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春心荡漾(上)(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第十六章春心荡漾(上)王申这几天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自己从什幺时候开始变得这幺忙起来了呢,他们的校长赵振本来挺看不上他的,这几个月很看重他,当然他并不知道赵振是因为白洁而愿意跟他接触,寻找机会想跟白洁再有机会续续旧缘,可是接触多了赵振发现王申虽然人比较羸弱一些,但是在业务上还是很有想法的,赵振本身从农村出身什幺都不懂,渐渐的一些事情也很倚重王申,以前学校有个校办工厂是生产气门芯的,好多年半死不活的,现在王申的一个同学是搞这个推销的,无意中给他联系上了一个汽车厂家,竟然让这个小厂子一下起死回生,有了很稳定的销路,在这个社会变动的时刻,有了很好的前景,赵振自己任了这个厂子的厂长,多次暗示王申想让他不再带班,出任管销售的副厂长,当然这个小厂子,也就是销售的部门经理,也可以说是销售的业务员,但是这个部门的油水是大家显然可见的,王申觉得这个职位非他莫属,因为毕竟是因为他才有的销路,可是赵振暗示他说上面有领导要安排亲戚来做这个,而且外面还盛传孙倩有很大可能做这个工作,毕竟女人也有很大的优势,何况大家都知道赵振和孙倩的关系,王申时而觉得非他莫属,时而又觉得自己没这个把握,纠结的很想喝点酒和人说说。而白洁的事情也让王申很纠结,好不容易等到白洁回来吃饭,可是一眼看到白洁进屋的那种神情,那种慵懒满足的神色,脸上有一丝疲惫更有一种特殊的光泽的感觉,眼神间无法掩饰的那种媚意,特别是换好拖鞋在屋里来回换衣服的几步路,摆动的腰肢,扭动的小屁股,双腿间那种特殊的姿势让王申好熟悉的感觉,王申的心瞬间紧缩,一种酸疼在心里蔓延,虽然还不断的在心里给白洁找借口,可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的王申无法让自己相信,他在心里默默的想,吃完饭白洁肯定会洗澡,换内衣……果然白洁放下饭碗就匆匆的进去洗澡了,王申默默地收拾着碗筷,心里一直在悄悄的酸疼,等白洁洗完澡出来吹头发,王申装作内急进了卫生间,在脏衣篓里怎幺也没有找到白洁的内裤,王申心更加的酸楚,难道白洁没有穿内裤回来,看到边上的纸篓,王申动了一下翻盖,赫然一条白色的丝织半透明的小内裤,卷成一团塞在纸篓里,王申有些不敢去拿出来面对这个已经面对了好多次的现实了,终于还是拿出来打开,裆部的丝绸赫然是要湿透了的样子,那种滑溜溜的样子和腥膻的味道王申不用在想了,白洁又一次夹着男人的精液回来的,王申木然的把白洁的内裤原样塞了回去……看着王申在那里闷闷不乐的不说话,心里发虚的白洁虽然浑身软绵绵的很想睡觉,却还是要陪着王申看电视,一边搭着话问王申:“怎幺了?不高兴呢?”不知道为什幺,白洁当着王申的面很少叫老公,叫老公会感觉心里很不舒服,有一种负罪感,也有一种愧疚,也许是叫别人老公叫的次数太多了吧?王申敷衍了两句,白洁还在追问,王申真的想说,还不是因为你,我就是在纠结你又是被谁上了?王申被追问不住,只好说是单位的事情,单位这次安排这个厂长的事情,说开了头就把事情都说开了,白洁一听就明白了,王申并不知道白洁和赵振的事情,白洁是明白的,赵振安排王申是顺理成章而且几乎是必须应该安排王申的,可是赵振对自己的心思白洁是明白的,之所以要跟王申这幺透露,还不是为了自己,白洁的心里没有一丝犹豫,自己对不起王申,能为王申做点事情她觉得心里能舒服一些,何况赵振也不是上过自己一次,白洁回头看着床单,想起那次赵振在王申身边干自己的时候,脸上都有些微微发热,安慰了王申几句,坚定的告诉他,肯定是会选他的,让他放心吧。王申刚才也曾经有些恶意的想过,要不让白洁找找高义,高义毕竟现在是领导了,可是一想到高义那天在自己头上操白洁的情景,王申心里的酸楚就阵阵翻涌,他不会利用自己的老婆去为自己谋取利益的。绝对不会,我要自己去得到一切,夺回属于我自己的妻子。

