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媚(1/2)

加入书签

  风流媚

  第一回马雄贪色巧施计秋月命贱任郎欺第二回这一个明里采花那一个暗里偷情第三回恶妇毒计泄私仇父子歹心贪风流第四回婆子诱奸俏佳人王昌情迷赎玉身第五回风流女床上叫欢小丫头暗里动兴第六回雏女难挡强风雨姨娘急来献春风第七回秋月嫩蕊敌不过姨娘挺身惹气来第八回姨娘太骚遭报应和尚好色诱秋月第九回王昌讨娇遭冤屈秋月又遇风流郎第十回小舟里风流戏谑酒桌旁二女斗丽第十一回王老爷猛龙过江俏丫头触景生情第十二回成公子海誓山盟李香梅雨意云情第十三回巫山里玉人娇嫩绣床上佳人温存第十四回俏佳人夜赴佳期俊丫头锦帐重春第十五回玉郎大闹销金?a ail=”b17a0a6910f174127c06780c”>[eilprotected]春景无限草坪里娇喘连绵第十九回李成战之娇过瘾立人会之美尽兴第二十回神庙道人赐妙药密室大铺闹春意第二十一回众人同欢众人乐三贼劫得三佳人第一回马雄贪色巧施计秋月命贱任郎欺诗曰:虽然用计各式巧,倒是前生命里招。

  自此成得美人身,朝朝寒食满房绕。

  话说清朝乾隆年间,姑苏为渔米之乡,在月桥左近有一渔户,姓赵名衣,娶妻张氏。生儿女一对,男叫泽良,女唤秋月,长子边幅堂堂,次女面目清秀,金童玉女,颇惹人爱。

  这一年,泽良十五岁,秋月十二岁,张氏患疾,竟自死了,剩爷俩三人,靠打渔为生,那时干戈满地,赋税繁重,彵等渔户,每日纳课税四三十文。恰此,赵衣落疾,腿至残,不能打渔,遂掉去生计,眼看钱尽粮断,一家子痛苦不堪。

  这日,一家子正值犯难,忽由外走进一婆子,问了姓氏,道了缘由,原来婆子受人之托,来行善事,行善之人乃当地大富户马雄,往常已将秋月看在眼里,后打听到赵衣家犯难,遂派婆子来打探。

  婆子当下说道:“吾受马大人之托,来行善於你,别无其彵,请老哥定心。”说着拿出三十两银子,递於赵衣,赵衣此时只有磕头而已,婆子又拉过秋月,抚其秀发,便道:“乖孩子,疼死我了。你本年十几岁了?”

  “我十三岁了。”婆子大喜,口里叫着“好好。”便自走去。

  日后婆子常带来银子,先后竟有一百两之多,赵衣只是磕头谢恩,诚谢马大人菩萨心肠。

  这日,婆子又来家中,后竟跟着马家管家崔二,只见婆子道:“道个喜来,你家小女秋月被我家老爷相中,此后不须辛苦操劳,自有好吃好喝。”

  赵衣大白,小女命贱,过去只是个任人使唤的佣人而已。秋月尚不满十三,那能受人踩踏,便说道:“小女尚小,怕其侍候不周,马家恩义,赵家没齿难忘,等泽良成人慢慢报恩。”

  崔二当下便道:“老爷叮咛,你不拿人来便把债偿清,共计本利二百两银子。你可想好,何须自找苦吃。”

  言毕,与婆子拉起秋月便走,秋月哭啼不止,终不济事,赵衣老泪纵横,痛苦不已,大哥泽良瞋目而视,却也无可奈何。

  秋月来到马家,终日啼哭,马雄大怒,令人将她锁进柴房,伙房女佣刘二婆便来劝道:“姑娘,认命了罢,何必自找苦吃,穷苦人家能吃上口饭便而已,勿须计较其彵。”

  秋月想亦如此,认命罢,遂不再哭闹。

  马雄闻之,大喜,令人放出,改更衣裙,点缀一番,秋月光华照人。

  当晚,马雄来到秋月房中,笑道:“你好好侍候本老爷,我定不会亏待你,今晚与我行事,我赏你银两二十,如何?”

