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红情(1/2)

加入书签

  《醉红情》

  清·渔洋主人

  第一回奇缘会一夜欢情弱母子艰难维生

  第二回作侍女入得田家受宠爱娶为四房

  第三回田七爷夜战三妇四更天大娘另欢

  第四回吴付欣欣入学堂唤儿诱得教书郎

  第五回稚子书声伴淫声那厢良人快活行

  第六回大娘奸情偶暴露七爷一怒杀奸夫

  第七回大娘怨怨入空门长夜漫漫觅情郎

  第八回浴桶里鸳鸯戏水水池中二妇弄春

  第九回逛妓院误得花柳患风寒幸免于难

  第十回可怜三人同病死唤儿当家乐尔乐

  第十一回吴付偷窥云雨情夜间初试床第欢

  第十二回仕途上一路顺风娶三娇独聚财产

  第十三回春风拂柳丽儿酥香帏用情喜儿艳

  第十四回沫皇恩身为知州浪荡女轿中淫淫

  第十五回金菊飘时风光好知州堂前淫萍飘

  第十六回审公案赢得称赞地窖中与人淫乱

  第十七回回田府偶得画卷贪心人命丧黄泉

  第十八回书房中偶露玄机唤儿用计盗春药

  第十九回淫荡男女野林欢用药过度去西天

  第二十回府第峻工庆喜乐书房吴付战二娇

  第二十一回地窖闻有奸情在成全张草同萍儿

  第二十二回夜间寂寞淫香蕉萍儿吴付及偷欢

  第二十三回看破红尘入空门巧用药物除双淫

  第二十四回变卖田府赈灾民受赞赏平步青云

  第一回奇缘会一夜欢情弱母子艰难维生

  诗曰:

  自古风流多祸事,一夜倾情怀孽根。.

  农家小院母子住,粗食麻衣艰难生。

  话说宋神宗年间,河南洛阳一带佛教兴盛,王朝贵族,大户商贾,农家流民无不信奉佛教,出门在外,娶妻出丧,无不以佛日为准。且说这洛阳洛神县一农家中有一女子,小名唤儿,体态娇好,眉清目秀,年方二八,尚未许配。其父母早亡,同一嫂子住在一起。一日,得梦,知在下月初一神庙之中,将有姻缘。醒后,好不高兴。唯觉时日过得恁慢了些,无不计时以待。

  且说初一这天,唤儿起早,对镜打扮,轻抹胭脂,略施粉黛,便提了香物,去了山神庙。想那初一之时,乃是庙中作会。人员众多,好生热闹。唤儿颇费周折,方才到那山神庙大殿之上,烧纸敬香,求佛赐予情郎。

  话说唤儿正闭目烧香,一声响亮之声传入耳际,但闻“不知姑娘可否告之那佛堂何在?”唤儿睁眼望去,但见一位公子立于旁侧,只见:

  方正头巾,一袭白衫,五官端正,两道锁眉,身材高大,好生英俊;一笑,显出玉树临风,一动,荡出风流倜傥。

  想那唤儿自小长于农家,何曾见过如此这般俊美的男子,早已芳心大动。“顺了这道,拐左便是,想公子是初来此地,就让小女子行领而去,不知意下如何?”唤儿道。

  “多谢小姐,劳驾芳身!”那公子忙拜首道。

  但见唤儿收拾了香篮,便在那前面行路,领那男子去了佛堂。一路无语。

  且说到了佛堂之后,那位公子请唤儿坐下,并叫僧人侍了茶水,道:“姑娘就此小坐,小生去见大师一面之后,方出来陪你!”

