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1/2)

加入书签

  黑色床单上,两人交缠。女孩子留著齐浏海,黑发披肩,白皙的皮肤非常滑嫩,五官小巧j致,好像是个日本娃娃,但此刻,她正闭著双眼,长长的睫毛微毡,脸庞红润,小巧的红唇微启,无法止息的呻吟,美丽的身子轻颤著。俊美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吸吮她的手指,一g一g舔咬,而身下的昂扬,已经深深的l旋转。「恩恩棨不要这样」蓝棨咽了口口水,陈宓已然动情,小x盈盈不绝的流出水来,嫩白的皮肤已隐约带著粉红,星眸微闭,小嘴微张,呀呀喘叫著。蓝棨试著抽刺几下,十分顺畅,便加快动作,让小蜜x噗哧噗哧溢出y水,陈宓哎叫连连,手臂软的可以,简直无法撑住自己。蓝棨突然撤出手指,任由蜜y流至桌缘,他拉近身子,他的高度,正好可以看尽她的隐密处,也可以,好好嚐嚐她。

  他知晓陈宓绝对无法承受这样的快慰,因此扶住她,让她仰躺在桌面上。他更加分开她的腿,眼前美景一览无遗,陈宓的小x如贝壳紧紧闭合,蜜y沾湿嫩r闪闪发亮,但他知道在她深处,是无上的紧窒快感。陈宓羞的捂住自己的脸,无法让他停止这样羞人的动作。很快的,他已忍不住,伸舌舔入她甜美的津y,下巴微微的胡渣刺痛著她嫩嫩的x口,舔净外头,他无法止息的用手掰开她的小x,将舌头更深入,吸吮舔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陈宓哎叫著,身子蜷曲起来,侧向一边,小巧脚趾舒服的不住蜷缩,「恩恩呜恩棨」蓝棨再也忍不住,站起身子,解开裤头,一下就l了愣,「那是那是叶文阿,你明明知道他的。」「谁认识他,你以後不要随便跟别的男人说话。」陈宓小脸皱了起来,「你你哪g筋不对,不要说这种话。」「你就是在勾引他,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我才没有,是你,你也一直跟黄玫说话,我」「那是谁?」「就是,就是你今天颁奖的女生阿。」「谁记得她。」陈宓傻了,所以说她的飞醋是吃得莫名其妙罗。「我才不想理你,你快点出门。」又听到他不想听的话,蓝棨乾脆直接把她揽进怀里,吻住她的嘴,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吻了半晌,陈宓已经软在他怀里,过不多时,两人又交缠起来,春光无限。

  半夜时分,陈宓揉揉睡眼,意外发现蓝棨居然还没睡,就一直看著她。大概是刚刚的小吵架,陈宓有点尴尬,她轻声问道,「你睡不著吗?」蓝棨没回话,还是一直盯著她看。她叹了口气,有时候,大她好多岁的蓝棨比她更孩子气。「我和叶文只聊了大学想读的东西,没什麽的,你别乱吃醋。」蓝棨仍没回话,手却伸了过来,将她抱紧。「你知道的,我的初恋就是你阿哪会,随便喜欢上别人阿。」蓝棨摇摇头,这小家伙连藉口也说的不怎麽动听。「宝贝,你上大学後,就公开我们的关系吧。」「啊?不好吧,我还是学生,这样子」「没有人知道我拥有你,那些男人看你的眼光,让我想杀人。」「你真的想太多了」蓝棨倾身过去吻住她,「恩棨我真的不想」男人的眼神冷了下来,突然,环住她的手松开了。

  陈宓有些无助的盯著手机萤幕,她和蓝棨,已经三天没连络了。她手指停在通话键上,却迟迟按不下去。其实,她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传简讯给他,都是他直接打来的,在很多事情上,她向来都是接受者,被动的那一方。从来都没有一天没他来电的情况。每个早晨,她永远都是在蓝棨宽广的x膛中醒来。也从来没有,一睁开眼,感到寒冷,而身边空无一人的情况。那天她冷得躲在棉被里,寒意却自心底扩散,望著空荡荡的、他本该躺的那侧,那一刻她好不知所措,向来疼她溺她的蓝棨居然生气了。她该怎麽做?坚持小小的愿望,当一个规矩的学生,不惹是生非,所以得和他摊开来说清楚?还是顺从的、温驯的答应公开,一如以往的当他的小女人?如果想每个早上都在他的怀中醒来,那麽第二个选择似乎是不容置喙。但是,她只要一想到,从前那些经历,心里还是有些矛盾。

  记得刚开始交往时,她和蓝棨某天假日一起去逛街,买他出国开会需要的东西,蓝棨本来有提醒她戴个墨镜和帽子之类的,她g本没有意识到蓝棨已经是个名人,傻傻的只拎了副棕色墨镜就和他手牵手出门,车子刚发动,後面立即尾随上几辆摩托车,她不以为意以为只是有人恰巧也出发,但蓝棨皱起眉,猛的踩了油门,车子飙出去後才淡淡的说被狗仔跟了。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但是隔天,报纸上清清楚楚的印了两人亲密说笑边采购的照片,连买的东西长怎样价值多少钱都附注说明制成表格。幸好那天狗仔忌惮被发现,跟的距离比较远,加上报纸印刷不甚清楚,她的身分才没曝光,但是已有不少人传来传去,较要好的同学也偷偷问过「看起来相似度甚高」的她真相。这件事还是在蓝棨大动作的买下所有偷拍照片,给了点警告加贿赂才让那间报社封锁消息。当然不只这些,有数不清的狗仔加路人,依然以手机清楚的拍下两人已经算是极少次出门的照片,蓝棨总是不告诉她他到底花多少钱堵那些人的嘴。

