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98】无形的指责和冷漠(1/2)

加入书签

  关宸桀也显得有些恼火了起来。 这段时间生的所有事,关宸桀都选择了沉默以对,不闻不问这是关宸桀最好的对策。

  毕竟,每个人的立场不同,没办法用来比较,也没办法用来计较谁对谁错。

  但是,一个老人,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至于把他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吗?步步紧逼,算是做了,那不能沉默一些吗?为什么还要让这样的消息告诉关衍棋。

  关宸桀的话语之中,虽然么明说,但是那指的人却再清楚不过。关宸极没说话,很沉默的站在原地。

  “爷爷现在的况如何?”关宸极第二次问着。

  “很糟糕。况不容乐观。就算安全度过,也是植物人了。更何况,这么大的年纪,植物人就等于死刑了。”关宸桀说着结果。

  昨日才动的手术,今天就算是华佗在世,都不可能再进行一次开颅手术的。但是,不开颅却不行,所以关宸桀用了最大的冷静开颅进去,再一次的进行了手术。

  不开颅,是等死,开颅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关宸桀博了这一线的希望。剩下的就只能看关衍棋的造化。

  但关宸桀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就证明,关衍棋成功的机会极为的渺茫……

  就在这个时候,顾萌的身影出现在医院,这只是顾萌单纯的例行探望关衍棋的时间。对于这个事,顾萌选择了不回避但是也不应和的态度。

  但是,顾萌一出现在关宸极和关宸桀的面前,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两人的气氛不对劲,这让顾萌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但顾萌走进两人的时候,关宸桀不说话,径自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进了icu,而关宸极站在原地沉默不语。两人态度的转变,顾萌很敏感的觉察到了。

  顾萌并不是一个藏心思的人,很直接的走到关宸极的面前,问着:“生了什么事?”

  关宸极仍然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却落在顾萌的身上,那眼神里有着丝丝的压抑和责备,很快,关宸极收回了目光,似乎也在犹豫应该怎么和顾萌开口说这些事。

  顾萌见关宸极不说话,怔了下,而后淡漠的说着:“我去看爷爷。”

  “爷爷不在病房。”关宸极这才开了口。

  “什么?”顾萌楞了下,没回过神。

  关衍棋的况并不适合离开病房,基本都在房间内静养,也不太可能出去走走,所以关宸极说关衍棋并不在病房的时候顾萌觉得有些奇怪。但这样的奇怪之下则是顾萌的不安的预感。

  “爷爷在icu。”关宸极继续说着。

  “什么?”顾萌这下是错愕了。

  关衍棋虽然昨天才做的手术,但是手术很成功,一直况都很稳定。出来没去icu就证明关衍棋的况没那么糟糕。

  但是,怎么就过了这一晚,她再出现的时候,关衍棋就去了icu?而关宸极和关宸桀看向自己的神都显得有些冷漠和责备?

  很快,一个念头窜入顾萌的脑海,顾萌顿时知道了到底生了什么事。关磊的死,关衍棋已经知道了,所以关衍棋受了刺激,才导致今天进了icu,而关宸桀和关宸极的态度,明白的告诉顾萌,关衍棋的况并不是很好。

  这样一来,一切就有了解释。

  但是,关宸极这态度意思是自己去找人刺激的关衍棋吗?这让顾萌的眉头紧皱,心也微微的堵了起来。

  “爷爷受了刺激,你以为是我说的?”顾萌很直接的问着关宸极。

  关宸极没说话,双手插在口袋里,就这么和顾萌保持了一步的距离,许久才问着:“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爷爷受了刺激?”

  “你……”顾萌现,自己说的话,反而把自己给绕死了。

  “难道不是吗?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能知道爷爷是受了刺激?”关宸极再一次的问着顾萌。

  顾萌也有些火了,直接吼着:“我找人刺激的爷爷,然后呢?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

  “是没好处,但是对你而,你内心得到泄了不是吗?就像我们以为我们达成了默契,结果,你仍然迫不及待的对着关磊下了手,不是吗?”关宸极开始质问着顾萌。

  “你的想象就把我定罪了是吗?”顾萌也冷了下来,问着关宸极。

  “太凑巧了,凑巧到我想不到别的可能。”关宸极一字一句的说着。

  “好,我做的,然后呢?”顾萌直接反问关宸极。

  关宸极看着顾萌,久久没说话,而后也朝着icu的方向走去,顾萌本想追上去,但是想想,却也停住了脚步,就这么站在原地,但是顾萌也不曾离开医院。

  可,两人之间僵持的气氛就这么一直僵持了下去。

  顾萌也明白,就像凤心慈在的时候,她可以选择冷静的面对关磊。现在凤心慈不在了,顾萌做不到冷静的面对关磊,人的理智会失去控制的。

  若是关衍棋因为受了这也的刺激,而最后导致了意外生的话,那么关宸极会怎么做?关宸极一样无法接受关衍棋的离去。这就会让两人的关系陷

  入一种冰点。

  谁都是杀人凶手……

  顾萌自嘲一笑。就这么沉默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关宸极和关宸桀进去了许久的时间,两人都没出来。icu里的况,顾萌完全看不见。

