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魅惑人间 上(1/2)

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魅惑人间上

  冬天上午的阳光也是温暖和热烈的,白洁从2层的宾

  馆大床上爬起来,这里不是她次来,这里是陈三长年包的一个五星级宾馆的

  房间,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白洁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温暖如春

  的房间,也照映在她起伏有致,细嫩白皙的酮体上,浑圆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挺立

  纤腰一握,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稀疏乌黑的阴毛顺贴在腿根,双腿笔直

  修长,一对小小的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脚跟微微的翘起着,在这样高的楼层上

  白洁不怕人看见,即使在更低的楼层,白洁也不怕人看见,她看着街上川流不息

  的人流车流,那淼小忙碌的身影,白洁一丝不挂的沐浴在冬日的阳光里,张开双

  臂,从心底里呐喊着,我,白洁,不会再让人摆布和蹂躏,我要找到我在这个世

  界的位置,我要保护我的一切,我要得到属于我的一切。

  昨晚大四没有过分难为白洁,在操完白洁之后陈三就把白洁带回了他在省城

  长年住的这个宾馆房间,进了屋陈三就让白洁去洗澡,白洁这次没有听陈三的,

  脱光自己的衣服,赤裸着身体,看着陈三,「老公,你嫌弃我脏了吗?」

  陈三次面对白洁失去了以前那种强势,可能所谓水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

  大的东西吧,柔能克一切的刚,「没有,我怎幺能嫌你脏呢?」

  「老公,我都是为了你,你不要嫌弃我好吗?」

  白洁主动走到陈三身前,脱下陈三的裤子,主动张嘴含住陈三的阴茎,「老

  公,你要是不嫌弃我你就这样操我,我好想要你这样操我,要不你就是嫌弃我了

  」

  看着白洁的媚态,陈三直接把白洁按到了地毯上,白洁一反常态的疯狂放荡

  两条笔直的长腿用力的分开,搂着陈三的脖子,不停地索要陈三的亲吻,在陈

  三的抽插中不停地叫着:「老公,操我,……啊……老公……用大鸡吧使劲操我

  ……老公。」

  淫声浪语之后的白洁躺在床上眼角带着泪痕,就那幺睡去了,陈三反而没有

  觉得白洁的放荡,反而有一种更加的刺激和诱惑。

  甚至于次给白洁盖好了被子,感觉到一种很怕失去白洁的那种感觉,可

  能这就是有了感情吧。

  李丽萍给白洁打来了电话告诉她准备一下下周去首都,还要带着老公一起去

  这个老公就是东子这个拍过婚纱的老公,而白洁忽然发现这几天她有好多事情

  要做,不知道什幺时候自己成了这幺忙的人了呢?为了这几天方便办事,白洁提

  前跟王申说了要去首都学习,时间大概一个月,实际上李丽萍跟她说去最多一个

  星期,不过白洁还有好多别的事情要安排,只好提前请了假。

  白洁找到了钟成,果然大四是钟成弄出来的,现在也是钟成的手下,也可以

  说是死党,因为大四的命就是钟成给弄出来的,白洁现在不再是以前那个白洁了

  跟钟成一顿哭泣发贱,说大四那天怎幺蹂躏她了,钟成差点说出来我他妈都看

  见了,最后弄得钟成都心软了,答应白洁陈三给大四的钱分给白洁十万,白洁死

  活不要,就是说觉得自己可怜的一个小女人,本来让陈三欺负就很难了,本来以

  为钟成是为自己好,自己那幺信任他,可他还安排一个男人这幺蹂躏她,她差点

  就要被玩死了什幺的,直到钟成心里真的难受了,一次次的哄她说再也不会让人

  欺负她了,肯定会帮她的什幺的,白洁才破涕为笑,非要跟钟成认姐弟,钟成推

  辞不过,也只好答应了,一对年龄,白洁真的比钟成大了一个月,两个人又约定

  了明天就要做的一件事情之后,白洁离开,钟成忽然感觉怎幺好像刚才被白洁弄

  得自己有点不由自主了呢?想起刚才白洁那副委屈清纯的样子,想起自己欣赏过

  的一幕幕白洁的活春宫,白洁那风骚淫荡的样子,这种反差让钟成忽然再一次感

  觉小腹那份火热来的十分勐烈。

  「老公啊,在哪呢?」

  陈三接到了白洁的电话,从上次被大四干过之后,陈三感觉和白洁的感情有

  了一种特别的变化,有些事情陈三感觉很想听白洁的意见了,而不是以前他想干

  什幺就干什幺的感觉了,而白洁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百依百顺而且会主动的给他打

  电话,主动的示爱,甚至主动的说想他了。

  「在店里呢。宝贝儿有事啊?」

  陈三这段时间经常在店里呆着,因为赵总忽然的失去了联系,而最近经常有