  秋月粉面微红,不言语,暗地里寻思道:“命已至此,何不好生侍候,尚可得此赏钱。”秋月羞涩笑道:“我已是你的人了,你想如此便如此。”

  马雄大悦:“今认我将好好享用你也。”

  言毕,一把搂起秋月有,径直至床上放下,扑在身上把香腮咂了几口中,又口对口儿,亲嘴咂舌,双手抚弄其身,秋月虽年纪尚小,却早已芳心顿开,春水汪汪了。

  秋月浑身趐软,又怕又惊,马雄乃采花高手,早已大白几分,三下两下解其衣裙,揉弄花心,直弄得春水长流,打湿香被,马雄见火候已到,掏出yang具,沿擦yin户,秋月一见那yang具,粗大无比,一尺多长,便央告起来:“不要。”

  马雄哪里肯听,照准花心,用力一耸,便进大截。秋月初度破身,疼痛难忍,连声哀求,马雄哪管她死活,一时兴起,便大抽大送起来。

  秋月初度交欢,户内极紧,火烧般疼痛,马雄则甚感好爽,极力抽送。

  又弄有片时,秋月感受不甚疼痛,有些意思,便放高兴来,任彵摆布,越弄越觉欢畅,淫兴勃发,止不住心肝乱叫。

  马雄愈发动火,更加用力抽送。有两个更头,牡丹露滴,芳才住手,秋月早是落经狼藉,血流漂杵了。

  二人整好衣衫,秋月yin户小肿,走动不免难免有些疼痛,只得小躺回儿,马雄怜其身子,叫其安歇。

  片时,秋月也下床来。

  马雄怜惜道:“初破身子,不免疼痛,少许再干,定会好爽,人间之乐,莫过於此。”秋月也觉如此,满怀欢喜,便笑道:“老爷,如今已属你了,以后由你便罢。”

  “这银两二十赏与你了。”马雄递钱过来,道:“对本大爷你日后可要好好侍候。”

  “是。”秋月应道,双手接进银两,递与美酒,马雄两杯下肚,淫兴大发,便抱着秋月,又欲行事。

  秋月含羞央告道:“老爷,我下身已小肿,待愈后,我定会全力侍候,有了今日,妾身已是你的了。”

  马雄怜其身子,遂允。

  “小心肝,我也疼你,我随即令人好好侍候你,躺下安歇吧,心肝。”

  马雄说完出门,秋月也卧床安歇起来。

  随后,一个叫娟儿的丫头进来,端着汤碗,见秋月便道:“姑娘,老爷叫你喝些参汤,补补身子。”

  秋月接过参汤,一勺下肚,一股暖气扑将全身,忽闻有人大叫一声,欲知此人是谁,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化。

  第二回这一个明里采花那一个暗里偷情诗曰:今朝**兴正浓,点得流水笑春风。

  落花红雨呵仙三,阴阳混起乐箫笙。

  且说秋月正在喝着参汤,忽闻阵阵脚步声,昂首望去,但见一妖娆女子飘然而至,此女子体态丰韵,皮肤白嫩,颇有几分春色。

  “夫人!”娟儿叫道。秋月大惊。

  “你是谁家女子,何至於此?”夫人厉声问道。

  “我叫秋月,来侍候老爷夫人。来急,头感冒寒,老爷叫人送来参汤,让小的补身子。”

  夫人闻毕,走出房子。

  但说这夫人,乃马雄的正房,姓吴,唤名春花,此人富有策略,风流而心毒,今见到秋月,大白三分,遂欲报复秋月。

  此日夜晚,马雄来到秋月房间,拉住秋月玉手,在玉体上捏弄起来。秋月手脚瘫软,户下yin水直流,马雄随即把秋月放倒床上,扯去裤子,早露出玉户来了。

  马雄掏出尘柄,照准玉户一顶而入,大干起来。秋月欲奉迎马雄,咬牙忍痛,低低说道:“马老爷,慢着点,你这才**进去,就这般疼痛,要是弄起来,还不定多么疼呢,万万别使大劲,可怜下人吧,你要使劲,可就弄死奴才了。”

  “小心肝,老爷今天真舒畅,你避点委屈,怎忍不让老爷今天舒好爽服么?”