  那唤儿心想,这陌生人儿,我怎能如此这般,便欲告退,但见那公子已去了里间,不由被迫饮起茶来。良久之后,那么子从里间出来道:“烦了姑娘,等了许久,小生配备一桌小菜,向姑娘道谢并赔罪,望姑娘领情。”言语诚恳,加之面带笑容,让唤儿不能自己,好生心动,便默许之。同公子来到禅房之中。但见一席酒菜已备于桌间,想那佛门之地,不能饮酒吃荤,唤儿便欲退去。但见那公子拉住她道:“姑娘休怪,这是小生专程叫人为姑娘而置。”那句句话语直让唤儿好生心酥,不由软了心儿,同那公子饮开酒来。

  各位看官,你道这位公子是谁,何以对这唤儿如此殷勤。原来,这公子乃是一淫贼,见唤儿好生标致,细皮嫩肉,柳眉儿,杏眼儿,粉红小嘴,青衫儿,柳腰儿,甚是让人心动。在那大殿之中,不免就起了淫心,便借故引了唤儿来到这禅房之中,饮酒作乐,以待行事,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且说唤儿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便面泛桃花,抚媚动人。更显出风情十足,让那位公子满心欢喜,不由淫兴大起,道:“姑娘奸生标敦,小生如能一近姑娘芳泽,今生虽死无悔!”

  “怎能如此这般无礼,公子!”唤儿虽饮了几杯,但头脑甚是清醒,知这越礼之事不是随便可做,便欲退去。

  但见那公子一把拉住唤儿的纤纤玉手道:“姑娘,小生自从见了你,便甚是中意!”唤儿本对公子有了情意,如此这般,不由心软,软了身儿,让那公子自顾自地摸了起来。

  且说那公子本是淫贼一个,对这男女调情之事,甚是在行,见那唤儿软了身儿,不由顺势一把,把唤儿的身子搂在怀中,低了头儿,把那朱唇在唤儿的粉脸之上亲吻起来。想那唤儿乃是末嫁之身,对这男女之事甚是不懂,被那公子一抱,已是满心狂喜,芳心大动,全身酥麻,这一亲吻,更是让她好生心动,满脸红晕,不由闭了眼目,任那公子亲吻。那火热朱唇印在脸上,实在舒服,一亲一吮,更是令其芳心大动,酥麻舒畅。

  且说那公子见这唤儿如此这般,不由更是大胆,伸手去解唤儿衣裙。唤儿忙挡手道:“公子,不可!”

  正在此时,那僧人报告,已是掌灯时分。唤儿心道:自己竟在这里饮了半天酒食,如不回去,嫂子好生奇怪,定要担心。便欲推手回家。

  那公子抓住不放道:“姑娘,我已派人去告了你家嫂子,你今夜姑且在寺中住宿,请勿担心,来,良辰美景,正是行乐之时!”那公子拉了唤儿,便动手解去唤儿衣衫,但见胸衣裸露,雪白肌肤,玉峰已是高耸,让人垂涎吞水,兴奋不已。那公子正欲去解衣之时,那唤儿道:“公子,小女子乃是未垦之地,尚是处子之身,还望公子温柔轻动,怜惜小女子才是!”

  想那公子乃是淫贼一个,听罢此言,不由大喜,想自己玩遍天下美女,尚未遇到处子之身,今晚一遍,不枉这山神庙一行。不由诺诺答应,用了手指去了胸衣,但见白嫩的奶子,似凝团之乳酪,不由一压头,把一只奶子含在口中,不住地吮吸开来。这处子之身的女子的奶子甚是好吃,那公子一吸之下,顿觉柔软舒服。一缕沁香自那舌头递入腹内,令其半身酥麻。不由口中加劲,使劲吮吸开来。

  且说这唤儿更是舒服之极,这奶子被那公子一含,便有一种未曾有过之快感从心头腾起,甚是舒坦,被公子一吸一吮,更是芳心洞开,舒服至极,身体更是如飘一般,脚下生风,好生爽快,静住身子,任那公子亲吮拧弄。

  且说公子拧弄那唤儿的两奶之后,手指再次一动,那唤儿衬裤便褪于地上,但见两只修长白嫩之玉腿呈于公子眼前,两腿之间的私处更是芳草凄凄,桃源洞口约隐约现,更是诱人之源。但见公子把唤儿一条腿抱了起来,用嘴亲吻,更用了手指刮动。唤儿顿觉胯间好生酥麻,不由玉腿直蹬,隐有呻吟之声从口中传出。想那公子可是淫贼,对这鱼水交欢之事甚是在行,见唤儿如此这般,知时机己到,便抱了裸身唤儿,置于禅床之上,三五两下,去了自己衣衫,但见胯下玉茎已然挺立生威,生硬似铁。想那唤儿乃是处子之身,焉见过如此这般的如意儿,不由尖叫道:“公子,不可!”

