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73】一切就这么自然的发生了(1/2)

加入书签

  关御宸这话一说话,关宸极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先前关宸极从最初的急躁到后来的冷静,是因为关宸极明白,顾萌不可能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尤其是在现在的况下。

  现在听完关御宸的话,关宸极却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安起来。

  “曾爷爷的电话。”关御宸也不含糊的给了答案。

  “……”关宸极的嘴角抽搐了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关御宸倒是很了解的说着:“若是亲爹你只是和妈咪单纯的闹八卦,曾爷爷都当是放屁。显然,我也跑你这来了,他估计觉得你和妈咪来真的,所以就不高兴了。在曾爷爷的心中,孙媳妇的人选绝对无可替代的!”

  “关御宸!”关宸极突然开口叫着关御宸。

  关御宸这下摸了摸脑袋,尴尬了笑了笑:“得意过头了……呃,嘿嘿嘿……”

  “你竟然也知道!”关宸极阴测测的问着关御宸

  “我可不知道。我可是从小慈那知道的。”关御宸把问题给撇的很清。

  “哼,我回头再找你算账。”关宸极没打算让关御宸就这么算了。

  “……”关御宸无语了下,“亲爹,我觉得我和你没什么可以交谈的了。”

  “你们在这呆着,我去找妈咪。”关宸极没打算理会关御宸。

  这话虽然是说给两个人听的,但是那眼神却只看向凤心慈一个人。凤心慈忽闪着大眼,看着关宸极,似乎想说什么。

  “你不用问她要说什么,她肯定说,她也想去曾爷爷那!”关御宸突然又凉凉的开了口。

  凤心慈被关御宸说对了心思,那脸色猛的红了起来,然后不愿的吼着:“谁说我要去的!”

  “你满脸都这么写的,直接说呗。”关御宸就喜欢惹凤心慈生气和跳脚。

  关宸极看着凤心慈,问着:“你想去?”

  “也没有啦。”凤心慈别扭的说着,“以后再去好了。”

  “和爹地一起去?”关宸极很温柔。

  “真的吗?”凤心慈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关于关衍棋的事,都是关御宸说的,说这个曾爷爷是如何的疼他,每一句话,都说的凤心慈非常的羡慕。

  这是一种和凤霸天再一起的时候,截然不同的感觉。凤心慈从心里的想去参与,想去感受。

  “是啦,一去去啦。”关御宸倒是对关宸极了解的很,干脆牵起凤心慈的手,朝着门外走了去。

  凤心慈楞了下,就这么被动的被关御宸牵着手,一起朝着公寓外走了去。而关宸极看着走在前面的一双儿女,那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几分。

  很快,关宸极跟着两人一起走出了公寓,驱车前往关家大宅。

  ——

  关家大宅

  “李小姐,有请。”管家一板一眼的叫着顾萌,态度却显得极为的不友好。

  “老管家,心中若不满,就不用装着客气,这样憋屈么?”顾萌看了眼老管家,眼底闪过片刻的坏心眼,就调侃起了老管家。

  老管家被顾萌这么一说,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但是老管家毕竟在关家呆了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快那脸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心中对顾萌的不满又多了几分,那内心,愤愤不平的腹诽起了顾萌。

  顾萌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大致的看了眼关家大宅的结构,就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来过?”顾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似乎这样的场景,真真切切的上演过,也是一样的不又好,一样的被动被邀请。而走在前面的管家似乎听见了顾萌的嘀咕,立刻转身,看向顾萌。

  “李小姐说什么?”

  “老管家你属雷达的?随时拔长耳朵听我说什么?”

  “……”

  管家决定沉默,他分分钟面对顾萌都有一种血压要升高的感觉。下意识的,老管家担心的看向了书房内,关衍棋在书房中等着李梓嫚,万一李梓嫚的尖牙利嘴让关衍棋高血压犯了……

  “敢让我来,还怕我闹事啊?”顾萌似乎看出了老管家的想法,凉凉的问着。

  “……”老管家一句话都打不上来。

  最后,老管家不知是生了闷气还是怎么的,就一个径的朝前走。顾萌耸耸肩,很无辜的跟着老管家走着。

  拜托,眼前这老头以为自己来是自愿的吗?她也是不愿的好吗?

  先前,她接了电话,电话里的人摆明了身份就是关衍棋。顾萌也就是楞了一会,立刻反应过来关衍棋的身份,才知道最近自个和关宸极这事真是闹的大了。

  原本顾萌可以不理会关衍棋,但关衍棋一口一句难听话刺激的顾萌浑身的不舒服。那沉寂了许久的好战因子竟然就这么悄然而起。在顾萌还没来得及吐槽的时候,关衍棋已经先下了战书。

