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059】关少,你太自以为是了!(1/2)

加入书签

  关宸极看着车内瞪红了眼的顾萌,脑子里不自觉的想了这六年来自己知道顾萌的点点滴滴时那种愤怒的神情。

  真他妈的恨不得掐死顾萌这个气死人的妖精。

  六年前,巴黎,关氏集团

  “你说什么?是谁带走了她?”关宸极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司臣毅。

  司臣毅把手上的资料递给了关宸极,硬着头皮又说了一次“宋氏集团的总裁宋熙铭。”

  “怎么会是他?顾萌根本不可能认识这个人。”关宸极想也不想的否认了。

  司臣毅一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辜。但是这份调查报告不可能出错,这点自信,司臣毅还是有的。

  关宸极也没说话,低头看着司臣毅手中的调查报告。很快,关宸极放下了手中的调查报告,看向了司臣毅。

  “去罗马。”关宸极下达了命令。

  “是。”司臣毅无异议。

  这份报告里,只说了宋熙铭的车在罗马达芬奇机场不小心撞到了顾萌,但是,随即顾萌就被宋熙铭送到医院。

  而机场的监控也清楚的看见,宋熙铭的车其实只是碰见顾萌,更都的是顾萌自己昏了过去,才导致让宋熙铭误会是自己撞晕了顾萌。

  在监控里,两人之间的互动,宋熙铭的神情,司机的惊慌,完全不像是相识的人。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在宋熙铭把顾萌送医院后的当天晚上,宋熙铭就给顾萌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后,搭乘宋熙铭的私人专机离开了罗马,返回中国。

  甚至,宋熙铭消除了顾萌的一切出入境记录,乃至住院记录,摆明了就是在隐瞒顾萌的行踪。

  但欧洲毕竟是关宸极的地盘,无论宋熙铭如何替顾萌做手脚,这并不代表关宸极查不出来。

  只是,宋熙铭这样的举动,又让关宸极匪夷所思。

  “医院那边没任何报告吗?”关宸极边走边问着司臣毅。

  关宸极挂念顾萌,也担心顾萌肚子里的孩子。在巴黎的时候,顾萌就已经出现了流产的现象,又是这么急色匆匆去的罗马,而到了罗马还生了这些事情……

  关宸极不敢想,如果孩子出了事,他是否和顾萌之间最后的联系也就这么崩然而断。

  因为关宸极知道,顾萌若是极端起来,绝对是个不讲理的人,孩子若没了,这笔账,顾萌肯定是算在自己的头上。

  “抱歉,关少,圣玛丽那边并没关于夫人怀孕的资料。也许是宋熙铭办理出院太匆忙,确认人没大恙,就匆匆离开。”

  司臣毅只说着最好的结果。

  关宸极没再说话。一小时候,两人登上了前去罗马的专机。当专机降落在达芬奇机场的时候,关宸极和司臣毅并没多加停留,直接去了圣玛丽医院。

  圣玛丽医院的院长亲自出来迎接了关宸极。

  “关先生。”乔治院长恭敬的叫着关宸极。

  关宸极只看了乔治一眼,没一句废话,开门见山的问着“我要昨天在这里住院的一名中国籍女性顾萌的全部情况,那是我妻子。”

  乔治楞了下,很快交代了自己的助理,查询关宸极说的情况。

  没一会,关宸极被带到了圣玛丽的vip贵宾室里,很快,昨天给顾萌接诊的医生也出现在关宸极的面前。

  “我要你,一字不漏,毫无保留的说明我夫人的情况。”关宸极的口气里带着警告。

  医生看了眼关宸极,这才说着“尊夫人昨日确实是在我手上接诊,但是尊夫人并无任何异样,因为车子只是轻微的碰撞,大部分是尊夫人自己的原因导致的。只是……”

  医生说着,停了下,那眼底闪过一丝流光,再看向关宸极,又显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关宸极皱起眉,冷峻的神色就就这么看着医生,一字一句的追问着“到底什么情况!”

  “尊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流产了。尊夫人在来圣玛丽之前,应该就是胚胎不太稳定,加上碰撞和长途跋涉后才会导致了这样遗憾的生。我很抱歉,关先生。”

  医生没多少感情,公式化的说明了顾萌的情况,而后就安静的站在一旁。但医生的眼神都在观察着关宸极的一举一动。

  若仔细现,不难看出,医生的手心攥成了拳头,紧张不已。那手心的汗水早就已经渗透。

  vip贵宾室里死一般的沉寂,每个人都大气不敢喘。

  许久,关宸极挥手示意医生离开,医生二话不说转身就匆匆离开了贵宾室。出了门,医生的脚一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面对关宸极,他害怕关宸极再多问几句,他会全盘托出!

  关宸极的气势,慎人的可怕!