  “姑娘勿怕,小生识得轻柔。”说完,公子便分开唤儿的一双玉腿,用手握住玉茎,伸送入到那桃源洞口,挺了腰肢,把那玉茎往唤儿的玉穴之中送去,动了起来,但怎奈唤儿乃处子之身,下面玉穴甚是紧密,那公子抽插数下之后,仍是只入了半截,不由心慌,一挺腰身,猛一下,插了进去,但闻唤儿一声尖叫,便昏死而去,想是处子之身已破。但公子见玉茎扬大之后,唤儿穴口收得更紧,公子正值兴头,焉管唤儿受得与否,自顾自猛插了起来,大约动了百余下之后,玉茎不由一麻,喷射了阳精,便趴在唤儿身子上面躺了下去。

  且说唤儿被公子猛插一下之后,那玉穴之中,一种撕裂的感觉令他好生疼痛,不由昏了过去,那公子仍自在那玉穴之中抽插,那处自痛而麻、渐畅,令那唤儿十分舒服,全身畅快,待那男子喷射之际,更觉自己似飞一般,如临仙境,欲仙欲死,十分快活。半夜醒来,唤儿不由又欲行那事,便推醒公子,两人又干了起来,想唤儿初遭云雨便知其乐,这次更是主动配合,两人情意缠绵,雨意云情,一直干到五更天时,方才对泄,交股而眠。

  想掷公子乃是一淫贼,怎能待到次日,天一亮,便独自起身,整了衣衫,去了寺门,又到别处会风流快活。岂知这一夜风流,便引出若许事端,此是后话,容后慢慢道来。

  且说这唤儿次日醒来,发觉独自一人,四处寻那公子,不着,从僧人口中得知其已下山而去,不由大惊,这便如何是好?一路啼哭回到家中。

  想那嫂子自小便同唤儿长大,虽是姑嫂,实则姐妹。见唤儿啼哭,好生纳闷,便放了手中活儿,去间唤儿。几经追问,唤儿便将昨夜风流之事告之,那嫂子好生气愤,但那公子已去,又不知所踪,寻不得回,便只好安慰道:“发生此等之事,谁人难料,待你哥哥年底归家,我与他商量,明年给你寻个婆家,嫁了便好!”说完,又安慰几句便去户外地里干活。唤儿也甚是听话,啼哭一阵,知此事已不可挽回,便拭了眼泪,到地里田间与嫂子一起干活而去。

  光阴飞转,转间已过三月。话说一日,唤儿起身,突觉恶心难耐,直想呕吐,好生纳闷,便去问了嫂子,想那嫂子妇道人家,听完唤儿诉说。知其恐有身孕,便请稳婆断之,果真如此。

  唤儿好生害怕,想未嫁之女何来六甲,如让外人知了,不知会有多人齿笑?不如一死了之,倒是那嫂子精明道:“我俩都装有六甲之身,待来年分娩,你姑且生下,让嫂子替你照顾,对外直说是我生仔。”

  那唤儿便依了嫂子之言,保了胎儿。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唤儿于次年春生下一子,由于不知这孩子父乃何人,便取名吴付,意为无父之意。想那唤儿乃未嫁之身,焉能有了儿子,左邻右舍好生鄙夷,那嫂子便解释道:“这个孩子是我所生。”众人方才解了疑团。

  一波平息,一波又起。话说一日唤儿哥哥从外地赶回到镇上,便听人道知其夫人生了一个儿子,遂气冲冲朝家跑去,途中纳闷:自己出去已有两载,这孩子从何而来,难道那妇人有了奸情?

  回到家中,见唤儿和嫂子正在嘻那孩子,十分生气,道:“你这妇人,且告诉我,这野种从何而来了?”

