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26】竟然是这样?(1/2)

加入书签

  “什么?”陈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李修民的话题跳脱的太快,让陈总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还是顺着李修民的话说了下去,纵然陈总的眼里是一脸的莫名。只是在这样的话语之间,也多了几分陈总的劝慰在里面。

  “能力挽狂澜所有人都没想法的报业集团,这样的能力自然不容小觑。而你以前也是申请全额奖学金去的巴黎,这也是少之又少的人可以坐的到的。所以,你肯定是聪明的。”

  陈总说的很是在,沉默了会,继续说着:“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我无法评价你是否聪明。至少在你的行为里,我看见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想,如果这样做,能让你发泄出来,那么,就这么收手吧。毕竟关宸极不是好惹的人,他若报复起来,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着,陈总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至少对于李修民的欣赏和认可,陈总都不希望李修民有一日可以走上这样的道路。关宸极的报复,可想而知。

  而李修民听着陈总的话,淡淡的笑着,那眸光却落在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让人完全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若怕关宸极报复,我又怎么会这么做呢?”许久,李修民才淡淡的应着陈总。

  陈总默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修民知道,有些路,只要你跨出去一步,那么,就已经注定没有回头的路了。好比今天的事情,他既然做了,那么就会做的彻底。

  颜悠冉失去的,李修民也会让顾萌失去。

  “修民……”陈总好半天才开了口,“你知道吗,你在我看来,你的人生轨迹就好比日出和日落。日出的时候,总显得朝气蓬勃,那是之前的你。而日落的时候,那绚烂的彩霞则是你最精彩的一生,但是,那日落落下后,一切就这么走道终点了。”

  陈总选了一个不那么合适的比喻,但是却充满了寓意。

  “陈总,想听一个故事吗?”李修民突然看先给了陈总,淡淡的开了口。

  陈总愣了下,才应着:“好。”

  李修民笑了笑,那眸光似乎软了许多,就这么淡淡的说起了自己小时候对颜悠冉的爱恋,那奋不顾身的追到巴黎,最后的无疾而终,再说自己的想法,点点滴滴,丝毫不曾隐瞒的全都告诉了陈总。

  这是李修民多年来第一次这么和一个人,讲述自己内心深藏了多年的秘密。也是这份已经有些陷入魔障的执念,才让李修民如此分奋不顾身,甚至赔上自己。

  似乎,颜悠冉死后,李修民的心也跟着死了。那种自己守候了一生的人离去的时候,李修民就仿佛被人狠狠的挖了一道口子,无法再活过来。

  在之前,李修民去了巴黎,见了颜悠冉。也就仅仅是因为颜悠冉的一通电话。一通想见自己的电话,就让李修民二话不说的飞去了巴黎。

  再见颜悠冉的时候,李修民才知道,自己多年来对颜悠冉的爱并没有因为两人的不再联系而发生任何的改变。那时候,颜悠冉的苍白和无助,更让李修民愤恨不已。

  知晓了关落依的死,也让李修民对颜悠冉的同情和爱护更深。甚至,李修民根本不在意颜悠冉做了什么,只想让颜悠冉跟自己走。但是颜悠冉却拒绝了。反而对李修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请求李修民的帮助。

  颜悠冉,想彻彻底底的毁了顾萌,让顾萌不能再生存下去。自己失去的,顾萌也要失去,这样才可以弥补自己内心缺失的一切。

  纵然,李修民知道,颜悠冉这么做,是错的。但是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做了下去,一丝回头的想法都没有。

  但是,颜悠冉却没提及什么时候开始,要怎么做。只是在言行之中把自己和关宸极还有顾萌的事情无所保留的告诉了李修民。

  这大概也是颜悠冉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和一个人说了真话。也是这样的真话,让李修民更加的心疼颜悠冉。

  当然,这是病态的心态。

  而后,颜悠冉再度失踪,李修民回了中国,但李修民并不在g城,而是已经回到了父母所在的城市,那个从小就有颜悠冉记忆的城市。

  一直到李修民得知颜悠冉死亡的消息,这悄然准备的行动被李修民二话不说的推上了舞台,在g城掀起了惊天的巨雷,炸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陈总惊愕的听着李修民的故事,好半天没了反应。

  “是不是吓到陈总了?”李修民的语气仍然四平八稳,平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陈总没说话,许久,他叹了一口气,说着:“修民,停手吧。现在停手还来得及,别弄的很多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现在就只是新闻报道而已,如果李修民停手,那么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按照李修民的能力,想收尾也不见得那么难。

  关宸极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到彻底。因为李修民也算一个公众人物,有些事情,扯破了,对谁都没好处。关宸极也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继续蔓延下去。

