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60】天雷勾动地火!(1/2)

加入书签

  ads_wz_txt;

  “明天让林城安排新的房间。若是丽岛还没有空房的话,那你就住希尔顿去。”关宸极淡淡的开口做了决定。

  顾萌顿了下,没任何表态,平静的说着:“是,我知道了。”

  说完,顾萌就走进房间,房间的门也悄然关上。独自留下关宸极一人在偌大的客厅之中。

  这下,就算原本有的睡意,也在这顷刻之间,消失殆尽。

  虽同一屋檐下,两人却各怀心思,一夜无眠。

  ——

  翌日一早。

  林城接到关宸极的通知,脸色里不由的有些错愕,下意识的看向一旁在等待的顾萌,但是却从顾萌的脸色里看不出丝毫的变化,仿佛关宸极这样的决定不痛不痒一般。

  “林总,行政套房已经准备好了。”这一次,是丽岛饭店的经理亲自负责接待,恭敬的把房卡给递了上来。

  “谢谢。”林城礼貌的点点头。

  很快,林城带着房卡走向了顾萌,顾萌看见林城走来,微挑一下眉,淡淡一笑,就自然的接过了林城手中的房卡。

  “辛苦了,林总经理。”顾萌很礼貌。

  “哪里,李秘书客气了。”林城应和着,“我让人帮你把行李搬到房间。”

  “谢谢。”

  两人交谈显得格外的简单。而后,顾萌的行李很快被换到了位于19层的行政套房。这全程,顾萌没再看见关宸极。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在关宸极的刻意安排下,顾萌不用再去工地,而是在关氏集团的台湾分公司处理事情,关宸极则和林城一起去了工地。两人也不曾再见过。

  几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正好消散了原本聚隆在两人四周的暧昧气氛,让那才刚刚升起的激情,随之不见。

  五日后,关氏集团台北分公司。

  “李秘书,抱歉,桃园的工地出了点问题,现在关少不在,按照以往的规矩,若是关少不在的话,则是李特助或者司特助前往处理。而这一次是您来,您看怎么办?”

  何有林有些犹豫的看着顾萌,问着顾萌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关宸极前脚才离开桃园的工地没多久的时间,桃园的工地就发生了意外。倒不是出了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只不过有些事情,必须是上面的人做决定而已。

  只是以往的李泽律和司臣毅有着绝对的权利可以处理这些,这一次面对的人是顾萌,何有林不知道顾萌是否可以解决。若不行的话,最终还是需要请示关宸极。

  “我和你去看看,若做不了决定,我会直接请示关少。”顾萌皱了下眉头,很快做了决定。

  “麻烦您了。”何有林点点头。

  很快,顾萌随着何有林走了出去,上了早就等候的车子,直接出发去了桃园。没多久的时间,两人已经抵达了桃园的工地。

  大家看见顾萌来了,自然觉得顾萌代表的就是关宸极,于是快速的朝着顾萌的方向围拢而来,说着现在发生的情况。

  “李秘书,您说现在要怎么办?这个合作方是和关氏集团长期合作的,结果现在却出了这样的纰漏,和我们要的刚才完全不是一回事。”

  “就是,这肯定不是意外,绝对是故意的要偷工减料的。若就是一部分出现意外还有可能是拿错。”

  ……

  在现场的人显得有些义愤填膺的,你一句我一句的很快就把事情的始末交代了清楚。

  顾萌微皱了下眉头,很快说着:“这批材料原先接洽的人在哪里?还有对方的负责人在哪里?马上找来!”

  “之前我们这边的负责人辞职了。对方的负责人恐怕也没那么快可以赶来,因为根本就不在桃园,在高雄那边。”工头快速的说着。

  “我下去看看情况,拍个照片对比一下。然后通知关少。这批刚才暂时停用。”顾萌冷静的做了决定。

  “是。”工头也没再多言。

  原本工头看见顾萌是一个女人的时,还显得有些担心。因为女人做事没有魄力,在工头看来,女人就是一个麻烦,绝非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人。

  显然,现在顾萌的干净利落,果断明了也让工头放心不少。

  顾萌点点头,并没亲自打电话给关宸极,而是交代何有林,说着:“何总监,情麻烦给林总经理打个电话,说明情况,他自然会转达关少。我下去工地看看情况。”

  顾萌的话说的合情合理,让人无法反驳。何有林虽然觉得有些奇怪,顾萌是关宸极的直接秘书,为什么还要转这么一手让自己联系林城。但是想了想,何有林也没多心,就快速的致电林城,把工地的情况如实的做了汇报。

  而顾萌早就已经戴上安全帽下了工地,只不过这一次顾萌没再穿着高跟鞋,而是舒适的平底鞋。

  这也多亏这段时间脚踝崴了以后红肿,不然这穿着高跟鞋下工地,还真是有些头疼。

  因为,今天和最初的那一次陪关宸极下来视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情

  况。

  顾萌小心的走在工地里,仔细的查看着每一个情况。赫然发现,工地内的情况和那一日他们所见的还是有所差别,情况恐怕不仅仅是钢材不合格这么简单。

  顾萌的眉头低敛,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很快,她抬头看向了工头,问着:“李工头,工地里就仅仅是钢材不合格这么简单吗?”