  “是我所生。”

  “我出去己有两载,难道你会两载生子,你是否有了奸情。”

  那嫂子好生惊讶,本来夫君两载而归,是何等幸事,怎如此这般气恼。便拉了唤儿哥哥回到自己房中,道:“孩子是你我所生,我对你一片真贞,焉有他心。”

  “难道你会怀六甲于两载方生产?”那妇人顿时无言。在唤儿哥哥追问之下,便将此事真像具告之,唤儿哥哥好不生气。

  且说唤儿听哥嫂争吵,知是为己之事引起,几次欲去解释明白。但不便闯入内房,想哥嫂久别情浓,不便打扰。次日,他哥便叩了门道:“你这贱人,我们吴家,怎能容你这等人,明日,你就自顾儿生活,我没有你这个妹妹。”说完,摔门而去,唤儿没有料到哥哥竟然如此无情,便收拾了东西,于当日抱了孩子出了吴家之门,那嫂子难过,但亦无可奈何,也点好挥泪送唤儿母子上路。

  话说唤儿抱了孩子一直向西,风餐露宿,几经周折,终于洛阳城郊找到一处住所,这也是一家农家小院,有两老人居住,唤儿抱了孩子,好生可怜,便收拾一间,让其居住。且把银两首饰送些与唤儿,以助过活,唤儿好生感激,便拜这两老人作义义母,一家四口倒也和顺。一年之后,两老先后去世,这小院留与了唤儿。唤儿节衣缩食,竭力抚养其子吴付。

  且说这吴付天生聪明伶俐,面目清秀可人,活泼可爱,深得唤儿喜欢,每日带他到地头劳作,又携其在家中收拾,同被眠,同床而睡,虽麻衣粗食,但母子生活亦是其乐融融。

  话说一日,唤儿正在院子中逗吴付玩耍。忽然,院门大开进来一人,但见:

  头戴青皮帽,身着大红衬,脚蹬虎皮靴,一富家公爷打扮。

  见那唤儿道:“谁是这家主人?”

  “我是!”唤儿搂了吴付道:“不知官人,到此农家寒舍,有何贵干?”

  “我乃洛阳巡抚府田家总管,今日到此,有一事同你商量。”

  想那田家在洛阳城中可是大富之家,良田百顷,房舍数处。那田家老爷是洛阳的巡抚大人,更是权势显赫。唤儿深知这些,但不知自己有何事会同那田家有牵连,不由道:“不知总管大人有何事同民妇一说。”

  “是这般。”那自称总管的人坐在那木椅上道。这真是:

  庙宇中一夜风流,可怜女误入狼手。

  生儿子母子艰生,留田府好运从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作侍女入得田家受宠爱娶为四房

  诗曰:

  宁做大家手下人,不当民间平闲户。

  凭有几番姿色宠,幸入四房为妾人。

  话说唤儿携其子吴付在农家小院嘻玩之时,一壮汉进得院来。唤儿好生诧异,一间方知是那田管家有事同自己商议,便慌张起来,那田管家即刻道了原委。

  原来是这般,那田家欲在此处置一院宅,但唤儿的农院恰在那片地上,田家便打算买下这片地和院子。唤儿听那田家要买自家院子便道:“田大管家,这可不好!我孤儿寡母,就这点家当。”

  那管家道:“田老爷早就为你考虑好,你有个出路,一是去田家作侍女,二是给你百两银子,另谋处所。”

  唤儿想乡里若干人皆欲到田家作侍女,只无人引荐,自己如此这般便能去。不由满心高兴,拉了吴付跪于田管家面前道:“多谢田老爷恩德,我母子愿到田家作下人。”

  “好,你姑且明日来罢!”那田管家见如此这般便办妥一桩大事,遂对唤儿细嘱一番,方才出门而去。

  且说唤儿听后好生高兴,便拉了吴付道:“付儿,我母子又要有新的处所了,此后定有好日子过了。到了那里,你可得听话,不可乱撞,那可是大户人家。”吴付只是五岁孩童,对娘亲话唯命是听,听有好日子过自是欣喜不住点头称是。