  所以,一切都还在可以谈判的

  余地。

  陈总隐隐的总觉得李修民的目的绝对不是新闻报道这么简单而已,他的内心还深藏着更重大的阴谋,那才是李修民真正的目的。

  新闻报道,就只是一个引子,借了自己的资源这么做而已。因为事实就是如此,顾萌的名声早就已经烂遍g城,这样的报道只不过是一时的惊雷,消停了,就过去那了。

  李修民就为了这一时的惊雷,做的这么大的动静,有些让人费解。因为,完全没必要这么折腾,劳民伤财,还会赔上自己。

  但是,李修民的想法,陈总就算阅人无数,竟然也看不出一个端倪。

  陈总的心头也掠过淡淡的不安,那不安,是对李修民的一种惋惜和忐忑。

  而李修民听着陈总的话,眸光却没落在陈总的身上,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结起来。

  许久,李修民才把视线重新的移到了陈总的身上,淡淡的说着:“陈总,谢谢您的好意,也谢谢您的栽培。有些事情,已经晚了。很多事情开始布局,就不是我说想收手就可以收手的时候了。”

  这话,李修民说的很淡,但是却狠狠的刺了下陈总的心。

  甚至连一旁的关宸极和宋熙铭,都显得不安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眼,那握着咖啡杯的手都不由自主的用了力,指骨的关节,清晰可见。但是两人耐下性子,在原地继续听着。

  因为,中国的老祖宗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修民,你到底还做了什么?”陈总紧张的问着李修民。

  李修民听见陈总的话,意外的笑了,但是那笑意没抵达眼角,甚至眼底的眸光还显得一些清冷。

  这些新闻,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就算他之后不在g城,但是绝对不可能对顾萌毫无所知。顾萌在g城这么多年,早就身经百战,这些新闻怎么可能打的倒她,他要的无非,就只是争取一点时间,让顾萌不那么方便而已。

  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也许,这个世界上,最毒的是妇人心。但是,一旦把一个人逼入绝境,无论是妇人还是男人,都可以变得面目狰狞,不顾一切。

  颜悠冉的死亡,李修民知道的时候,那种心痛怎么也无法淡去。他闭眼,都是颜悠冉的一颦一笑,就算知道颜悠冉不属于自己,但是李修民也无法克制自己对颜悠冉的爱意和想念。

  那种吃人的疼痛感,让李修民就这么走上了不归路。

  这样的路,早就已经让李修民没了退路。既然没了退路,他还在乎什么。或者说,既然没了颜悠冉,他就更不需要在乎了。

  李修民的笑意始终在脸上,但这样的笑意却看得陈总越发的不安。总觉得李修民这样的笑意里,带了一丝丝诀别的味道。

  “陈总,让你帮忙搅和了这么一池的浑水,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争取时间。”李修民开始淡淡的说起了自己的目的。

  “什么意思?争取时间?”陈总皱起了眉头,心中的不安也越发的明显起来。

  “顾萌和关宸极不是我能挑拨的散的。而之前顾萌被绑架的事情,也让关宸极对顾萌的安保做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只有这样,顾萌和关宸极才会分心,因为要解决这样的事情,而这样一来……”

  李修民在说着,陈总在听着,但是突如其来的声音,却让两人的脸上都有着片刻的惊愕。

  “李修民,你到底做了什么?”关宸极再也无法忍受,直接走了出来,质问着李修民。

  “李先生,你是聪明人,做这些,对自己没任何好处的!”宋熙铭也皱着眉头说了起来。

  李修民看清楚来人后,却大笑了起来,说着:“顾萌真是值得了,竟然还有这么优秀的两个男人同时帮她。但是这又如何?她以为这样就安全了吗?”

  然后,那笑声,李修民笑的越来越猖狂,越来越无法的抑制。

  这让关宸极忍无可忍,直接揪起了李修民的领子,那眼神也冷酷了起来。接着,再下一秒,关宸极给了李修民一拳,那过大的力道,让李修民飞了出去,鼻尖和嘴角立刻渗出了鲜血。

  “关先生,请住手!”陈总立刻劝阻了起来。

  服务生看见这里的动静也立刻走了过来,周围的客人也诧异的看向了这个方面。但是谁也没能阻止关宸极的愤怒,那眼神仿佛就要杀了李修民一般。

  “想知道我做了什么?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关宸极,这样的感觉是不是糟糕透了?你知道吗?冉冉就是这样的感觉!”李修民疯狂的笑了起来。

  他完全不惧怕关宸极,一个破罐子破摔的人,怎么可能还有丝毫的惧怕。

  这样的李修民让关宸极的愤怒更甚,再度快速的抓起李修民,准备再给李修民一拳。

  “关先生,有事慢慢说,别动武?”陈总继续劝着关宸极。

  但关宸极哪里管的上这些,就连宋熙铭的眼神都变得阴冷了起来。李修民的双眸有过丝丝的慌张,但是,却无任何的退缩之

  意。

  就在这个时候,关宸极的电话响了起来,关宸极看见顾萌的来电,这才松开了手,李修民狠狠的跌在了地上。

  但是,李修民的眼底却闪过了一丝的快意,似乎这个电话,让李修民的情绪莫名的愉悦了起来。

  “萌萌,你说什么?”关宸极的脸色骤变,立刻看向了李修民。

  陈总和宋熙铭也觉得隐隐不对劲的地方,两人的神色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一直到关宸极挂了电话,重新走向李修民。