  “呃……”李工头被顾萌问的有些语塞了起来。

  那小眼四处闪烁,似乎在想着怎么和顾萌解释,李工头打死没想到,他偷梁换柱做的这么严密,任何人都没发现的事情,竟然会被顾萌发现了。

  顾萌在他们看来,就只是一个外行人,这内行人没仔细查看都发现不了的事情,顾萌为什么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小时的情况内,就可以发现的这么清楚?

  “你没有事情需要解释吗?这些问题不必送错钢材更为严重吗?这样的房子盖起来什么结果,你不明白吗?”顾萌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对于钢材送错,那是她过于明显的错误,监理都可以发现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但是,对于李工头的所谓,顾萌知道,想发现太难。

  所有的材料都符合标准,但是,所有的材料都已经被偷梁换柱,根本不是关氏集团要求的质量,而是下了好几个档次。这样的房子盖起来是没问题,但是恐怕不出二十年,绝对要成为危房的。

  “顾秘书,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李工头冷静的想着拖延之策。

  “误会?”顾萌提高了一个音调,就这么看着李工头。

  李工头看和顾萌的不依不饶,那脸色微微变了变,但很快,他若无其事的继续说着:“李秘书,这边说话。”

  顾萌一挑眉,倒也没拒绝,跟着李工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反正都在工地内,偌大的工地,到处都是人,量李工头也做不出什么事。

  两人才走到李工头指的地方,李工头的神色就一变,速度快的让人措手不及,顾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工头就直接推着顾萌,想把顾萌摔死在工地里。

  反正,这是工地,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的。

  “梓嫚!”

  就在顾萌掉下去的瞬间,她的手被人给紧紧的抓住,避免了直接摔下去。顾萌心惊肉跳了下,发现自己仍然悬挂在半空,那心才略微放了下来。

  她是真没想到李工头的胆子会大到这样的地步,竟然敢在这里直接推自己下去。但是想了想,顾萌也了解了李工头的想法。

  工地,脚滑摔下去,很正常。只是这地方,摔下去,基本不用想活命了。

  真是算的一遭好棋。

  顾萌的眸光也冷了下来,连她都敢算计的人,她又岂能放过。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但是,顾萌也没想到的是,拉住自己的,竟然是关宸极。这个不是在别的地方办事的男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李工头看见突然出现的关宸极的时候,那腿都瞬间软了下来,他也万万没想到,关宸极竟然会在这里出现,还撞见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撑得住吗?”关宸极问着顾萌。

  “没问题。”顾萌给了肯定的答案。

  关宸极看着顾萌,眼底有着坚定,而后快速的一个用力,在顾萌的配合下,顾萌就重新回到了平地上。

  而林城何有林等人也飞快的赶了过来,李工头更是吓的瑟瑟发抖,差一点腿软的自己要跳下去。

  “报警处理。”关宸极无情的说着。

  “关少,你绕过我,绕过我……”李工头不断的求饶着。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人要是进去了,恐怕真的下辈子就毁了。何况,以关宸极的权势,他就不是花钱可以再买的出来的。

  关宸极根本无动于衷,而顾萌的眼神微眯,极为的阴沉和冷淡,说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盖这种质量有问题的房子不说,竟然还还要谋害人命?谁能放的过你?”

  “李秘书,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李工头快速的说着,企图打散顾萌的想法。

  顾萌根本不再看李工头一眼,对于关宸极,顾萌也仅仅淡淡的说了声:“关少,谢谢。”

  关宸极的表情也显得很奇怪,看着顾萌,那眼神让人猜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许久,关宸极开口问着。

  “工地出了事情,按照规矩,以往是李特助来,既然他不在,难道不是我要来的吗?”顾萌三言两语就堵住了关宸极。

  关宸极说不出话,而之前抓着顾萌的手也已经松开,他就这么看了眼顾萌,然后率先转身,朝着前方走去,顾萌怔了下,也若无其事的跟在关宸极的身后。

  两人之间压抑的气氛,谁也没发现。

  何有林在两人走了后,就朝着李工头的方向走去。警察的效率很快,没一会的功夫,警笛声也从外面传了过来,朝着工地的方向靠近。

  李工头吓的瑟瑟发抖,何有林也丝毫没有任何的

  手软。

  就在这个时候,李工头突然疯了一样,抓起地面的钢筋,就这么朝着顾萌和关宸极的方向冲了去。

  二话不说的,李工头就想把这个钢筋直接捅进顾萌的身体内,在他看来,他死,他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顾萌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结果,关宸极的反应比顾萌更快,直接把顾萌带到了自己的怀中,再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身子护着顾萌。那钢筋的速度也很快,就这么从关宸极的腰身穿了过去。