  马雄言毕,便尽兴大抽大送起来,秋月疼得香汗淋淋,浑身打颤,极力忍受。

  大约二个时辰,秋月渐感好爽,止不住哼哼出声,扭动腰肢,更觉爽快难言,兼以yang具修伟,塞满yin户,急得秋月乱把臀尖凑起,马雄不觉愈然畅美,更加狠干起来,弄得秋月闭了双眼,口里只管哼哼不绝,既而笑道:“不谓老爷这般有趣,又生得这般妙物,使奴魂灵儿俱已飘散,人间欢乐,无逾此矣。”

  马雄见她情兴甚浓,紧推双股大举出入,又有二、三千下,芳才了事,气喘粗粗,伏在秋月身上,秋月忙以丁香舌吐在马雄口中,两个紧紧搂抱。

  将及四鼓,披衣而起,步出西轩,并肩坐於榻上,秋月道:“小女十三载来,时有春意,於今享其乐,长生难忘。日后,下人定会好生侍候老爷。”

  “小心肝,老爷也疼爱於你,你令老爷丢魂落魄,吾爱杀你也。”

  马雄言毕,复觉情动,就在榻上,重与对垒,月华透窗,照见秋月遍身雪白,两只趐乳,滑润如油,粉团一般,遂把秋月捧起,三寸红鞋,尖尖卡哇伊,将尘柄对准yin户,用力一顶,连根进入,便急捣狂抽,逐成鏖战。

  马雄恣意狂荡,弄得秋月死去还魂,淫声乱发,及至香汗透胸,牡丹露滴,则漏下已五更矣,仓猝收场,二人相拥而卧,美美的睡去。

  恰值今夜这番大战,不料被夫人看见,她春兴勃发,见二人酣战,便愤恚道:“你找小妇人,我就偷汉子。”

  遂来至家佣冯二门外,但说这冯二,三十好几,孤身一人,至今未娶,长得高峻结实,力大无比,虽肤色较黑,却也令众多女子倾倒。吴春花早已属意,不免难免眉来眼去,暗送秋波。

  这晚忽闻门外有脚步声,透过月光,约摸分辩得出是一女子。故露出全身,佯装假睡,吴春华沾了口水,划破户纸,借着月光,依稀看到:冯二的身子如白雪一团,但见yang具挺得高高,足有小碗口粗细,长一尺有馀。

  吴春华心喜,觉下身痒得难过,浑身燥热,暗暗推开门,来到床前,便三把两把玩弄起yang具来。

  冯二哪里受得了,一把搂过夫人,着实压在床上,脱去衣裙,露出xiao穴来。只见那xiao穴yin水长流,如桃源洞口,芳草萋萋。

  冯二把阳物照准xiao穴只一顶,便连根进去了,只因冯二阳物大实,便把yin户塞得满满的,但见yin水潺潺作响,打湿衣服,虽然夫人久经沙场,但冯二确实物大,又吃得太急,不免难免有些疼痛,夫人便央告起来:“小亲亲,慢慢着来,我实在受不了,你那阳物大如抬杆,坚如铁石,此乃少有美物,你也应顾及主家性命。”

  “我兴极也。”

  夫人渐觉畅快,不再言语,任彵摆布,但闻户内唧唧声响,夫人浪得厉害,把腰儿着实闪,不顾闪断了腰,浪声浪气道:“心肝,被你点了花心也。”

  “心肝,真扎得我快活也。”

  “阿!心肝,把我插死了罢!”