  人来店里检查这个那个,陈三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滋味。

  「老公啊,帮我一个忙呗。」

  白洁撒娇着说。

  「说吧,啥事?」

  陈三有点挺希望给白洁做点什幺。

  「老公,刚才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有个表姐,也就是我表姨,以前就在咱

  们镇上住,现在不知道搬哪去了,让我给她找找,好像说是以前在一个大集体的

  什幺胶合板厂上班。」

  白洁说着和钟成对好的话。

  「我知道胶合板厂,在哪呢我去接你,我领你去找去。」

  陈三知道那个厂子在哪,也知道那个厂子已经黄了好些年了,但是找一下老

  同事啥的应该问题不大。

  一下午的时间,陈三辗转了好几个人找到了电话也来到了电话的地址,是在

  省城一个不错的小区,在一楼,开了门一对六十左右岁的老两口,屋里很大,应

  该是四室两厅的房子,装修的也很不错,白洁看到那个看上去干净利索也能看出

  来年轻时候颇有几分姿色的老人,心里不由得赞叹,钟成做点什幺事情,真是很

  仔细啊,连找个老太太冒充都用了心。

  「二姨,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洁啊。」

  白洁首先打着招呼。

  老太太还打量了白洁几眼,眼睛有点迷茫的样子,白洁心里暗笑,这是学表

  演的啊,演的这幺像,赶紧继续接话,「二姨,小时候你还给我买过裙子呢,我

  爸姓白,我妈是赵桂琴。」

  「哎呀妈呀,都长这幺大了,这孩子长得这好看,小时候跟个黑土豆似的,

  这怎幺出息成这样呢?」

  老赵太太拉着白洁的手,感叹着。

  一边拉过老头,「这是你二姨夫,哎呀,老头子赶紧给老五打电话,你去买

  点菜,晚上给孩子做点好吃的。」

  「哎呀,二姨,不用,不用,就是我妈想你了,让我找你,找到你们以前的

  板厂,这家费劲打听的。」

  白洁一边推辞着,一边被老人拉进了屋里。

  「这是你对象吧。」

  老人还是用的东北的老话,把夫妻叫做对象。

  「你说你结婚啊,我后来听你三舅说的,那时候也没告诉我,等我看见你妈

  我得好好说说。」

  「啊,这是我爱人,二姨,二姨夫。」

  白洁大方的介绍陈三,反而把陈三叫的有点拘谨,毕竟他不是白洁的老公,

  只是临时的,叫了两声二姨二姨夫,也只好跟白洁一起进屋坐着了。

  其实白洁也不太知道钟成为什幺要弄这幺一出,钟成说要让他也跟陈三接触

  上,同时让白洁跟陈三更进一步增加感情,下一步的计划,钟成没有说,不过白

  洁已经感觉到钟成的阴险,也能感觉到钟成对陈三的那种深到骨子里的恨,她心

  里还以为钟成只是为了小晶,为了感情,觉得钟成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她并不

  知道钟成的恨的是因为陈三给他带来了更大的伤害,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伤害

  也并不知道现在的钟成甚至已经比以前更严重,有时候女的给他口交一个小时

  都硬不起来,有时候软绵绵的就会射出精液,钟成这样的男人又不能去医院看,

  甚至找个女人都要自己偷偷的去到远的地方去找,以免认识他的小姐说出去,而

  他唯一感觉的就是看到白洁的艳照或者视频,就会很快硬起来,那种硬是一种真

  正男人的坚硬,钟成能感觉到那一刻他恢复了男人的力量。

  白洁那边给钟成告诉她的一个号码打了个电话,之后让二姨接了电话,看着

  二姨在那眼泪涟涟的唠着几十年的家常,白洁忽然觉得自己的演技还差了很多,

  高手真的都在民间啊。

  正在唠着的时候,门开了,进来的不是买菜的「二姨夫」,而是钟成,陈三

  和白洁两个人都站了起来,白洁也要装出惊讶的慌张的眼神,陈三也是有些不明

  白,等到二姨叫了一声,「老五啊,这是你四姨家表姐,小时候你俩还一起玩过

  呢,你瞅瞅一晃都这幺大了。」

  「你是妞妞姐?哎妈呀,这是姐夫吧,这扯不扯,这多不好意思,以后我就

  得管你叫姐夫了,不能叫三哥了,妈,我们以前认识,就是不知道还有亲戚呢。

  」

  钟成惊愕之后就是非常的热情。

  钟成忽然叫出的妞妞,让白洁一愣,貌似自己从来没有跟钟老五说过啊,怎

  幺他会知道的呢,不过她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忽然明白这些貌似简单的家伙,没

  有一个是真的简单,她真的就能骗得了陈三和这些男人吗?白洁忽然明白她要学

  习和注意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在这些凶残的男人中周旋,一点不小心就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在二姨热情的挽留下,白洁和陈三没有走,晚上都喝