  最夸张的算是班上有位女同学,居然跟踪她到蓝棨住处,确定她跟他在交往後,定期向固定杂志透露「蓝棨女友」也就是她的讯息。她瞠目结舌的在杂志上看到已经有固定专栏描述她,包括她喜欢吃的东西、喜欢的颜色、个x如何等等,虽然没有透露她的姓名及其他细节,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自己的生活被大众这样窥知。蓝棨知道她发现这件事後,只是淡淡的说先别打草惊蛇,然後只花了一天就揪出幕後黑手,以私下协妥的方式,让那个女生以搬家的理由转学。她实在是不想在人们的注目中过活,但是一直以来,蓝棨给她的温柔以及很少提起公开关系的事,总让她选择忽视这些不开心。终於到了要摊开说请楚的时候了吗?她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乖巧的和他同床共枕,装做什麽矛盾都没有。

  她依然是没有按下通话键。

  四天、五天过去了,依然没消没息的。陈宓成天都无法定下心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不能向好友透露,因为她们g本不知情,也无法向爸妈倾吐,这种事情叫她怎麽开口?就算和他谈的是恋爱,她依然对恋爱一无所知。她都是顺从他的,因为他什麽都为她好,而如今,这件事他如此坚持,她却有所犹疑,她真的不知道,如果不顺从他,那她还可以怎麽做?又会有什麽无法承受的後果?他到现在都没有来找她,是意味著什麽?

  第六天。陈宓已经灰心了。一通电话也无。而她连把手指放在通话键上的勇气都没有了。他对她生气也好,放话说分手也好,至少让她知道他在想什麽,而不是一个劲的独自猜想他的想法。但是她也不够有勇气,她不敢主动,不习惯主动,害怕当她打破了什麽旧有习惯、或是跨越不明藩篱时,会得到不想知道的答案。她讨厌他的不理会,讨厌自己的不乾脆,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这一切坐在车子里,回家的路上,窗外的景物後退得如此迅速,就好像他们的感情也可以一夕生变一样。泪水无声的滑落脸颊,她从未如此无助。

  擦乾了眼泪下车,她掏出小镜子,镜中漂亮的眼眸透露出倦意,但是刚刚流泪时,她没有去揉眼睛,所以也不太红肿,爸妈应该看不出来。她拎著钥匙将门解了一道锁,又用掌心纹路感应大门锁,进了门,爸妈就坐在偌大客厅的沙发上,他们并没有发觉她的异状。「宓宓,後天叶伯伯办了个宴会,有发邀请函给你呢。」「阿,好,那礼服」「交给你妈啦,她最喜欢将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陈宓牵起微笑,爸妈难得待在家这麽久,她总不能让他们担心,一定要装出坚强快乐的样子。她上楼,好好的泡了一个澡,在浴缸中静静的不去想任何事情,稳定心情。就算是逃避,也不可以让爸妈担心。

  妈妈将她的礼服摆在床上,是一件深蓝细肩洋装,配上光华的银质首饰,很有品味。她慢悠悠的穿上衣服,画了点薄妆,整个人更有神采,妩媚动人。她将手机装进晚宴包,带了信用卡,就走下楼去和爸妈一同赴约。叶伯伯长期和爸爸合作,爸爸自然要捧一下他的场了。「叶伯伯很想看看你呢,好像三年前你去过他家之後就都没机会再见面了。」三年前?她突然忆起,三年前他儿子自英国回来,就办了盛筵请大家聚聚,他儿子,不就是叶文吗?她敲敲自己的脑袋,和叶文同校三年,她从未和他有过任何接触,久而久之,就忘了她与他的这个关系。「喔,对了,听说,蓝棨」爸爸尚未说完,妈妈突然打岔,「哎对了,宓宓,你和叶文有说过什麽话吗?」这一刻她忍不住苦笑,妈妈果然最了解她了,就算她什麽都不讲,装做一切都好,妈妈还是知道她和蓝棨怪怪的,刻意不让她听见蓝棨的名字。她很配合的聊起天来,也不愿多想关於他的任何事。

  宴会很热闹,叶文家的客厅摆满鲜花,侍从穿梭人群送酒,她也跟著爸妈四处和人寒暄,气氛很活络。正当她和叶伯伯说话到一半,叶文走了过来,其实他长得满俊秀的,只是自己通常不会刻意盯著人看,也不觉得有什麽。「陈宓。」他微笑招了招手,陈伯伯笑著离开,让他们年轻人多说点话,他喜欢陈宓,很有内里又很漂亮的女孩子。「嗨。」她和叶文说起话来,虽然三年都只有颁奖那天有交集,但是也不会太尴尬。晚宴包突然震动起来,她吓了一跳,不好意思的对叶文笑笑,走到角落去接起电话。「你在哪?」蓝棨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她心猛的一跳,答道,「我在叶文家。」「」下一秒,手机传来奇怪的声响,通话结束。无心惹怒他,但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叶文就端著香槟轻啜,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向她,下意识就说出她在他家。不过判断应该被毁坏的手机,却让她懊恼自己的chu线条。

  她心里慌乱了好几秒,但是接到爸妈关心的眼神,她赶紧装做无事般,和人们继续说笑著。正当她捏著一只高脚杯轻啜香槟时,门口朝来一阵骚乱。她望过去,只见叶伯伯很殷勤的带著一个人,和大家介绍著,不少政商名流都趋前去打招呼,是他。蓝棨有礼的和大家打招呼,脸上却稍带冰冷的神色。好不容易解决麻烦的客套,蓝棨抬起步走近早就被他看见的陈宓。「我们走。」抓住她的纤臂,陈宓却挣脱,抬起头只看到蓝棨已经愤怒到在燃烧的眼眸。她低下头,心里很紧张,「我我先和我爸妈说一声。」蓝棨松了松手,改为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