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066】不就是那点破事嘛(1/2)

加入书签

  顾萌收起纷乱的思绪,这才在白媛的对面坐了下来。

  但是顾萌少了平日的不羁,多了几分优雅和端庄,纵然这是顾萌最讨厌的姿态。但是顾萌却明白,面对什么样的人,要用什么也的办法。

  对于白媛,你最好配合她的一切喜好,这样,你的日子和会舒坦一点,至少白媛不会开场就围着你的礼仪问题,来一阵莫名其妙的刻薄。

  “顾小姐。”白媛优雅的喝了一口上等的蓝山咖啡,才慢里斯条的开了口。

  白媛的口气不轻不重,不缓不慢。但是每一个字都力道恰好,明明白白的告诉顾萌,今日她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

  这让顾萌警惕了起来,神经顿时紧绷。白媛的姿态,也让顾萌知道,白媛对自己少了平日的客气,是有备而来的。

  “伯母请说。”顾萌不卑不亢的应着,然后把主动权交到了白媛的身上。

  此刻,与其顾萌去猜测白媛要想对自己说什么,还不如等白媛主动开口,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顾小姐,宋家这几年待你不薄吧?”

  “宋家对我一直很好。”

  这是温情政策,顾萌自然心知肚明,这也是白媛的开白场。越是温情,代表接下来的话会越加的不客气。

  “你这些年在外的风评如何,我想不用我说,你心里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而你所做的这些,熙铭从不曾对我表达过对你的任何不满。他包容了你一切放肆的行为。熙铭不管,所以我也不去计较这些。”

  说着,白媛顿了顿,那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直落落的看着顾萌,顾萌并没闪躲,仍然很安静的听着白媛的话。

  “而我,能容忍你这样的胡作非为,无非是因为你在那么好的年华生下熙铭的孩子,而宸宸这孙子也一直很得我心。”

  这话……说的顾萌一阵心虚,嘴角的笑意都显得不那么自然起来,心里不断的打着嘀咕,但是,顾萌并仍然没说话

  “在婚礼上,你却让熙铭,乃至宋家丢了这么大的脸。你让我和熙铭的爸爸在上流社会抬不起头,任谁都要来问一次和你有关系的事情。但是熙铭不计较,我们也认了。这些就算了,可是今天的事情,你让我和他爸怎么忍得下去!”

  白媛的语调变得尖锐了起来,“今天的事情,涉及到集团的利益,涉及到宋家的利益,涉及到那么多股东,股民的利益。这是宋家几十年的根基,却要轻易的毁在你的头上吗?若是早知如此,我在当年的第一时间,就会阻止你和熙铭在一起,就算不要这个孙子,我也会如此做!”

  “伯母,您冷静一点!”顾萌小心的劝说着白媛。

  白媛这吼的,气息都有点不稳了。顾萌还真怕白媛一个气急败坏,就真的这么昏过去,那她才是打死都洗不脱的罪名了。

  她不想的,好不好!

  “我怎么冷静?此刻宋氏生的事情,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你,都和你有关,都因为你而起。我不管你和关宸极以前是什么关系,现在又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请你不要把这一盆的脏水泼到宋氏的头上,我们承受不起。这一来一去,宋家的损失,你想过吗?”

  白媛字字句句犀利刻薄。虽然白媛一直在家中,但并不代表白媛不理会宋氏集团内的事情,不知道现在时事的演变情况。

  这些铁一般的证据,让顾萌无言以对,第一次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白媛的这些话,也字字句句的戳着顾萌的痛处。

  “我很抱歉,伯母,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不会给宋家带来任何的麻烦。”

  这是顾萌的真心话。

  白媛似乎很满意顾萌这样的态度,把手中喝了一般的咖啡杯放了下来,口气平缓了许多,继续说着。

  “这上流社会,无论是法国还是中国,无论是巴黎还是g城,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你以为的秘密,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一个笑话。有些事情,我点到为止,我想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不然,也枉被称为这g城最八面玲珑的公关总监。”

  白媛用了含蓄的词来酸顾萌。但是顾萌并不动怒。她知道,白媛的这些讽刺和外面的那些人想比起来,已经是文明许多。

  这几年的风言风语不曾断过,也早就让顾萌练就了金刚不败之身。

  “好了,我的话就说到这,我先走了。”白媛没有继续和顾萌交谈的想法,甚至觉得多在这里呆一分钟,都是污染了自己的眼睛一般。

  很快,白媛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而顾萌并没送白媛,只是也站了起来,看着白媛从自己的视线之中离开。

  一直到白媛离开,顾萌才再度瘫软在沙里。

  今天一天所生的事情,比顾萌这六年加起来的都刺激。顾萌的脑袋一直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

  许久,顾萌咬牙切齿的对着空气吼了起来。

  “关宸极,你这个卑鄙小人,王八蛋!”