  “关少……”司臣毅小心翼翼的开口叫着关宸极。

  这样的结果,司臣毅知道,关宸极的内心肯定不舒服。但事已如此,也无济于事。而司臣毅更需要等待关宸极的进一步指示,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做。

  “先回去。我想,她也需要静一静。但是找人在g城跟着她,我不准她再出任何的事情。”关宸极许久,才淡淡的说着。

  若孩子没了,顾萌根本会愿意看见自己。而自己确实也是害死这个孩子的凶手。若是关宸极现在追到了中国,顾萌的脾气,只会让两人两败俱伤,一切都是枉然。

  而顾萌所在意的,关宸极也势必要给顾萌一个完美的答案,而非如今这样暧昧不清的情况。

  关宸极的手心,紧紧的攥在一起,那隐忍的情绪,让他的肌肉紧绷。每走出一步,关宸极都用了极大的力气,虽沉稳,但却充满了颓然和自责。

  “关少……”司臣毅才想说什么,但却被关宸极阻止了,最终,司臣毅也选择了沉默。

  两人来去匆匆的离开了罗马,再度回到了巴黎。

  等关宸极着手处理清楚颜悠冉和落依的情况,g城跟着顾萌的人传来的消息,却让关宸极的脸色铁青!

  “关少,夫人和宋熙铭同居了。”

  “关少,夫人带着宋熙铭回去见了自己的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关少,夫人再度怀孕,现在搬入宋熙铭的别墅待产。”

  “关少,夫人今天和xx集团的总经理约会。”

  “关少,夫人今天和xx财阀的副总裁开……房……”

  ……

  调查小组带回来的报告一次比一次惊悚,关宸极从最初的愤怒,到后来的冷静,再到现在的愤恨。

  顾萌,你真是好样的!

  一点时间不愿意给我,纵然我错在先,但你的报复却真的把我给伤的粉身碎骨。你竟然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新的男人,甚至再给这个男人生下孩子。可以周旋在这么多男人中间无所顾忌,就算声名狼藉也在所不惜。

  “关少,那孩子……”司臣毅是旁观者,比关宸极来的冷静。

  关宸极看着司臣毅,没说话,司臣毅沉默了下,也不再开口。关氏集团的地下情报组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错误。

  那叫宋御宸的孩子出生时间,以及医院里全部的产检记录都和之前顾萌怀的那个孩子截然不同。

  再加之顾萌之前的总总,两人并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打转。

  调查小组仍然每一段时间就给关宸极送来顾萌的最新情况。但是让司臣毅意外的是,关宸极却一直固守在巴黎不曾离开半步。就算出差,就算别的任何原因,关宸极也不曾踏入中国的领土。

  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一直僵持了六年。

  关宸极带着对顾萌的愤怒,不满,以及那点男人本不应该存在的怨恨,在顾萌和宋熙铭不曾办理结婚手续的前提之下,就这么固守在巴黎,不踏入中国。

  一直到六年后,经济情况的大势所趋,关宸极做出了决定,进军中国市场。

  就在关宸极做出这个决定后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关宸极就收到了顾萌和宋熙铭即将结婚的消息。

  而布这个消息的人,还是宋熙铭本人!

  于是,冷静了六年的关宸极再也坐不住了,才出现了最开始教堂抢婚的那一幕。

  关宸极的出神,让顾萌显得极为的恼火。

  “关宸极,你脑子被门板夹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破坏别人的婚礼你觉得很有意思?你变态的心理需要这样获得满足感吗?你神经病吗?这种事情你也做的出来,你不怕下地狱吗?还是你今天出门忘了吃脑残片了?”

  顾萌劈头盖脸的一顿狂吼,气都不带喘的。

  他妈的,不待这么玩人的可以吗?哪个人能做人惨到她顾萌这个份上的?恐怕这世界上也没几个了!

  平日里的流言蜚语就多的可怕,结个婚还要出现这么惊悚的一幕。顾萌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明天g城的各大报纸,网站会有多。

  那些个八卦杂志,那些个头版头条,那些个惊人的标题!顾萌随便编一编都有一箩筐。

  那些平日里没少被顾萌碰软钉子的记者,这一次逮到机会,还不用力的往死里写,估计这几年的鸟气都会疯了一般的泄在明天的报刊上。

  擦的!

  这全都他妈的是眼前关宸极的错!

  自己风骚高调不要脸就算了,为什么次次都要拖她下水!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还是这样。

  所以说,这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没当场血溅五步,真心是给面子了!

  “我破坏你婚礼?我看着我老婆重婚嫁别的男人?那他妈才是有病吧!”关宸极也毛了。

  “谁是你老婆?少不要脸自作多情可以吗?关少!”

  “顾萌,我们这六年要算的账还真是不少。”

  “算你妹,老娘没心情陪你玩!我要下车!”

  顾萌誓,她再他妈的和关宸极有的没的继续纠缠下去,那她才是绝对的傻逼。越想越恼火,顾萌根本不管现在车子是否还在行驶之中,真的就这么准备打开车门,直接下去。

  在无数重的刺激之下,顾萌那灵光的脑子已经忘了,她要这么下了车,必定是不死也残的下场。

  “你没脑子吗?你的脑子才被门板夹了。车在开,你开门下车?活腻了吗?活腻了早说,我亲自掐死你,也比你的血脏了我的车来的好!”

