正在沙发上纠缠的人们忽然听到了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啊……嗯……好舒服……嗯……”还有那大家都熟悉的“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酒量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