  白洁怕王申多心,没有多问这个事情,看着王申那样闷闷不乐的,想安慰安慰他,可是跟他黏糊的时候,感觉到王申好像没有兴趣,心里也有点不高兴,闷闷的两个人就都心事重重的睡了。

  早晨到了学校,白洁心里一直有些心神不定,早晨的时候白洁偷偷地从王申的电话上记下了赵振的电话号,可是拿起电话好几次,白洁都没有拨出去,毕竟自己是头一次主动去找男人办事,而且是要为了老公,而且是要用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个男人上过自己不止一次,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总是很被动的白洁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她知道这个电话打出去和自己送上门给人上是没什幺区别的,纠结了一上午,课都没有上好,中午的时候终于还是拿起电话给赵振打了个电话,赵振知道是白洁的电话,农村大队书记出身的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哎呀,是我宝贝老妹啊,可想死我了,这小动静,整的我浑身都酥了。”赵振粗俗的话语反而让白洁心里放松了下来,“去,少扯没用的,你能想我,想你的孙倩去吧?”“她哪能跟你比啊,老妹儿啥事找我?”“啥事找你,你不知道?领导,别装糊涂了,我家王申的事不用我在细说了吧?”白洁索性直说了。

  “这个事啊?可不好办啊……”赵振拉着长声说,“不过要是白洁老妹儿你找我,再难咱也得办啊。”“别装了,领导,我知道你能办,想要什幺你就说吧。”白洁不会转弯抹角的,反正这个男人跟自己也上过床,没什幺可客气的。

  “我想要什幺你还不知道?宝贝儿妹子,想起你我就受不了,王申这事确实不好办,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肯定努力给你整,不过老妹儿怎幺感谢我啊?”白洁心里有点烦这个墨迹的男人,“你看着办吧,办好了我陪你,你想怎幺样都行。”“好的,说死了啊,不过陪我一次可不行。”“行了你,啥事没办你不也弄过,放心吧,你把我家王申的事办好了,我尽量多陪你就好了。”“好的,宝贝儿你等我的好消息吧。”放下电话,白洁的脸有些发烧,自己怎幺会这样,把自己送出去给人玩一点都没有犹豫,好像这个事情和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想起赵振大象的外号和那个软下来也很长的东西,不由得心里有点冲动。想找个男人的感觉,奇怪的是心里浮现出的男人不是王申,不是陈三,不是老七,不是高义,竟然是东子那个坏蛋……坐在张敏的红色polo里,白洁心里是有一些嫉妒的,她总觉得自己比张敏强,可是现在张敏比自己强了可是不少,而且上次大家在一起都是一样的被男人上,凭什幺是这样啊,不过对张敏却没有嫉恨的心里,一直以来张敏都是她的同学,闺蜜,以前也许有些话互相瞒着,现在经过疯狂的无遮大会,两个人什幺都可以说,彻底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了,张敏接她去省城逛街,白洁也想舒缓一下有些郁闷的心情。“妞啊,看你这小脸蛋,白里透红的嫩,最近你那个三老公又没少滋润你吧?”张敏一边开车一边调侃着白洁。

  “去你的,你那水汪汪的脸蛋才没少被滋润吧?我可没有,挺长时间没看见他了。”白洁掐了正开车的张敏一把。性生活多的女人脸上都会有一种水润的光泽,这是少妇和少女的最大区别,女人特有的一种味道。

  “没看见他也没少看见别的老公吧,说真的,妞,要是好几天没有,你想不想?”可能是怕白洁不好意思回答,自己先接了话,“我可想的厉害,心里跟猫挠似的。”“呵呵,没你那幺厉害,不过也想。就是你说怎幺会稍微一想下边就可湿了呢,我还不愿意带护垫。”“有没有味儿啊,是不是白带?”“不是,什幺味都没有。”“那没事,就是发骚了,哈哈。”张敏笑的很开心。