  很快,顾萌恢复了表面上的若无其事,而她的心里却恨得牙痒痒。有些不甘的,顾萌拿出了手机,飞快的输入了一长串的电话号码,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看着被拨通的电话,顾萌却自嘲的笑了起来。

  原来,无论过去多少年,关宸极的号码都如同魇一样的缠绕着自己,牢牢的刻在自己的心上。只要起一个头,那手指都像不听使唤一般的,就能输出剩下的号码。

  真他妈的呸……

  越是这样想,顾萌越是觉得有些恼火。最后,顾萌干脆直接合上了电话,快的起身离开了晶华饭店。

  他妈的,与其花力气在电话里和关宸极争论一个没答案的事情,还不如亲自去找关宸极,当面质问。

  这几天来的事情,不多不少,所有的脏水都一瞬间倒在了自己的头上。在外人看来,她顾萌就是那个害宋氏的人,就是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本是应该在法国巴黎快乐逍遥的关宸极!

  妈蛋的!好好的日子不过,来中国凑什么热闹,凑热闹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搅和别人的事情翻天覆地!

  关宸极,老娘绝对不会放过你,也绝对不会他妈的让你这么逍遥的过下去!

  ——

  “你疯了吗?这样开车啊?”

  “你神经吧!要不要命了啊!”

  ……

  顾萌的车开的有些快,一路加塞,在差点追尾和刮擦后,顾萌终于把车挺进了关氏集团所在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就在顾萌停好车的那一瞬间,一辆黑色的卡宴也飞一般的驶出了停车场,谁也不曾和谁打过照面。

  顾萌没怎么多想,停好车,就直接坐上电梯,来势汹汹的出现在关氏集团的大堂之内。

  虽然顾萌的脸上还挂着职业的笑意,但是那笑意不达眼底,那脸色也不见得那么的讨人喜欢!

  关氏集团的前台小姐看见顾萌的时候,那眼神顿时出现了错愕,嘴巴张的活似可以塞下一整个鸡蛋,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她想确认,自己到底有没有看错人!

  竟然是顾萌!顾萌竟然出现在关氏集团!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顾……顾……顾小姐……你……你好。”前台小姐打了无数个结巴以后,才恢复了以往的利落口,“不知道您来关氏集团有什么事情吗?”

  天知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要虚脱了。顾萌分明一句话都没说,为什么她面对顾萌的时候,会被惊吓成这样,顾萌的气势太过于强势,让她一点思考的空间都没有。

  “我找关宸极。”顾萌一点都不含糊,说的很直接。

  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前台小姐,迫人的气势里还带着那种愤恨。纵然顾萌知道,自己不应该对无辜人火,但是,顾萌实在是忍无可忍!

  一切和姓关的有关系的事情,顾萌都没办法忍!

  “呃……”前台小姐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是应该拒绝顾萌,而不是被顾萌吓到。

  在面对这个g城闻名的风云人物时,她却是少了平日里镇定自若的应对之策,半饷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表情。

  “对不起,顾小姐,没有预约,您不能去找总裁,何况,总裁现在也不再办公室。”

  话才说完,前台小姐恨不得拿线缝了自己的嘴巴。真的是罪过,面对顾萌,她把所有该说不该说的话,全都说了干净。

  顾萌仔细的看着前台小姐那张藏不住心思的脸,就可以轻易的判断出她说的一切确实是事实,并无任何撒谎的痕迹。

  前台小姐看着顾萌已经不再刁难的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她又紧张了起来。

  因为顾萌看向了不远处的主管专用电梯,然后眼神微眯,充满了危险。接着,顾萌就直接踩着自己的三寸高跟鞋,快的朝着主管的专用电梯走了去。

  “顾……顾小姐。”前台小姐追了出去,错愕的叫住了顾萌,“那里您不能去!”

  “走开。”顾萌的态度恶劣了起来。

  因为,她在电梯的门口,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这身影即将进入电梯的时候,顾萌叫住了他。

  “学长,我们又见面了。”

  慵懒的嘲讽从顾萌的嘴中说了出来,她双手环胸,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再前进,但眼睛却看着眼前已经惊吓的一动不敢动的男人。

  李泽律!

  李泽律原本在按着电梯的手停了下来,听见顾萌那熟悉的声音后,身形顿时僵硬了起来。那脖子生硬且缓慢的朝着顾萌转过了过来。

  当李泽律看清眼前的人真的是顾萌的时候,李泽律一点形象也不要的,立刻撒腿就开始奔跑。

  开什么玩笑……顾萌那表情分明就是来找人算账的。他才不要当了关宸极的替死鬼。

  关宸极这才出门,顾萌就杀上门,然后他李泽律的小命就要这么葬送在顾萌的手中吗?