  次日,唤儿、吴付收拾家当去了田府,到了门前,但见:两对汉白玉石狮,好生威武,一副朱漆大门更显富贵豪华。

  那田家管家已立于石狮门前,见唤儿到来,便领了进去,安排在厨房之中,住了下来,每日帮助厨房干些杂事。

  唤儿本是农家出生,对这厨间之事更是得心应手,每做一件事,都无可挑剔,因而深受那田家上下喜爱,那吴付更是茁壮成长,聪明可人,好生惹人喜爱,众人闲时都会坐下惹那吴付开心,相互嘻笑,其乐融融;有时,连那面色冷竣的田管家也会伫步停留,逗逗这吴付,但见吴付,面目清秀,一身玲珑骨骼,长大之后,定是一风流之人,若生在富家,定会出人头地,风流一世。

  那田管家多次有意将其收为义子,但由于事杂也未提起,加之这时那田老爷叫他去两乡收租,一去半月,此事便给搁下,且不知待其回来,事已巨变,这等原委,容下慢慢道来。

  且说这日唤儿无事,便想带着吴付去山神庙烧香,遂向管事诉了原委,告假回到房中,打扮起来,胭脂轻抹,红唇诱人,略作打扮,便拉了吴付去那山神庙,话说两人刚到门口,便见一人,但见:满脸红光,朱色满面,魁梧英俊,一身风流,身着芯衣衫,腿下青龙袍,脚蹬龙虎靴,一副大官人模样。

  唤儿从未见过此人,便道:“官人,何事相扰?”

  “我四处瞧瞧。”便走了过去。想这官人一定是田家之人或许是亲姻之人,自己乃一厨房火妇,焉管这等闲事,便一拜首,拉了吴付出得田府,去了山神庙,此中细节,便不再表。

  且说这位官人便是田府老爷,田七,人称田七爷,今天大早去了农庄,巡视回家,刚到门口,便看见那唤儿,只觉好生漂亮,但见:粉脸朱唇,玲珑脸蛋,高佻身材,杨柳水腰,嘴角桃笑,好生动人。

  不由大惊,这田家府上竟有如此佳人,更见那唤儿携了一孩童,面目清秀俊美,聪明伶俐,想自己娶了三房,生了三女,未有一男,如自己百年之后,这家由谁主持,好生难过。见了这吴付之后,甚是喜爱,便没有发作。原来这般,那田府规矩,见了老爷便要请安,这妇人,这孩童是这等惹人甚爱,也便由他去了。

  那田七爷独自回到书房,落坐之后,那唤儿的美貌,吴付的伶俐便又显于眼前,便唤了管事道:“今日早上,那俩母子是何等人?”

  管事以为唤儿一定得罪了田七爷,忙跪禀道:“老爷,那是刚进府的火妇唤儿及其子吴付,如有得罪老爷之处,还望老爷见谅,他母子俩刚入府不久,对这府上规矩不甚懂得。”

  想那田七爷对这母子甚是喜欢,焉有责备之意,见管事如此这般,知是会错了意,便道:“快些起来,我焉会责备他母子俩,我认为那唤儿作为厨工甚是委屈,你把她安排到上房来,斟茶递水,那孩子好生可人,我甚是喜欢,把那孩子送到后院中去同小姐们玩耍。”

  管家见田七爷如此这般,便知其甚是喜欢唤儿母子,好生高兴、便代唤儿道谢之后,退了出来忙着安排。

  且说唤儿母子烧香回到田府之后,知其今早门口所见乃是田七爷,更知自己得田七爷关爱,不由欢喜不已,在众人的祝贺声中母子俩便搬出了厨工房,去了后院丫鬟厢房住下,从此唤儿每日同其它丫鬟婢女一起,在那上房之中斟茶递水,这等手头活儿比那厨房劳作甚是轻巧,唤儿在上房之中待上五六天后,面目更是漂亮倩美,在那群丫鬟婢女之中,甚有凤立鸡群之貌,与其一站,令那些丫头黯然失色。

  这令田七爷甚是喜欢,想那田府之中,竟有这等尤物。每次回至房中,都不由想起唤儿,动了淫心,于是便谋划一日收用了唤儿,娶为四房,而且那吴付甚是可爱,岂非既得美妇又得佳儿!那田七既有此意,便计谋出手。