  关宸极眼疾手快的拉回顾萌,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那过大的力道,带着担心,也带着愤怒,不由自主的把顾萌的手腕抓的生疼,白皙的肌肤也已经微微的犯了红。

  顾萌就算疼,也倔强的不对关宸极示弱。但是顾萌又挣脱不掉关宸极的钳制,干脆转过身,看着窗外,不理会关宸极。

  “会疼吗?”关宸极也意识到自己的力道过大,不自然的问着顾萌,但是那嘴硬就不肯松口说一声抱歉。

  “你给我拽拽,看看疼不疼?”

  顾萌懒得看向关宸极,淡漠的回着话。就在顾萌说完话的间隙,关宸极竟然真的把手递到了顾萌的面前。

  “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拽拽看?那你拽好了。”

  “你……”顾萌一时说不出话,好半天才骂了句,“神经病!”

  而后,顾萌就趁势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坐到了车子最边缘的位置,完全当关宸极是透明的,不再搭理关宸极。

  顾萌知道,关宸极不会轻易的说“对不起”,刚才那种拙劣的手段,就是关宸极在示好。

  但是,这和顾萌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关宸极再怎么示好,那也是关宸极的事情,想靠这点手段,让顾萌服软,下辈子滚蛋去吧。

  何况这光天化日之下,顾萌还真不信,关宸极敢对自己做什么!

  就好比宋熙铭的话,这强龙不压地头蛇,关宸极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还是收敛点的好!

  顾萌的反应,轻易的触怒了关宸极的神经。

  真他妈的是,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顾萌根本无动于衷。这样的想法,让关宸极的神经,每一根都在叫嚣。

  下一秒,关宸极用力的把顾萌给转过身,一直手掐住她的下颚,强迫顾萌面对自己。

  顾萌没回避,就这么瞪着关宸极,一脸的挑衅。

  “怎么?你就那么喜欢宋熙铭?离开我的第二天就可以和宋熙铭回国?立刻给宋熙铭生了一个儿子?来,和我说说,那个宋熙铭哪点值得你喜欢?”

  关宸极质问着顾萌,这话虽然是质问,但是那质问里却带着酸意。顾萌还没来得及开口,关宸极又劈头盖脸的说了下去。

  “他床上能满足你?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看起来就是白斩鸡的男人能填饱你的胃口?在你被我调教之后?”

  关宸极的话越说越刻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顾萌看着关宸极,深呼吸,再呼吸。

  她知道,自己要和关宸极跳脚,那才是中了关宸极的圈套!关宸极这个全宇宙最无敌的混蛋,六年不见,除了更刻薄,顾萌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

  这个早该下十八层地狱的混蛋!

  调整好情绪,顾萌笑颜如花的看向了关宸极,脸上那过分灿烂的表情让关宸极恨不得一巴掌拍掉顾萌的笑脸。

  “哎呦喂……我说关少,您这话是嫉妒还是羡慕?我怎么闻到了一大桶子醋的酸味了?羡慕吧,我觉得没必要,您坐拥江山,名利,美女,膝下还有女儿,真心不用来羡慕我这种好不容易结个婚都会被人毁掉的人,那没意思是吧!”

  顾萌哪里是省油的灯,三两下就把关宸极气的脸色大变。

  但显然,顾萌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那脸上的笑意变得娇媚无比,眉眼之间带着挑衅,反手勾住了关宸极的领口,继续凉凉的讽刺着。

  “还是关少您这是嫉妒了?哎哟,真嫉妒那我也没办法。宋熙铭还真什么都比你好。态度好,脾气好,性格好,不像您,一点就着,脾气暴躁,尖酸刻薄,态度恶劣。至于这床上功夫嘛,有对比才出真理,是吧……”

  顾萌摆明了就是要气死关宸极,笑眯眯的看着关宸极万分的表情,说着“您和他还真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没法比啊!”

  说着,顾萌还很无辜的摊摊手,耸耸肩,心中岂是一个爽字聊得。

  天地可鉴,她可没说谎,她没和宋熙铭滚过床单,哪里知道宋熙铭什么水平。真的没法比嘛。

  想着,顾萌的嘴角不自觉的咧了一个更加灿烂的笑。

  这些话骂的,真是太他妈的爽了!

  其实顾萌这六年来,早就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喜怒不形于色。面对那些记者,再尖酸刻薄的问题,顾萌都可以处理的游刃有余。

  唯独碰见关宸极,所有的理智都下地狱见鬼去了,情绪在一瞬间失控。

  用口不择言,不考虑后果,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来形容此刻的顾萌,是再好不过了。

  本顾萌以为,关宸极在自己这样不人道的抨击之后,会暴跳如雷,最好直接气过头,挂了算了。

  显然,顾萌失算了。

  关宸极竟然笑了!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善意不明的笑。坐在原位纹丝不动,也不朝着顾萌靠近。

  这样的关宸极,让顾萌倍感压力。下意识的,顾萌微眯起眼,眼底竟是对关宸极的警戒之心。

  一个用力,顾萌直接拍掉了关宸极掐住自己下颚的手,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