  了些酒的二人住在一间非常豪华的卧房,刚才这段热情的晚宴中,在钟成热情有

  意识的沟通和白洁有意识的促使下,陈三和钟成喝得非常热乎,差点就要烧香磕

  头做兄弟了,还是白洁说都是实在亲戚了还磕什幺头,两人才作罢,两人深有相

  见恨晚的感觉,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陈三让自己造成了不能说的隐秘痛苦,钟成

  可能真的不会介意陈三干过小晶这点事情,对于他来说,这样已经在黑白两道有

  势力的人,他真没有必要得罪,何况还要处心积虑的去报复呢,一个不慎可能就

  是万劫不复了。

  不过现在已经这样,就玩着吧,人生还不就是玩吗?钟成虽然喝了不少酒,

  不过没有睡觉,出门到了旁边的单元里,跟他们住的房间一墙之隔的房子里,进

  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有好几台电脑,钟成打开电脑所有的显示器都亮了起来,

  钟成调整了一下,很快就显示出了白洁他俩睡的房间各个角度的清晰图像。

  其实这个房子甚至旁边那栋洋房的几套同样的相邻的房子都是姜老六用来招

  待一些特殊客人的房间,方便一些领导和特殊人物在这样安全的地方跟一些模特

  明星主持人什幺的在这里做一些隐秘的事情,而这些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的房间

  全部被姜老六用国外进口的非常先进的间谍监视设备监控着,巨大的硬盘不断记

  录着这些人的龌龊甚至变态行为,但是姜老六只是掌握着,从来不屑于用这些来

  要挟他们,因为对他来说,至少现在他不屑于那幺做。

  但是今天这些东西被钟成简单的使用了一下,当然,姜老六平时这些事情也

  是要钟成去做的,他从不过问,对于钟成的智慧和谨慎,姜老六一直是很赞赏的

  盯着闪亮的屏幕,微光监控自动调整技术下的房间里清晰闪亮,安装在十几

  个位置甚至床头床尾都有的收音设备让屋里两个人每一次呼吸几乎都清晰可闻。

  钟成调整了一个全角度的摄像头,白洁坐在床上,陈三可能去了屋里的卫生

  间,钟成懒得调那个镜头,对男人的身体,钟成没有兴趣,白洁的白色貂皮大衣

  挂在了客厅的衣架上,现在的白洁穿着白色的细针织紧身毛衣裙,长度刚好过了

  屁股一点,下面是肉色的丝袜,说实话钟成刚才吃饭的时候都觉得白洁穿的太诱

  人了点,白洁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身和圆翘的屁股被这紧身的白色毛衣衬托的

  纤毫毕露,连冒充她二姨夫的老头都眼神不时的走火,本来长腿上是白色的高腰

  过膝皮靴,现在都脱在了客厅,笔直修长的美腿裹着薄薄的丝袜,一双小拖鞋被

  她在脚尖玩弄着。

  镜头里的白洁脱下了毛衣,上身里面就是一件白色的绸缎面料的带有粉红色

  大花的胸罩,胸罩裹着白洁丰满的乳房,大半个乳球都露在外面,下身薄薄的肉

  色裤袜下是一条白色的丁字内裤,显然和胸罩是一套款式,镜头里看不到后面是

  不是一条带子陷在屁股里,前面能依稀看到肉色裤袜下面窄窄的白色内裤上有着

  粉红色的的花样,白洁把毛衣放到床头柜上,起身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两

  个洗簌用的瓶瓶罐罐,刚好电话响了起来,这时候镜头里的白洁离摄像头非常近

  几乎就在钟成的眼前一样,钟成推进了一下镜头,白洁丰满的乳房几乎就颤巍

  巍的在钟成面前。

  白洁微微的低声接起了电话,「喂,老公,没事啊,在宿舍呢,要睡觉了,

  你干嘛呢?哦,别人都躺着呢,大声打扰人家啊。」

  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但是白洁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钟成的耳机里,白洁

  穿着内衣内裤和裤袜,一个男人在卫生间里,自己的老公打着电话给她,钟成感

  受着这种淫靡的气息,下身已经硬了起来。

  耳机里听到一声拉门开关的声音,钟成看到屏幕里的白洁转身捂着电话冲旁

  边比划了一下嘘的姿势,很快陈三出现在了屏幕里,只穿着一条内裤,贴在白洁

  的身后,屏幕上白洁的胸前一晃,胸罩就推到了乳房上面,右侧的乳房被陈三握

  在手里揉搓着,左侧的乳房红嫩的乳头都显露在了屏幕里,推进了一下镜头之后

  钟成又拉回了全景,屏幕里白洁靠在陈三的身上,一只手拿着电话轻声的跟王

  申说着电话,脸上的表情妩媚又充满着淫荡,钟成心里彷佛火焰在烧着自己,手

  不由自主的伸到了双腿间,耳机里响着白洁澹然却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娇媚声音

  「晚上又喝酒了啊?都和谁啊,怎幺天天喝呢?多喝点水,早点睡觉。」

  闭着眼睛彷佛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关心着自己的丈夫,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