  话说两日后,田七爷在书房午睡醒来,便叫丫头上茶,想那给田七爷书房上茶只有三个面美娇艳女子,但两位有事告假,唤儿便整了衣襟,抹了烟胭,提了水壶,入了那书房之中。

  且说田七爷正在批阅今日帐务,见那房门一开,进入一女,但见:略施胭脂半点朱唇,玲珑面目,倩美身材,娇笑落落,玉峰高挺。

  待走近之后,才知乃是自己心慕已久的唤儿,不由心喜若狂,更觉那淫性突起,便道:“唤儿,且把书房门关上,给我整理一下文册书卷。”唤儿便去闭了门,再至里间整理文册书卷,那田七爷便摄手摄脚,走到唤儿身后,一把将其抱住道:“我的小娘子,我好生想你。”说完,便在唤儿粉脸之上亲吻开来。

  且说唤儿正整理书卷,忽觉背后有人一下抱住自己,好生惊吓,但听那言乃田七爷,便娇声道:“老爷,不可!”

  想那田七爷对这唤儿心仪已久,今日恰有机会,怎会放过,使劲抱住唤儿的柳腰道:“唤儿,爷好生想你,自从你我那日在府门一见,便无日不思无夜不想,你就成全了罢!”

  “老爷,不可!”唤儿挣扎道:“如被大娘、二娘、三娘们瞧见可是不好!”

  “放心,没有我传活,她们是不敢进出书房的。”说完,便替唤儿解裙脱衣,唤儿忙道:“老爷,你姑且许我个名份!”

  各位看客,你道这唤儿为何此时。有这等言辞,原来这般:自那唤儿从厨房安排到上房,她便知田七爷对自己有意,每次斟茶递水,更觉田七爷对自己在有非份之念。想自己自从在山神庙被骗失身,怀子生下吴付,受不住哥哥的辱骂来到这里,自己寡母孤儿,生活好生艰难,如能得田七爷看中,或许会有一个四妾五妾的名份,那时,自己母子俩的日子便有了依靠,自会好过。于是,每次去斟茶之际,都略施打扮,更添风骚。今日那田七爷从后面抱住自己,便知时机已到,故有要一名份之辞。

  且说田七爷正欲替唤儿解衣之际,却听唤儿提出名份之辞,想自己己有意娶之为四房,听他这等言辞,便知那唤儿对自己也有情意,甚觉高兴,便道:“爷将择日娶你为四房,并将那吴付当作亲生对待。”

  “承蒙老爷厚爱,小妇人依了你便是。”那唤儿听田七爷欲立自己为四房,亦觉苦白子熬到了头,心头欣喜不已。话未说完,田七爷已是双手齐动,唤儿裙衫己褪了满地,但见那白嫩肌肤,坚挺玉蜂,好生让人喜爱。田七爷忙用手按住玉峰,拧弄搓操起来,更将那玉峰含在口中,使劲吮吸。

  且说唤儿自从山神庙中被骗失身,云雨一番,一夜交欢之后,便从未再有这等乐事。今日被田七爷一拧一吮,不由丹田之处,一股热流朝上急涌,心中万分难耐,更觉似火烤一般,不由呻吟吱唔起来。

  且说田七爷,又将那手伸到唤儿的两胯之间,一手扯去唤儿的衬裤,但见白嫩修长大腿之间隐私处,爱草浓密,那桃源洞更在芳草丛中隐约可见,让人心动。

  想那田七爷一生风流,乃是情场老手,见到此等妙处,亦觉美妙十分,将那唤儿玉腿分开,一张嘴便在唤儿的私处亲吻开来,想那唤儿何曾如此遭遇,吮吸之下,让她更是难受,心如火焚,浑身躁热,玉穴之中更如火焚一般,难以忍耐,玉穴中爱液涓涓涌出,把那爱草浸湿,浑身嫩肉时颤时紧。

