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42】顾萌不是顾家的女儿!(1/2)

加入书签

  这问话,让关宸极有些语塞,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至少,对着顾爸怀疑起顾萌的身份,或者怀疑起顾家的事情,总归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尤其是顾爸早期如此排斥自己的情况之下。

  关宸极更害怕的是,若真的有什么,顾爸一气之下直接让顾萌回了家,那事情才真的是不可收拾?

  “到底怎么了?”顾爸见关宸极没说话,再度开口问着。

  关宸极轻咳了一声,回过神,这才开口说着:“是这样的,爸,萌萌还差两个月就要生了,我想你和妈是否能提前来巴黎?快生了,有亲人在身边,也许会更好。”

  “你还说萌萌没事?”顾爸急了起来。

  “爸,萌萌是真的没事。只是我看的出她很想你们,但是又不想你们那么操劳,所以始终没提及。我才打了这个电话,做了坏人。”这话,是说的顺理成章。

  关宸极这话说顺口的时候,就和真的一样,让人完全听不出关宸极此刻真正的情绪。

  顾爸被关宸极这么一说,原本提调的心放了下来,松了口气,才应着:“我和她妈商量商量,应该是没什么事情。把g城的事情安排好下,就可以去巴黎的。”

  “恩。真是太谢谢爸了。”关宸极莫名的激动了起来。

  “定了时间,我通知你,我们尽快。”顾爸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关宸极道谢后挂了电话,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因为,在电话里问顾爸,变数太多,不如让顾爸和顾妈来法国,至少面对面,有些事情,看表情,也能看的出顾爸是否在说谎。

  而顾萌,却是也是关宸极所担心的一个原因。现在顾萌的记忆已经急速的退化,退化的让人觉得害怕,关宸极害怕在某一日,顾萌真的连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了。

  半小时后,顾爸回了电话,告诉关宸极,下一周他和顾妈就会抵达巴黎,关宸极听到这个消息,喜上眉梢,快速的朝着顾萌的房间走去。也希望这个消息能分散顾萌的注意力。

  顾萌回了房间,锁好房间的门,这才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宋熙铭的电话。但是,宋熙铭的电话却已经变成了空号。

  而顾萌这才发现,似乎这几年,除了宋熙铭的这个电话,和给自己居住的那个别墅外,顾萌根本就再无任何可以联系的上宋熙铭的方式。从宋家二老那下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让顾萌陷入了一阵的死胡同。

  “熙铭,真的是你?为什么会是你?”顾萌皱着眉头,就这么来回的在房间内走动着。

  似乎,情绪随着这样的走动也显得焦躁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顾萌的房间传来了敲门声,顾萌楞了下,收起了情绪,若无其事的开了门,关御宸的身影出现在顾萌的面前。

  “萌姐。”关御宸一脸灿烂的笑,讨好的把水果摆在了顾萌的面前,“水果,你最喜欢的哈密瓜。”

  “谢了。”顾萌说的很淡定。

  关御宸仔细的观察着顾萌,似乎没发现顾萌任何的异常,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就这么在房间内陪着顾萌。顾萌也不露声色,淡定吃着水果。母子俩的气氛显得有些怪异,似乎又在彼此试探着什么。

  “萌姐……”

  “宸宸……”

  突然两人同时开了口,就连那眼神都看向了彼此。这话一出,两人都楞了下,好半天顾萌一摊手,率先开了口,打破了现在的沉默。

  “你是小朋友,你先说。”

  “萌姐,我没想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是孕妇,马上要生的孕妇,不要想太多。想不起的事情不要去费脑子,天塌下来,都有我和亲爹给你顶着,这才是男人要做的事情。”关御宸倒是说的一本正经的。

  “你人小鬼大,就会胡说八道。”顾萌笑了起来。

  “什么嘛,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关御宸也笑了起来。

  这话说完,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关御宸难得也找不到话题和顾萌说话。顾萌也没了继续聊天的想法,这让关御宸不免的频频的看向了门口,心里暗自咒骂关宸极怎么还不上来。

  就在关御宸快崩溃的时候,关宸极终于出现在房间门口。

  “老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关宸极显得很高兴。

  顾萌挑挑眉看着关宸极,就连关御宸都不免的看向了关宸极,关宸极笑了笑,说着:“爸妈下周就来法国了!”

  “真的?”顾萌和宋御宸又是同时说出口。

  “恩。我刚和爸确定过的。”关宸极很肯定的点点头。

  这一次,顾萌是真的笑了,完全放松的笑。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顾爸和顾妈能在身边,顾萌却是能放松不少,那是精神上的放松。

  “哦也,姥姥的红烧猪蹄。”关御宸夸张的叫了起来。

  “你就知道吃,吃吃,还红烧猪蹄,小心把你给红烧了。”关宸极说的没好气。

  “你懂什么,那些米其林主厨和姥姥比起来弱爆了。”

  “是哟是哟,下次别那么嘴馋的

  到处让人带着你吃!”