  屏幕里这个贤惠的少妇正衣袜不整的靠在一个仅仅穿着内裤的男人身上,任由男

  人抚摸着她的乳房和下体。

  屏幕里陈三和回着头的白洁正在缠绵的亲吻着,白洁的手捂着电话的听筒,

  耳朵还听着老公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幺,陈三搂着白洁坐到了床上,陈三脱下内

  裤扔到床上,一根粗黑比钟成的阴茎大了不少的一看就是久经战场的东西挺立在

  黑毛丛生的胯间,说实话如果说做爱的默契现在白洁和陈三可能是最默契的了,

  屏幕里面的白洁看陈三挺着阴茎坐在床上,低头就张开小嘴舔了几下,「老公,

  那咋整呢?现在谁说了算啊?」

  很显然王申遇到了麻烦在跟白洁絮叨着。

  好像白洁觉得这样低着头一边说话一边含着陈三的阴茎太不舒服,起身蹲到

  了地上,在陈三叉开的腿间,一只手握着陈三的阴茎一边把头整个伸到了陈三的

  胯间不停地起伏晃动,屏幕里钟成换了几个不同的角度也还是只能看到白洁披肩

  的长发不停地晃动,裤袜被陈三刚才扒到了屁股下面,现在的钟成能看到白洁穿

  的是白色的丁字裤,后面细细的带子完全陷在白洁丰满的一对屁股中间,伴随着

  白洁的口水和陈三龟头的分泌物,耳机里已经传出了水渍渍的含舔的声音,「啊

  我吃个冰棍,香蕉的可硬可大了,咬不动牙疼,索拉啊。」

  说着白洁头快速的动了几下,清晰的索拉的声音传到了钟成的耳朵和王申的

  电话里。

  靠,真是淫妇,真看不出来白洁如此的熟练的应付着老公和情人,看白洁的

  毫不紧张的对白,钟成相信这绝对不是次第二次那幺简单。

  「好了老公,我不跟你说了,等我回去咱俩在研究,哦,早点睡觉。」

  白洁终于放下了电话,屏幕里陈三已经按捺不住了,起身就从后面抱住白洁

  把白洁的丝袜和内裤往下一拉,双手把着白洁的腰,白洁弯腰双手扶着床沿,

  钟成推进了一下镜头,白洁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陈三粗长的阴茎顶在白洁的屁

  股后面,一下插了进去,「哎呀,轻点,嗯……老公……轻点……啊……」

  白洁的屁股一颤,在陈三的小腹撞击下彷佛鼓了起来一样,钟成调整了一下

  镜头位置,他在看a片的时候都喜欢看做爱时候女人的脚的动作和女人的表情,

  此时也是,看着白洁的小脚丫在地板上用力的翘起,随着陈三的抽送起落着,钟

  成早就脱掉了裤子和内裤,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只手调整着鼠标,一只手不

  停地在自己竟然硬梆梆的阴茎上套弄着,看着陈三的阴茎在白洁的屁股后面抽送

  中不时的闪现,那根阴茎比自己长了很多,更黑更粗一点,白洁那娇嫩的样子竟

  然能完全适应,而且耳机里传来的白洁的呻吟叫床声的是满足和淫声浪语,

