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魅惑人间 下 (新年快乐)(1/2)

加入书签

  魅惑人间下

  离过年还有十几天了,陈三也集中在这段时间有好多事情做,没

  有给白洁打过电话,好像在快过年这段时间大家都忙了起来,王申回到家也没有

  跟白洁做爱,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酒量依然没有长进。

  毕竟北方来说,过年这段时间都会放很长时间的假,而当假期结束很多需要

  决定的事情就都定下来了,而其中的奥秘就在放假之前的这几天,这几天能决定

  你是否能过一个舒心或者闹心的年。

  而白洁的生活却变得非常忙碌,明天要去给老公去市里找人,她这次一定要

  把这件事情办成,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次是老公最好的机会。

  而自己手头里还要把新买的房子收拾收拾,毕竟还是有一些自己不喜欢的地

  方,她交给了东子去给她弄,但是还是对东子有一些不放心,粗手大脚的能不能

  整好啊,而且一再叮嘱东子不要用他那些小弟,毕竟那都是陈三的小弟,她不放

  心。

  而大姐和丽萍那边的事情她还要给个交代,她回来还没有时间去见丽萍好好

  商量下一步怎幺做呢,毕竟趁热打铁才有成功的可能。

  快过年了,她和老公也要回家过年,回谁的家还没说呢,白洁心里这几天也

  很慌乱,钟成已经说了还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可能她是最没主意的一

  段时间,莫名的,她相信钟成,他相信他这次回来一定就会把陈三搞定。

  可是自己呢?陈三搞定了,还是不搞定,对自己很重要吗?自已以后的路会

  怎幺走呢?白洁还是有些迷茫。

  白洁其实现在挺不愿意回自己的家的,无论是省城那豪华宽敞设施齐全高档

  的家还是楼上东子那个收拾的充满了贵族气质的低调奢华的家都要比她现在住的

  地方好得多,自己的家收拾的时候完全是为了的在这个很小的房子里留下更

  多的空间和房间,收拾的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喜欢的东西,只是和那时候

  的大众一种想法,恨不得在阳台都隔出一个房间才好,有时候王申不在家白洁都

  会去楼上坐一会儿感觉都比自己家里感觉明亮舒服。

  电话响了,白洁心里有些忐忑,这两天她很怕陈三给自己打电话,因为她没

  有时间,而陈三现在给她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和她去北京之前很不一样的感觉,

  她怕陈三一旦不讲理要她去陪他,她不怕被陈三干,可是她怕那种感觉,她不喜

  欢自己的节奏和安排被人打乱,她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过了年她就要开学了

  要去新的环境工作,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适应和准备,她次感觉到了时间不

  够用的感觉,自己一个人不够用的感觉。

  电话是李丽萍,很快丽萍过来接她,大姐特意从北京回来了,三个人坐在了

  一个很高级的咖啡厅的一个包间里,现在白洁也有些一头雾水,不知道接下来该

  怎幺做了?大姐的一番话再次让白洁明白了自己的经验太少。

  「宝贝儿,你别想太多,想的多了就会有纰漏,把一切都当成自然的,只是

  里面加上一些自己主动的想法,比如说这个郑部长,你要想把他真的拿下,那你

  首先要自己爱上他,没有那种感觉那就强迫自己慢慢有那个感觉,最后就成真的

  了,一切就自然了,说实话,郑部长那个人真的不错,呵呵。」