  “那你也别吃姥姥做的红烧猪蹄啊!”

  “喂,小鬼,你造反吗?”

  “我哪里有,真是的。”

  ……

  父子俩就这么旁若无人的逗起了嘴,顾萌一直在那淡淡的笑着,没说话。似乎气氛又从先前的紧张,变成了现在的欢乐。

  但顾萌知道,这样的欢乐之下,压的是重重的秘密和对所有人的压力。

  ——

  黄花梨木的书桌前,宋熙铭一身黑色的西装,恭敬的站在原地,不卑不亢的说着:“掌权人。”

  “哼。”老者冷冷的哼了一口气,一个文件夹狠狠的朝着宋熙铭的方向砸来。

  宋熙铭的额头被砸破了皮,鲜血流了出来,显得有些狼狈。但是宋熙铭根本就不曾理会这样的小伤口,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老者的面前,等着老者继续开口。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和司徒冼那个家伙合作的?你不怕把自己给卖进去吗?”老者声声严厉,目光凌厉的看向了宋熙铭。

  宋熙铭才想解释的时候,一旁的滕却主动地开口,说着:“掌权人,熙铭也不过就是完成自己的心愿而已。何况,这不也是掌权人的目的。”

  “你闭嘴。”老者阻止滕继续说下去。

  滕无奈的看了眼宋熙铭,略微摇摇头示意,表示自己尽力了。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自从十几年开始,司徒家和掌权人之间就是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而宋熙铭竟然去找司徒冼谈判,这是让掌权人怒火中烧的原因。

  这一切,并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否是掌权人想要,这过程,就无法让掌权人接受。

  “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宋熙铭说的很简单,也很坚定。

  “熙铭……”滕惊呼了一声。

  这惩罚,是个人都明白会是什么样的惩罚。掌权人的惩罚从来没几个人可以活着走出来的。他们在最初的锻炼之中,就是在这样的惩罚和残忍的厮杀里一步步的走出来,才可以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

  而如今,再进去接受惩罚,尤其对于这十几年来在外极少接受特殊任何的宋熙铭而言,那是残忍至极的事情。

  “哼,惩罚,你是跑不掉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对于关家的事情暂时松手。你想报复关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在最后的时候收手,才可以一举两得。现在,她快生产了,虽说预产期还有2个月,但是最多只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就会生产。”

  老者很难得说了一连串的话,“等她生产完,我想你知道怎么做。一切结束后,自己去领罚!”

  “是。”宋熙铭恭敬的应着。

  老者的话没说的明白,但是宋熙铭明白老者的意思。关家现在的情况,想被彻底的击垮,只要最后抽出所有的资金。而暂时松手两个月,也无非是让关宸极喘口气,但这目的不在于关宸极。

  而是顾萌。他要的是顾萌的平安生产,而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出现任何的意外。这一天,掌权人已经等了许久,不可能让这一切毁在自己的手上。

  何况,这些事情,也应该在他这一代的手上彻底的做一个了结了。

  “下去。”老者挥挥手,不再言语。

  宋熙铭和滕恭敬的点点头,就快速的离开了此地。一出书房,滕有些担忧的看着宋熙铭,宋熙铭淡淡一笑,并没多说什么。

  很快,宋熙铭大步的朝前走着,滕突然叫住了宋熙铭,说着:“陆晚晴,在岛内的监控室里。”

  宋熙铭楞了下,眼底闪过一丝的惊喜,而后转身看向了滕,说着:“谢了。”

  “不客气。我能帮你争取的就是二十分钟的事情。”滕继续说着。

  宋熙铭说完,立刻拔腿狂奔,而滕看着宋熙铭离去的方向,再想起现在顾萌的情况,不免的叹了口气。

  事情,在计划之中,人,这人心,已经超出了人所能控制的范围。

  结局,真的只能交给上帝来决定了。

  ——

  一周后。

  顾萌的这一周过的很平稳。似乎之前的纷乱也逐渐的没了记忆。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之上。甚至,就连关宸极的加班都少了许多,所有的事情都显得按部就班了起来。

  “亲爹,最近怎么会这么安静?”关御宸不可思议的问着关宸极。

  似乎在那一天发现了宋熙铭和司徒冼的关系后,一切就陷入了沉寂。关氏集团内的风波就此暂停,虽然任然显得岌岌可危,至少在这个风暴停止的间隙已经争取了绝对的时间。

  关宸极没回答关御宸,只是看了个方向,对着关御宸摇摇头。关御宸了解的点点头,不再开口。

  因为,顾萌已经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你们父子说什么呢?”顾萌随口问着。

  看的出,顾萌这几天的心情很好。那一天,在关宸极有意的透露了顾爸顾妈要来的消息后,顾萌完全被这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不断的在重复自己的记忆,强调顾爸顾妈要来,免得