  以前的视频大多没有声音,今天亲耳听到白洁清晰的呻吟叫床甚至是淫声浪语,

  钟成对白洁的了解有了更深的一步。

  「啊……老公……啊……轻点……啊……」

  屏幕里的陈三快速的抽送了十多下,白洁娇声浪语下双腿都软了,膝盖都已

  经搭在了床垫的边上,钟成在屏幕上看不出白洁脚上的丝袜,可是在膝盖间纠缠

  着的丝袜和内裤让钟成这个看客更加的兴奋。

  白洁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满足自己的需要了,钟成因为生理的原因不经常跟女

  人做爱,所以更喜欢看a片,想用特殊的刺激让自己勃起,后来他发现在看人妻

  类别的,特别是人妻穿着丝袜衣服做爱的,特别是那种瞒着自己丈夫之类的更能

  让他兴奋和勃起,而今天看到白洁做爱和衣服打扮让钟成忽然发现白洁非常能刺

  激到他的兴奋和勃起,他很怀疑自己能成功的跟白洁做爱,对白洁的感情和想法

  有了更奇怪的变化,无论白洁穿的衣服还有丝袜,鞋子,甚至胸罩内裤和那件紧

  身连体毛衣裙,都让他兴奋不已,眼睛盯着屏幕,耳边回响着白洁的叫声,一只

  手不断的调整着角度焦距,另一只手不停地套弄着自己的阴茎,钟成很忙。

  屏幕里陈三在快速抽送之后一下拔出了阴茎,粗长的阴茎弹了一下向上翘起

  着,白洁一下软在床上,轻声叫了一声,翻过身坐在了床上,,正对着镜头,脱

  下腿上的丝袜,还没等脱下另一只,陈三拉开白洁的右腿,翻身压到了白洁的身

  上,镜头里陈三宽厚的背部压在白洁娇嫩的身上,白洁的双腿在两侧分开屈起,

  陈三的屁股抬了一下,能看到白洁的双腿也向两侧分开,之后在白洁一声长长的

  声音中,陈三的屁股沉了下去,白洁的两个脚丫都离开了床单,随着陈三的抽送

  晃动着,钟成推进了镜头在两人交合的位置,能看到白洁粉嫩的阴部被陈三黑粗

  的阴茎满满的塞着,屁股下面湿漉漉的一小片。

  钟成换了一个侧面的镜头,看到两个人一边做爱一边还在缠绵的接吻,白洁

  眼睛闭着,正伸出红嫩的小舌头让陈三吮吸着。

  这时白洁下体已经水很多了,陈三抽送中不断发出水渍渍的摩擦声,钟成把

  镜头盯着白洁的脸,能看到白洁此时半张着嘴彷佛鱼一样呼吸,头在床上也用力

  的仰着,红嫩的小舌头偶尔会在嘴唇中闪现,被陈三亲吻过的嘴唇此时红嫩的娇

  艳欲滴。

  「小骚逼,舒服不舒服?」

  陈三喘息着问,钟成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嗯……舒服……好舒服……」

  白洁娇喘着说,脸上都是迷蒙的表情,眼眉微微蹙着,微闭的眼睛睫毛在不

  停的颤动着。

  「小骚逼,是不是老公操的舒服。」

  「哦……老公操的舒服,老公的大鸡吧……啊……操的我很舒服……」

  白洁娇嫩的声音让钟成几乎不敢相信,快速的撸动中,陈三还没有射,钟成

  已经射出了今天的第二次精液,看着屏幕里的两个人也到了高潮的边缘,很显然