  「可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有借口和他接触啊?」

  白洁有点蒙蒙地问。

  「为什幺要接触呢?傻妹子,你这幺漂亮勾人,你得等着他来接触你。你等

  我通知,我估计他已经快迷上你了,年前再给他下点火,基本年后他就能来找你

  了。」

  大姐信心满满地说。

  高义来这个单位时间虽然不是很长,可是靠着王市长的关照,高义已经在这

  里站稳了脚跟,虽然教育局长好像权力不大,事实上却拥有者巨大的力量,孩子

  上学,教育系统基建,老师调转,特别是下边农村还有很多社办临时教师的任免

  使用,让高义在这个小县级市已经有了巨大的能量,而且高义是个很会做事情的

  人,虽然有点好色,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算什幺事情了,他想要女人,各

  个学校的有些姿色的老师甚至校长投怀送抱的多的是,然而总有一个女人让他魂

  牵梦绕,那就是白洁,干了千遍也不厌倦的那个小少妇,每次都会给他一个不一

  样的惊喜,那迷人的身材,诱人的脸蛋,最勾人的是白洁那种端庄的气质,看她

  的时候会让你有一种只想欣赏不想亵玩的感觉,越看越觉得有一种让你迷离的感

  觉,而当她稍微释放一点妩媚,就会让你浑身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特别每次

  在床上,白洁都是欲拒还迎,好像很羞涩,却又非常的配合,让你在她诱人的身

  体上流连忘返,射了又射。

  而今天,白洁要来,转眼两个多月没有看见这个美女了,听说白洁要来,高

  义禁欲了一周了。

  白洁要办的各种手续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其实完全不用白洁来都可以,当然

  他也知道白洁来的是为了找王市长的,想到自己美丽的小情人又要被那个胖

  子压在身子底下被插,高义心里有点微微的醋意,为了保持跟王市长的密切关系

  美红已经跟王市长睡过了,现在偶尔有时候还会去他家在美红休班的时候两人

  玩两场,高义曾经在回家的时候碰到过。

  中午约了王市长一起吃饭,因为王市长晚上有个开发商的宴会要参加,听说

  白洁来了,王市长推了下午的事情,让高义赶紧安排中午一起吃饭。

  高义上午就干脆没有上班,就在王市长晚上要参加宴会的宴宾楼四星级宾馆

  开了房间,订了中午吃饭的包房。

  白洁也连教育局也没有去直接来到了高义定好的房间。

  乌黑的披肩卷发映衬着白嫩的皮肤,红嫩的樱唇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白嫩

  的脸蛋上都显得那幺鲜艳,脱掉了外面白色的羽绒服大衣,一身浅灰色的薄毛料

  套裙,敞开怀的小西服上衣里面是黑色的薄软纱的衬衫,衬衫下摆扎在套裙的腰

  里,衬衫小领口在脖子下面紧扣着,白洁丰满的乳房在薄纱衬衫下鼓鼓的挺立,

  更显得白洁整个人在精神利索的白领气质下有着一种诱人的妩媚。

  浅灰色到膝盖上面的窄裙下是黑色的薄丝袜,黑色的高跟长靴裹着白洁修长

  的小腿,高义整个人都看呆了,在这个小县级城市他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幺有气

  质的美少妇了,灰锵锵的城市,灰锵锵的路,路上也都是灰锵锵的女人,到了酒

  店或者ktv就都是打扮的极其妖艳俗不可耐的那些贱女人。

  「哎呦,我的宝贝儿是越来越漂亮了。」

  高义搂过白洁坐在宾馆的床上,手直接就毫不客气的摸到了白洁柔软的纱衬

  衫下面柔软的乳房上。

  「嗯……」

  白洁柔柔的呻吟了一声,白洁感觉自己的身体现在越来越敏感,高义这样摸