  但没一会的时间,护士,医生都急急忙忙的朝着icu里走了去,这让顾萌心头不好的预感越的浓烈了起来。

  她的脚步下意识的朝着icu的方向走去,但是走到icu的门口却被人拦了下来,说着:“抱歉,你不能进去。”

  然后,icu的门又匆匆的被关上了,顾萌被隔绝在那扇厚重的门后,无法进入,更无法窥视到里面生的况。

  半小时后,icu的门打开了,关宸桀率先走了出来,看见顾萌的时候,一向好说话的关宸桀也没了表,甚至没和顾萌打招呼,就这么从顾萌的面前离去,一不。

  在关宸桀的身后,是关宸极,关宸极看见顾萌的时候,那手心的拳头微攥了一下,面色也显得凝重。

  “爷爷……”顾萌才开口,就被关宸极给打断了。

  “你不要叫爷爷,现在这样的况,你满意了?所有的人都死了,你就心里得到平衡了,是吗?”关宸极第一次失了控,对着顾萌吼了起来。

  之前的场景,让关宸极无法承受。

  关衍棋越来越痛苦,那生命体征逐渐的不稳定了起来。而关宸桀拼尽一切的抢救,但是却毫无用处,只能看着关衍棋越来越痛苦,最后那生命指针一点点的变为直线,然后手心一点点的下垂,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关宸极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自己的亲人死亡,那种感觉不而喻。

  对顾萌说的对,凤心慈对于关宸极而,时间太短暂,和关衍棋这样几十年在一起的人截然不同。

  所以,心有所偏颇都是正常的。

  只是,这人心若是有了梗,这梗就很难再破了,就如同裂了痕的杯子,难道还可以重新完整如初吗?

  “你需要冷静!”顾萌看着关宸极,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平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而这样的话,顾萌只是想让关宸极冷静下来,不再想着这些事。但是,显然这些事在关宸极的耳朵里又是另外的解释了,关宸极只觉得顾萌毫无感,冰冷。

  “是,我是需要冷静。所以,暂时先冷静一下。”关宸极也没继续和顾萌多什么。

  “你……”顾萌有些无力感,“我去处理小慈的事。”

  “你的心里只有小慈的事,再没有其他的人了吗?”关宸极忍不住,继续问着顾萌。

  “关宸极,爷爷是关家人,难道小慈就不是吗?为什么你所有的事都要怪罪在我身上。小慈难道还活着吗?你处理爷爷的事,难道我不需要处理小慈的事吗?小慈明天的葬礼。”顾萌也怒了,对着关宸极吼着。

  她真的受够了,一再的容忍,却被人一再的误会。那种感觉,顾萌说不上来,对于凤心慈,顾萌只觉得不公平。

  积郁在心头的不满和各种泄的绪,让顾萌深呼吸后,不再多,快速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她现在不能再看见关宸极,再看见关宸极顾萌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恐怕关宸极也糟就忘了,凤霸天今天也抵达了g城,等待明天参加凤心慈的葬礼。同样是关家人,这样的差别对于顾萌而,大了点!

  “你去哪里!”关宸极看见顾萌转身就走,想也不想的问着。

  “你管太多了。”顾萌根本没回头,很快消失在关宸极的面前。

  看着顾萌消失的身影,关宸极愤恨的锤了一下墙壁,但是也没追出去。关衍棋的事,还需要自己来处理。

  而顾爸和顾妈带着关念心和关御宸来看关衍棋,结果却看见顾萌头也不回的匆匆走了出去,两人的神立刻凝重了起来,直接走向了医院内。

  “小关,怎么回事?你和萌萌吵架了吗?”顾爸开口问着关宸极。

  关宸极摇摇头,说着:“没事,爸妈,就是有点小争执。”

  两人之间的问题,不牵涉其他人,这点道理关宸极是知道的。更何况,顾爸顾妈还是顾萌的父母,更是如此。

  “你们……”顾爸微叹了口,然后转移了话题,说着,“我们去看看老太爷。”

  提到关衍棋,关宸极的脸色不太好,沉默了许久才说着:“爸妈,先回去吧。爷爷已经走了。”

  “什么?”顾爸震惊了。

  顾妈的脸上也有着错愕,而关御宸显然也不太敢相信自己听见的。所有的人都在消化着关宸极给的消息。

  许久,顾爸率先反应过来,说着:“节哀。”