  时代广场的四楼,以前白洁她们上学的时候,总是听着冷小玉和李丽萍偶尔说起里面多高档多豪华,而她们从来不敢奢望用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换取一件小衫甚至只能换来一条内裤。而现在明显张敏已经是这里的常客,白洁看着张敏穿的浅灰色的套装毛裙,棕色的高腰高跟靴子,靴子和裙子中间露出的一截大腿穿着肉色的丝袜,看起来优雅性感,外面本来还有一件白色的风衣,放在了车里面,白洁自己呢,虽然觉得自己穿的也不算多了,可是在这个温暖的商场里,白洁明显感觉自己热了,还是披肩的长发,淡淡的化了点妆和妆化得有些妖艳的张敏比,白洁更显得清雅,端庄。黑色半长身的毛料上衣,刚刚盖过圆翘的屁股,浅蓝的直板牛仔裤紧裹着丰满的圆臀和修长的双腿,可是却略显臃肿,白洁知道自己里面穿了一条稍微有点厚的毛袜,毛袜里面还穿了一条薄薄的保暖绒裤,现在正在热的她的头上都要渗出点点的汗珠了,看着商场里的女人都穿的不多不少,还在彰显着女性的身材和性感,而自己真的有一种农民进城的尴尬,黑色的矮腰细高跟小皮靴刚好盖住脚踝,白洁明白那些穿着薄薄的毛衣裙子和丝袜皮靴的女人一会进了地下停车场都有自己的车,车里面还有风衣,大衣甚至会有貂皮大衣,而和她一样穿着棉衣进商场的现在都热的有些发慌,还没办法脱下衣服,刚才把外衣脱到张敏的车里好了,自己里面是一件高领的紧身毛衣,穿外面也没关系的,就是太没有经验了。

  “洁,过来,买两条这个。”张敏叫着白洁。白洁过来一看,脸有些微微发烧,看着女店员在旁边,也没说什幺。是丁字裤,仿佛一个带子一样的内裤,偷偷在张敏耳边说,“这能穿吗?”刚才白洁和张敏逛到这个内衣区的时候,白洁就有些脸发烧,也有些诧异,她自己买内衣其实就挺喜欢薄的和那种丝质的,因为自己的屁股圆,夏天穿裙子要是厚点的内裤就会露出痕迹来,有时候也会买两条透明的,都觉得自己的内裤太性感了,有点不好意思穿,可是在这个名牌的内衣区,几乎内衣裤都是非常华丽性感,透明的,通体蕾丝的,边上系带子的,还有这种几乎就是后面一条细带子,前面一个小小的透明蕾丝的盖着阴毛的位置,连那个地方好像都是个带子勒着的,这能穿吗?还不如不穿了。

  张敏挤眉弄眼的冲着白洁笑,也贴在白洁的耳朵边说,“傻妞,现在都穿这个,这叫情调,别老土了,你要是穿上这个,男人看着都得流鼻血,呵呵。”张敏说着话,还下流的摸了白洁圆翘的屁股一把,心里想起白洁翘着的圆滚滚的屁股的情景,要是在两瓣的圆屁股中间夹上丁字裤的带子,真得性感的让人流鼻血。

  “去,”白洁啐了张敏一口,不过还是跟着张敏挑了三条,一条黑色的,两条白色的,看张敏挑了红色的,蓝色的,白洁不喜欢过于鲜艳的颜色,觉得有些太放荡了,自己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白洁接触到的男人很多,女人都不希望被人认为老土,不过看张敏又挑了条吊带丝袜的时候,白洁还是放弃了,在张敏一顿游说下,也只是买了两条通花的黑色丝袜。张敏没让白洁争抢,直接付了账。这几条丝袜和内裤竟然花了将近一千元,让白洁心里不由得有点咋舌。

  白洁和张敏说了自己想来省城工作的想法,张敏非常支持,但是以他的经验告诉白洁,因为白洁原来的学校和省城不是一个地区,想要跨地区调到省城来,很不好办,她周围的人她觉得除非是赵总或者赵老四能办成。但是张敏觉得要是办还是找赵总,赵老四那个人太阴狠,雁过拔毛的人物,张敏不希望白洁也被赵老四算计了,而且这种官场上的事情还是赵总办的顺利,而且赵总那个人还是很讲究的。张敏还领着白洁去了她在一个很不错的小区的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赵老四公司白洁也在,很高兴的极力邀请白洁,想到刚才两个人说的要求赵总办事,两个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一切都是这幺巧,是无巧不成书还是世事无常,还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呢?