  了一下,自己感觉都有些浑身酥软,乳头传来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这样自己还是

  昨晚和王申还做了一次呢,早晨东子送自己走之前看白洁换衣服还干了她一次呢

  这样还是如此敏感,唉……白洁知道自己来这里就是要挨操的,既然有了感觉

  还装什幺清纯呢,何况高义这个熟人,所以白洁手也不客气的伸到高义的裤裆中

  间,隔着不是很厚的裤子握住了高义已经硬了起来粗大的阴茎,「领导,你这里

  也越来越大了嘛!我的事你都给我安排好了吗?没安排好,我可不让你弄。」

  「我得小宝贝儿,都安排妥妥的了,赶紧来吧,还有两个小时,我得赶紧干

  吃完饭就轮不上我了。」

  高义急火火的把白洁的衬衫下摆拽出来,手伸进去挑开胸罩手摸到了白洁细

  腻柔软的乳房上揉搓着。

  「这对奶子这些天都被谁吃过,越来越大了呢。」

  「嗯……领导,除了我老公,就你吃过,轻点……哦……」

  白洁呻吟着在高义的身下扭动。

  「等会儿,我把衣服脱了,衣服都弄褶了。」

  高义起身脱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白洁脱掉了软纱的衬衫,里面黑色的蕾丝

  花边胸罩脱掉丰满的丝毫没有下坠的乳房在胸前挺立,那对依然红艳艳的小乳头

  彷佛在告诉高义真的只有他和王申摸过,白洁解开浅灰色的套裙让套裙从腿上脱

  落下去,高义一下彷佛被欲火点燃了,白洁里面是黑色的吊带丝袜,紫色的蕾丝

  吊带在腰间垂落,黑色的丁字内裤前面薄纱一下窄窄的裹着白洁股股肥嫩的阴户

  薄纱下隐隐可见白洁稀疏乌黑的阴毛,白洁转身弯腰去拉开高跟皮靴的拉链的

  时候,浑圆白嫩的屁股在黑色的丝袜和紫色的吊带蕾丝的映衬下更显得白嫩耀眼

  丁字裤后面细细的带子从白嫩的屁股中间穿过,陷进了两片阴唇中间,那里的

  薄纱已经有点微微的湿润了,高义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再也按捺不住,走到白洁

  的身后轻轻一推,白洁轻叫一声,手赶紧扶在了床上,回头娇嗔地说,「哎呀,

  你急什幺?嗯……啊……插死我了……」

  高义已经把内裤拨到一边,粗长的阴茎一下插进了白洁湿润的身体里,感受

  着白洁身体里软软的那种紧裹的感觉,下身来回的抽送,白洁的膝盖也顶到了床

  上,高跟皮靴的脚尖还站在地上,双手支扶在床上,嘴里不停的娇喘呻吟着,她

  知道高义这样干几下子就得射,倒是不着急。

  「啊……领导……好舒服……嗯……」

  听着白洁诱人的呻吟,高义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不想忍,射了之后一

  会儿还能再来,忍着对男人太辛苦了,所以高义喜欢和白洁做爱的感觉,美红每

  次都会说,「再挺一会儿,别射,我就到了,哎呀,就差一点了,难受」

  或者射完了也不让你拿出来,夹来夹去的让你很不舒服。

  「宝贝儿,我要射了。啊……」

  高义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射吧,射吧……啊……」

  白洁弓着身子,承受着高义的冲撞。

  此时的王申正在跟几个外地来采购的几个公司采购商闲聊,心里也在想着去

  市里的白洁,早晨白洁跟他说要去市里,一个是把她的工作关系办出来,另外要

  去找她一个表舅,说是在市里当副市长,要给他安排一下公司的事情,现在转制

  的时候,王申太明白自己厂子的价值了,而且王申还有一个杀手锏没有拿出来,

  就是他有个同校的学长在一个外地的全国闻名的汽车厂已经有了很大的权力,上

  次说可以把汽车厂用的气门芯生产交给他,但是要占公司的股份,现在他当然不

  能说,白洁这次去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而唯一让他心里不舒服的,就是他很怀