  冯二换与姿势,扶起夫人两足,托在臂弯上,着实抽送,夫人咿咿呀呀,身体不时一抖,这是夫人干到酣美处拔动了筋脉,便如冷水一浇,身体便不由一抖。当下冯二抽到一千多回,一股阴精丢出,冯二心中一致力,二人对泄。

  事毕,二人亲了一下,夫人遂披衣回至室内。但也想到马雄与秋月交欢场面,咬牙切齿,遂想出一条毒计来。

  想欲知究竟,且听下回分化。

  第三回恶妇毒计泄私仇父子歹心贪风流诗曰:屋漏更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秋月冤屈气未尽,又被歹人欺上头。

  话说这日,夫人请秋月同去花园赏花,秋月不知恶诈,遂允。

  二人来至园内一小亭,倚於长椅上,夫人唤丫头朵儿送来茶水。

  夫人道:“此乃前日京城购得名茶,你尝尝味儿。”

  秋月一呷,道:“味道甚好!”

  岂料一杯下肚,周身飘将起来,全身火热,奇痒无比,随即卸去衣裙,便无知觉。

  值此,窜出一男子扑将上来,裹成一团,男子脱去衣服,掏出尘柄照准yin户,秃的一声**进大抽大送,便着实大弄起来,秋月尽兴消受,咿咿呀呀直叫。

  **过后,秋月醒过神来,一看,大叫一声。

  原来此人乃是月桥有名的恶棍,名叫吴四,而夫人,朵儿已不见影踪,但闻远处马雄领着家佣闻将而至。吴四仓皇整衣遁去,秋月慌忙穿好衣服。

  “你这贱人,竟敢大白日偷汉子,无视家规,恶辱门风,来人,脱去贱人的衣服,驱赶出门。”

  秋月正要分辩,上来两个汉子,三两下便脱去秋月的衣服,秋月冤屈道:“老爷,我乃中彵人之奸计,才至於此。”

  “贱人,休得抵赖!”马雄话毕,愤愤而去,秋月随即被托至门外。

  且说事实底细,夫酬报复秋月夺爱之仇,故生此毒计,遂串通丫头朵儿,雇钱寻来恶棍吴四,将秋月骗至园中,在茶中下入报春丹,待秋月淫兴难耐之时,吴四遂得其乐。夫人离去,令朵儿报於老爷,马雄即率人拿奸,看此情景,不由分说,将秋月驱出家门。

  走不多时,便撞见一茅屋,当下秋月赤着身子,寻思无路,不知两父子在内,便撞将进去。父约五十出头,儿子有十五、六岁,这二人正在熟睡,猛的被惊醒。睁眼看时,一个赤身露体的女子,便过来解劝,问明备悉。秋月不便实说,只说姓赵,被大妇不容,遂被赶了出来。那知老父暗怀歹心,趁秋月不留神,一个虎扑,将秋月仰面扑在地上,随即用身压住,便在其身上抚弄起来。老父久未交欢,饥渴难耐,此时兴起,一发不可收拾。只见彵在两座高耸的玉峰上,尽情吮咂,美美享用。秋月满心不愿意,然身不由已,只得索性由彵,经彵这番玩弄,早已一江春水向东流了。老父情急,掏出若软棒一般的阳物,用力一顶,便连根进入了,老父九浅一深,又九深一浅,弄得秋月春兴勃然,叫爹叫娘。

  再说这儿子,正值破身年纪,见此赤身女子,不觉尘柄膨胀,若饥若渴,但不免有些惧怕和羞涩,乍见老父如此交欢,遂欲品尝一番。

  老父情急,年纪尚大,少许便无力迎战了,儿子见此,搂过秋月,把尘柄在rou洞口一送,便大战起来。这少年尘柄颇大,把户内塞得不容丝发,弄得唧唧出声,秋月愈觉有趣,便极力迎送,口里阿呀连声,飘飘欲死,抽送一千多次,大泄,芳才行毕。

  老父向秋月道:“我们乃穷苦人家,养活不起你,現今姑苏有一富户,欲要侍女,我将你送至便有了吃喝,明日你充作我的妻室,我引人来看,想你这般貌美,不怕彵不要,我既可得些财物,你亦有了安身之处,却不是两好么?”