  关家的车子在楼下等李小姐,希望李小姐这个明白人,不要让大家都难堪。

  这原话,顾萌可是记得牢牢的。这沉闷的日子

  除了关宸极和自己斗嘴,没事惹惹那两个小家伙外,顾萌的生活可算是无聊的很。现在有人自己送上门给自己找乐趣,顾萌又岂能放过。

  和关衍棋斗,总比去外面招摇撞骗来的好吧。

  所以,顾萌还真就冲出了公寓,甚至连交代都没交代,直接上了关衍棋派来的车子,出现在关家大宅内。

  现在想想,顾萌不由的在心中啧啧称奇,她还真不应该这样,好歹要交代下凤心慈和关御宸,不然自己真被关衍棋弄死在这里,都没人收尸了。

  啧啧啧……

  “李小姐,到了!”管家生硬的叫着已经完全放空呆的顾萌。

  “到了?”顾萌这才回过神。

  管家敲了敲书房的门,得到允许后,才推开书房的门。顾萌也没犹豫,直接朝着书房内走了去,丝毫没一点点怯场,一直到顾萌走到关衍棋的面前。

  关衍棋看着面不改色朝自己走来的顾萌,心中也略有惊讶,但是,很快这样的惊讶就被关衍棋藏了起来了。

  “你知道我找你是为什么?李秘书!”关衍棋叫的是顾萌的职位。

  “嗯哼!”顾萌的态度很散漫。

  “你这是什么态度?”关衍棋不满的吼着。

  “顺从您的态度!”顾萌倒是说的很淡定,“您觉得,我不配做您的孙媳妇,不适合和关宸极在一起,所以,亲自找上我,要我主动离开,不要做的太难看,是这个意思?”

  顾萌说的很快,也很轻巧。这么冷静的态度让关衍棋微皱起了眉头,倒是变得有些不适应顾萌的节奏。

  “不过我很好奇,您的孙媳妇顾萌,在您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评价?我真的比不上她吗?”顾萌好奇的问着关衍棋。

  关衍棋被眼前的话弄的有些晕头转向,但是提及顾萌的时候,关衍棋满眼都是骄傲,竟然也就这么顺着顾萌的话说起了自己心中顾萌的模样。

  “我们家萌萌是独一无二,无人能超越的!”关衍棋说的很自豪,“能力好,长得漂亮,性格好,懂得孝顺,人见人爱!”

  ……

  剩下很长的时间,都是关衍棋在絮絮叨叨的说着顾萌的事,那是一种带着而回忆的绪,似乎显得深远,却又显得近在咫尺。每一字每一句都是自关衍棋的真心,丝毫无任何的夸张和虚伪的成分。

  顾萌不免的也听的有些入了迷,那个鲜活的记忆前的形象完整的出现在顾萌的面前,似乎有些片段都开始串联了起来。

  “她突然离开,你不会讨厌你她?或者说憎恨你她?”顾萌好奇的问着。

  “怎么可能。又不是孙媳妇的错。要错也是凤家的错。要不是凤家做了手脚,我孙媳妇怎么可能突然失去记忆,就这么离开了关家。”关衍棋不满的看了眼顾萌,才说了起来。

  “这样?”顾萌微扬了个语调。

  看着眼前说的激动的关衍棋,顾萌不免的开始对以前的自己有了羡慕。这样一个毫不计较为自己的老者,顾萌是第一次遇见,那种感觉,全然的信任,全然的关心和爱护,让顾萌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

  似乎,那脑海里回想的都是关宸极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好,甚至让自己想起记忆,关宸极都不曾用过激烈的手段,而是用含蓄的方式,一点点,不急不躁的在回忆着以前的所有。

  所以,顾萌可以肯定的是,关宸极其实早就什么都知道,只是在自己不主动前,他不想捅破这一层纸,不想让自己为难。

  若非如此,关宸极完全可以用蛮力的方式。

  这样的关宸极,让顾萌的心一点点的沦陷。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男神一般的男人。而关宸极无疑是大部分女人心中的男神。至少在顾萌的心中,关宸极荣登男神的位置。就算是在自己毫无记忆的况下,关宸极也可以轻易的占领自己心口的位置。

  若不是凤家的诅咒,顾萌真的想放手一搏。去他妈的凤岛,去他妈的荣誉,去他妈的家族使命……

  她只想,安安静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和关宸极手牵手,终老一生。

  “李梓嫚,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你想做什么?”关衍棋绵绵长长的讲了许久,才现自己被顾萌牵着鼻子走,不免的恼羞成怒了起来。

  顾萌看见突然恼怒起来的关衍棋,笑了。

  “我问了,关老太爷可以不答。自愿回答的,现在恼羞成怒又岂能怪在我的头上?”顾萌反问。

  “你你你……”关衍棋觉得自己片刻血压升高,话都说不清楚了。

  老管家立刻上前,给关衍棋服了药,扶着关衍棋坐了下来,那眼神极为不满的看着顾萌。

  “李小姐,注意你的态度!”管家吼着顾萌。

  顾萌则是无辜的耸耸肩,表示和自己没任何的关系。这举动又差点气的老管家都怒血攻心,差点无法忍。

  就在这个时候,关衍棋似乎回过神了,他挥挥手,管家才显得不甘心的退到了一旁,但是那眼神仍然警惕的看着顾萌。

  “你说

  你要多少钱,才离开极!”关衍棋改变策略,直接问出口。

  “钱?”顾萌轻笑一声。

  开什么玩笑,她最不缺的就是钱这个东西,拿钱来和她说事?有片刻冲动,顾萌想拿钱换硬币,狠狠的砸向关衍棋。

  不过,她忍了,这么砸下去,是杀人,她还是要淡定点!