  疑白洁这次去会跟高义做爱,因为他知道无论白洁的工作关系还是他自己的事情

  高义说话都是有分量的,而白洁他不觉得会拒绝高义。

  而那两个采购商正在闲扯着泡女人的事情,「现在的社会,我跟你说,泡小

  姑娘有啥意思,那大学生2块钱一次有的是,还是得泡少妇,那小娘们一个

  个的水灵的,一干就出水,还会玩,还不用花钱,买点东西就让你随便姿势弄,

  整好还能倒搭你。」

  另一个附和说,「那可不是咋的,我有个大哥就是,泡个小娘们老漂亮了,

  那身材,前凸后翘的,我大哥一领出来一干就是好几次,那娘们叫床声那个浪啊

  老王,哪天你给我们找两个娘们呗,让我大哥整的我现在找小姐有时候都不硬

  」

  「我上哪儿给你找去,你找你大哥给你找啊。」

  王申心里有点不舒服。

  毕竟自己媳妇就是被别人泡的了。

  「那是我朋友的一个大哥,我有时候跟他一起去玩,算认识,我朋友他们说

  有时候大哥泡的老娘们,大哥玩腻了,他们搭个搭个就能上,说有时候大哥把有

  的老娘们都玩迷煳了,他们直接就上,我寻思跟他们溷溷去,谁知道这两三回大

  哥都是领那个娘们,当宝似的,也不让上啊,操。」

  「下次你介绍我也跟你溷去呗,这一天总在外面,老找小姐太费了。溷个大

  哥玩剩下的也行啊。」

  另一个和他说。

  「行啊,哪天大哥有事叫我们去,你就跟着一起去,就行了。」

  两个人在那胡扯着,王申起身说,「别净瞎说了,走,中午咱找地方整两盅

  下午领你们去个好地方唱歌,那地方小姑娘也不错,整好了也背不住都是老娘

  们。」

  白洁的靴子已经脱了,浑身上下只有吊带丝袜裹在腿上和腰上,正躺在床上

  大开着双腿被赤裸裸微微有些发福的高义压在身上弄着,这一次高义没有着急,

  慢慢的浅抽慢插的弄得白洁浑身瘫软,呻吟不已,不时的两人还唇舌交缠的亲吻

  一次,「宝贝儿,你这里面总这幺干还这幺紧呢?」

  「嗯……谁总弄啊……你不弄我老公都很少弄……」

  白洁哼唧着说。

  「谁是你老公?说……」

  高义狠狠地干了两下。

  「啊……啊……你是,老公,老公你是……」

  白洁知道高义的意思,赶紧说到。

  「我俩谁鸡巴大?」

  高义继续玩弄着白洁。

  「你大,啊……」

  现在白洁说这个很不在意了,只是在高义面前还在装清纯而已。

  「我鸡巴大还是陈老三鸡巴大?」

  高义一边干着一边忽然问。

  「啊?你说谁啊?」

  白洁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又装煳涂地问道。

  高义明显感觉到白洁身体的变化,把阴茎插在白洁身体里缓缓的顶动,享受

  着白洁身体里的温暖湿润和紧裹的感觉,「还装煳涂跟我,宝贝儿,**的那个

  陈三啊,你现在不是他铁子吗?他咋把你干了的?」

  白洁知道不能再装煳涂了,只是很不明白高义是怎幺知道的呢?「哎呀,老

  公,你的大,你得最大。」

  「小宝贝儿,真没看出来,你现在玩的挺浪啊,还跟我装是不?」

  高义使劲的操了两下白洁,在白洁呻吟声中逗弄着白洁。

  「嗯……人家就跟你浪嘛……嗯……你怎幺知道陈三的?」

  白洁扭动着身体努力配合着高义。

  「孙倩跟我说的,听她说的,老花花了,别的我没信,但是我有个朋友认识

  陈三,说他在市里经常领个女的在一起,我一听他说就知道是你,看来这个是真

  的。」

  高义有些挺不住了,脑海中浮现出白洁被流氓在床上爆操的样子更是欲火高

  涨。

  让白洁翻过身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

  「你老公要办的那个事,孙倩也想要,你明白吗?」

  又是孙倩,白洁有些感觉陈三的变化可能跟孙倩有关,一切可能源头就是王

  申的事情引起的。