  这一次,关宸极直接掐上了李修民的脖颈,厉声的问着:“李修民,你到底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

  “什么?”陈总震惊了。

  这下,他是彻底明白了李修民的意思。李修民利用自己发布消息,拖延了时间。让顾萌和关宸极一头乱后,不能随时随地的看着宋御宸,这样李修民才有机会下手。

  李修民的目的,竟然是顾萌和关宸极的儿子宋御宸?

  “李修民,若是宸宸出了事,别说关宸极,我也会让你碎尸万段。”宋熙铭的声音都冷了起来。

  陈总已经无话可说,李修民的行为不再是恶意惹事,而是触及了刑罚。那这样,真的一切没有退路了。

  宋熙铭和关宸极,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分分钟的让李修民这辈子没机会从牢了出来。这也意味着,李修民的前途,到今天为止,就彻底的结束了。

  一切无任何回旋的余地。

  “关宸极,我是不可能告诉你,你儿子去了哪里的。我没了冉冉,冉冉在死前那么心痛的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我又怎么可能让你这么罪魁祸首如此逍遥自在的活着呢?”

  李修民笑的很猖狂,丝毫不理会关宸极的威胁,“关宸极,就算你们有通天的本事,那又如何?就算那小鬼再聪明又如何?那个小小的身子,现在恐怕没了气息了吧。我也要让你感受冉冉当时的痛!”

  越说,李修民笑的越疯狂。

  “修民,不要这样,你别毁了自己,快点阻止这一切啊!”陈总还在力挽狂澜。

  “来不及了,晚了。我的命令是,带走宋御宸,带到无人的地方,然后就杀了宋御宸。所以,现在早就晚了。”李修民笑的阴狠,淡淡的说着,仿佛那根本就不是一条人命,只是一只蝼蚁。

  关宸极看了眼李修民,二话不说的扭头跑了出去,那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而宋熙铭则留在原地,直接报了警。

  李修民却无所畏惧的在地上瘫软着。

  周围的人,看着眼前的混乱,细碎的议论着。自然也有人听出了端倪,也快速的报了警。

  没一会的功夫,警察就出现在咖啡厅,直接带走了李修民。李修民并没反抗,任警察带走了自己。

  “宋先生,能麻烦您和我们走一趟吗?”王元威头疼的说着。

  他最近是衰神上身,为什么g城这两次的大事,都他妈的和关宸极,顾萌,宋熙铭有关系。这么刺激的事情能不能不要一直发生在他的周围。

  显然,不可能。

  “当然可以。”宋熙铭没拒绝。

  很快,宋熙铭也随着警察离去,陈总一个人在原地摇了摇头,对眼前的事情已经无能为力,他只希望,事情不要真的朝着最坏的方向走去。

  若是知道李修民的目的是这样,他无路如何,也不可能帮李修民这么做。至少他不能成为毁了李修民的侩子手之一。

  只是,有时候,天注定……

  ——

  飞奔出丽岛饭店的关宸极,直接驱车回了公寓。一到公寓,车子甚至都来不及挺好,就这么直接的快速冲了进去。

  电梯飞快的载着关宸极到了顶层,而此刻,公寓的门不是关着的,已经打开了,里面熙熙攘攘的围着人,甚至顾爸顾妈都出现在了公寓里。

  刚才的电话是顾萌打来的。

  关宸极送顾萌回公寓后,顾萌就直接上了楼,但是顾萌没想到的是,竟然没在公寓内看见宋御宸,但是顾萌也没太在意,因为宋御宸经常不见踪影。但是等了许久,顾萌仍然也没等到宋御宸,这才让顾萌觉得奇怪了起来。

  就在顾萌奇怪的时候,公寓的保全却说之前有人来找宋御宸,这才让顾萌紧张了起来。想打宋御宸的电话,可是,宋御宸的电话却好像信号极差,不是打不通,就是没有信号。

  顾萌立刻下楼,去找了保全,查了之前出入的名单。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但是他却有公寓复制的门禁卡,所以保安才没有多加阻拦。而后,所有的画面就固定了。

  顾萌知道坏了事。

  宋御宸被绑架了!很完美的绑架。监控被人破坏,而公寓的帮佣阿姨根本不是这个时间来公寓。甚至,宋御宸都没再出现在大堂,而是直接被送到了地下室。

  之后,一辆比较陌生的车子从车库开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