  “恩。”关宸极淡淡的应着,没再多什么。

  顾爸也知道停留在这里不合适宜,扯了扯顾妈的手,也没让顾妈再问出口,就这么直接带着顾妈离开了医院。但是关御宸却倔强的留在原地,没离开。

  “宸宸?”顾爸叫着关御宸。

  “姥爷,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关御宸说的很坚定。

  顾爸看了眼关御宸,知道关御宸做了决定的事自己是绝对无法劝说的动的。所以顾爸微叹了口气,带着顾妈和关念心上了车,司机送他们三人回了顾家。

  而关御宸则留了下来,就这么看着关宸极,关宸极也看着关御宸,父子俩谁也没开口说话。

  “你和萌姐吵架了,是吗?”关御宸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是。”关宸极没否认。

  “因为曾爷爷和小慈的事,是吗?”关御宸继续问着。

  “是。”关宸极也没否认。

  关御宸就这么看着关宸极好一阵,才继续说着:“你以为他死的消息是萌姐和曾爷爷说的吗?”

  “是。”关宸极仍然没否认。

  “呵呵……”关御宸冷淡一笑,“亲爹,看来你也不太了解萌姐。”

  “你……”关宸极被关御宸说的有些挂不住脸,但是又不能直接对关御宸火,只能说着,“小孩子不懂,别乱说。”

  “我哪里不懂?我了解萌姐一定比你多。”关御宸显然没这么好打,“萌姐答应过的事就绝对不可能做到,该保持沉默的就会保持沉默。曾爷爷出现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就想小慈离去,谁都不愿意一样。最难受的人是萌姐,但萌姐却要承受这么多,你让萌姐怎么继续下去?”

  关御宸对着关宸极吼了起来。这是孩子对母亲的一种保护。在贯彻你和顾萌的面前,关御宸无条件的选择了顾萌。

  他不可能让任何人伤害顾萌,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是一样。就好比凤心慈在关家没有多大的感一样。那么关宸极在关御宸的心中是绝对不顾萌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的。

  所以,关御宸选择相信顾萌,而不是相信关宸极。

  “你……”关宸极有些恼怒,“我不和你说。”

  “随便。”关御宸也答的很直接,而后就快速的朝着门外走去。

  “你去哪里!”关宸极想也不想的就拉住了关御宸。

  让关御宸这么没头没脑的走出去,要是再出事了,那才真的是一不可收拾,所有的况都会直接的跌入地狱,谁都没办法转变了。

  “我去找萌姐!”关御宸答的很快,“亲爹,你恐怕也不记得了吧,今天萌姐的爷爷会来g城,明天是小慈的婚礼。你却让萌姐一个人去了机场,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让萌姐无地自容,无法和外人解释。”

  关御宸说的很刻薄,但是却是事实。在这样的况下,顾萌一个人去了机场,关宸极并没陪伴在身边,这让凤霸天看见了又是如何解释。凤心慈走了,顾萌心里不好受,而自己的老公却没陪伴在身边。

  呵呵……这才是笑话吧。

  “我和你一起去!”关宸极怔了下,显得有些懊恼的开了口。

  确实,关衍棋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关宸极忘了这个事。才让顾萌这么单独走了出去。就算关宸极如何的心里不舒服也不可能让顾萌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事。

  “晚了。”关御宸显得很淡漠,“算时间,萌姐早就接到太姥爷了,还需要你吗?”

  “你……”关宸极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关御宸没再理会关宸极,快速的走了出去。他知道凤霸天下榻的酒店,现在他要去酒店找顾萌,而不是在这里和关宸极浪费时间。

  关宸极追了出去,在门口拦下了关御宸,坚定的说着:“一起去!”

  “随你。”关御宸的态度始终不好。

  父子俩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医院,朝着凤霸天下榻的酒店开去。在两人离开后,关宸桀的身影才出现在两人之前呆着的地方,脸色仍然显得沉默的多。

  “也许,你们真的误会她了。”赵婉青微皱了下眉头,开口对着关宸桀说着。

  “你管太多了,小猫。”关宸桀没打算和赵婉青继续深聊这样的话题。

  赵婉青扁扁嘴,没说话,安静的站在关宸桀的身边,而关宸桀则看行赵婉青,问着:“你找我有事吗?”

  “我……算了,没事,你先处理好你爷爷的事吧。”赵婉青把到嘴的话都吞咽了回去。

  本赵婉青来就是打算告诉关宸桀,关于自己梦境的事,显然,赵婉青也没想到,自己来的时候竟然会生这样的事,这让赵婉青的话都吞咽回了肚子里。反正那梦境之中,她再一次的看见那个所谓的公主的身影,但是她却仍然没看清楚。

  只不过,梦境里,那个公主说了很多,倒是一旁的陆晚晴的脸是越来越清晰了。但赵婉青每一次醒来后,却都无法记得具体梦境之中生了什么事。

  这距离自己的生日也不过几天的事,赵婉青现,自己也淡定不了,那种无形的恐惧一点点的侵占着自己的心,想找人泄,却找不到任何人。唯一可以信任的关宸桀,却又遇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