  我擦……这老天爷不是这么玩他的吧。

  “李泽律,你要敢跑,我保证你明天立刻红遍全上海!”顾萌不动声色,仍然站在原地,但是却在明目张胆的威胁着李泽律。

  顾萌的威胁,就如同一颗原子弹的威力,立刻让李泽律站住了脚步,再一次的朝着顾萌走了过来。

  这g城谁不知道,无论是多红的明星,政要,名媛都红不过眼前的顾萌。一旦要和顾萌这朵娇艳的罂粟花扯上关系,先不说舆论问题,自家boss那关就过不去了,早晚会被关宸极给分尸。

  他李泽律还真是衰,六年前,六年后都是被这对男女玩弄在股掌之中,不可动弹。

  “哪里哪里……”李泽律干笑着对着顾萌打起了招呼。

  顾萌踩着高跟鞋,一步步的朝着李泽律的方向走了去,李泽律节节败退,一直逼的李泽律没地方退了,顾萌才挑眉看着李泽律。

  “你别这么看我……”

  “嗯哼?”顾萌轻哼了一声,“学长,我怎么都不知道这六年你都投奔敌营了?”

  “这话不是这么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何况关氏集团真的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我能考进来也不容易的,哪里是投奔敌营!”

  李泽律狡辩着。

  妈蛋的,死都不能承认自己和关宸极的那点勾搭,不然真的会被顾萌给整死。当场血溅五步……

  就算死,他李泽律也不想这么难看的死法好么!

  顾萌挑了下眉,才想说话,李泽律立刻狗腿的继续说着“难得我们萌萌来一次,我肯定要好酒好茶的伺候着。绝对不敢怠慢的。但是,这个冤有头,债有主,关少今天真的不在,你要找对你,千万别拿我开火。”

  顾萌没说话,李泽律这才小心翼翼的朝着顾萌的身边靠了去。

  “这不是,他前脚才走,你后脚就来了。”李泽律为了自己的小命,不惜出卖关宸极。

  这人连命都没有了,还讲个狗屁道义。何况,关宸极也没多道义的人。

  李泽律知道,关宸极来g城以前是信心满满的能让顾萌跟着自己回巴黎。结果没想到,顾萌非但没跟着关宸极回去,还给关宸极吃了满嘴巴的钉子。

  这让一向天子骄子的关宸极哪里能接受这些。于是,关宸极在顾萌那屡次碰壁以后,真的就不惜重金的玩了宋氏集团,这幼稚的烂把戏不就是为了惹顾萌亲自找上门。

  反正关宸极穷的就只剩下钱,再砸个几亿下去,他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萌萌,你倒是说说话啊!”李泽律看着一直不说话的顾萌,越的紧张。

  很快,李泽律举手誓,一本正经的说着“我誓,真的,这些事情我绝对不知道。这么不厚道的,玩人家的事情,像我李泽律这么正直的人一定不会做的。萌萌,你了解我的,对吧。”

  “学长?”突然,顾萌很甜腻的叫了一声李泽律。

  不叫不打紧,叫了真把李泽律的魂都快叫没了,李泽律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一脸的惊恐。

  “别别,还叫什么学长,叫我名字就好。”李泽律讨好的对着顾萌说着。

  接着,顾萌瞬间变了脸,冷笑的看着李泽律,快的质问着“是你出卖的,对吧!”

  这不是疑问句,这是肯定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的猜测!

  顾萌当然知道关宸极有几把刷子,也知道关宸极查出自己的事情是早晚的问题。但是,宋熙铭把一切都摸的一干二净,而关宸极还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知道内情,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当时唯一知道内情的李泽律,出卖了自己!

  除了李泽律外,除非关宸极还有一个分身能随时监视自己,不然,绝对不可能那么早知道情况。

  顾萌会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后来据宋熙铭说,关宸极追到罗马圣玛丽医院后,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这里是否接受过一个中国籍的病人顾萌。”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第二句话便是“她和她肚子里的胎儿的情况如何?”

  我操……这是第二天!

  这不是第二十天!除非关宸极是神仙,是坐火箭的度,那么当时知道这些,也不奇怪。

  顾萌收起自己的思绪,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李泽律,等着李泽律给自己一个答案。

  “呃……你冷静冷静……”李泽律一脸的苦瓜样,“我当时真的是情势所逼。”

  这个关宸极,李泽律得罪不起,但是顾萌李泽律也得罪不起啊。正当李泽律想很没节操的和顾萌求饶的时候,顾萌却意外的开了口。

  “学长。”

  “有。”李泽律立刻应着。

  然后李泽律就傻眼了,看着顾萌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然后丢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什么?”李泽律好奇死了,问着顾萌。

  顾萌看了眼李泽律,自顾自的说着“我先走了,你告诉关宸极,不是就想滚床单吗?不就是这点事嘛。不伤及无辜的前提之下,我随时恭候。若伤及无辜,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说完,顾萌不给李泽律任何再开口的机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关氏集团的大楼。

  而李泽律则是一脸颤抖的接过顾萌丢过来的门禁卡,不知所措。……

  妈蛋的,这个卡里不

章节目录