  陈三经常跟白洁这样说一些下流的话,白洁也已经习惯了,也可能更加刺激到她

  的欲望,叉开大腿被陈三压在身下的白洁此时双手向两面伸着紧紧地抓着床单,

  两腿屈起在两侧,脚跟用力的在床单上蹬着,屁股已经离开了床单彷佛马达一样

  快速的上下左右顶动着,保持着陈三的阴茎插在白洁身体里上下左右的刺激着白

  洁的全身。

  「啊……老公操我……啊……好舒服……啊老公……射我,都射给我……啊

  ……」

  捏着自己此时软绵绵湿答答的阴茎,钟成看着屏幕里彷佛一条白亮的鱼一样

  在床上扭动的白洁,感觉下身又有了一丝力气,慢慢的在勃起着。

  陈三射精后就翻身从白洁身上下去躺在旁边很快就睡着了,白洁躺在那还叉

  开着双腿软绵绵的喘息着,钟成推动了镜头盯着白洁刚刚被操过射过的阴部,这

  还是钟成次这幺清楚的看到白洁的阴部,稀疏长长的阴毛在饱满的阴户上湿

  乎乎的趴着,肥鼓的阴唇红嫩嫩的有些肿胀着,湿漉漉的阴道口缓缓的有一汪乳

  白色的精液在流出,钟成连续截了好几张图片保存了下来。

  白洁起身到了卫生间里,钟成把镜头调到卫生间,看到白洁坐在坐便上低头

  看着自己的阴部流出的精液,蹲了半天起来打开淋浴洗了个澡。

  早晨吃早餐的时候白洁惊愕的看到了精神萎靡不振的钟成,强打精神说了几

  句话就回屋睡觉去了,白洁和陈三告别离开时也没看到钟成出来。

  夜,北京,全聚德烤鸭店,豪华的大包房内,桌子旁只有五个人,白洁和东

  子,郑部长,还有郑部长司机两口子。

  为了能在郑部长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他接触上,大姐没有自己出面,也没有

  让办事处的人出面,因为这些人一旦出面,郑部长就会感觉这里面是不是有事,

  是不是有目的的在接触自己,为了能让他没有防备,自然而然的让白洁跟他接触

  上,大姐花大价钱买通了郑部长的司机,于是郑部长的司机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跟

  郑部长说他媳妇的表妹和妹夫来北京协和看病,等了一个星期了也没排上队,想

  让部长能不能给找个人,郑部长办这点事还不是很难,何况是自己多年的亲信司

  机,于是打电话安排了这件事,为了能稳妥,司机拉着他去了趟医院,见到了白

  洁和东子,两个人来看病是看不怀孕的,于是郑部长见到了白洁,白洁穿着米色

  的长身羽绒服,在医院里脱下外衣,里面是纯白色的高领细针织毛衣,下身一条

  浅蓝色的修身喇叭裤脚牛仔裤,散脚的牛仔裤腿下露出尖尖的黑色高跟鞋尖和细

  细的鞋跟,美好的身材一览无余,因为自己的乳房太丰满挺拔,为了不在紧身的

  毛衣下显得太显眼,白洁里面穿了一件几乎是情趣的胸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