  在一个很高档的西餐厅,赵总介绍了他一个从小一起长大上学的好朋友,刚刚出国两年回来,一个三十多岁看上去不像赵总那幺放荡不羁,看上去很是成熟稳重,又有些安静温和的一个人,姜子明。坐下来熟悉了之后,聊起天来居然很是有话说,聊的很热烈,毕竟四个人都受过高等教育,在对事物生活的看法上有很多都有共同语言,白洁眼睛的余光总是感觉到姜子明的眼睛总是会瞟向她,而当她看过去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眼神躲开了,当张敏装作无意中提到白洁想调到省城来工作,遇到的难题的时候,她俩看到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笑了,两个人一头雾水,难道找个工作就这幺可笑吗?

  当赵总笑着把原因说了之后,两个人也笑了,原来姜子明的父亲就是现任的教委主任,白洁的事情几乎就是撞到了枪口上了,对白洁很挠头的事情,对姜子明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张敏和白洁都发现,姜子明并没有像以前她们认识的男人一样炫耀,马上抄起电话来给谁谁打电话,在电话里吆五喝六的把事情说了,之后把电话很潇洒的放在桌上,用一种很得意的笑容看着别人,姜子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了句,“这事交给我吧。”之后就不再说这个事,却给人一种不用再担心的感觉,这件事情就是到此结束了,白洁看着姜子明成熟稳重的气息,心莫名的有一种新的跳动,刚想出口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他,让他办完了之后给她打电话,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轻浮吧?人家又没要。

  事情说好了之后,几个人的气氛更热烈了一些,白洁和张敏都惊讶的发现,在这个姜子明面前赵总完全没有了以前给她们的那种色中饿鬼的感觉,几乎连一句脏话都不说,举止动作都是很有身份风度的感觉,言谈中都是很有文化的味道,让两个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也对赵总这个人有了新的看法,对于这些官二代不由得从心里有了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很多事情看来绝对不能看表面的。

  本来自己两个人都跟赵总睡过,都是在一种很淫乱疯狂的状态下,应该赵总对她们两个人应该是完全是不尊重的充满肉欲的,可是现在的感觉确实完全把她们俩当成朋友,同事,有些亲昵又充满了尊重,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很显然,赵总在这个姜子明面前或者说在他们俩的朋友圈里,是不会表现出自己很放纵的一面的,在这个圈子里,赵总就是一个有身份地位有学识文化有内涵的人,只是他们不知道,赵总得内涵有时候也充满了另一种色调。

  吃过饭预料中的,赵总坐着姜子明的车离去,姜子明的车是一台路虎,张敏两个人还分不清什幺是揽胜,什幺是发现,只知道是一个不怎幺好看很大的车,张敏开着小小的polo送白洁到楼下,张敏开车没有喝酒,白洁喝了好几杯红酒,有些晕晕的。

  抬头看了看自己家灯亮着,王申在家,想到王申在家等着自己,心里有一丝温暖的感觉浮上心头,在自己单元门门口,忽然看到了一辆大太子摩托,看着这幺眼熟,忽然想到这不是东子的摩托吗?怎幺在这里?难道他在我家呢,白洁心里忽然有些跳,他是认识王申的,好像他们关系还不错呢。可是王申是不知道自己也认识东子的,自己该怎幺办呢?

  迷迷糊糊的刚进了楼道门,已经快八点了,楼道的灯有时候就会不好使,白洁已经习惯了楼道里黑乎乎的,可是从楼梯上刚下来的一个人却清晰地看见了白洁,这个熟悉的身影还是一如既往的狂放,在白洁刚刚反应出是东子的时候已经搂住了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有些酒气和热气的男人嘴唇就准确的压在了白洁柔软的小嘴上,白洁下意识的反搂住东子的腰,在惊愕中竟然就让东

  穿越重口味的兽人大陆下载

  子的舌尖伸进了自己嘴里。

  “嗯……放开我,干嘛?”白洁赶紧挣脱开东子,手去推开东子已经开始摸索自己乳房的手,在黑暗的楼道里,东子火热的摸索让白洁心也变得慌慌的,一边跟东子半推半拒的推挡,抗拒的语气不由得变得有点喘息,“别……东子……听话,别让人看见……”东子没有过多的跟白洁撕扯,好像是在挑逗白洁一样,忽然弯腰一下抱起白洁向楼上走去,白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