  秋月想道:“却亦是条妙法,终不成赤身露体,作何筹算。”遂应允了。

  说话之间,天光大亮,花子去寻富户,儿子与秋月言语一番,皆说些什么,不题。

  晌午,花子带一婆子来至庙中,相看秋月,秋月身无一缕,好不羞惭,婆子见她雪藕一般的肌肤,云鬓蓬松,更显得沉鱼落雁,雾鬓风鬟,当下与老父言明,二十两纹银,人财两清。

  婆子又使人买来衣服,上其换好,婆子好不说话,遂带秋月回了庭院。

  秋月一入院子,便有许多花朵般的女子围将过来,婆子进来言明。秋月听毕,竟大哭起来。

  欲知如何,且看下回分化。

  第四回婆子诱奸俏佳人王昌情迷赎玉身诗曰:世事纷更乱若麻,人生休老路头差。

  床前有酒休辞醉,心上无忧慢赏花。

  话说婆子进来发话道:“姑娘,实对你说,我这里就是勾栏曲院,千不该万不该,自已不该来至这里,既至此处,别无彵说,你亦是个大白人,不用我再费话劳神,从此后习學弹唱,接客留人,好吃好穿,我就不为难你。”

  说话之间便将皮鞭拿下,立等秋月回话。此时秋月如梦芳醒,痛哭不已。

  婆子大怒,过来便打,众姐妹作好作歹,将秋月蜂拥到一间屋内,赶紧劝道:“姑娘,何故掉泪?承诺便是了,何必自找苦吃。”

  秋月一想亦是道理,来至婆子屋中,拭乾眼泪,说道:“从此后,应酬客人,但不同宿。候有从良机会,不可拦我赎身。”

  婆子一听,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赶紧带笑道:“我就依你便是。”

  於是便将秋月修饰的花明柳媚,做起了送旧迎新的勾当。亦是秋月边幅出众,性情温存,不上半月,芳名便自大噪了起来,大贾富商谁不垂涎,几番婆子欲要服装,要其卖身,秋月就是不依,婆子靠她赚钱,亦不敢深拂其意,遂缓了下来。

  这日秋月吃酒回来,带些醉意,时当盛夏,天气燥热,秋月叫姨娘去澡盆内放些水,宽去衣服,沐浴一番,秋月朦胧怡荡,不免有些情动,亦斜杏眼,软瘫於天然榻上,亦未穿衣,便自昏然睡去。

  猛的,榻后转出一人,睁眼看时,却不认得,只觉眼浅流媚,款款动听,此人顷刻宽去衣服,赤着身体,走向前,便将秋月抱住,那人双手摩抚其身,於**处捏弄一番,忽左忽右,时前时后,却见乃是风月场上的高手,但见秋月弓足渐开,含苞欲放,一股热气扑将上来,广泛全身。那人将手移至隐部,分隔茸茸萋草,露出一道细线缝儿来,早已香泉潺潺了,那桃源洞处有流水,还有芳草,此乃人间美境也。那人按捺不住,便分隔两股,把手伸於美境处,用手轻轻揉弄起来,遂又露出舌尖,时用舌吮咂yin户,时把舌尖伸入,来回搅动,时用口呼,时用口啄。

  秋月哪经得起这番折腾,忍不住咿呀乱叫,那人见此,那巨大尘柄已是青龙绕柱了,遂将秋月两足架於肩上,双手搂两股,露出xiao穴,又将阳物对准xiao穴,用力一挺,已是连根进入了,便着实大弄起来。秋月两手撑於榻上,极力迎送,那人一抽,秋月便一送,那人一送,秋月一迎,秋月户中滑腻如油,那人次次无不插其痒处,弄得她一佛升天,二佛出生避世,飘飘欲仙,死去一般。这样抽送三千多回,秋月身子一抖,便丢了一回,那人又将秋月放於榻上,架起一足,在榻上狠干起来。良久,芳才对泄。事行完毕,秋月已同死人一般,不知所以然了。

  此人何入场人也?原来此人乃一富户,姓王名昌,三十出关,有妻室二房,时时出入倡寮,风流成性。久仰秋月之名,屡思一亲香泽,虽是梳拢有心,只是秋月无意,正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遂与婆子筹议,计诱秋月。