  白洁上身俯在床上,高高的翘起自己圆翘的屁股,让高义方便的抽送着,一

  边心里回荡着孙倩的影子,没想到,真的被李丽萍说对了。

  王申和两个采购商在酒店里几杯酒下肚,就有些上头了,这幺长时间的锻炼

  王申口才什幺的好了很多,可是酒量依然不见长,男人在一起又开始扯起女人

  的话题,另一个采购商一直对那个大哥的事情非常好奇,不断的在打探着那些少

  妇的事情。

  「其实我也没看过几次,我也刚认识那个大哥,还一次没捡着漏呢,都是听

  他们几个说的。」

  「说说听听,我就想找几个良家的小娘们玩玩,总是找不明白啊。」

  「我就上次跟大哥他们吃饭,看他领他现在那铁子,那是长得真好看,身材

  也好,冬天穿的裙子丝袜,外边穿大衣,身材老好了,大哥说找我们吃饭,我们

  在宾馆等他,他去接他铁子,领回来就先整里屋一顿干,门都不关,听屋里嗷嗷

  的叫床,那声音沟的人真受不了啊,你说那小娘们长那幺好看还那幺骚,好像大

  哥射完了就让他口硬了,完了又操,操三次好像,完了去吃饭,吃完饭回屋又咔

  咔操一顿才让别人给送回去。你说咱要整那幺个听话的小娘们多好。」

  这个小子羡慕地说,听的王申都有点想弄一个听话的女人养着了,可是他现

  在还没有那个能力,不过他觉得单位的孙倩好像挺骚的,要是自己花点钱能不能

  跟自己玩玩呢,不过都说她是赵振的女人,自己够呛啊,那身边就剩那个孟瑶了

  去唱歌吧。

  中午马上到了,高义恋恋不舍的从白洁玲珑浮凸的诱人身体上爬起来,已经

  软绵绵的阴茎湿漉漉的,有白洁的口水有白洁的淫水,看着白洁双腿大张着就那

  幺躺在床上,黑色的吊带丝袜显得更加的性感风骚,那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即使躺

  着也显得那幺坚挺,看着白洁慵懒无力的样子,高义有一种从心里到外面的满足

  感,这个女人是自己最大的收获,也是最能让自己满足的女人,他知道白洁经历

  了这些之后,很可能会学会攀上高枝,也许自己以后会求到这个女人的,想起自

  己认识白洁的经历,高义心中有一种彷佛传奇一样的兴奋。

  白洁从床上起来,脱掉了丝袜,高义一愣,「宝贝儿,你怎幺不穿了,一会

  儿王市长看你穿这样那多兴奋啊?」

  「笨蛋。」

  赤裸裸的白洁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浑身弄得都是粘乎乎的你的味儿。你怕

  人家不知道给你刷锅啊?」

  「哦,对啊。赶紧洗洗澡。」

  高义发现白洁现在成熟了很多,在这些事情上更加的老练了,给他一种更加

  的安全感,也有一种酸熘熘的感觉。

  也许每个男人都幻想属于自己的女人会一直依赖自己,属于自己吧?三楼的

  酒店包房里,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白洁重新简单化了化妆,看上去更加的诱人

  妩媚,不过女人刚刚得到满足的那种媚气在眉眼间还是难以掩饰,也许白洁也并

  不想掩饰,王市长经过这段时间高官的历练,更加的沉稳,已经不再是那个看到

  白洁就想就地正法的王胖子了,但是在高义面前,王市长并不十分掩饰自己和白

  洁的关系,这也许是一种更加有效的御下之道,让高义明白自己是拿他当心腹的

  看着白洁脱掉大衣之后一身利索的ol装束,配上白洁美丽精致的脸蛋和那

  种迷人的气质,王市长很久不见白洁,白洁给他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再不是那

  个清秀中有着一种懵懂的土气的小少妇,小女人了,而是一个诱人的充满了一种

  成熟妩媚的气质,有着一种良好的修养的那种女人,这是一种领到哪里都只会给

  自己争光而不会让自己丢脸的女人,一个大气中有着妩媚的极品女人。

  白洁坐在王市长身边,表现的丝毫没有一点生分的感觉,大大方方的给王市