  话说那田七爷,又曲了手指,用手分开玉穴洞口,把手指放了进去,想那唤儿是何等高兴,田七爷的手指在那玉穴之中抽动插入,令她玉穴一张一合,又痒又酥爱液更是如泉喷涌,顺着田七爷手指汹涌而出,一忽儿便都湿却一大滩地面,想那田七爷淫女无数,亦无与此唤儿交欢这般兴奋,但见:

  满脸红晕,双乳坚挺,那手指在玉穴之中抽动来回之际,更是玉枝颤抖,双腿乱蹬,那下面爱液横流,口中香喘,鼻哼鱼龙,好一个快活娇娃。

  想那田七爷淫心上动,经这一番调弄,更是玉茎坚挺,喷涌粘液,见唤儿如此浪荡,不由按捺不住,三五两下也脱了自己衣衫,半跪于地,把那唤儿两条玉腿分开夹在腰间,用手握住玉茎,对准那桃源洞口,便是一挺,“磁”的一声,那坚挺玉茎便插入唤儿淫水淋淋玉穴之中,抽动起来,一抽一插,甚是勇猛有力。

  且说唤儿初见田七爷玉茎便觉销魂,待那玉茎塞玉穴之口更是狂喜,淫水四溢,柳腰款摆,挺晃臀部,配合田七爷深插浅耕。田七爷每一插入,皆直刺花蕊,令唤儿如癫似狂,口中呻吟不绝于耳,鼻中鱼龙更是连绵不断,玉腿乱蹬,香汗淋漓。须臾,田七爷也是大汗漓漓,口中急喘,但云雨之事是何等欢畅,两人乐不知疲,继续猛抽猛插,到底田七爷已是四十开外年龄,怎能与那二十来岁唤儿比较体力,抽了百余数,忽觉背上一麻,知是将泄,便道:“要泄了,要泄了。”

  且说那唤儿正享得欢畅,知田七爷即将泄射,便主动挺了腰肢,一阵扭动,那田七爷至整喷出一股乳浊精液,便弹弹跳跳,挣动不已,直射在唤儿花蕊深处,好不舒畅,两人云雨完毕,俱觉舒畅,两股相交,不舍分开。不想片刻,唤儿便起身理了衣裙,退了下去。

  话说这田七爷真是一诺千金,择了吉日,便将唤儿娶过门来,做了四房,安排在上房之中住下。

  且说那大喜之日,十分热闹,田七爷宾朋甚众,那田家上下,处处欢歌笑语,一片喜庆。

  这吴付更是狂喜,母亲一下变为四娘,自己也被称为公子,去了粗布衣衫,穿上锦衣夹袄,加上一副英俊面目,俨然大家公子气派。想那田管家也是喜气洋溢,自己本欲收这吴付为义子,以便长大之后利于发祥,没想数日之后,他一下变为公子,自己对他都得礼让三分。真是世事难断。

  话说这田七爷娶唤儿为四房,加之唤儿既有儿郎吴付,这令大房、二房、三房甚是不满,暗想如此一来,等田老爷百年之后,那吴付继了家业,焉有自己立足之地,心中自是不快,在那宴席之上,更是个个脸露愁容,对那唤儿不理不睬,倒是这田七爷考虑周到,在那宴上宣布道:“我田七,今天又娶四房,名为唤儿,收这吴付,这义子,当作亲子以待,为避免妇人之间争斗,我把财产分为五份,每房人一份,我自己一份,现在由我主管,待我百年之后,各交其主。”众人听完那田七爷话后,俱各感动,甚是赞这田七处事之妙。

  且说那大娘,二娘,三娘更是高兴,一改愁容,满脸堆笑,对吴付百般疼爱,一派和睦。但因田七爷还有一份家产未定,众人相争,又惹出不少事端,此是后事,暂且不表。

  且说酒宴散后,那三房各自回房,吴付也由奶娘带著。田七爷喝得醉迷迷的,便撞开唤儿门扉,只见四对大红蜡烛燃得正旺,唤儿头盖红绸,满身红纱,坐在那雕花大红绸被月牙床上,田七爷上得前去,一手揭了头盖,但见那柳眉,杏眼,粉面,玉颈,不由动心,起了淫性,一把将唤儿推倒在床道:“我俩姑且先恩爱一番。”

  唤儿娇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