  “关少,李秘书……”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嘶……”关宸极吃痛的低吼了声。

  “关少!”顾萌也楞了下,立刻查看起了关宸极的伤口。

  李工头的力道很大,那钢筋划破了关宸极的衬衫,虽然没捅进关宸极的身体,但是从他的腰侧而过,拉下了一大片的血肉,甚至有部分,骨头已经清晰可见。

  白衬衫瞬间被染成了鲜红,四周充斥着血腥味,这样的疼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惨烈。

  “你没事吧?”关宸极没管自己,率先问的是顾萌。

  “我没事。”顾萌答着,而后就检查起了关宸极的伤口。

  “该死的。”顾萌低咒了一声,然后立刻吩咐着旁边的人:“打电话给医院,来不及等救护车,我做一个简单的处理,立刻送关少去医院。”

  “是。”林城也吓坏了,二话不说就跑了去。

  周围在干活的工人也停下来,看着眼前的情况,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面面相觑,半天都没了反应。

  李工头在一时的激动之下做了这样的事情,当真的出现鲜血淋淋的场面时,这一次,李工头是直接瘫软在地。

  顾萌一边处理着关宸极的伤口,一边无情的说着:“关氏集团的律师,会以谋杀未遂告的你这辈子无法离开监狱。”

  撩下这话,李工头直接想跳下去,但是警察已经感到,逮捕了李工头。

  “我最快的时间需要知道处理结果!”顾萌一字一句的交代着警察,脸色显得极为的阴沉。

  “是是是……”警察被吓的连声应着。

  这工地里出现问题,并不算少见,但是关宸极这样的身份出了这样的事情,绝对是第一次。之前他们在街道报警的时候还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到现场一看,他们的冷汗也是倒了好几桶。

  因为,他们的政府也一样很重视关氏集团在台湾的投资。结果,偏偏这样的事情就出现在他们的管辖区!

  二话不说的,警察带走了李工头,甚至用了最严密的监视。何有林则一起去了警局,做笔录。

  而顾萌则陪着关宸极,去了最近的医院。

  ——

  “很疼吗?”顾萌皱着眉头,紧张的问着在推车上的关宸极。

  “你试试,疼不疼?”关宸极没好气的问着顾萌。

  “关少不是替我试了?显然我这个机会不大!”

  “你就不能有点良心?”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关少不是早说过了?”

  “好歹我现在是受伤的人!”

  “对啊,我现在不也陪着关少来了,职责范围!”

  ……

  原本应该紧张无比的对话,在两人的交谈之中,似乎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一旁的医生皱着眉头听着两人的交谈,有片刻晃神,完全分不清眼前的顾萌和关宸极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顾萌和关宸极斗了嘴,确认关宸极并没太大的问题后,就不再开口。救护车内恢复了安静,快速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但是,顾萌高悬的心并没放下来,毕竟关宸极的伤口显得触目惊心的多。

  抵达医院后,关宸极快速的被送进了处理室,而顾萌则在外面站在,等着医生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顾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见陌生的电话,顾萌皱了下眉,犹豫了片刻,最终顾萌才接起了电话。

  “你好,李梓嫚,请问您哪位?”顾萌平淡的开口问着。

  这个电话,只是针对李梓嫚才有的。所以,能打这个电话的人,势必是知道李梓嫚,或者是知道关宸极秘书这个身份的人。

  而顾萌接起电话后,电话那头的人却显得沉默了起来,这让顾萌觉得奇怪,下意识的认为是有人不小心打错电话了。

  正当顾萌打算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稚气却显得老沉的童声:“你是李秘书?”

  “是。关御宸?”顾萌很快明白了打来电话的人是谁,“找我有事吗?”

  “我爹地在医院?”关御宸继续问着。

  “是。”顾萌没否认。

  关于关御宸的事情,顾萌听说过,关御宸的智商很高。家里有一个智商超人的凤心慈,顾萌自然懂得如何应对关御宸。对于这样的孩子,实话实说远比隐瞒来的好。

  只是为什么关御宸会第一时间找上自己?这才是顾萌觉得奇怪的地方。

  “为什么?”关御宸沉默了会,才继续说着。

  “我很

  抱歉,关少为了让我避让钢筋,才导致自己受伤。但是并没伤及筋骨,现在医生在处理了。”

  “这样吗?”

  “恩。”

  两人在电话里都沉默了下,过了许久,关御宸才喃喃自语的说着:“他从来不会为了别人受伤,我妈妈后,你是第一个。”

  “你想和我表达什么?”顾萌也不傻,淡淡的反问关御宸。

  “没什么。”关御宸被这么直接的话,问的有些语塞。

  顾萌微敛了下眉眼,然后说着:“如果你是担心我会成为你妈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