  “老太爷,你觉得我拿你的钱靠谱呢?还是抱着关宸极的大腿靠谱呢?比如结婚,我分的可就是关宸极一半的财产了。嗯哼?”顾萌凉凉回击。

  关衍棋的面色抽搐了下,这种对话,在多年前,顾萌也和自己说过。而眼前的李梓嫚也是如此的告诉自己。那种感觉,让关衍棋怪异的说不上一句话。

  “既然没话说,也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顾萌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老太爷再和我说下去,高血压犯了,等下我就真成了杀人凶手了!”

  顾萌见好就收,真把关衍棋给气出事,那不划算的人绝对是自己。这种赔本的生意,顾萌从来不做的。

  “你……”关衍棋气急败坏,“我准你走了吗?”

  “不走干嘛?陪您吃饭?我可不认为您看见我吃的下饭啊!”顾萌懒洋洋的说着。

  “你……哼!”关衍棋重重的冷哼一声,“不管你说什么,你必须立刻马上离开我孙子,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恩?”顾萌很无辜的看向了关衍棋。

  就在两人对峙,关衍棋气鼓鼓,顾萌一脸慵懒的时候,管家的脸色突然微变了下,下意识的碰了碰关衍棋。

  “你碰我干什么!”关衍棋直接对着管家撒起了气。

  管家的脸苦了下,说着:“老太爷,少爷来了。”

  “什么?”关衍棋声音提了一下。

  就连顾萌也看向了身后,关宸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关衍棋的书房内。随之而来的还有关御宸,关御宸的身后,似乎顾萌还看见了一个小巧的身影,但是却始终隐藏在门外,不肯进来。

  “曾爷爷,我说,你怎么还是没学乖啊,斗嘴不牛逼,就不要逞英雄,气的自己高血压,不值当嘛。”关御宸痞笑的对着关衍棋开了口。

  “宸宸你来了,快来曾爷爷这,让曾爷爷看看!”关衍棋丝毫没在意关御宸的态度,立刻笑颜如花。

  啧啧,这变脸速度,让顾萌在一旁啧啧称奇。不过,顾萌也不动声色,不退也不进。

  “来这里为什么不告诉我?”关宸极的态度很温柔。

  “没事干,找乐子来了。”顾萌说的很直接。

  “你这个女人!你说什么!”关衍棋耳尖的听见了,立刻吼了回去。

  现在是造反了吗?竟然一个外来的女人竟然敢说找自己是找乐子来了。这个李梓嫚是把自己当成乐子了吗?那关宸极是什么态度,竟然站在外面那边。

  真是气死人了!

  “我说什么了吗?老太爷,不需要对号入座。”顾萌笑的很灿烂。

  “曾爷爷,气死自己不划算哟。”关御宸在关衍棋火的时候,淡淡的提醒关衍棋。

  然后没等关衍棋说话,关御宸看向了书房外那个小小的身影,说着:“你不是要来吗?还不进来?”

  “谁要来?”关衍棋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下一秒,凤心慈有些别扭的身形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那惊似顾萌的长相,让在场的人惊愕不已。关衍棋虽然见过一次凤心慈,但是再一次看见的时候,仍然无法掩藏眼底的那种不可思议。

  “她怎么也来了?”关衍棋下意识的问着。

  关衍棋的音量中气十足,完全不像一个八十岁的老者。那态度看不出好坏,下意识的让凤心慈又退却了一步,然后想离开这里。顾萌的眉头也微皱了起来,完全不明白关宸极怎么会带着关御宸和凤心慈出现在这里。

  “到底怎么回事?”顾萌问着关宸极。

  “你跟我来!”关宸极直接牵起顾萌的手,当着关衍棋的面走了出去。

  “谁准你走了!”关衍棋立刻吼着。

  这像什么话,关宸极一心向着那个李梓嫚,完全无视了他这个爷爷的存在。而关御宸似乎对此事又显得漫不经心,还有,这个凤心慈为什么也出现在这里了?

  关衍棋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也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曾爷爷,你真笨。”关御宸淡淡的开口。

  “宸宸,你这话什么意思?”关衍棋问着关御宸。

  关御宸没理会关衍棋,而是招招手,示意凤心慈走过来。凤心慈摇摇头,历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竟然在此刻也有了片刻的羞涩和胆怯。

  “宸宸?”关衍棋越来越不明白了。

  顾萌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关宸极看了眼关御宸,关御宸和关宸极比了一个ok的手势后,关宸极就直接牵着顾萌离开了书房。

  “你过来呀!”关御宸皱着眉头看着凤心慈,最后干脆走到了凤心慈的面前,牵起了凤心慈的手,朝着关衍棋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真是,不该羞涩的时候羞涩,该羞涩的时候又搞的像个女汉子,别扭!”关御宸下了评论。

  “关御宸,你才别扭好吗!”凤心慈一脸的不满,但是小脸仍然微微的红着。

  “叫人呗!”关御宸继续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