  忘了。

  这才让顾萌根本不记得之前要问的事情。

  “想着怎么给姥姥姥爷一个惊喜,然后带姥姥姥爷去哪里玩呗。”关御宸反应的很快。

  “你趁机不上课是吧。”顾萌没好气的说着。

  关御宸干笑两声,然后立刻上车不说话。顾萌在关宸极的搀扶下小心的上了车,而后,关宸极亲自驱车前往戴高乐机场,接顾爸顾妈。

  一小时后,接机窗口,三人接到了顾爸和顾妈。

  关御宸看见顾爸和顾妈一下子乐疯了,想也不想的就冲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顾爸,然后瞎吼吼了起来。

  “姥爷,姥姥,真是想死我了。这地方和g城比起来,真实差多了。我可想姥姥做的饭菜了,想姥爷带我去玩了。”

  关御宸说的谄媚,很快逗的顾爸顾妈笑了起来,两人都没来得及和关宸极还有顾萌打招呼,一个劲的看着关御宸,开心的不得了。

  “爸妈。”关宸极和顾萌一直等到祖孙三人说完,才打了招呼。

  “好好,一切都好呢,这样我们就放心了。”顾妈看见顾萌没任何大碍,显然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回了公寓,关宸极的公寓很大,也很早就给顾爸顾妈整理好了房间。顾萌陪着顾妈说话,两人带着关御宸就这么在房间内说个不停,而顾爸则是和关宸极在客厅。

  “妈很久没看见萌萌,肯定很多话要说。”关宸极随意的找了话题。

  “恩。”顾爸只是应了声。

  “爸,你要去休息下吗?晚上再一起出去吃饭,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累了。”关宸极问着顾爸。

  “不用了,晚上一起睡,不让拿时差倒不过来。”顾爸摆摆手,拒绝了关宸极的提议。

  关宸极安静了下和顾爸两人陷入了沉默。最后,竟然是顾爸率先看向了关宸极,打破了此刻的沉默。

  “你那天电话我,不是这么简单吧。”顾爸很直接的问着关宸极。

  关宸极被顾爸的话说的怔了一下,看向顾爸,倒是顾爸显得很自然的继续问着:“有合适说话的地方吗?”

  “出去走走。”关宸极想了想,才说着。

  在公寓内,无论哪个地方都显得不那么安全。只要顾萌在房间,那么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你的面前。那时候,无论怎么解释,都觉得奇怪。所以,还是出去走走,来的靠谱。

  “好。”顾爸点点头,没拒绝关宸极的提议。

  关宸极上了楼,和顾萌交代了下自己带顾爸出去走走,顾萌倒没觉得什么奇怪,顾爸本来就有到一个地方先去适应下周围环境的习惯,会这么说,也在情理之中。

  而后,关宸极就和顾爸出了门。

  两人离开公寓,朝着市区的公园走了去,一直走到公园的深处,在长椅上坐了下来,顾爸才看向了关宸极。

  “说吧,你想问我什么?”顾爸再一次的开口。

  “爸,我想知道萌萌爷爷,也就是您父亲的事情。”关宸极犹豫了下,也问得直接。

  “为什么?”顾爸显得很淡定,反问关宸极,“至少我要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问起顾萌爷爷的事情。”

  “因为那个紫檀木盒。”关宸极也没隐瞒。

  顾爸知道这个紫檀木盒的事情,听见关宸极提及的时候,那眉头也微皱了下,那眼神顿时复杂了些,但是这样的情绪快速的一闪而过,让关宸极抓也抓不着。

  “然后呢?”

  “紫檀木盒的珍贵和上面雕花的精美,加之里面的蓝宝石,我不认为,爷爷可以拥有这些。当然,除非爷爷是富甲一方的富豪,那么这个可能就成立了。那个蓝宝石,我不夸张的说,至少价值在几亿美金。”

  关宸极很冷静的做了分析,把这前因后果告诉了顾爸,而后就安静的等着顾爸的答案。

  顾爸显然在听见关宸极话的时候,也明显的错愕了一下。

  “你说……多……多少钱?”

  “至少几亿美金,甚至更高。那颗蓝宝石,可以说得上极为稀少。”关宸极肯定的给了答案。

  顾爸似乎有些受了刺激,不断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上下起伏,深呼吸许久,才消化了关宸极的话。

  “所以,你觉得萌萌的爷爷有问题?”

  “是。至少能拥有这个蓝宝石,肯定有厉害的地方。倒不是说为人有问题。而这个蓝宝石最后又给了萌萌,还牵扯上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关宸极说到这,就停了下来。

  顾爸叹了口气,许久才看向了关宸极。

  “萌萌的爷爷,怎么说呢,从小我只觉得他的脾气有点奇怪,但是对我们还是很好的。是大学的教授,按理在那个年代,是最清贫的职业之一。但是他却可以保证我们一家子的生活无忧。所以,我还算是在富裕家庭下成长起来的。”

  顾爸开始了回忆,关宸极则一直很安静的听着顾爸的话。

  “我爸很少提及自己的事情,似乎在这个家族里,就是从

  我爸开始的。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