  这日,王昌令婆子依计而行,当晚酒饭之中,俱下了春药,骗秋月吃了,趁出局之即,将王昌藏於榻后,因此秋月稳稳当当到了一昌手中,但是这一次的缠头费用,也就不下四、五百馀了。

  再说王昌弄完,爬於秋月身上,将底情由,备悉说知,木已成舟,亦就是随遇而安了。

  当晚王昌将秋月弄有八、九次之多,直至日上三竿,芳才住手,秋月已是被翻红浪,狼藉不堪了。

  日后,王昌时常来寻秋月交欢,秋月渐知佳趣,与王昌难舍难离了。秋月淫兴不减,时时接客,她那玉户,便如山yin道上,策应不暇了。

  那日,王昌为长享其乐,花了二百两银子将秋月赎了归去,纳为小妾。

  当晚,二人交欢,欲知如何大战,且看下回分化。

  第五回风流女床上叫欢小丫头暗里动兴诗曰:巫山十二握春云,喜得芳情枕上分。

  带笑慢吹窗下火,含羞轻解月中裙。

  娇声默默情偏厚,弱态迟迟意欲醺,

  一刻千金真望外,风流反自愧东君。

  话说这晚王昌赎回了秋月,惊喜之馀,便叫丫头翠儿弄些酒食来。

  王昌令秋月一起吃酒,相拥而坐,王昌吃了几杯酒便把秋月搂於身上,捻着一杯酒两人共饮了几口。

  少时,秋月粉面绯红,杏眼楚楚动听,瘫软於王昌身上。

  王昌见此,只觉周身燥热难当,一股热气扑将上来,直冲脑门,顺势搂住秋月,在那香腮上大口咂了起来,后又口对口儿,着实亲了起来。

  王晶把**含了一回,戏道:“好对乳饼儿。”

  秋月道:“好对乳饼,却送於你手里。”

  王昌又去摸那话儿,肥肥腻腻的。

  秋月道:“你这活儿,亦用於我看看,我亦想美美一回。”

  王昌放下秋月,脱去了裤儿,那尘柄起初亦是软绵绵的,秋月把尖尖的玉手捻了一会,便坚硬如杵怒发冲冠,秋月道:“这般大工具,我那细小活儿,却怎的放得进去,我且问你,男子家都是这般大的么?”

  王昌道:“我与常人不同,常人又瘦又短,又尖又蠢,纳在户中,不杀痛痒,若比我这物大者,倒是极少,如我这般厉害之人甚是少也。”

  秋月已领教过,经彵这一说,更觉如获至宝。几欲先尝。

  王昌又道:“我这工具,进户内,没有一点漏风处,弄得妇人要死不得,要活不能,世上可没比这更好的工具了。”

  秋月道:“你这宝物,甚是卡哇伊可亲,真想一口吃了去,无奈这里有些不自在,你与我弄一回,等彵爽利则个。”

  王昌把手儿摸向牝户,她这裙子亦都湿了,王昌知她公然动兴,便搂到床上去,秋月道:“你须是着实弄我一弄,让我美彵一回。”

  “你且看,我欲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昌言毕,掏出巨大尘柄,便大抽大送起来。

  今晚秋月兴动,把柳腰身子摇摆不定,几欲把腰折断,这番滋味都觉甚美,只见一头鼓动,一头双手勾住头颈,双脚勾住腰间尽力迎送,大约有五、六个时辰,抽送几千馀回,芳才泄了。但秋月淫兴又起,王昌的阳物却软了下来,再不能硬将起来,秋月又用双手握定阳物,上下挪搓,数百下,王昌便感受熬不过,遂叫道:“我要泄了。”秋月便将牝户套上去,抽了一千多回,秋月叫死叫活,着实难过,王昌将秋月双足勾於臂弯上,又大抽五百多回,秋月到酣美处,声亦叫不出,只管闭了眼,死搂着不放,王昌亦尽力抽了三千多回,却才泄了。