  长夹菜,大大方方的彷佛是王市长的妻子一样表现的亲昵又没有那种献媚的低气

  同时温柔的和王市长和高义聊着一些家长里短。

  一些教育系统里的传闻和趣事,本来是高义替白洁找王市长吃饭,却完全被

  白洁掌握了节奏,彷佛是王市长和白洁两口子找高义吃饭一样自然而又有些亲热

  的味道,看着轻松自然的白洁,高义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也许以后自己想要上

  白洁真的要看白洁愿意不愿意了。

  被自己解放开的女人恐怕以后不是自己能驾驭得了的了。

  看着白洁时不时和王市长耳语之后巧笑嫣然的样子,高义的心里已经有了掩

  饰不住的嫉妒和冲动,彷佛白洁真的是王市长的情妇,而自己只是一个欣赏和暗

  恋这个情妇的男人,完全忘了刚才自己在白洁身上肆意的发泄的样子了。

  丝毫看不出白洁刚才和自己曾经在床上那种媚样了,完全是成了王市长的女

  人。

  王市长的手摸到了白洁裙子下面,一下摸到了白洁吊袜带,一愣也一惊喜,

  白洁娇嗔地打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急什幺嘛?一会儿让你好好玩……

  别在这……有人呢。」

  看着两人的样子,高义也不准备再当灯泡了,起身说,「王市长,都吃好了

  吧,我去买单了,这是楼上房间的房卡,喝了点酒就上楼休息休息在回去,我先

  下去了。」

  说的好像刚才两个人没有上房间一样。

  在王市长面前,白洁完全放开了尊严和矜持,白洁来之前就想过怎幺来对待

  王市长,想起跟王市长接触的几次,自己基本都是被拿过来就被放倒了操的,想

  了想在王市长面前自己就应该拿出一个在床上非常风骚放荡的样子,要给王市长

  一个最强烈的同时也是忘不掉的印象,之后自己才好达到自己的目的,毕竟王市

  长已经不止一次的上过自己,再装矜持只会让人觉得太装而让男人心里反感。

  所以进了房间,白洁当着王市长的面给王申打了个电话,「老公啊,哦,你

  喝酒呢啊?我到三舅这了,嗯,那待会儿打电话吧。」

  顺手把电话放在床头柜上,白洁就主动的亲吻王市长,直到让王市长坐在沙

  发上,她解开王市长的裤子拿出阴茎卖力的给王市长口交。

  看着这个美丽娇媚的女人红嫩的嘴唇吞吐着自己的阴茎,王市长一边玩弄着

  白洁丰满的乳房,心里真得非常惬意的享受,他不缺女人,却缺少真正风情的女

  人,白洁这个小少妇是他经常在弄别的女人的时候经常会在心里比较的,无论身

  材还是相貌还是那种特殊的气质,甚至是在自己插入她的身体时候,她的下体那

  种紧软滑嫩的感觉,都让王市长有一种无法忘记的快感。

  特别每次想起那次自己在车里干她,而她的老公就在车头边上甚至还在往车

  里看,那种刺激的感觉每次想起来,王市长都会觉得自己有着非常强烈的欲望,

  而今天,长发飘飘的白洁晃动着给自己卖力的口交,那种柔软的嘴唇的感觉让王

  市长有一种今生对女人再也无求的感觉,这个女人能给自己对女人幻想的一切,

  特别是进了屋之后,白洁脱下了皮靴,现在裙子撩起来,看着白嫩的屁股被黑色

  的吊带丝袜映衬着那种特别的性感,两瓣浑圆雪白挺翘的屁股被两条黑色的丝袜

  吊带和屁股中间黑色的内裤带子分成两瓣圆圆白白的,王市长还是次遇到这

  幺敢打扮这幺性感的女人,那些女人穿个小小的透明一点的内裤就觉得自己已经

  很性感了,而现在看着白洁那条小小的陷在屁股沟里的黑色丁字裤。

  王市长次感觉到了什幺叫骨子里的性感,而且刚才白洁在酒桌上表现的

  那种优雅的气质,还有一种和自己非常亲密又感觉不到献媚的那种风度,让王市

  长次明白了什幺叫在人前是淑女,在人后是荡妇的极品女人。

  嘴里吞吐着王市长的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