  行事完毕后,两人再戏耍片时,听那更鼓已在五下,芳才相拥而卧美美睡去。

  正是:

  深间锦账久不闻,幽怀暗暗两相诉。

  两人心意何双双,奇香缥缈满兰房。

  报过东来复西去,终宵达旦恒芬芳。

  膏泽子母深入骨,柔枝嫩干探重窟。

  酿借风流乡媚态,笑看绝色两国倾。

  倾国姿容皆绝世,枕边小活声切切。

  揣手问郎谁个好,新蒲细柳难经雪。

  明月婵娟照书堂,小语低声问玉郎。

  千里关山如冰雪,玉楼人醉伴花眠。

  再说这晚二人疯狂酣战之时,丫头翠儿欲送来点食。端至门前,见二人赤着身子,尽情交欢,欲仙欲死。翠儿正值十四岁,见此哪能不春心萌发,不觉口乾舌燥,粉面红晕阵阵,户下春水汪汪了。忍不住在户下捏弄起来。舍料一发不可收拾,愈弄兴愈大,趣愈浓。正兴极,背后伸出一双手来,大而有力,便在翠儿身上摩抚起来。翠儿尚未回神过来,便被弄得昏昏然。那人一把抱起小翠,回至翠儿房中。

  顷刻那人把小翠放至床上,挨着那粉扑扑的脸蛋,亲嘴咂舌。又替她脱去衣服,把白生生的腿一分,只见小肚子下边阿谁工具,与新蒸的白面馒头一般,就是多了一道缝,又白又嫩,真令人卡哇伊。那人将那直挺挺的阳物对准美品一顶,翠儿大叫一声。那人垂头一看,还没进入。又顶了一顶,仍然不进。只闻翠儿高声哀求道:“饶了我罢,痛煞我也。”

  那人道:“不妨,我自有妙法。”遂把灯油取过一点来,抹至玉茎上,又取来一点,抹於户上,往里一顶,进去了。翠儿感受yin户里边堵塞得难过,遂身子往后一掣,又挤了出来,如此几次,那人心内着急,又用手擘着yin户,恐怕翠儿再掣身子,用手搂着她的脖颈,轻轻的抽了几抽,抽得翠儿连声嗳哟,只说是痛。那人此时淫兴大发,欲火烧身,哪里肯听,仍然肆意抽送。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化。

  第六回雏女难挡强风雨姨娘急来献春风诗曰:莫贪美酒郁金香,心如刀割一场痛。

  浮昧良心去年春,那显淫极自杀身。

  话说翠儿被弄得疼痛难忍,连声哀饶。那知此人仿照照旧任意抽送。翠儿是未经破瓜的处女,yin户窄小,此人任凭抽送,亦不过仅能进去点点。那人总觉不快,恨不得连根进去才妙。於是加力一顶,只听翠儿客哎哟一声,说道:“不好了,你可弄死我了。”

  那人道:“初破身子,不免如此。稍轻点儿,再忍半晌,便不再疼痛,定会爽利起来。”

  公然,弄了阵子,翠儿便不觉疼痛,又过了片时,竟感受爽利起来。

  那人见翠儿不再喊痛,索性又大弄起来,翠儿年纪尚幼,又初破身子,那人阳物又甚大,这一大干,便又大叫起来了,痛得叫爹叫娘,欲死去一般,那人正弄得美处,那肯住手,仿照照旧大抽大送,只闻翠儿叫:“快些住手罢,我可真要死了。”

  那人说道:“饶你亦行,不过得随即给我找个替身便罢,省得我难受。”

  “隔房的赵姨娘,她可替我,让你受用。”翠儿道。

  “那你去寻来,快些才好。”

  那人说毕便翻身下马,立於床沿,手握阳物,显出几分难受,翠儿坐起,不觉户表里火烧一般的灼痛,阴中鲜血流出不少,不及拭擦便披衣忍痛下床,去隔房唤赵姨娘。

  单说这赵姨娘,三十出头,生得娇容月貌,白白嫩嫩,亦让人几分心动,原本赵姨娘与王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